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最難回答的問題,如果拒絕了,真是太不好,但是不拒絕,劉笑天一想到那個曾經侮辱自己的女孩,便心中充滿了無比複雜的滋味。

”兩位大師,這個確實比較爲難後輩了,因爲我已經有了煉藥師傅。“劉笑天坦誠的回答道。

奧格與古蘭看到劉笑天特別坦誠的樣子,心中對劉笑天的好感更是增加了幾分,一個像劉笑天這樣出衆的煉藥師,在歷史上劉笑天還真是第一位,所以他們兩個很不捨得劉笑天離開他們。

”你那無良師傅我們沒有聽過這個名字?不知道是哪位大師,我們能不能拜見一下……”。

“啊,家師不喜歡讓人知道他的名字,所以還望兩位大師見諒、”劉笑天真誠的說道。

“奧,那就算了。”奧格想起曾經想起的哪位雲遊四海的老者,就是因爲那個老者指點了自己一下,然後他的煉藥師才提高到了四品,不過最後無論如何哪位老者也不說自己的名字,也不說奧格就是他的徒弟,一想到這點往事,奧格也就不再在這件事情上多問,變成了下一個話題。

“你可知道三年一次的煉藥師大會嗎?你想不想參加?”古蘭突然轉換了話題。

“煉藥師大會,劉笑天聽得有幾分興趣,那這次煉藥師大會在哪裏了?”

“在晏城,到時候會有整個星月帝國所有年輕一輩的高手來競爭,你要是能夠取得好成績,那不僅是對你,還有對我們龍城的煉藥師公會都會有數之不盡的好處。”

“那是啥時候?”

“一年半以後。”

“好的,我參加吧。”

“好,好,好,真是太好了,你小子參加,我們龍城的煉藥公會就會有希望,我希望你小子千萬不要負約。”奧格高興的說道。

“這點大師放心,雖然很稀罕不能成爲大師的弟子,但是煉藥師大會我一定會參加的。”

“好,那你小子接下來有什麼打算?”


“我想去一趟談歌兒沙漠。”

“什麼,你要去哪裏,你可知道哪裏有多危險嗎?據說哪裏有令修着聞風喪當的蛇妖美杜莎了。那可是一個令星月帝國修煉者最怕的毒蛇。“奧格不可置信的說道。

”兩位大師放心,到時候我會小心的,正因爲那邊比較危險,所以我纔想到去那邊磨練一下。“


”好吧,看你小子也是一個固執的要命的傢伙,你決定事情別人說也說不回來,說吧,要去那麼遙遠的地方,要不要我們幫忙?“

”我希望你們煉藥界的鵬鳥把我送一下。“

”這個好辦,不知道你小子啥時候動手,今天正有一批煉藥師乘坐鵬鳥去哪附近的一座城市,你可以同路。“

”那真是謝謝兩位大師了。“

三個就在這樣聊着的時候琳菲走了進來,然後恭恭敬敬的將劉笑天所需要的東西交給了劉笑天。

劉笑天笑笑,算是打過了招呼。


”你小子一定要小心一點而,那談歌兒沙漠不比這裏,特別的危險。“

”謝謝兩位大師,那我就動身了。“劉笑天謝過之後就直接往出來走了。

”琳菲和雪魅送送笑天。“就這樣,兩個老頭子給了琳菲,雪魅,劉笑天單獨的機會。

”是,老師,“琳菲與雪魅高興的答應了下來。

在往劉笑天乘坐的鵬鳥的地方走去,好長時間三個人保持了沉默。

”笑天兄弟,你就不要見怪了,是我將你看低了,沒有想到你是一個真正的天才。“

令劉笑天沒有想到的是,這兩個女子肯自降他們的身份而跟他道歉。

”兩位姐姐說的哪裏話,我希望你們回去好好學習煉藥師吧。一年半以後我們在晏城再見。“

就這樣說着,已經到達了擁有鵬鳥的地方。 ”嗷嗚……吼……”

當劉笑天走到鵬鳥接運站的時候,突然被前面的場面嚇了一跳。

十幾米高的鵬鳥,鵬鳥的背上寬二十幾米,這幅龐大的體型龐給人一種無形的威壓,巨大的嘴鳥張的大大的,劉笑天估計,要是這鵬鳥能吃人的話,估計一個活人還不夠這個傢伙塞牙縫。

更可怕的鵬鳥雖然屬於鳥類,但是它們的叫聲無疑如同一種妖獸的叫聲一樣。

“呵呵,不會害怕了吧,據我所知,你可是個天不怕地不怕的小子。”雪魅看到劉笑天這種失神的態度,戲謔道。

“啊呀,這傢伙猛一看真是讓人有幾分恐懼,主要是這體型太過巨大了,不怕都不行啊,劉笑天雖然以前和無數的妖獸決戰過,但是從來沒有遇上過這麼龐然大物的傢伙,要是碰上這麼龐然大物的傢伙,劉笑天估計早就落荒而逃了。

”嘻嘻……第一次乘坐,有幾分緊張是很正常的。將你的煉藥服裝穿着吧,因爲只有我們煉藥師纔會有資格享受貴賓待遇。

劉笑天這才恍然大悟,趕緊從儲物戒指中掏處龍城煉藥公會煉藥師的服裝穿了起來。

“原來你還有一點點帥氣,可比穿着那件黑袍好看多了,不過我很好奇你拿的這把鐵劍能不能殺人。”琳菲這時候發現劉笑天其實也是一個很好玩的同伴,而不是像平時那種很正經的傢伙。

原來那種正經都是裝的,這時候也是戲謔起來。

“試試不就知道了,劉笑天將鐵劍從背上抽了出來,交給了琳菲。”

“彭。”琳菲被這突如其來的重量嚇呆了,結果沒有拿住鐵劍,差點還把她壓在身下,劉笑天趕緊過去拿起鐵劍,乘機將琳菲抱了過來,然後狠狠的揩了一把油。

感受着懷中那團**吁吁的柔軟,劉笑天氣血噴張,差點將鼻血衝了出來。不過劉笑天還是控制住了自己的身子,然後將抱着的琳菲放了開來。

琳菲臉色涌現一抹紅暈,那種將處女特有的誘惑氣質表現的淋漓盡致。

劉笑天也暗暗驚訝,這要是野外,劉笑天估計都快控制不住自己了。“我才十七歲啊,按理不應該這樣血氣方剛啊,也對,也可能是我發育的比較好。“劉笑天安慰了一下自己的無緣無故的衝動。

”你個小女生,想喜歡人家就說出來,這樣扭扭捏捏真是好不要臉,我可還在這裏了。“雪魅看着這兩人的表現,心中很不是滋味。她可不相信,一把看起來普普通通的鐵劍不會那麼重吧?

”你還好意思說,如果你能拿得起這把鐵劍,那我今晚就……“琳菲講話說道一半的時候,突然意識到自己面前還有一個未成熟的男子,突然臉色越發的紅了,就像一隻紅透的小蘋果。

本來是想想調戲一下雪魅的,但是這句話被劉笑天聽出來效果就全然變了樣。

”你個小樣,可別胡說啊,本小姐還沒有那麼重的口味。來,我就試試,我就不信他會那麼重,如果拿不起我就吻他一下“,雪魅這時候估計也是賭氣與不服氣的樣子。竟然講這句她們兩個戲謔的話說出來。

劉笑天聽起來卻覺得無比的受用。

”吻就吻吧?誰怕誰?“

”給我,“雪魅大喝一聲,然後手中的真氣繚繞,一把抓住鐵劍,使出渾身的力氣就要將鐵劍舉起來。

然而雪魅真是失算了這把鐵劍的重量,更令雪魅沒有想到的是,這個看起來龐大的傢伙,實際重量卻是遠遠超過了表面上的重量。

”失算了。“雪魅在心中叫苦不迭。

”哈哈,這次要吃虧了吧?吻吧,本小姐當你的見證人。“琳菲在旁邊幸災樂禍的喊道。

”你可別作亂,本小姐還是初吻了。“雪魅笑聲打了個招呼,低聲向着琳菲說道。

”哈哈,你就別裝純了,你的初吻早沒有了。你每天吻狗吻貓的,你的初吻早就獻給了畜生。“

”你,看我回去不打死你。“

然後雪魅硬着頭皮,紅着臉在劉笑天的臉上輕輕的吻了一下。

劉笑天只感覺一股舒爽的電流傳遍自己的全身,差點令劉笑天的大腦短路。這今天則是走的那邊的狗屎運,竟突然得到了龍城最美的兩朵花朵的親睞。

”時間不早了。我要走了。”劉笑天打了聲招呼,然後徑直向着鵬鳥航運站的機場走去。

在原地留下兩朵嬌羞的花朵紅着臉,看都不敢看劉笑天。

確實雖然劉笑天看起來長的不怎麼樣?但是易相處,還能給人帶來快樂,誰讓她們是二十歲的花季少女了?

那個女子不懷春,那個男子不鍾情?

“小心點兒。”

就在劉笑天走進鵬鳥站臺的時候,劉笑天卻是聽到了一句無比受用的話語。

這句話可是琳菲與雪魅舉着勇氣才說出來的。

劉笑天走進機場的時候,沒有受到任何的阻攔與詢問,時不時的還會投來一個個羨慕的眼神。

這一切都是劉笑天身上穿的那件煉藥師服飾的緣故,劉笑天得知,這件煉藥師的服飾聽說要整整二十萬金幣的時候,劉笑天開始真正格外的重視起這件標記煉藥師身份的服裝。

不多時間,劉笑天面前跑來了一個靦腆害羞的小女孩,說是來爲劉笑天服務的。

弄的半天劉笑天沒有反應過來。

“服務什麼?”長的秀氣的小女孩子本就嬌羞,再加上對煉藥師的崇拜,本就說話支支吾吾,這會兒就更加斷斷續續,弄的劉笑天如雲裏霧裏。

好半天劉笑天才聽清楚,劉笑天才弄明白這小女孩子是要將她帶領到一處專門爲煉藥師乘坐的鵬鳥前面。

劉笑天說了聲謝謝,在小女孩子忐忑不安的情形下,交給小女孩子很多金幣。

反正劉笑天將狼牙傭兵團所有的金幣都給帶了出來,金幣身上有的是。

不一會兒,劉笑天走到了專門爲煉藥師乘坐的鵬鳥面前。

這隻鵬鳥看起來比前面劉笑天看到的那隻鵬鳥更加的雄偉,高大,鵬鳥的背上還做了一些專門遮擋風雨的小房子。

這小小房子只有一個人可以坐,所以提前那些人告訴劉小天,上了鵬鳥背之後爲自己選個小房子就行。

“真是值了,媽了巴子,有了煉藥師的身份真他媽好處多多。更加要命的是還有專門的免費服務,不過劉笑天最後還是拒絕了那種可以令人出光佛面的特殊服務,”

劉笑天看着周圍那些身着煉藥師,有三品的,也有一品的,還有一些二品的,都是一副紅光滿面的樣子,這個畜生肯定是剛纔做了一些免費服務纔有的表情。

劉笑天苦笑,這個世界無奇不有,或許隨着劉笑天對這個世界的原來越多的瞭解,將會有更加好奇的事情要發生。“同志們,看到這裏的時候別忘了投投你們手中的推薦票,後面還會更加精彩的,想要怎麼樣的精彩,後面就會有怎麼樣的精彩。

突然鵬鳥做仰天狀,大吼了一聲,然後有人告訴他們時間到了。

隨即劉笑天和那些煉藥師通過天台跳上了鵬鳥的背,各自找到了自己的小房子,小房子裏面還真是一應俱全,吃的喝的都有,還有一張可以睡一個人的小牀,反正就是除過沒有特殊服務外,別的都有。

”劉笑天一屁股坐在牀上,直呼他媽的爽。“

”小子,你這麼高興幹什麼?你可知道我們這趟行進談歌兒沙漠將會面對怎麼樣的危險,沙漠之王美杜莎知道不?當年十幾位戰王巔峯,還有一位戰皇前期的老傢伙和攻美杜莎,但是最後都沒有成功,最後聽說還去了一起比這更加強大的戰團,結果都失敗了。“

”什麼?“劉笑天突然從牀上跳了起來。不可置信的說道。

”美杜莎並不是名不虛傳。所以我們這次談歌兒沙漠之行九死一生,還要降服天火這種天地間最可怕的異火,你說我們存活的機率有多大,弄不好最後我們都會灰飛煙滅。“

聽着這麼可怕的將會有可能發生的跡象,劉笑天這纔將今天從不會遇到的美好撇在一邊。

”你給我好好的看着周圍,我要給你煉製一種六品丹藥,雪靈丹,這種丹藥特別難以煉製,我都纔有四分的把握,“一道蒼老的聲音說完,然後從劉笑天的眉心處飄出一道蒼老的背影,而這個人就是無良師傅,看起來一副瘦骨嶙峋的樣子。

”是,“看着自己師傅這麼小心翼翼的樣子,劉笑天也開始小心起來。

劉笑天密切注視着周圍,之間自己的師傅手掌一揮,從虛空中飄出一座金色的小鼎。劉笑天知道,這把金色的小鼎估計價值不菲。

然後蒼老的身影小心翼翼的將一些藥材全部丟盡了金色鼎爐,開始煉製起來,看着那副得心應手的狀態,還有那飄着的白色火焰,劉笑天無比的羨慕,六品丹藥的煉製,他啥時候才能夠煉製出這樣的丹藥。

就在這樣安靜的時刻中過了一會兒。

”彭。“突然一聲爆炸聲想過,一枚綠色的丹藥飄着香味飄出。

無良師傅看着這枚丹藥,然後眼神皺起。

”壞了,我沒有控制好最後的一步,我們泄露我們的身份了,等會兒將會有一些事情出現,你要小心了。“

無良師傅說着影子快速的閃過,然後沒入劉笑天的身體中,這時候外面的那些煉藥師紛紛向着這邊趕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