隊長比她好不到哪裏去,癡呆患者似的:“好像是……”

------題外話------

現在是凌晨2:07,但是凌晨應該沒有編輯審覈,所以這個二更大家看到估計就是上午七八點了(っ╥╯﹏╰╥c) 幾乎沒有什麼困難,很快海面上的海怪就被清楚的一乾二淨。驚慌失措逃跑的人們被不遠處的震動吸引,停下腳步,眼眶脫臼。

兩年下來不論是人類還是海怪等級都提升了很多。想當初的海怪基本等級都是一級,而現在卻變成了二級。人類也是這樣,一級異能者已經很少見。

那個隊長說半年前全世界公佈的最新最高等級是四級,正因爲這樣,就算陳君儀的出現引起轟動,卻也沒有讓人們多麼驚訝。四級異能者儘管少見,也在接受範圍之內。

全世界的人都在快速升級,只有她一個人還在原地踏步。陳君儀並不後悔,這樣的付出在她看來完全值得。再說她的等級沒有提升,但是實力更加紮實。

現在當務之急是找到不死鳥的人和他們匯合,問問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她算的明明是三個月,可是真實時間過去了兩年。

難不成她不知不覺的穿越了時空來到兩年後?小說上不都是這麼說的嘛,況且這似乎也是目前唯一的解釋。儘管這個解釋十分難以置信,有了蔣麗月的前車之鑑也沒有多麼的不能接受。

wωw● ttκǎ n● C O

她只想知道不死鳥怎麼樣了,想知道秦明昊明夕小混蛋怎麼樣。

暴亂來得快去的也快,二級的海怪具備了一些智慧,知道對方不是好惹的它們很快就潛入海中老老實實離開,只留下岸上的人們陣陣歡呼。

既然確定了這裏是銀星基地,接下來的路程就不需要別人帶路,陳君儀曾經跟隨天龍基地三百異能力強者來過,這裏的路程她很清楚,再說了她一個人速度更快,帶上別人只能充當拖油瓶。

人們歡呼之後各個崇拜地仰望天空中的強者大人,龍捲風的實力太過龐大,周遭幾十米範圍都煙塵滾滾高速絞殺,他們只敢在百米之外停留。

陳君儀駕馭旋風降落到幾十米的空中,見強者大人近距離下來,人羣瘋了似的一陣陣騷動,驚喜歡呼尖叫聲連綿不絕。

這樣強大的頂尖異能者,能夠見到一面都是三生有幸!

“謝謝你們帶我來到這裏,接下里的路程我們分道揚鑣吧。”她的話是對着“戰無不勝”軍團說的。

陳君儀的聲音不大,不過是普普通通的音量,在吵雜的歡呼聲中卻能讓每一個人都聽的清清楚楚。

下面的人們忽然聽見強者開口,不自覺閉上嘴巴,聽她的話似乎是對着某一個人說的,他們疑惑的目光順着強者大人的視線看過去。

那是一個人,一個男人,一個同樣仰望她發愣的男人。正是戰無不勝的隊長。

無數目光讓他陡然反應過來,打了個激靈他趕緊道:“大人不如讓我們繼續跟着您,您要是有什麼需要我們這麼多人肯定比您一個人方便,這樣也可以省了許多雜事節省您的時間。”

他說的很正確,換成別人說不定就接受了,不過陳君儀和別人不一樣她的異能力讓她能直接忽視某些事情,比如說長期行走的困難。

“你的好意我心領了,謝謝。”她婉言拒絕,擡頭望望遠方,眯了眯眼睛,駕馭狂風瞬間飛出百米。席地轉動的風暴收縮,方纔強悍無比的兇殺力縮小,震天撼地的聲勢也消失不見,僅僅夠挾裹着上頭的人快速飛行。那人如同一陣風頃刻消失在衆人面前。

隊長剛開口她已經無影無蹤,只剩下一串呼喚在天地間迴盪:“大人!”

沒有人迴應,他們眼睜睜看着她離開,那種滿心失落又激動的感受,跟偶然看到了國家領導人一面一樣。

“唉,好不容易見到一個真正的強者,面兒還沒有見上就走了。”

“得了知足吧,能見到就是你我的幸運。”

“也是,以後和別人聊天有的說了,我可是見過四級異能力強者的人!”

“你也不怕別人說你吹牛。”

“憑什麼,我說的都是真的,反正你也看到了,到時候你作證,我看誰敢說我吹牛。”

小茜愧疚地走到發愣的隊長面前,低下頭小聲道:“隊長,是不是因爲我?我之前一隻對這位態度不好,是不是因爲我她纔不留下的?”

隊長嘆口氣,拍拍她的肩膀:“和你沒有關係。我相信大人是不會放在心上的,她一定有別的原因。”四級異能者強者,怎麼可能和她一個小小的二級計較?她的確不會放在心上,螞蟻不小心絆了大象一下道歉,大象會跟她計較嗎?

她沒有接觸過高等級層次的強者,永遠不知道,在那些人眼裏,他們就跟一羣螻蟻沒什麼兩樣。

計較?

不屑。

……

銀星基地到天龍基地之間的距離或許在別人看來很遠,在陳君儀看來卻十分近。僅僅花費了十幾天的時間她就走完了別人四五個月的路程。

瀕臨五級的四級高階不是吃素的。

就算再着急該有的冷靜還會有,這是陳君儀一貫的作風。和往常一樣穿上黑色斗篷戴上面具,她這才降落在天龍基地門口。

高大的城牆和往常幾乎沒有任何變化,陳君儀睫毛抖了抖,心中悲涼愴然。兩年,居然兩年了,誰來告訴她爲什麼過去兩年了?

找了個不起眼的地方脫掉衣服,她跟着回城的衆人加入檢測部隊。沒有身份卡,陳君儀只能和新加入天龍基地的人一樣接受檢查。

這次的血樣她趁着沒有人發現直接用精神力摧毀了,省的還要和以前一樣半夜三更來找。自己血液的用途陳君儀清楚的很,所以她纔要時刻保持警惕。

相比較三年前,天龍基地暫時關押人的這些檢查屋子內部環境改善了很多,就算這樣人們身上依舊各種怪異氣味融合,薰的她頭暈眼花。

和別人不一樣,陳君儀的異能力收放自如,她想讓別人看到是多少級就是多少級,不想的時候還能直接把自己“變”成一個普通人。

人羣是社交動物,無聊關押的時候大家會來回走動結交一些朋友,她的二級中階並不起眼。

安全接受檢查之後才真正進入天龍基地,她剛登記完畢,忽然旁邊一個男人咦了一下,問道:“你是不是不死鳥小隊的隊長陳君儀?”

陳君儀眨眨眼:“你認識陳君儀?”

男人撓撓頭:“難道你不是陳君儀?不對啊和照片上一模一樣。我不認識陳君儀,我是接受了傭兵任務尋找她的。”說完疑惑盯着她:“難不成你是她的姐姐或者妹妹?”

陳君儀這才放鬆警惕:“我不是她姐姐。誰發放的任務?”

“那就是她的妹妹!”男人爲自己的正確猜測高興,“是不死鳥小隊發放的,你能不能帶我找到她?我好帶着她去不死鳥小隊。”

弄懂了事情之後,陳君儀點點頭,“帶我去吧。”

“啊?不是我要找的是陳君儀,不是你。”

她似笑非笑,這人到底是裝傻還是真傻:“她去我去都一樣,我們倆長得一模一樣,他們認不出來的。”

男人想了想也是,便答應帶着她一起去。

不死鳥的路程不遠,還是老地方的四合院。街道房屋佈局都沒有變化,這種回到家的溫暖讓她安心。

“就是這裏。”男人停在門前,敲了敲門。

沒敲幾下大門就打開了。開門的是一個英俊的青年,二十出頭,身上散發着強大的氣息。是個高等級異能者。

男人縮了縮脖子。

青年銳利的目光在前頭男人身上打轉,定格在後面,眼中浮現出震驚。嘴脣抖動了半晌,張張合合最終還是沒有說出話。沉默片刻,他複雜地開口:“你回來了。”

陳君儀笑了:“小子,好久不見。”

這人正是李明哲,也就是小混蛋的朋友,當初那個二級的雷系異能者少年經過時光的淬鍊,已經成長爲了一名真正的戰士,整個人都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兩年,真的過去了兩年。

“回家吧。”他讓開路,男人看了看陳君儀,又轉向李明哲:“我是來領取任務獎勵的。”這會兒他要是還不知道自己領回來的就是陳君儀那他就真是傻子。什麼姐姐妹妹,就是坑人的。

李明哲一併讓路:“你也進來拿吧。”

腦海中千愁萬緒涌動,她感慨萬千。任誰猛然穿越了兩年都沒有辦法很快接受,更何況她還一直堅信自己只不過消失了幾個月。

此時是下午1點多,大家夥兒還都沒有出去。

李明哲快步走進大堂,高聲吆喝:“都出來都出來,看看誰來了!”

“誰來了讓你小子這麼激動,難不成是丈母孃?”

這麼不着調的粗獷口味除了賀梅別無他人。

“我來看看是哪路神仙。”溫柔的笑意傳來,娉婷婀娜儼然一派大家閨秀典範,是溫若筠。

“阿彌陀佛,李施主請勿高聲喧譁,就算嚇不到人嚇到花花草草也不好。”喋喋不休的傢伙,明夕。

人們一個接着一個出來,陳君儀一個接着一個看過去。所有人在看到她的瞬間集體石化。

“我眼花了?”

“隊長,你回來了!”

“媳婦兒!”

“小君。”方嘯歌紅了眼眶。

“隊長!”

“隊長!”當初的孫浩陽沈騰飛兩個少年也長大了。

“回來就好。”林觀祈臉上浮現出笑意,羊咩咩歡快地要衝過去擁抱她。

梟雄激動地吼叫一聲奔跑過來,巨大的身軀從半空中壓下,陳君儀見狀大驚失色一巴掌拍開:“臥槽尼瑪的謀殺呢!”

被扇到地上的梟雄憤怒地打了個滾兒利索地站起來,伸出前爪子指着她喉嚨裏吼叫,柔軟的爪子還握了握做出一個捏死的動作。

“喵~”波斯貓懶洋洋挑起眼皮子瞥了她一眼,繼續無聊地睡覺。

每個人都激動的熱淚盈眶,陳君儀環顧四周發現不對勁。

“小混蛋秦明昊蔣麗月哪去了?”

人羣沉默。方嘯川解釋道:“元紹和明昊執行佣兵任務還沒有回來。至於蔣麗月……”

他的話被羊咩咩憤怒打斷,“還提那個女人幹什麼!當初還以爲她是個好人,沒想到居然是這樣的敗類!”

他們的話讓陳君儀不解,眉頭皺起:“怎麼回事?”環視大家不對勁的神色,“誰給我解釋解釋。”

“我說我說。”羊咩咩爭搶着破口大罵,激動的臉都紅了:“你消失之後發生了很多事情,當初我們都不知道你一消失就是兩年,你剛走的那段時間還沒有什麼事情,後來蔣麗月的狐狸尾巴就漸漸顯露出來了。

她先是逐漸掌控我們不死鳥地下的產業和勢力團,緊接着按照拉幫結派壯大發展她自己的力量,不到一年就成爲了天龍基地鼎鼎有名的人物。

說來也奇怪,蔣麗月不過是一個普通人怎麼會發展的那麼快,那些明明很厲害的人居然對她言聽計從。最重要的是……”她看向陳君儀,目光詭異。

------題外話------

凌晨發的又要到上午才通過了。

【今天高考,所有高考的親親們,加油!加油!】 最重要的是,她總覺得有人在幫她,而那個人不是別人,正是秦明昊!否則就憑蔣麗月的本事,還有他們這些人的阻攔,怎麼可能掌控他們不死鳥的衆多勢力。

陳君儀走之前把大部分勢力東西都交給了秦明昊,要是秦明昊想要幫助她,一切對於蔣麗月來說簡直易如反掌。

秦明昊的衷心程度沒有人會懷疑,就算他平日裏對大家再冷酷,對陳君儀絕對沒話說。他要是會背叛,那麼世界是還真的不知道能相信什麼樣的人。

可偏偏就是這個最不能背叛的人居然背叛了!

當然,事情只是她的推測,沒有確切證據證明蔣麗月背後的支持人是秦明昊,正因爲這樣纔沒有辦法和陳君儀說明。

陳君儀見她只說了一半話就卡住,挑眉疑惑:“繼續說。”

楊咩咩看看大家夥兒,搖搖頭:“小君,蔣麗月是背叛者,她把我們不死鳥的大部分產業剝離,退出不死鳥小隊,另外自己創建了一個軍團‘月影’。‘月影’軍團在短短兩年內高速發展,現在已經成爲天龍基地殺戮榜排行第五的超級大軍團了。

不知道蔣麗月用了什麼辦法,很多殺戮榜個人榜上的強者紛紛加入她的月影,她現在在天龍基地的地位今非昔比。還有一件事情我要告訴你。”羊咩咩糾結着包子臉,拽了拽腦袋上的小扇子,道。

“之前那個黑玫瑰軍團的副團長不是總愛找你嘛,我看你們關係似乎不錯,沒想到她也加入了月影,還成爲了蔣麗月手下的一大幹將。”

黑玫瑰副團長,郭蕊?陳君儀想了想,末世剛剛爆發當初在不死鳥的時候,郭蕊就很喜歡蔣麗月,加入她的月影也無可厚非。

早料到蔣麗月不會安分,所以她才刻意讓去秦明昊負責這件事情。秦明昊什麼實力她非常清楚,無論是頭腦還是實力蔣麗月都不是他的對手,萬萬沒有想到,就算這樣還是讓她得逞了。

她疑惑的是,這麼大一件事情秦明昊爲什麼沒有阻攔?蔣麗月開初不過是一個無權無勢的小角色,秦明昊不費吹灰之力就能分裂她的勢力,他爲什麼沒有阻攔?

童年陰影導致陳君儀不會輕易相信別人,可是秦明昊卻是她最信任的人之一。正因爲放心她纔會把心血都託付,然而回報的是什麼?她兩年的汗水,她兩年下來的心血,全部爲她人做嫁裳!

楊咩咩不說她也清楚,事情的關鍵不是蔣麗月,而是秦明昊。

陳君儀坐在椅子上深思,面色陰晴不定。大傢伙沒有一個人敢開口,連帶着話癆明夕也壓抑住驚喜乖乖地閉嘴。

她需要理清楚一下思路。

陳君儀仔細回想了一下最近的事情。這些亂七八糟的東西擾的她腦子亂糟糟的不得安生。

先是她進入人魚帝國,和金車統領談判,她被金車統領暗算送到岸上來,回來就莫名其妙穿越時空到了兩年之後,銀星基地覆滅,不死鳥等人回到了天龍基地,蔣麗月背叛,秦明昊不但沒有阻止甚至開可能是幫兇。

作爲不死鳥的開創人,親眼看着不死鳥一步步壯大的創始人,她滿腔怒火和憤懣堆積在胸口。

“先說說不死鳥的現狀。”理清楚思路,她沉吟片刻冷靜道。

面對事情不需要無用的負面情緒,她要一步步分析出來再逐一攻破。蔣麗月的背叛她一點兒都不驚訝,從一開她就沒有信任過她。

既然事情到了這個地步就要好好規劃剩餘力量,再逐漸東山再起。蔣麗月以爲她陳君儀是那麼好算計的?她陳君儀雖說不是什麼好人,對待隊員卻問心無愧。

可以說,如果不是她罩着,蔣麗月在末世之初就會慘死在喪屍口中。本以爲她是聰明人,就算不回報她也不和她做對,沒有料想到把她當成跳板臨走了再挖掉一塊她的血肉、讓她落得個損失慘重。

這筆帳,她陳君儀要一口口的咬回來。

窗外烈日燦爛,有一縷陽光照在她的臉上,棕黑色的瞳孔中驟然跳躍的陰冷鬼火森森,盯着她神態的楊咩咩心頭劇烈收縮!

心驚肉跳之後,她反而安心地鬆了口氣。只要隊長回來了,他們就沒有什麼好害怕的。長期下來她早把不死鳥當成了自己家,這裏面都是她的家人。

蔣麗月那個賤人不知好歹居然還敢背叛,她要她不得好死。

大家討論的時候李明哲把獎勵給了男人,他帶着東西二話不說走人。交易本就是這樣,接下來的事情都和他無關。

方嘯歌從她回來開始就盯着她,目光炙熱的要將陳君儀整個人融化。明明他纔是第一個遇見她的人,爲什麼到最後要天涯陌路相隔不相愛?

世界上最遙遠的距離是,你就站在我的面前,卻不知道愛你。

他曾經想過打動她,想過默默的守護讓她動心,事實證明沒有用。不愛就是不愛,付出再多也是徒勞。沒關係,四年不成還有十年,十年不成還有一輩子,就算哪一天我死了,起碼還有一段歲月,讓我永恆銘記你。

兩年,一消失就是兩年,陳君儀是這個世界上最能折磨人的人,沒有之一。

“你倒是能玩,說不見就不見,離開兩年至少也給個音信,搞的跟失聯似的算怎麼回事?”方嘯歌鄙夷又刻薄地譏諷。

這個優雅高貴的大少爺只有面對陳君儀纔會跟個潑婦似的毒辣。

聽見他熟悉的嗓音,陳君儀感嘆:“我想你了。”

方嘯歌愣住,鼻頭髮酸,哼了一聲沒有說話,嘴脣微不可查地顫抖。

“不死鳥的中心隊員沒有一個都沒有少,外圍的例如烈焰軍團還有一些其他後來發展的軍團已經成爲了月影的一部分,我們地下的產業中中心產業只有最初的那個武器廠還在,其他的……還有,當初洛熙辰發明的那一項技術,也被他們盜走了。”

也就是說,不死鳥只剩下一個空殼子,中心支柱全部成爲了月影的分支。

陳君儀點點頭,看不出情緒波動,張口扔給衆人一個炸彈:“我好像穿越時空了。”

“啥?”賀梅掏掏耳朵。

林觀祈嘴角抽搐,溫若筠看神經病似的。楊咩咩炸毛跳了起來,小小的身體左右上下蹦達:“小君你是不是刺激太大腦子出問題了?若若快用你的治癒異能力給她看看!”

明夕忍了半天終於憋不住,俊臉上擔憂:“媳婦兒你可還好?”

陳君儀無語,“我沒有和你們開玩笑,我離開銀星基地三個月,回來卻變成了2019年,難道不是穿越時空?”

這時候方嘯歌才注意到一個關鍵性的問題:“你離開銀星基地到什麼地方去了?”

鬧騰的大傢伙瞬間定格,齊刷刷扭頭。

衆多目光下陳君儀鎮定自若,“海下。”

“解釋清楚。”林觀祈清冷的聲音冷不丁響起。

“好吧,我說。”她想了想,似乎沒有隱瞞的必要,“當初我們還在銀星基地的時候有一次出戰我在海水地下看到了人類的影子,起初我還以爲有人故意裝神弄鬼,於是我打算找到那個影子跟上去一探究竟。

經過長達的一個多月的搜索也沒有任何音信,後來我決定拉長尋找的時間,於是找到秦明昊把不死鳥的中心勢力交付給他,讓他暫爲管理。”她頓了頓,神情有些落寞,繼續道。

劍動蒼穹 “這次果然讓我發現了異樣。海水地下隱藏的不是人,而是人魚,那裏有一個龐大的人魚帝國。”

所有人張大嘴巴,神態詭異。

“你看科幻片看多了?”

“是不是剛回來受不了刺激發了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