諸葛十三說:“我覺得事有蹊蹺,突然有一個想法,你們聽我說一說。”

小七說:“你說說看。”

諸葛十三說:“假設有兩條並排的路,咱們走着走着觸發機關羅大舌頭掉下去了,又走了一段路不知道什麼時候觸發機關使隔壁另一條與原來的路相鄰的路滑動過來,咱們發現羅大舌頭不見了就是回去找,但是咱們由於剛纔的緊張忽略了地上是否還有劉洪天留下的血跡。

不知不覺的就走進了另一條路,而另一條路是通往哪裏的這個就不知道了,所以說現在老二可能還留在隔壁的一條路上的陷阱裏面。”

小七說:“我明白了,原來是這麼回事,接下來咱們怎麼辦?”

諸葛十三說:“往回走,邊走邊敲牆,我剛纔探路的時候發現順着牆根走是不會觸發機關的,所以咱們順着牆根走。邊走邊敲牆,如果是空心咱們就想辦法看看能不能撬開。”

我走到牆角敲了幾下石磚,果然聲音不對,運氣這麼好。 又敲了敲周圍的石磚,發現周圍一圈的石磚也是空心的,總共九塊石磚。小七用兵工鏟翹了幾下發現石磚貼合的非常緊密,根本就沒有一點縫隙。

我又往周圍一圈的石磚上摸索了一番在這九塊石磚的正下方有一塊石磚是可以摁進去的,因爲我的手摁上去的時候這塊石磚稍微朝裏縮了一下。

由於剛纔遇到機關吃了點虧所以這次我反應的非常快,覺得不對勁立馬就把手縮了回去。

諸葛十三說:“你們往後撤,我來。”說完把我們往後推。

諸葛十三回頭確認了一下了我們是不是在安全的位置以後,緩緩的把手磚摁了進去。果然有機關,剛纔那空着的九塊石磚突然彈了起來,差點打着諸葛十三的鼻尖。

原來上面有兩個合頁,這九塊石磚是一體的,怪不得一點縫隙都沒有,原來根本就沒有任何縫隙。

裏面是空的,最中間有一塊金屬板,是橫着插在最中間的。諸葛十三用手使勁往外一拔就拔了出來,這個小暗格寬也就半米多一點,這個金屬板的寬和暗格是一樣寬。深度大約二十公分,可是諸葛十三拽出的金屬板卻有半米多長。

隨着金屬板被拔出來從暗格之中傳出沙子掉落的聲音,大門突然慢慢的向兩邊打開。

諸葛十三說:“原來如此,大門的機關在這裏,拔出金屬板沙子就會往下落,沙子越來越多往下壓着觸發機關從而慢慢的把門打開。”

小七說:“這個設計太有才,利用了重力原理,古人的智慧真的是非常卓越。”

導員說:“咱們回頭找大舌頭還是進去看看?”

小七說:“先回頭去找二哥吧,恐怕拖延的時候太長了不好。”

剛轉身就聽見後面傳來“稀里嘩啦”的聲音,導員說:“什麼聲音?”

諸葛十三說:“是盔甲,盔甲的聲音。

我們急忙轉頭一看,一個穿着盔甲的士兵臉上罩着青銅面具,身上穿着青銅盔甲。

那個朝代的重機甲兵渾身上下都是青銅盔甲,從頭盔,到身上的護甲,到鞋子全都是青銅做的,在戰場上這些多是騎兵。因爲盔甲又厚又重,人穿着奔走非常吃力,所以需要馬來代步。在戰場上可以說是所想披靡,無堅不摧,因爲一般的武器根本打不傷他們。

可是他們也是有缺點的,由於盔甲厚重如果攻擊他們的馬,讓他們從馬上摔下來估計得摔的半死。

可是這個左慈墓是三國時期的墓,如果裏面殉葬的士兵還活着那得活了多少年。這個殉葬士兵離我們越來越近,盔甲的聲音越來越響。

諸葛十三說:“女人往後靠,老三咱們上。”說完兩個人拿着我買的兵工鏟就衝了上去。

那個殉葬武士還沒反映過來就被兩個人用工兵鏟拍倒在地,倒地之後就傳來:“哎呦,我去。”

四個人都愣了,這傢伙成精了吧,怎麼會說話。關鍵這個聲音怎麼這麼熟悉,我去,這不是羅大舌頭嗎。

我和導員急忙跑過去,小七和諸葛十三蹬着羅大舌頭的肩膀把羅大舌頭頭上的面積給剝了下來。羅大舌頭一看是我們急忙坐起來說:“媽,媽呀,可特麼折,折騰死我,我了。你,你們下,下死手啊,把,把我這小,小心臟都,都給拍成軟,軟柿子了。”

小七說:“到底是怎麼回事?”

羅大舌頭說:“我,我走着,走着突,突然就,就掉,掉一坑,坑裏了。然,然後我,我就暈,暈來,醒,醒過來連,連雙襪子都,都沒有了,可,可凍,凍死我了。”

導員說:“你說重點。”

羅大舌頭說:“我在,在坑裏摸,摸到一,一個洞,在洞,洞裏找,找到一個發,發光的石,石頭。我,我就拿,拿着石頭往,往前走。然,然後就,就來了這,這裏,我,我尋思光着屁,屁股去,去找,找你們不,不大雅,雅觀就四,四處找,尋思找,找個布,布一類的東,東西把,把自己裹,裹上。在地,地上就,就發現了這,這身盔,盔甲,穿,穿上還,還挺,挺合身,但是這盔,盔甲上的面,面具一,一扣上就,就打,打不開了,也,也看不見。”

諸葛十三說:“老二你剛纔說是洞,什麼樣的洞?”

羅大舌頭說:“跟,跟個耗,耗子洞,一一樣,鑽進去一,一點空,空間都,都沒有,我是蹭,蹭着過,過來的。”

諸葛十三說:“看來你走的是個盜洞。”

小七說:“怎麼可以確定是盜洞?”

諸葛十三說:“你看看羅大舌頭的體型,他可以鑽過來,一般的人就能鑽過來。其次還有可能是工匠逃生的洞,但是工匠把逃生的洞挖到陷阱裏面,這個並不科學吧。”

古代帝王將相,死了以後爲了不把自己陵墓的位置暴露給世人都會把任何知道陵墓位置的人都殺死陪葬,除了自己的子嗣。有些甚至把工匠直接封在墓裏活活憋死或者餓死。有些聰明的工匠打了注意,會偷偷的挖一條小洞,如果他們沒有被殺死會從小洞逃跑,順帶着會帶上那麼一兩個陪葬品出去變賣。

羅大舌頭說:“對,對呀,跑到陷,陷阱底,底,地下幹,幹啥,不,不如直接挖,挖一條路跑,跑到外,外面了。”

小七說:“這樣分析也不假,這裏如果被人濾過會不會有水沒王八?”大意就是光剩一座空墓,沒有我們要找的湛盧寶劍。

導員說:“站在門口了,進去看看,萬一有收穫呢,有可能這個洞是袁天罡打的。”羅大舌頭說:“那中,咱進,進去看看,你,你們勻,勻件衣,衣服給,給我唄?”

諸葛十三和小七都笑了,我指着後面說:“都在那,一件不少。”

我們都回避,羅大舌頭去穿上衣服,背上揹包說:“累,累死我了,這幾十斤青,青銅快,快把我的腿壓,壓折了。”

小七站在門口說:“大哥,我擔心的是那個洞如果不是袁天罡打的,會不會是什麼動物打的。”

諸葛十三說:“一會咱們注意點就好了。”

幾個人又以背靠背的姿勢往裏走,隨時準備應對突發狀況。剛纔站在門口沒往裏看,這會纔看見裏面和外面一樣也是一條是磚砌成的通道。只不過旁邊散落着一些盔甲兵器一類的東西。

就跟剛纔羅大舌頭穿的盔甲差不多,不過讓人感覺奇怪的是隻有盔甲卻沒有一具陪葬的屍體。

羅大舌頭說:“奇,奇了怪了,左,左慈怎麼找,找了一些衣,衣服來守,守墓。奇,奇怪。”

諸葛十三說:“恐怕是逃跑了吧,盔甲這麼沉當然脫下來不要了。”

小七說:“他們會跑去哪裏呢?”

導員說:“應該是跟着工匠逃出去了吧。”

我把手電轉到牆上,發現牆上刻着一些字。這種文字我並不認識,於是讓諸葛十三來讀,諸葛十三看了以後皺皺眉頭慢慢讀了出來。

入此道者必死,株連九族。仙師法力無邊,可殺人於無形,來者必殺。

枕上歡:天降鬼夫太磨人 小七說:“又是詛咒,忽悠人的。”

諸葛十三說:“快走吧,別在這裏耽擱時間了。”

往前面走盔甲越來越多,幾乎成堆,這麼多盔甲卻不見一具屍體。牆上依然寫着擅入者死的標語。

可是我們已經不在去理會了,這些標語在我們眼裏就跟農村牆上刷的:要想福就中蒜,要想發就養豬的標語一樣沒有任何吸引力。

終於手電筒已經照到另一個門了,只是多了一些東西讓我們覺得毛骨悚然。這次擋在我們前面的恐怕是這些盔甲的主人,守墓的兵丁。

屍體數量之多,讓人咋舌。不算很寬的墓道里面堆着上百具乾屍,他們都保留着死前的驚恐。

羅大舌頭說:“到,到底是,是什麼原,原因讓,讓他們抱,報團死,死在這裏。怎麼看,看着都,都是被嚇死的。”

諸葛十三說:“恐怕這裏有恐怖的東西。”

突然一個東西從屍體堆裏伸出來,還沒看清楚就已經纏住了我的腰,就覺得一股巨大的力氣把我往屍體堆里拉,我急忙掏出工兵鏟想要去打那個東西,可是身體被拉扯着怎麼也用不上力氣。我只好放棄工兵鏟用手去拽那個纏住我的東西。

此刻他們四個人正在往我這邊跑來,可是速度好像有些慢。我摸到那個東西的時候心裏突然驚了一下,軟軟的,還特別溼。第一個想到就是蛤蟆,一隻大蛤蟆在用舌頭捉蚊子。而我就是那隻倒黴的蚊子,也就是說我即將被吞掉。

此刻屍體堆開始劇烈的晃動,好像有個什麼東西要從裏面跑出來。眼看我就要和離我最近的屍體親密接觸了,突然什麼東西扯住了我的腳,回頭一看是導員,她用繩子在危機時刻套住了我的腳。

他們四個人拽着我的腳,那個不知道是什麼東西的東西拽着我的腰,感覺好像要被撕裂一般,諸葛十三很像上來幫我,可是四個人的力氣剛好和裏面的東西平衡,只要一鬆手我就會被拽過去。 再這麼拉扯我非得讓他們給分了屍不可,可是眼下又能怎麼辦呢?工兵鏟已經被我丟掉了,突然我靈機一動,火可克萬物。

兜裏剛好有一個塑料的酒精防風打火機,是我沒收諸葛十三的。這時候剛好派上了用場,這種打火機的火苗是直着往上躥的。對準纏住我的東西玩命的就燒,起初只是鬆了一些。可仍然是纏着我不放,燒了大約三秒鐘它就受不了了,猛的收了回去。由於後面的人一直在拉扯我,他猛的一鬆我就被拽掉了後面。四個人也往後仰倒在地。

諸葛十三羅大舌頭還有小七三個人各自拿了兵刃站在前面迎着剛纔纏住我的怪物。怪物可能是吃痛有些生氣了,直接從屍體堆裏跳了出來。

果然我猜的沒錯,這是一隻大蛤蟆,趴在地上足有三米多高。兩隻眼睛通紅通紅的,渾身長着黃褐色的大疙瘩,十分噁心人。老話講癩蛤蟆怕腳面上,不咬人它膈應人。

這麼大個一個蛤蟆站我們面前,一般人還真受不了。

這大蛤蟆的頭頂長着一塊大疙瘩,足有人頭那麼大,仔細一看還真有幾分人頭的意思。這癩蛤蟆頭頂長人頭,得多稀罕。關鍵是這麼大個一蛤蟆,就已經非常稀罕了。

我突然想起生物課本上說青蛙看不見不動的東西,這癩蛤蟆和青蛙是近親應該也一樣吧。

我對他們講:“你們不要動,蛤蟆看不見不動的東西。”

羅大舌頭說:“這,這個是蛤,蛤蟆嗎?這,這特麼。”後面的話還沒說出口大蛤蟆一吐舌頭直接纏住了羅大舌頭。

諸葛十三和小七反應迅速,一把拽住羅大舌頭的兩隻胳膊,可是兩個人沒法跟大蛤蟆較勁,被直接扯到大蛤蟆嘴邊。看的清清楚楚大蛤蟆頭頂的肉瘤之上有一張嘴,跟蚊子嘴一樣。

這個蚊子的嘴由六個部分組成,四隻用於固定在人的皮膚表面。一隻用來刺破皮膚探測血管,最後一個用來扎進血管吸血。蚊子比較小,用肉眼是無法觀察的。

這個大蛤蟆頭頂的類似人頭的肉瘤伸出的嘴有一隻圓珠筆那麼長,非常細。羅大舌頭衝到旁邊的時候已經分成了六個部分,眼看就要往羅大舌頭胸口裏面紮了。

小七和諸葛十三此刻剛回過身一個拿着刀子,一個拿着工兵鏟要去攻擊大蛤蟆的頭。不知道羅大舌頭哪裏來的勇氣,直接用手攥着肉瘤上的那張蚊子嘴,使勁往外一扯。

大蛤蟆疼得爪子都抓緊石磚裏面了。

於此同時小七的刀已經到了,一刀削掉了大肉瘤。大蛤蟆似乎有些發瘋了,直接一甩把羅大舌頭甩出去好遠裝在石壁上又摔了下來。

大蛤蟆伸出前肢以泰山壓頂之勢直接就往小七頭上拍去,剛纔小七砍完大肉瘤稍微愣了一下,這會大蛤蟆要伸爪拍他,他那來得及反應。想舉刀去戳,爲時已晚。

虧得諸葛十三手快一把把小七往後扯了一下,這大蛤蟆的爪子幾乎是貼着小七的身子打下來的。地上的石磚都拍碎了,這要是拍在小七頭上不得把小七拍的血肉模糊,連他爺爺都認不出來。

諸葛十三趁大蛤蟆的爪子落地還未擡起之時用工兵鏟狠狠的削了過去,直接削掉了大蛤蟆的爪子的前半部分。

接連受傷的大蛤蟆暴跳如雷,張開大嘴對着我們嘶吼了起來。這蛤蟆也會這麼叫真是有點稀罕了,有些類似電影裏面的科莫多巨蜥的吼聲。

一股腥風鋪面直辣的人眼睛難受,諸葛十三急忙拽着我們往後撤。大蛤蟆發飆了,一會就得瘋狂反撲了。

果然接連被砍兩下的大蛤蟆往地上一趴,從背上的毒腺瞬間就脹大了許多,這是要開始射毒了。我們見狀急忙拼命往回跑,大蛤蟆現在已經變成了三爪金蟾跑的並不快,這個大蛤蟆不知道活了多少年聰明的狠,知道追不上我們開始不射毒,攢着追上我們再射。

我們兩條腿可比它三條腿快的多,關鍵它一條腿受傷不方便,落地就疼。所以只能慢慢的在後面追趕我們。

終於跑到剛纔的大門那裏,諸葛十三指着門旁邊的一個鐵環說:“老二快去拉一下。”

羅大舌頭雖然不知道諸葛十三要幹嘛,可還是言聽計從的去拉了一下。後來才知道拉環是放沙子的,裏面是一個容器放滿沙子以後往下沉觸發機關以後大門就會大敞四開。這個拉環的作用是放出容器裏面的沙子,容器裏面沒有了沙子,容器自然會往上升,門也就隨之關死了。

在大門關死的前一秒,我們都跑了出去。大蛤蟆奮起一躍想要撲倒我們可是慢了一步撞在了大門上。這麼重的石門,況且是往裏開的,大蛤蟆智商再高也出不來。氣急敗壞的大蛤蟆只能憤怒的敲打石門來宣泄心中的怒火,讓它打去吧,反正我又不疼。

五個人靠着石門做下來羅大舌頭髮了幾根菸說:“娘,孃的,從,從來沒遇,遇過這,這麼大的蛤,蛤蟆,老,老大老三,你們倆見,見多識,識廣,這,這到底是,是個什麼物,物件。”

諸葛十三說:“我還真沒見過這麼大個的蛤蟆,話說這蛤蟆肉應該不錯吧?”

小七說:“蛤蟆肉可是好肉,比青蛙肉要嫩的多。”

這個蛤蟆學名叫蟾蜍,也有人說是金蟾。我們山東人都叫這玩意“爛合木”一種方言土語,也有人說這個是癩蛤蟆。對於人來說天上飛的水裏遊的地上跑的沒有不能吃的那一樣,大到飛禽走獸,小到蛇蟲鼠蟻。只要是肉加工加工就能上桌子。

羅大舌頭說:“怎,怎麼,你,你吃,吃過啊?”

小七說:“當然,但不是這麼吃,是扒了皮的。吃法可講究着呢,新鮮的蛤蟆扒了皮,片成片。紅辣椒切段,大蒜切片,蔥切絲再加點花椒大茴放在片好的蛤蟆肉上。熱油一過,那味道香着呢。蛤蟆也不能是一般的蛤蟆,這蛤蟆也分三六九等。得是用這個金蟬喂大的蛤蟆,那個肉纔是最香的。”

羅大舌頭說:“爲,爲啥要,要用金,金蟬喂,喂大?”

小七猛嘬了一口煙說:“唐三藏是啥轉世?”

羅大舌頭說:“真,真特麼矯情,吃,吃了能,能成仙還,還是能長,長生不,不老,癩蛤蟆就,就是癩,癩蛤蟆吃,吃了天,天鵝也飛,飛不上天啊。淨,淨瞎,瞎扯淡。”

諸葛十三說:“老三剛纔跟大蛤蟆打鬥的時候爲什麼你突然愣了一下?”

小七說:“剛纔我削掉了那個肉瘤的時候,肉瘤說了一句話。”

羅大舌頭說:“啥,啥話?”

小七說:“它說你會後悔的。”

諸葛十三說:“會不會是聽錯了?”

小七說:“千真萬確,我聽的真真的。”

羅大舌頭說:“奇,奇了怪,怪了,怎,怎麼突,突然大,大肉疙瘩也,也會說,說話了。”

小七說:“說來也蹊蹺,只有我聽的見,你們聽不見。”

諸葛十三說:“對啊,就是懷疑這一點,怎麼可能只有你聽得見呢?難道他只跟你的意識對接,而我們都不在線。”

導員說:“別糾結了。弄點東西吃吧,我餓了。”

小七說:“包裏不是有方便麪和火腿腸還有牛肉乾嗎,要不然咱煮點?”

導員把下巴杵在膝蓋上說:“還有別的嗎?”

小七說:“還有壓縮餅乾,吃不吃?”

導員說:“算了,還是吃方便麪吧。”

每個人都有一個無煙爐和袖珍鍋,鍋不大煮一包方便麪剛好。多數的飲用水都在羅大舌頭和小七的揹包裏面,我們的揹包裏面又那麼一兩瓶。

爲了節省能源,只打開了一個手電,手電光很強掛在高處足以照明。

說是無煙爐其實就是一個鐵片有六個腿,三個朝上,三個朝下。下面三個腿支地,上面三個腿支鍋。燃料就是固體酒精,一小塊可以燃燒很長時間。

五個人圍城一圈,支上無煙路倒上礦泉水,等水燒開了放上方便麪,擠上調料,再蓋上鍋蓋。趁着面還沒開,嚼了一會牛肉乾和火腿腸,三個恬不知恥的男人又從揹包裏拿出那種鐵的酒壺喝起了二鍋頭。

一喝酒就開始高談闊論,大到什麼人什麼人當官,小到誰誰誰從小就偷看寡婦洗澡,往誰家熬的粥裏面扔死耗子。三個人窩一塊改不了的老三樣,抽菸喝酒吹牛皮。

不過羅大舌頭喝點酒不錯,別看平時結巴,說話跟咬着舌頭說一樣,喝上二兩小酒就能說繞口令。

吃也吃了,喝也喝了,牛皮也吹的差不多了。小七和羅大舌頭已經躺在地上打起了呼嚕,那呼嚕打的也是沒誰了。

我和導員早早的就吃完了,倚在石門上盤算着後面路,畢竟挖墳掘墓是損陰德的事情,等進了墓主室是不是應該學摸金校尉在東南角點上一根蠟燭。所謂雞鳴燈滅不摸金,雞鳴值得就是天亮以後,燈滅就是點的蠟燭滅了。如果滅了就說明墓主人不願意給你東西,那就得放棄。 導員說:“俺咱們一路上走來見到的東西這個左慈恐怕不是那麼好惹的,恐怕點燈必滅,”

諸葛十三說:“這個不好說吧,袁天罡不也是一進一出嗎?”

我說:“你不是一特牛掰的鬼嗎,你去跟他商量商量去,直接借給咱們不就好了。”

諸葛十三說:“這要是沒受傷以前,我就直接進去拿了,管他給不給呢。”

導員笑着說:“你現在就是戰五渣,隨便一個牛鬼蛇神的就能把你打的滿地打滾。”

諸葛十三有些無奈的說:“理論上可以這麼說。”

慢慢的我也依在石門上睡着了,等我醒來的時候他們都已經醒了,已經收拾好揹包準備走了。

羅大舌頭拿起金屬板說:“這,這玩意應,應該就,就是鑰,鑰匙吧,戳,戳進去再,再拔,拔出來就,就行了吧。”

諸葛十三和小七已經各自持着自己的冰刃準備好了。一會大門打開了,看見大蛤蟆先招呼一頓再說。

羅大舌頭把金屬板順着原來的縫戳回去,戳進去又使勁拍了拍確認戳到底,然後又拔出來,果然傳來了沙土掉落的聲音,隨之石門也慢慢的開啓。

石門之內已經沒有了大蛤蟆的蹤跡,諸葛十三說:“咱們猜的不錯,金屬板戳進去會觸發機關使上面的沙子掉落再次打開大石門。”

小七說:“以當時的人力物力是如何做到的,裏面需要多大的空間,上面需要多大空間來儲存沙土。”

羅大舌頭說:“操,操那個心,心去,往,往裏走吧,時,時間不等人。”

諸葛十三說:“老二老三保護好女人跟在我後面,我打頭陣。”說完雙手持工兵鏟一步一步走了進去。

爲了預防大蛤蟆偷襲,五個頭燈全部打開。全方位覆蓋,把整個通道照的沒有任何死角。

走到剛纔堆屍體的地方的時候才發現原來大蛤蟆已經嗝屁了,趴在地上一動不動,諸葛十三用鏟子戳了幾下,又翻了翻它的眼皮和嘴確定它已經死了。

羅大舌頭說:“大,大哥,咱,咱是烤,烤着吃還,還是煮,煮着吃,這玩意吃,吃了估計能大,大補啊。”

諸葛十三說:“你生吃算了,不流失營養成分。”

小七說:“我看行,二哥你就吃舌頭就行了,吃啥補啥。”

羅大舌頭說:“老三你,你是滿,滿地找,找菸頭你找,找抽啊你。你,你愛吃豬,豬尾巴也,也沒見,見面屁,屁股後面長,長個尾巴出來。”

小七說:“我尾巴沒長後面,這不是關鍵,關鍵是你舌頭不好,這大蛤蟆可能活了幾千年了,絕對能治好你的舌頭。”

諸葛十三說:“小七說的對,它活的時間比我還長,你們看牆上。”

小七用手電筒照着牆說:“看不懂啊,都是老字,你念給我們聽吧?”

諸葛十三說:“其大意就是,左慈的徒弟在一個山洞之中發現一個巨大的蟾蜍,就是被咱們搞死的那個大蛤蟆。左慈的徒弟把蟾蜍捉來贈與左慈,左慈甚是歡喜。有一天左慈的愛妾病危,不知道左慈用了什麼方法將自己愛妾的頭顱裝在了大蛤蟆的頭上。”

羅大舌頭說:“剛,剛纔老,老三一,一刀削,削掉了大,大蛤蟆頭,頭上的那,那個肉,肉瘤,原來老,老三殺,殺的左,左慈的小,小妾啊。肉,肉瘤就,就是左,左慈小,小七的頭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