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喂!夢妍!夢妍?!你在哪呢?!”

這時電話那邊傳來了蘇夢妍慘烈的聲音,:“呵呵,被一羣雞拐到了雞窩裏了~”

“啪!”

“額啊…”

“喂!你不是挺牛逼的嗎?!想救你的女人,學校南門,南坦大街,地下酒吧來找我們!”

那個女人說完,就“滴”的一聲,關掉了電話。

聽到這兒,小八有些懵了…

過了三秒小八反應了過來,蘇夢妍居然被綁架了! 第476章唯一記住的只有陸司寒的電話號碼

「昨晚我在南初的房間,看到她雙眼通紅。」

「自橫,我們能夠給南初的只有親情,你能讓她快樂嗎?」

傅英蘊反問道,如果南初真的對陸司寒心如死灰,他當然不會再讓陸司寒出現礙眼。

但姜南初明明還是心軟的,只是不願意輕易原諒而已。

傅英蘊只能從中調解,況且這次酒店事件,他仔細調查過,的確不能全部都怪陸司寒,只能說戰錚樺太卑鄙了,居然連親生兒子都利用。

傅自橫點頭同意父親的觀點,他們說話間,陸司寒已經進入大廳。

富麗堂皇的大廳,吸引不起陸司寒一點注意力,他四處打量著渴望發現南初的蹤跡,但連影子都沒有。

「陸先生,這次作為商人拜訪,怎麼像是再找人呢?」

「傅叔叔,我是談生意,又是道歉。」

「我願意接受任何懲罰。」

傅英蘊抬眼看向他,嘴角帶著一抹笑。

「D.E集團做的很成功,在M國都有了分部,我知道你進駐M國花了很多功夫。」

「我可以給你指一條明路,但需要整個分部做交換,你願意嗎?」

「願意。」

無雙殿大廳幾名女傭警衛均不敢置信的看向陸司寒。

D.E集團分部,在M國與不少豪門世家均有合作,其市值不斷上升,但僅僅因為道歉,陸司寒居然連眉頭都不皺一下的願意轉讓。

這份果敢,當下沒幾位年輕人能夠做到。

只有不靠父輩,不靠祖上,單憑本事打拚的男人才有底氣。

「算你經過我第一層考驗。」

「你要是敢猶豫一秒,我立刻派人轟你出去。」

「南初和雲暮一起前往暗網拍賣會了。」

「陸司寒,能不能追回南初,看你的努力。」

「謝謝傅叔。」

「傅叔,我先離開了,D.E集團分部的事情,我會吩咐沈承與您全權交接。」

陸司寒話音落下,急急忙忙的往外走。

晚上八點,拍賣會現場人滿為患,裡面魚龍混雜,三種膚色的人群混跡其中。

「南初,挽住我的手,不然我怕你走丟了。」

「說起來,這場拍賣會是我安排的,我的能力不比陸司寒差。」

「你一定要考慮考慮我。」

雲暮今晚一身黑色西服,看上去英俊非凡。

話音剛剛落下,一名工作人員匆匆走來。

「雲暮少主,今晚的拍賣品出現一點問題。」

「需要您過去查看一番。」

「該死的,怎麼這麼多事,沒看到我在陪女人嗎?」

「這——」

暗網工作人員一臉無奈的看向姜南初。

「你去忙,我正好逛逛,等會兒入場之後我再找你。」

「嗯,遇到不懂事,拿出請柬就好。」

雲暮說完,立刻進入內部藏品區。

但凡能夠進入暗網拍賣會的大多都不好惹,社會關係乃至國際關係極其複雜。

姜南初穿梭其中,被數道赤裸裸的目光打量著,很不舒服。

在距離進場還有半小時,她提前向工作人員提交請柬。

燙金的請柬交到工作人員手中,他們需要層層檢驗,確定其真實性再放人進去。

「無雙殿大小姐,傅南初?」

工作人員嘴中帶著一抹笑詢問道。

「是的。」

姜南初回答的不卑不亢。

「你當我第一天在暗網工作嗎?」

「你當我第一天來M國嗎?」

「眾所周知,無雙殿只有兩位少主。」

「擅長謀略的傅自橫,手段殘忍的雲暮。」

「我怎麼不知道還多了一位大小姐?」

「請問您會什麼呢?」

工作人員嬉笑著問。

為了保護女兒的私人信息,傅英蘊特地改變姓氏,卻不想此刻鬧出矛盾來。

「我沒有必要騙你,而且這份請柬是真的,不就可以了嗎?」

「請柬也是有可能以假亂真的,你知道暗網是什麼地方嗎?」

「這裡的交易不能輕易見光,我必須將這件事情稟告主管,以免出現意外。」

「你們全部在這裡守著她。」

工作人員說完,朝著內部走去。

不多時從裡面出來一名長相精明的男人,他留著兩撇小鬍子,看上去讓姜南初想到一種動物——狡猾的狐狸。

「哪位是大小姐?」

「是我。」

「哦~原來是你吶。」

男人發出意味深長的聲音。

「你們如果不信,可以請雲暮出來,或者我現在撥打爸爸的電話給你們聽。」

「不用不用,我一看您就覺得氣場不同,絕對是自橫少主的親妹妹。」

「來來來,趕緊進來吧。」

男人笑眯眯的說。

姜南初有些噁心他的笑容,但想到能進去就再好不過,她立刻乖乖跟上。

「唔~」

姜南初剛剛進入灰暗的大廳,突然從身後出現一雙手,死死捂住她的鼻子。

手帕中帶著迷藥,不多時,姜南初覺得失去力氣。

「這批的貨中,有個女人不識趣,自殺了。」

「我看她生的這麼標誌,正好可以頂上。」

男人賊笑著說。

厲少的閃婚新妻 「主管,這女人信誓旦旦的自稱是少主的妹妹,您看會不會出事吶?」

「出你個大頭鬼。」

「你說話能不能吉利點。」

「我們少主有情妹妹,我信。」

「畢竟前段時間開會好好的,突然離開,一副魂不守舍的樣子。」

「但是有親妹妹,怎麼可能?」

「總之你把嘴閉老些,趕緊將這個女人放進藏品區。」

男人說完,悠哉悠哉的往裡面走。

姜南初意識清明,但整個人昏昏沉沉,任由工作人員將她塞進麻布,往某處運去。

「這裡面是什麼東西?」

一道清冽的男聲傳來,是雲暮!

姜南初輕微的動了動,想要求救,但麻藥的量還沒有過去。

「回稟少主,是一件藏品,主管命令我藏進倉庫。」

「嗯。」

雲暮原本打算看看,但想到南初還在外面等著他,也不再多留。

時間一分一秒過去,很快拍賣會開始。

拍賣品中屬古董字畫最為便宜,有人賣情報,有人賣命,有人賣器官。

雲暮四處打量一番,完全不見姜南初的身影,這隻小兔子不知道跑哪裡去了。

倉庫內,姜南初所幸吸入迷藥的量並不多,她雙手被綁費力掙扎,終於從包包中掉出手機。

在這樣危險的時刻,她發現唯一記住的只有陸司寒的電話號碼! “我去!敢綁架我看好的女人?!”小八憤憤心想,出門搭乘了一輛出租車,就直奔學校南門而去。

天色已經昏暗,道路暢通。

白色的出租車疾馳在馬路道路上,小八望着窗外的風景,心情不寧,現在他最是擔心的是蘇夢妍的安危。

到底是誰綁架了她。這是小八最迫切想知道的。

司機看小八行事着急,加上小八加錢沒敢慢待,沒一會兒就疾馳到了電話那端約定好的地點。

“締夏酒吧…”

小八下車看着眼前頭頂的大牌子,喃喃自語。然後沉了沉心,直面走了進去。

一樓是賓館、棋牌室,無數的大學生們聚集在那。烏央烏央,烏煙瘴氣。

酒吧在地下,有一條直通往下的樓梯。

小八一頭扎入,剛推開門簾,就被兩個身穿西服眼帶墨鏡的年輕人給攔住了。

“呦呵?這麼大禮?”小八打量着眼前的兩個壯漢,嘲弄的說道。

“少廢話!等你很久了!”

壯漢說完,兩人一邊一條胳膊推着小八走進了酒吧的一個隱匿的包間。

“進去!”

其中一個壯漢,推搡了一下,小八一頭扎進了包間裏,險些摔倒。

“喲~這不是小王八嗎?”這時裏面深處傳來了一個女人的聲音。

聽到這話小八慢慢的擡起了頭。

“呵呵,這不是李倩倩同學嗎?!”

正是那天蘇夢妍請他吃完拉麪,出門碰到的女人。看到她小八瞬間就想明白了,原來是她綁架了蘇夢妍。

屋內還站着一圈的黑衣人,全都穿着西服戴着墨鏡,看起來像極了黑社會。站在最裏面的李倩倩,穿着妖嬈,濃妝豔抹,一股子騷/浪/賤的氣息。

同時小八也是舒了一口氣,她是一個學生,至少不會對蘇夢妍作出什麼太出格的事。

“哎呦喂~沒想到你還真的敢來呢~”李倩倩妖里妖氣的說道。

小八看着她飽經塵風的模樣,心裏對之嗤之以鼻,冷笑一聲說道:“呵呵,你想幹什麼?夢妍呢?!”

見這時,從那屋子深處,傳來了蘇夢妍的聲音。

“放開我!你們有病啊?!”

蘇夢妍被反捆着手,讓兩個男人推搡着走了出來。

暮然間發現了站在不遠處的小八,“小八?!你怎麼來了?!”蘇夢妍驚叫道。

小八看見蘇夢妍的模樣,頓時怒了。

她的臉上居然有紫色的淤青,一個鮮紅的手印還印在蘇夢妍的臉上。明顯是被人打過!

小八勃然大怒,猛地朝着李倩倩看去。見這時,在她旁邊漸漸地走出了一個男人。

西裝革履,黑色墨鏡。寸頭,二十七八左右。

“寶貝兒啊~就是這個小子欺負你?”

那個男人摟過李倩倩,牛氣哄哄的說道。

李倩倩見到那男人出來了,頓時變得嬌柔起來,依偎到那人的懷裏。

“青哥~就是她~上次居然罵我是雞!”

“什麼?!敢罵我的女人?!”

青哥頓時大怒,怒目看向小八。然後看到小八那弱不禁風的樣子,頓時笑了。

接着走向了身旁不遠處的蘇夢妍,從褲兜裏掏出了一把匕首架在了她的臉上。

“小子,不要說青哥卑鄙。混江湖的,只對自己人講道義!”

“你的女人還真漂亮啊~便宜你了~這麼精緻的臉蛋如果加上幾道傷疤會不會多幾分味道呢?!”青哥細細打量着蘇夢妍的臉,陰陽怪氣的說道。

“呸!你要劃就隨便你劃!別那麼多廢話!我蘇夢妍不是靠這一張臉活着的!”蘇夢妍怒罵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