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眼所見遠比視頻圖像要來的震撼。

指揮使眼中閃過一絲驚喜,初次構造領域雛形就如此寬廣,穩固性也還算不差。

此子天賦潛力了得。

最關鍵的是林洛還是個五級武者。

他有大把的時間去將領域雛形完善,能將領域根基打造完美。

“收起來吧。”

指揮使笑道:“林洛,我問你是否願意加入官方,我可以給你直屬於華南總基地的編制,與你的老師平起平坐。”

指揮使也不是一個拐彎抹角的人,上來就直接拋下一個重磅**。

林洛心中一驚。

沒想到指揮使這麼看得起自己。

指揮使的條件很誘人。

一上來就與省分區的龍武總組長平起平坐,賦予的權利可謂是大的嚇人。

但林洛也知道,得到這些權利的同時,需要付出的會更多。

“指揮使,我暫時還不想加入官方,請您諒解!”林洛恭聲回絕。


“林洛,你可知道這對你而言,是一個平步青雲的機會。”蕭遠厲聲道。

他不介意自己的學生和自己平起平坐。

林洛能夠加入華南大區總基地的編制是他作爲老師的榮幸。

“無妨!”

指揮使並未生氣,示意蕭遠別說話,他看向林洛,笑問道:“可以告訴我爲什麼嗎?據我所知,你出生寒門,身後沒有任何勢力牽扯,加入官方對你而言,沒有任何弊端吧。”

“小子自由慣了,受不了軍中處處受縛的日子。”林洛回道。

“束縛?你見你的老師與嚴澤何曾受過束縛?到了這個職位,尋常是很少受束縛的,只是關鍵時刻會讓你出力罷了。”指揮使解釋。

林洛卻是心意已決。

“指揮使,您就別爲難小子了。以後等我想通,再來投奔您。”

他的語氣雖然十分客氣,但指揮使能夠清楚的看到林洛臉色的回絕之意。

“既然這樣,那便由你吧。”

身爲華南大區指揮使,權利滔天。他很少爲了勸一人說這麼多的話。


若不是林洛天賦實在絕佳,恐怕在林洛說第一個‘不’字的時候,他就喊人送客了。

“林洛,你想好了?這可是難得的機會。”

“對啊,你小子可別因爲一時意氣,事後再後悔可沒這麼好待遇。”

蕭遠和嚴澤均是勸道。

“老師、宗師。我意已決,你們別再勸我了。”

林洛雷打不動。

蕭遠和嚴澤也只能聽其選擇。

“小澤,你送林洛回去。之前承諾的事,依舊作數。蕭遠你留下,我有話和你說。”

指揮使何等地位,一諾千金。

縱然林洛不答應官方,他所說的承諾依舊會兌現。

林洛也同樣好意思受着這份禮。

首先,他在領域之後本來就有實力奪取第一。

官方耽誤他比賽,自然也要給其補償。

第二,指揮使給他這份大禮,也算是順水人情。

其中的意味林洛自然清楚,收了這些東西,以後至少不要再加入其它勢力。

要麼加入華南大區,要麼孜然一身。

若是林洛之後再加入其它勢力,不僅僅是欺騙他華南指揮使,也是狠狠的打自己臉。

林洛明白這一切,他也收了了這份禮。

他不加入官方,的確是想要自由,自然是不會再本末倒置,又加入其他勢力。

而他想要自由的最終原因,依舊是心底深處的目標。

他覺得自己與溫蘭背後的那個勢力接觸的日子越來越近了。

如果有官方身份這個枷鎖束縛在身,他又怎麼放得開手腳? 華南總基地停機坪。

“老蕭,指揮使和你說什麼了?是不是又送了好東西給你?”嚴澤搓着手,兩眼放光的看着蕭遠。

“老嚴你別這麼猥瑣好不好,指揮使就和我說了幾句話。”

蕭遠鄙視的看了嚴澤一眼。

“真的?我不信。指揮使每次有好東西都塞給你,這此肯定也是。”嚴澤表示深深的懷疑。

“愛信不信。”蕭遠撇開嚴澤的手道。

林洛在一旁聽得心驚。

聽兩人的對話,似乎自己的老師遠比嚴澤要更受到器重。

而且,剛纔在指揮使房間的時候。

指揮使無論是語氣還是神情都表明他更青睞蕭遠。

按照他的理解,自己的老師不過是六級武者巔峯境界而已。

能比得過嚴澤這個已經悟出領域多年的宗師?

他心中不解,但也不敢問。

只能訕訕的跟着兩人上了直升機。

機艙內,蕭遠看着自己的這個學生真是又愛又恨。

明明是天賦這麼好的一個學生,加入官方必定會得到重點培養。

甚至按照這個發展趨勢,成爲下一任指揮使都有可能。

“林洛,我不知道你爲什麼要拒絕指揮使,我也不想問。”

蕭遠看向林洛,語氣轉而變狠:“但是你的境界要是敢落下,我必不饒你。”

“知道了老師。”林洛苦笑。

沒有官方資源的傾注,他還真不知道自己能不能保持這個修煉速度。

“從今天開始,你的目標就是京都魔都那些人。”

“在他們進入宗師境之前,你必須進入宗師境。”

蕭遠直接給林洛定了個目標。

“這不太好吧?”林洛犯難。

他才跨入五級武者境幾天時間,這就要去追趕宗師?

這個難度可不是一般的大。

關鍵是追趕進度會導致根基不穩。


他好不容易打造的完美根基可不能就這麼毀了。

“你放心,他們那些人也沒這麼容易進入宗師境。少說也還得一兩年時間。”蕭遠提醒道。

作爲老師,他也林洛的根基越強越好。

以林洛的底子,用一年的時間跨入宗師境的話,底子也依舊穩固。

“老師,我也有個問題想問你。”

“你說!”

“我想知道您爲啥不進入宗師境界?”

這個問題,已經藏在心中林洛很久了。

蕭遠身爲龍武天寧省分區的總組長,實力只有六級武者巔峯。

這點實力是如何震懾羣雄的?

此次光是官方總選賽,年輕一代就有七位六級巔峯武者。

因爲京都和魔都競爭太大的緣故,甚至有可能更多。

以前他還覺得蕭遠很厲害。

可現在似乎有些不夠看了。

蕭遠的年紀也不小,雖然看起來不過三十多歲。

但看他和嚴澤打得火熱的樣子,年齡應該還更大些。

年齡不佔優勢,修爲也不佔優勢。

爲何蕭遠還能得到指揮使的器重,得到許多人的敬仰?讓諸多宗師以禮相待?

林洛實在是困惑。

“祕密!”蕭遠笑而不答。

嚴澤大笑,“以後你就會知道了,你小子可別以爲有點成績就看不起你老師。他被稱爲我們華南大區的老天才,可不是表面看起來這麼簡單的。”

蕭遠不說,林洛也不能再問。

只是心中又對蕭遠多了一絲敬佩。

看來蕭遠這個老師,遠比自己想象的要厲害的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