並不知道這道菜的含義,凌霄也只是以為小如真的愛吃那個菜,於是答應下來。兩人也開始像往常一樣就餐!

小如並沒有能力找塊空石什麼的傳入自己想對凌霄說的話,只能是提前寫好一封遺書放於每日凌霄都會去的訓練場地!

而此刻的小如眷戀無限,認真地做著平常天天在做的事情!只是這會是最後一次做了吧!這樣想著,手上更是仔細許多,洗好碗筷,擦乾淨桌子,整理好屋子裡的雜物!最後,默默地坐在書桌旁,靜靜地看著凌霄讀著明經堂帶回來的各類雜書!

良久,夜已漸深,小如知道自己的時間已是不多了!悄悄地忍著淚水,走到凌霄身後,將兩隻小手搭在凌霄的肩頭,默默地按摩起來!

按著按著,卻又變成了撫摸,她多想再和心上的霄哥哥相處的久一點啊!可是不成啊!她要是失敗了,還會有更厲害的人來暗殺霄哥哥,她要抓住這最後的時機,將霄哥哥的模樣刻入心中!她還要告訴霄哥哥好多的秘密!最重要的是她要霄哥哥知道自己真正的模樣!

這才是小如最想凌霄知道的東西!本來,即便不殺凌霄,小如回到組織也並不會就此死去,只會被再一次催眠,進入休眠狀態,直到再次有任務需要!只是她厭倦了那樣的日子,那樣沒有自我,沒有感情,沒有一切的日子!她想真正地活過一次!哪怕是就此死去!

可自己這幅樣子,是組織里那個可怕的傢伙幻化出來的,並不是自己的真實樣貌,只有在臨死的時候,才會恢復自家原樣。她想讓凌霄記住自己真實的樣子,直到永遠,永遠!

凌霄合靈后,身體的感觀越來越是敏銳,小如的動作他都知道,他也相信小如,只是越來越覺得有什麼地方不對!是了,小如的生命氣息竟是越來越弱,就好像在瞬息之間跨越無盡歲月已是風燭殘年一樣!

回過頭來才發現,小如除了衣服外,其他的**竟然在緩慢變化!皮膚不再細膩,鼻子稍微塌了一點,水潤的眼睛有些變小,臉頰也變得圓了一點!只是不大一會兒,已經變成完完全全的另外一個人,只留下些微原先的影子!

不過,雖說沒有原來的樣子那樣漂亮,卻從裡到外給人一種真實的感覺!那是一種令人踏實的真實感!那是一種宛若見到鄰家小妹的親切感!那是一種褪去了浮華之後的實在感!

凌霄震驚了,他不明白到底發生了什麼?只是小如的樣子讓他有點擔心,因為小如的臉色越來越呈現出一種不自然的慘白!就好像被吸走了全身的精氣神一樣!

此時的小如已是相當虛弱,不過她的精神卻是愈加亢奮,因為他的霄哥哥終於見到了她真實的面容!

凌霄見勢不對,上前將小如緊緊抱住,小心翼翼地放到了**上!

虛弱的小如卻是掙扎著對凌霄說道,「霄哥哥,這才是我真實的樣子,你可要記住哦!小如不能繼續陪你了,你自己一個人要照顧好自己!霄哥哥,小如真的不想走,小如想和你在一起啊!」

雖然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但凌霄看著小如的樣子卻是心如刀割!緊緊地抱著小如,顫抖的手撫過小如的臉頰,「霄哥哥答應你,我會永遠記住的!」

窗外,夜色中傳來了更夫的聲音,已是子時將盡。小如卻是已經氣息全無,像一朵枯萎的小花凋謝在凌霄的懷抱中,只是臉上卻是流露出滿足的笑容!

凌霄則是雙目盡赤,無聲地哭泣著!誰說男兒淚不輕彈,此刻的凌霄,無比怨恨!

他恨這天,不給小如更多的溫暖!

他恨這地,不給小如更多的寬容!

他恨那派小如前來之人,竟會讓如此一個弱女子執行這必死的任務!

他也恨自己,沒能早點發覺這陰謀,及時挽救小如的生命!

仰天長嘯!嘯聲中充滿了凌霄的悲情!

直到次日,還是劉大少在訓練場發現了小如的遺書,凌霄才對整個事情有所了解!

他的仇恨也開始有了目標,雪舞漫天!刀盟長老,幻術師!

而小如生命彌留之際,在他的耳邊輕輕地告訴了他幻術的弱點!

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最新、最快、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 痛苦的凌霄將自己關在小院里整整三天,連京都初選賽十強遊街活動都沒有去參加,幸虧靠山太子勢力強勁,總算是沒有被取消資格!

而三天後,院門再次打開的時候,凌霄若無其事地走了出來,開始和別人交流。表面上看去似乎沒有多大的變化,也只有像劉大少這類真正了解他的人才知道,凌霄的內心深處已經深深地埋下了一顆仇恨的種子!

小院的花圃里除去多了一處小小的新墳外,沒什麼太大的變化,只是再次進入小院的人都能感覺到一股子壓抑之氣!一股就像是火山爆發前夕的壓抑之氣!

表面上恢復過來的凌霄,其實內心裡並不平靜,只是將對小如的愛憐,思念,愧疚之情藏在了心底最深處!此刻,始終在頭腦中盤旋的念頭則是復仇!向刀盟復仇,向三皇子復仇,向假皇后復仇,向那個幻術師雪舞漫天復仇!

經過仔細考慮,要復仇,單憑自身一已之力肯定是毫無希望!但他可以借勢,借太子的勢,借老皇帝的勢!可是他不相信這些人,不是不相信其反抗的精神,而是不相信這些人的計劃能夠成功!

通過那個空石,凌霄大概也能知道這些人所謂的計劃不過是和敵人硬拼,最終鹿死誰手還要看各自掌握的力量對比!而這恰恰是老皇帝和太子一系的弱點!

為了復仇,凌霄決定自薦,必須掌握,哪怕是間接地掌握這支最後的力量來和敵人對抗,才能有些許勝算!

凌霄有這個自信!不光是比其它人多了後世幾千年發展出來的多種多樣的戰略戰術,最關鍵的是前世的奪冠,也正是在凌霄自己的策劃下才得以成功的!

那時,華國箭術並不是強項,在強手如林的奧運賽場上,如果沒有很好的戰略戰術應對,只能是早早被淘汰!凌霄自己就清楚地知道第三次止步於奧運賽場不是因為實力而是因為錯估了對手的人品,被人偷偷下藥導致尿檢陽性而被禁賽!

最終第四次參賽,還是凌霄自己定下的策略,保存實力,不冒頭,不突出,保證進入決賽就好!而他親自**出來的弟子則做為擋箭靶被推向前台。這樣,才最後得到那個來之不易的冠軍!

因此,凌霄在為小如的逝去悲痛兩天之後,又花了整整一天的時間來整理目前這場奪位之戰雙方的力量對比,策略得當,最後得出一個結論,那就是此時此刻是使用前世華國太祖軍事思想致勝的最好時機!

持久戰才是對自己一方最有利的選擇,在持久中慢慢剪除對方羽翼,在持久中慢慢消耗對方,逐步改變力量對比,最終取得最後的勝利!最終,凌霄腦海里的計劃定名為「潤物無聲」!

可是實話這個計劃有一個前提,那就是凌霄能夠進入老皇帝和太子一系這個圈子裡,取得足夠多的信任,不光是對他本人的信任,更多的是對他的戰略戰術能力的信任!

而進入老皇帝那個圈子的最佳途徑就是再次奪冠,奪得這次殿前演武的冠軍!以此為晉身之機,取得老皇帝的信任!


但同時也有幾件事情要去做,一是考察,考察身邊的人是否可靠,方法是通過小如臨死前告訴自己幻術的破綻!二是提前整理情報,知已知彼,方能百戰不殆!

打定主意的凌霄每天只是默默地訓練著自己,通過**上的疲累來減輕對小如的相思之苦,也有針對性地彌補自己近戰不足的弱點!

而一到夜間,凌霄就悄然失蹤,前往劉府密室和劉大人接觸,慢慢地將自己的計劃告訴這位久經戰陣的老將!而劉文遠也被這從未有所耳聞的戰略所影響,漸漸地打定主意支持凌霄計劃的實施!

幻術的破綻並不太明顯,小如所能知道的是,如果使用幻術的人本身實力不強,或者乾脆就和小如一樣,本身沒有經過任何的鍛煉,那就必須依賴於一件物品來不停地施放幻術之力來維持!

這物品可能是一個小飾物,可能是一把劍,也可能是一把扇子,總之如果身邊的某個人總是帶著同一件東西,而這件東西並不是不可或缺的,那麼這個人很有可能就是敵方的死間!

這個秘密,凌霄只告訴了劉文遠大人,而通過劉大人的布置也確實在太子身邊和劉府里找出了十六個符合條件的人。當然這十六個人可能有不是死間的人,但在這樣的特殊時期,這十六個人如同被判死刑一樣已被秘密監控起來!

只是在後續的計劃中說不定能用得上,所以一切照舊,並沒有立刻清理,但真正的秘密這十六人卻是休想能夠再接觸到!

而最讓凌霄驚訝的是和自己、劉大少一起最終進入全國賽場的那個老刀竟然也是死間,天天身上帶著一個金線勾邊的錢袋!

本來也不會引起凌霄的注意,只是有次,不小心這錢袋子被勾破了,那人居然也不丟棄,而是縫補一下,繼續使用!對照此人平素里奢華的裝扮,絕不可能會對一個錢袋這樣上心!凌霄的心中就此有了底數,復仇就從你開始吧!

三天後,京都南大街,熙熙攘攘的人流中,凌霄以借酒消愁為名,拉了劉大少和老刀於醉仙樓買醉!一開始是計劃所需,可喝著喝著,凌霄也確實沉浸到那對小如的思念當中去了,等被發覺不對的劉大少拉住的時候,已是半醉半醒!

將近掌燈時分,劉大少和那老刀一邊一個扶著凌霄走出了酒樓!而路上行人已是寥寥無幾,更遠的地方馬匹供應行的門面倒還暫時沒有關閉!遠遠地看去,一個粗豪的影子好像在和掌柜的討價還價!

那漢子好像對結果十分不滿意,摔門而出,只是那門一聲大響,卻將栓在門前的兩匹馬驚了!

那韁繩也不知道是不是年久未換,兩匹馬只是一掙就斷裂開來!於是兩馬再無束縛,向著凌霄這邊衝來!

與此同時,和兩馬同行的方向,一架馬車也在緩緩走著,車廂門帘間或被風吹動,隱隱露出阿貝那可愛的小臉!

受馬車所限,那兩匹驚馬對準了凌霄三人衝來!此時醉酒的凌霄卻是前所未有的清醒,眼中閃爍著寒光,只是依然扶著門口的廊柱假裝嘔吐不止!

劉大少在忙著照料凌霄,那老刀卻是注意力集中到了驚馬身上,準備攔截!只是在他將動未動之時,凌霄恰恰伸出一隻手拉了他一下,嘴裡嘟囔著,「老刀別走,再喝三杯!」

這一拉,凌霄卻是用上了合靈之術,暗中拼盡全力控制著自己那七彩光芒向老刀的精神世界衝擊而去!

精神世界中一閃而逝的七彩光芒並沒有引起任何人注意。也是,除非是正好此時附近有人冥想修鍊,否則也不可能發覺這肉眼看不到的光芒!

老刀卻是一征,體內早已融合的綠色木靈突然間失去控制被人從體內掠奪而去,他僅僅只來得及轉身向凌霄看去,尚未說出半個字,就被兩匹驚馬帶倒,被八隻蹄子從身上踏了過去!

沒有靈的保護,老刀身軀與常人無異,受此重創,嘴裡已是連連吐出幾口鮮血來!而當他看到凌霄嘴角的冷笑和再無一絲醉意的眼神,心中明白了什麼,就此身亡!

一旁的劉大少此時卻是兩眼圓睜,神情上要多悲憤就有多悲憤,動作上要多誇張就有多誇張,撕心裂肺地大喊一聲,「老刀!」聲音中竟已帶上了絲絲哭腔!接著隨手將兩匹驚馬擊斃!

老刀死了,實際上死於凌霄之手,而被奪了靈的老刀身軀並沒有來得及老化就已死去,很好地掩蓋了這個事實!而劉大少及時的表演也打消了有心人的疑惑!

看上去已是醉倒在地的凌霄,卻是在心中默念,「小如,這只是開始,霄哥哥定要為你報仇!」不過小如如果還在的話可能並不想凌霄如此!

「密探一二七,行事乖張,不慎於鬧市區醉酒後被驚馬踢之,救援不及,歿,查無異常,就此封檔!」某間密室里對此次事件如是概括,再往後,老刀如同一片飄落於泥土間的枯黃落葉漸漸地從人們的記憶中消失!

對此事內幕早有耳聞的太子和劉大人讓凌霄明白了表演的天才不只有劉家大少一人!在聽到老刀意外死去的消息后,太子當場大叫一聲竟是昏迷過去,聽說此事過後,精神上一直不太好,從此不再近女色,而太子東宮中所謂的女色不過也是探察出來的死間!

而劉文遠則是責罰京都巡城隊指揮使指揮不力,救援不及時,總之是扣了一大堆罪名,硬生生地將其換上了自己人!鑒於太子一系又失去了一個殿前演武的強力人選,三皇子一系倒是表示理解,並沒有過多糾纏,只是不斷地幸災樂禍!

而無人能探察的皇宮內院當中,皇后的慈寧宮中卻是接連杖斃了兩個做錯事的小黃門!發泄著那位幻術師無處可發的怒氣!

那日漸衰老的皇帝卻是顯得精力更加不濟,此日在中衛大夫李進的服侍下早早**就寢,只是嘴角的一絲笑意卻是怎麼也掩飾不住! 只是旬月之間,京都城裡就熱鬧了起來,首先是各地取得參加全國初選賽資格的武者每日里絡繹不絕地進入京都城之內;其次是那些想通過觀看比斗有所借鑒的武者。還有就是各種各類的生意人也想藉此時機發一筆小財!

因此,京都里日漸擁擠,各類爭鬥也不可避免地處處爆發。還好,這些外來人總算還意識到這裡是天子腳下,皇城之中。都還能控制自家的脾氣,並沒有產生太大的後果,最多也就撂下幾句狠話,相約比斗場上論輸贏!

而凌霄的潤物無聲計劃也在展開著,目標是清理敵方外圍好手,手段則無所不用其極,要求只有一個,絕不暴露!

京都城通判斷曹有道最近很頭痛!因為幾乎隔不了多長時間,這京都城內就會發生一起惡性死人事件,而這些事件總得看來死去的都是武者,應該和即將舉行的殿前演武初選賽有很大的關係!

但這都不是主要的,最令曹有道頭痛的是這些人全都死於意外,就好像閻王爺突然得了羊角風,時不時要抽搐幾下,只是每次抽搐總會有人莫名其妙地死去!

有被人輕輕拍了一下就舊病複發死的;有栽倒在自家水缸里淹死的;有馬上風死的;有光天化日之下突發癲狂死的;甚至還有睡著睡著死了的!

望著整齊地擺放於驗屍房內的十七具屍體,曹有道再次用手揉了揉太陽穴,試圖減輕一下那一日痛過一日的頭疼症!眼中在思考著什麼,似乎很久以前也發生過這樣的事情!那還是自家那早就死去的爺爺給他講過的故事!

那是當今皇帝奪嫡時手下那群奇人異士剷除對方爪牙所使用的方式!難道說,又要開始了嗎?聯想到老皇帝每況愈下的身體情況,太子和三皇子幾乎撕破臉面的爭鬥,曹有道倒吸一口涼氣,已是絲毫顧不上那更加厲害的頭疼了!

次日,京都傳著一個小道消息,通判曹有道積勞成疾,病倒在職位上,請辭歸鄉養病!而三皇子一系則早早抓住這個機會,將這個京都城裡比較重要的位置換上了自己人,為大事做著準備!


可倒霉的卻是這位剛剛新上任的通判劉金財!本身沒有多大的本事,只是自家老爹是三皇子一系的中堅力量才會得到這個機會。原本以為可以借勢斂財,誰知道,接到手才知道是個燙手的山芋!

還好這劉金財家老爹勢力夠大,靠山夠硬,什麼御史,監察史啦,雖然明知這新鮮出爐的劉通判硬是將此事壓下隱瞞不報,卻看在三皇子的面子上不敢多說什麼!

陰差陽錯之下,這次武者範圍內的動蕩竟是沒有被三皇子和假皇后所發覺!

凌霄和劉大少這幾日手中沾了不少的血痕,只是凌霄是因為復仇而不在乎,劉大少則是久居高位,對這些人的死不在意!

隨著這些小嘍羅清理的差不多了,兩人的興趣逐漸轉向了那些有點實力的所謂高手!

此時,全國的初選賽也開始了!代表各地而來參賽的選手竟有四百人,其中三百四十人是各地代表,六十人則是軍中好漢!均是百里挑一,千里挑一地遴選出來的好手!

為了避免有所偏頗,比斗規則為循環賽,最終以各自勝場計算,決出前十強後進入殿前演武階段!

要說實力,凌霄能夠有把握進入前三十名,爭奪前十強有不小的壓力!但是如果給凌霄一個先攻擊的機會,還真是很少有人能擋得住他的強弓快箭!而劉大少則是能進入前百名就已是極限!

兩人聽聞規則有變的消息后,在箭宗後院商量著對策,最後竟然讓他們倆真想出了一個「卑鄙」的主意!那就是借勢!劉大少借凌霄的勢,凌霄則借太子的勢!

首先是劉大少勾結自家老爹,鼓動太子在全國參賽選手報道大會上親自和凌霄熱切會面,給所有參賽者一個信號,那就是凌霄是太子的代表!

而此後,二人則是一路向各地參賽者拜訪過去,明著要求對方給劉大少在比斗中讓路!同意的一切好說,不同意的比斗中遇到凌霄,直接就是一箭射翻!而由於太子的表演,這些人遇到凌霄未免有些束手束腳,這就給了凌霄一擊而中的機會!

事情向著兩人的計劃發展著,除了開始時和劉大少比斗還有人發狠,後來竟是讓這劉大少輕鬆地闖入了暫時排行榜前十名!三皇子和假皇后想當然地認定,這劉大少必然就是太子一系推出來的人選了!

而凌霄則是在碰上幾位硬手后略微發揮一下就認輸,穩穩地保持著前二十名的位置,準備在最後階段發力進入前十!

在這微妙的時刻,三皇子一系和假皇后一系各自的人選也漸漸浮出水面。

其中,三皇子的人選是一位已經半步踏入「王境」的高手,比斗中從來就是一擊斃敵,絕不拖泥帶水!到了後來,他的對手總是賽前就棄權,因而保持了全勝的記錄!

而假皇后一系的人選則是一名從未在人前出現過的高手,無論是誰都看不出此人的深淺,比斗中只是在對手面前一站,輕搖紙扇,對手就好像見到了此生最害怕的東西一樣肝膽俱裂而死!

只有對幻術略有接觸的凌霄才知道,此人使用的多半就是那詭異的幻術了!而此人的戰績也是全勝!

有了這兩人的加入,這比斗已是徹底地變了味,不再像前幾次一樣大家以切磋為主,一分高下,點到為止。而是變成了你死我活的殘酷殺戮!

尤其是和這兩人對上的武者,除非賽前棄權認輸,否則一律是死於當場!這也使得越來越多的人退出了比賽。到了最後,除了死去的和退出的,竟是只剩下不到一百五十多對自己有足夠信心的人還繼續參加著比斗!

就是在這樣的情況下,這一天,凌霄遇到了此次比斗中第一個危機,和三皇子的那位人選相遇了!

事後,凌霄認為他和那位仁兄的對話絕對是古龍復生才會再現的精典!

「終於遇上你了!」那被稱為人屠的傢伙陰沉著對凌霄說。

凌霄倒也不怕此人,「我倒是不想這麼早遇上你!各退一步,算是打和怎麼樣!」

「不可能,今天一定要分出高下!」人屠看上去很固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