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過一輛警車時,一道有些熟悉聲音喊住了秋楓。

是那個唐裝老頭。

他滿面笑容地走到了秋楓的跟前,遞上了一張名片:“小友,救命之恩,沒齒難忘啊。我是唐清風。不知道肯不肯賞個臉,中午讓我請你吃頓飯,聊表謝意。”

“我叫秋楓,秋天的秋,楓葉的楓。”

秋楓接過名片,掃了一眼。

南都大學校長、南都大學中文系教授。

秋楓心裏一動。

南都大學?

不就是顧靈兒想報考的那所名牌大學嗎?

竟然這麼巧,解救人質救了顧靈兒未來的校長?

唐清風,清風兩袖朝天去,不帶江南一寸棉。名字是個好名字,氣質也頗有文人風骨,感覺不壞。

和唐清風握了握手,秋楓開玩笑道:“唐校長不會想一頓飯就還我這個人情吧?”

“哪裏。”唐清風連連擺手,“只是覺得小友一見如故,吃頓飯瞭解一下罷了。”

“那就恭敬不如從命了。”秋楓笑眯眯道。

真是瞌睡了就有人送枕頭,他還在想等顧靈兒考上了南都大學,他該換一份什麼工作,機會就擺在了他的面前。

就算唐清風不主動提出這頓午飯,他也絕不會錯過他!

呸,是不會錯過這個機會。

大學教師?

或者,大學保安?

似乎都不錯啊。

現在不就流行這個嘛!

裝逼、打臉、泡妞……

想到這裏,秋楓的笑容愈發殷切起來:“唐校長,您老有車不?我們現在就走。”

秋楓不敢開那輛布加迪,蘇沫沫可沒離多遠,要是被她發現自己一夜之間多了一輛跑車,還不得刨根問底查個明白? 唐清風開車,載着秋楓駛向一家他比較熟悉的餐館。

“唐校長,今天來銀行是做什麼啊?”秋楓隨口問了句。

“貸款。”

“貸款?”秋楓好奇道,“看您這模樣,不像是缺錢的啊。”

唐清風身上的唐裝做工考究,沒有任何商標,秋楓一眼就認出來這是手工定製,價格不比一些國際名牌低。還有這輛車,售價也是二三十萬,車內佈置豪華,擋風玻璃下的、屁股底下坐的,都是真皮製作,十分舒適;就連腳下踩的墊子也是進口貨……

“不是我缺錢。”唐清風苦笑了一聲,“是這樣的,近幾年,報考我們學校中文系的學生越來越少了,學校打算進行擴招,但是效果不盡如人意。我們進行了調查,其中很大一部分原因是中文系學生的住宿樓比較老舊,一些現代化設備跟不上需求。校裏領導們開會討論了一下,決定貸款新建幾棟住宿樓,改善一下學生的生活條件,眼看要放暑假了,我心想趁着暑假學生都不在,趕緊搞定這件事,等下學期開學了能儘快投入使用。”

“原來如此。”秋楓瞭然。

雖說近些年志願上填中文系的學生確實少了許多,但畢竟是國內數一數二的名牌大學,這要是門可羅雀,沒了學生上課,老師都該辭職了。

餐館離得不遠,不過十分鐘,唐清風就開始減速,進了一個大型停車場。

秋楓下車,擡頭打量了一眼。

這是一棟古聲古色的建築,幾乎完全複製了唐朝的酒樓風格,漆紅的木質牆體,磚砌的石階,高高掛起的匾額,烏黑密佈的瓦片,規模宏大,氣魄雄渾,形體俊美,莊重大方。

匾額之上龍飛鳳舞三個大字:

狀元樓!

狀元樓一共建有五層,有窗口虛掩,可以清晰聽到屋內的高談闊論,熱鬧卻不嘈雜喧囂。

時間尚早,但客人已經絡繹不絕,一眼就能預見到,到了飯點,這裏會火爆成什麼樣,絕不遜色於水雲間。

門口站着兩名同樣身穿唐裝的女接待員,看到兩人走近,頓時微笑見禮:“歡迎兩位客官光臨。”

呦呵,客官?

秋楓露出感興趣之色。

шшш ◆Tтkā n ◆C○

旁邊的唐清風介紹道:“科舉是隋朝出現,唐朝發揚興盛,一共延續了一千三百多年。當年各地都會興辦狀元樓,趕考之前衆多學子都會到狀元樓內宴請一番,預祝自己金榜題名。羊城不是科考大城,狀元樓幾經搬遷,也早已不是當初的狀元樓了。不過這家餐館獨具匠心,除了一些必要的現代化設施,可謂極大程度上覆制了唐代的酒樓。”

唐清風給秋楓介紹着:“我對於唐朝的歷史人文還算小有了解,喜愛非常,也是這裏的常客。這裏除了吃飯,還有專門的茶室。茶道的起源不可考,但最晚也是在唐代,我朝是世界上最先將茶飲作爲一種修身養性之道的國家,歷史悠久,規矩禮儀繁多。”

兩人進門,除了各類木桌、木椅、木凳,還有大紅的燈籠、蠟燭發光發熱,秋楓好奇打量,纔看清內裏裝了節能燈。

牆上還掛着許多字畫,字體多樣,有的金鉤鐵劃、有的骨氣洞達、有的遒勁有力、有的如沙劃痕、還有的龍飛鳳舞,爭相鬥豔,叫人歎爲觀止。

“唐代是我朝最爲興盛繁華的朝代之一,書法更是在唐代發展到了鼎盛,顏筋柳骨,可謂極致。還涌現了諸多偉大的詩人,各種詩詞流芳百世,實在是讓我心生嚮往。”

唐清風感嘆着,頗有扼腕嘆息的意味,恨不能生在唐代。

“客官裏邊請!”有一個穿着影視劇裏店小二服飾的服務員迎了上來,笑容滿面。

將兩人引到二樓,店小二問道:“客官要點些什麼?”


秋楓玩心大起,打趣道:“小二,上兩壺好酒,再來兩斤熟牛肉!”

“好嘞客官!我們這兒的酒,遠近聞名,種類繁多,包括茅臺酒、五糧液、劍南春、紹興女兒紅、瀘州老窖特曲、汾酒、西鳳酒、董酒、古井貢酒、水井坊、國窖、郎酒、洋河、貴州習酒等,不知道客官要哪種?”

“沒有洋酒?”

“嗨!我們狀元樓沒有西洋菜、西洋酒。”小二傲然道。

秋楓聽得滋滋有味,唐清風連忙擺手道:“還要開車,不喝酒。”

“客官就是玉帝,客官的想法就是我們的做法。”小二笑道,“那就來點果汁吧。都是從三亞運來的熱帶水果,甜美可口,去暑解乏。”

“就來一紮繽紛果汁吧。”唐清風畢竟熟門熟路,開始點菜,“秋楓小友,有什麼忌口的嗎?”

“百無禁忌。”秋楓微微一笑。

“那就先來一個‘金榜題名’,一個‘連中三元’,‘四寶錦繡’,‘八仙聚宴’,再要一個‘貴妃紅’。暫時就這幾個。”

“好嘞!客官稍等。”小二離去。

“唐校長,破費了。”秋楓客氣道,雖然沒看菜單,但也知道這種地方的消費,絕對不低。

“盡興就好。”唐清風呵呵一笑。

等到果汁率先上桌,秋楓率先給唐清風滿上,唐清風推辭不過,道:“那就以此代酒,先敬小友一杯。”

兩人各自幹了一杯,秋楓說道:“我也敬唐校長一杯。實不相瞞,我還有個不情之請,想找唐校長幫忙。”

說罷,杯中的果汁一飲而盡。


受環境氣氛影響,不知不覺間,秋楓都變得文縐縐起來。

“但說無妨。我自當竭盡所能。”唐清風微笑,他畢竟是名校校長,行政級別不低,而且聲名遠播,在羊城還是有點能量的。

“是這樣的。我有個妹妹在一中唸書,馬上就要參加高考了,成績一直都是名列前茅,她說她的志願是南都大學,我跟她感情甚篤,想進學校給她伴讀。”

秋楓直言不諱,有救命的恩情在,沒必要跟唐清風拐彎抹角。

“哦?一中的優秀學生啊。”唐清風點點頭,“只要她的成績確實優異,提前錄取都不是問題!至於小友的問題……”

“我能不能做一個特招的教師?”秋楓神色激動,滿懷期待。

唐清風想了想,緩緩搖頭:“沒有資格證書的話……不能。”

秋楓頗受打擊,但沒有放棄:“那能不能,做一個特招生?”

“這個……沒有高考成績,學校是不會批准的。”唐校長老臉發紅,怎麼都是這種強人所難的要求,讓他有心無力。竭盡所能?話說的那麼滿,還真是打自己老臉啊。

秋楓嘴角微微抽搐:“實在不行,做一個保安我都接受!”

“咳咳。”唐清風面色發苦,“我們和安保公司有協議,只聘請他們的保安。”

“我靠……”秋楓目瞪口呆。

唐清風老眉聳動了兩下,靈機一動:“其實還有一個職位。”

“快說來聽聽?”秋楓臉上多雲轉晴,急忙問道。

“我們的圖書館還有一個管理員的缺口。”唐清風語速很慢,時刻注意秋楓的表情,生怕秋楓不滿意。

圖書管理員?

秋楓眼睛一亮,忙不迭答應:“就是它了!” 只要能混進南都大學,不管什麼職務,秋楓都是可以接受的。

尤其還是南都這種學習氛圍濃郁的大學,圖書館這種地方,總是有許多書卷氣息濃郁的學生,運氣好還邂逅青春靚麗的學霸美少女。那些真正的女神級人物,也大多喜歡去圖書館看看書,豐富自己的專業素養,提升自己的優雅氣質。

不僅如此,圖書館還是情侶幽會的絕佳場所之一,不次於小樹林和操場。

很多青春校園愛情故事,都是在那裏開始,在那裏發展,在那裏昇華……

這麼一想,秋楓頓時期待起來。

依着顧靈兒的性情,想必會天天抱着書本,長髮飄飄,去圖書館學習看看書,和自己談談情說說愛……正好自己還能在那貼身保駕護航,趕跑那些蜂潮蝶浪。


一舉兩得。

“就是它了!”

秋楓說的斬釘截鐵:“等下學期開學,我就和妹妹一起去報道。”


“哈哈,秋楓小友滿意就行。我好歹也是校長,這點小事還是能安排的。”唐清風鬆了口氣,滿意就好。

“也不知道剛剛是誰,這也推辭那也拒絕的。”秋楓幽幽道。

“這個,哈哈。”唐清風乾笑兩聲,尷尬的喝了一口果汁,“我雖然是校長,但學校畢竟不是我的一言堂啊。”

秋楓莞爾一笑:“唐校長可別往心裏去,我只是開個玩笑罷了。謝謝你幫我解決這個問題,着實讓我頭疼了好久。”

“秋楓小友未免太見外了,現在還叫我唐校長嗎?”唐清風假裝慍怒道。

“唐伯!”秋楓見禮。

“哈哈,那我也倚老賣老一回,受你這個稱呼。”唐清風開懷道。

“二位客官,上菜嘍。”小二再次出現,端着兩盤菜。

“金榜題名,貴妃紅~”小二報上菜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