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免太過不知足了。

這會兒,連這些基本的技術,他們都還沒有吃透呢。

“沒關係。”

她微微一笑。

“我就是看看,如果有什麼不方便的,直接跟我說。”

周霜霜笑了笑,伸手想要托起那隻機械手臂。 核心元件和摩爾中軸的技術,周霜霜是不會給出去的。

軍部是個大熔爐,各色人等也都有,在人性的干擾下,不管曾經有多少感動,最終都會消失無蹤。

而如今所有的有關機械肢的承諾,在她完全交付所有後,都肯定難以再維持。

人性,最受不得這樣來考覈。

周霜霜也不會做。

………………………

此刻,她看着眼前的機械裝甲,眼神慢慢透出興味來。

別的不說,這個機械裝甲的外形,還是很好看的。

手臂曲線流暢,指間打磨光滑,該有的活動關節,一個不少。銀灰色的外殼上,彷彿有水銀流淌。

她伸出手臂,想要將機械裝甲肢取下來。

………………

見周霜霜只伸出一隻手來,年輕的小夥顧不得剛纔的羞窘,連忙叫道:“不行!”

周霜霜的手指已經觸摸到那冰涼的合金外殼上頭了,聞言一愣:“怎麼了?”

對方反應過來,自己有點太誇張了,於是又低下頭小聲說:

“這個有點重,我怕你……擡不起來……”

………………………

畢竟,外骨骼裝甲和機械肢都是一樣的合金,但這個既然是作爲外骨骼裝甲,必定是要比原先的機械肢是大出一圈不止的,所需要的金屬成分就更多了。

再加上它又是從手肘一直到上臂,連同手指都要胖一圈,分量對比一般的機械肢,遠不止翻出一倍來,重,也是正常。

周霜霜笑了笑:

“做研究的,其實沒多少小力氣的女孩子吧?”

——那可不!

年輕人心裏立刻贊同:那豈止是力氣大,實驗室裏僅有的兩個女的,簡直個個都像是力能扛鼎!

說實在的,就他這小身板,一開始還被他們實驗室裏的一位學姐一把掀翻了!

那酸爽,簡直了……

……………………

其實吧,一開始學姐們據說也都是很柔弱的。

可搞機械的,就算外表柔弱,心也是不一般的。

這幾年呆下來,因爲她們是做機械方面的,天天接觸到的都是金屬,久而久之,力氣練出來,也是理所應當。

………………………

年輕人想到這裏,再想想周霜霜剛纔說的,便又默默退開了。

…………

不過,儘管早有準備,可此刻看着周霜霜瘦伶伶的胳膊,一手舉起那隻龐大的機械手臂,他們還是不由瞪大了眼睛!

——乖乖!

不過,想來也是。

能獨立完成機械肢這方面研究的人,自己一個人要全程負責所有,沒有大力氣,很多操作都是相當困難的。

比如摩爾中軸裏那個內線螺旋,如果沒有足夠堅固又穩定的東西支撐的話,很難卡到合適位置的。

他們在專業的實驗室裏,藉助足夠的器材,仍舊需要兩個人固定才能做到萬無一失,周霜霜自己一個人把它們搞定,大力氣,他們也無需驚訝纔是。

畢竟,類似的高精度零件,一隻機械肢裏頭,總共有103個。

……………………

周霜霜拿着那隻機械手臂,輕巧的在指尖讓它轉了個圈。

這種輕率又隨性的動作,如果是放在別的地方,估計又會有女生覺得帥了。

可是如今她的習慣性動作,卻看得在場衆人無不提心吊膽。

畢竟,雖然這只是個粗略的成品,可內中各個零部件的精密度,卻實打實是他們一點一點磨合出來的。

在還沒有經過完整測試之前,如果就這樣“咣”的一下摔到地上,哪怕明知道合格品不怕這樣摔,也耐不住他們看着心疼啊。

畢竟,對於他們來說,每一個實驗成品,都像他們的孩子一樣。

狩魔獵人的煉金工房 萬一掉地上,砸到腳是小事兒,就怕砸到它了,怪心疼的。

…………………

周霜霜來回掂量了一下那隻外骨骼裝甲手臂,最後滿意的下了結論:“這個重量挺合適的。”

她拎着輕飄飄的,但實際重量還是有的,現如今雖然對普通人來說會有些重,可一旦連接整個裝甲,那麼在內動力推進裝置作用下,這個重量的合金厚度,既能擁有防禦力,同時兼具攻擊性。

重量也會恰到好處。

很不錯了。

…………………

見她滿意點頭,年輕人簡直要興奮的不能自已。

周霜霜按下了這段機械胳膊上的開關。

伴隨着輕微的“咔咔”聲,機械手臂從中間分開,內中的空間第一次展露,在場所有人看着周霜霜的動作,不由自主的屏住了呼吸。

她試圖把胳膊塞進去。

………………

“啊!這個……這個……”

年輕人又有點想轉圈圈:“這個太沉了,我知道您拿的動,可是一旦扣在胳膊上,那種感覺……請您做好準備。”

周霜霜笑了笑,隨口說道:“放心,比力氣,我還沒輸給誰呢!從來都是無所畏懼。”

她說着,將手臂卡好,然後按下了啓動鍵。

“嗡……”

伴隨着細微的震動,周霜霜已經擡起了胳膊。

她身材略瘦,此刻那巨大的機械裝甲肢套在手上,簡直就像小孩子偷穿大人衣服。

並且,還是一不小心會拌到的那種。

…………………

周霜霜可不知道他們在想什麼。

她此刻只是輕鬆又愜意的,在衆人越睜越大的眼睛中,輕巧的對準力量靶,神情嚴肅。

對方一干人等,此刻大氣也不敢出,就看着這個大力士格外愜意又隨性的伸展胳膊。

這一刻,所有人心中都不由升起一抹疑惑——

莫非,這機械裝甲手臂只是看着重,實際上一旦穿上並沒有那麼重?

——是這樣嗎?

這樣想着,就有人看着那些機械裝甲肢,蠢蠢欲動。

再看周霜霜,此刻不停活動着手指頭,然後再熱身一般一拳揮出……

好像,就是很隨意?

大家的心思更加浮動了。

畢竟都是搞機械的,就算再怎麼鍛鍊,力氣不都是一樣鍛鍊的嗎?

這個念頭一旦形成了,大家看着研究室裏四處擺放的外骨骼裝甲,就蠢蠢欲動了。

…………………

而就在這時,只聽“咣”的一聲,周霜霜已經一拳打在了測力儀器上。 “咣!”

“嘀——”

“嘀嘀嘀嘀嘀——”

周霜霜訕訕地收回胳膊。

…………………

“你們的儀器,不行。”

考慮到自己好歹在他們眼中也是位天才,爲了保住自己僅剩的b格,她此刻站的闆闆正正,面容嚴肅。

看她緊蹙的眉頭,還有似乎是微帶不滿的情緒,衆位研究員也都不由有些面上無光。

——你說說,做不出什麼出色的研究成果也就罷了,實驗室的儀器還那麼簡陋,經費……經費明明都花到位了啊!

此刻看着屏幕上數字不斷亂跳的測力儀,他們都在心裏把採購拎出來摩擦摩擦,同時嘀咕着:平時機器失誤時偶發大力,它看着承受的也挺好的啊,怎麼就這回扛不住了呢?

小姑娘家家的,機械裝甲又沒有加載動力艙,揮拳擊出,所能動用的,全是自身的力量。

再看周霜霜剛纔站那裏揮胳膊的姿勢,分明就是用的手臂的力氣,什麼腿腳扎穩腰部發力……不存在的。

她這樣的女孩子,帶上機械裝甲,一拳把測力儀砸的滴滴作響……你說丟人不丟人,你說丟人不丟人?!

……………………

諸君面上無光,於是只能歉意的對周霜霜解釋:“儀器老化了,老化了……國家經濟緊張,咱們的經費也要用到刀刃上……”

其實去年年末才換的儀器……倘若採購在這裏,恐怕就要心裏哭唧唧……

只有那個年輕人此刻一臉興奮:“你們說,是不是因爲機械裝甲特別成功,對於力的轉化是百分百的,然後施加在儀器上的力氣過載,最終才導致儀器……”

“你得了吧。”

旁邊的另一位研究員翻了個白眼:“不趕緊再調一臺測力儀來,還瞎想什麼呢?”

“你那機械裝甲手臂上,連動力艙的位置都沒計算好,就是個徹頭徹尾的空殼,樣子貨,你覺得單憑人的力氣,能打壞測力儀?”

唉。

年輕人瞬間沮喪。

畢竟對比他的幻想,還是測力儀壞了這個原因更靠譜。

他搖搖頭,轉頭填申請單去了。

………………………

周霜霜坐在一旁,安靜如雞。

剛打壞人家一臺儀器,她其實挺不好意思的。

自己的力氣越來越大,但是脫離了開元通寶的世界後,她就沒有認認真真測過自己的力氣了。

剛纔一時手癢,忍不住微微用了點勁兒——結果,那破機器,唉!

這會兒,她假裝混不在意的翻來覆去看自己的機械裝甲臂,臉頰卻隱隱燒紅了。

所幸在這些研究員的認知裏,沒有人的力氣可以大到這個地步,他們感嘆兩聲,最後也就罷了。

……………………

新的儀器很快送到了。

測力儀並不是十分有技術含量的儀器,也並不精貴,只需要連上電源,簡單調試一下就行了。

“您……要不再試一下?”

小夥子在旁邊,期盼的看着她。

作爲機械裝甲臂的主要研究人,他真的好想知道,自己的成果有沒有什麼特殊的地方!

——沒裝動力艙怎麼啦!

那些裝載給殘疾人的機械肢,在經過芯片優化還有摩爾中軸多角度調動內核後,都能隨着參數調整來發揮不同的力度(雖然還需要充電或自動攝入其他能源),他這機械裝甲臂,自然也可以!

………………………

周霜霜不用試,就已經知道結果了。

這隻機械裝甲臂,外形美觀,中空部位可以調節,並且便捷設置適合絕大多數人……單單這麼看,是沒有毛病的。

但是,它的中軸位置推算錯誤,以至於有三個部位中繼失敗,等到彈道和火焰倉裝載,配合動力艙,會有一定機率的卡殼。

在戰場上,這是致命的。

並且,這是周霜霜單憑眼睛和手感就能發現的錯誤,倘若用儀器檢測,恐怕還會有其他問題。

但是,面對年輕小夥子的期盼,她最終還是點了點頭。

“好。”

…………………

對於力度的控制,如今修習靈法後,周霜霜已經完全可以做到收發自如,精確力度。

此刻,在她有意控制下,只動用了一成的力氣。

她沒有做任何準備動作,走到測力儀面前,只隨手一伸胳膊,冷冰冰的合金觸碰到感應靶上,發出讓人精神一震的沉悶聲響。

儀器上鮮紅的數字一頓。

隨後,便瘋狂的跳躍起來,隨即一路躥升至500kg!

500?!!!

所有人都忍不住抹了一把臉——這個數字太恐怖了。

………………………

目前,世界上已知的力氣最大的人,是曾經當衆擡起一輛三十七噸的重卡的。

三十七噸,用人的常規思維來想,是絕對不可能的。

但偏偏有人做到了。

莫非,周先生也是這樣的文武奇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