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我答應你們,不過如果你們敢鬧出一些其他的事情的話,我就不會像今天這樣好說話了。”

林楓緊緊的盯着小鳥姐姐,從她的目光當中看出了倔強,還有一絲絲的決心,就知道她現在所說的話是可以相信的,於是在腦海當中飛快的做出了決定,決定先留她們一段時間。

只要有玉令在,那麼等到這兩隻小鳥嚐到了甜頭以後,又怎麼可能會捨得離開呢?

林楓非常的相信,靈泉對於像白墨這樣的生物都能夠吸引住,那麼對於這一些經過修煉的靈獸更加的不在話下,畢竟現在天地靈氣消失,想找一個能夠修煉的場所是非常的不容易的。

“你們兩個能不能把身體自由的變化?”等到快到村子的時候,林楓皺着眉頭看着這一對姐妹。

今天發生的事情夠大了,對於小鳥妹妹的身影應該有很多人見到過,在這一個敏感的時候,突然把她給帶到家裏,那還不炸了鍋啊!

自從被收服以後,小鳥妹妹就再也沒有說過一句話,所有的事情都由姐姐來決定,這一次也不例外。

只見小鳥姐姐輕輕的點了點頭,然後率先做出了變化,變成一隻和林間普通的鳥一樣的身形。看到自己的姐姐已經做出了示範,小鳥妹妹也只能夠無奈的變化了一下。

仔細的看還是可以分清楚兩者的區別,一個是後面多了根小小的不同顏色的羽毛,另一個則是頭上多了一搓白色的毛髮。

這一下子真的是變成了小鳥,不是剛纔的神勇的身姿。看到這樣的變化,林楓滿意的點了點頭,然後讓兩隻小鳥飛到了他的肩膀上面,並且把白墨收到了空間裏面。

直到這一切做完以後,林楓才一步一步的走回了家裏。

“哥,你回來了。”

剛一到達門口,就聽到了林欣的聲音。也不知道她到底是藏在哪裏,或者是在什麼地方看到她的,每一次只要是林楓回來,都能在第一時間發現。

“嗯,事情辦完了我自然就回來了,你在這裏幹什麼呢?”

林楓笑着摸了摸林欣的頭,惹得她一陣的不高興,氣呼呼的看着林楓。

有些尷尬的摸了摸鼻子,林楓忘記了林欣曾經告訴過他,不要把她當成一個孩子,現在已經長大了,不是一個小屁孩兒。

落荒而逃進家裏面,然後笑眯眯的聽着林父林母的數落,在經過了半個小時的轟炸以後,方纔逃脫了出來。

林楓重新走出了家門,來到了果園裏面,今日事今日畢,林楓還是有些不放心他的那些果樹。

再者如果不是這個理由的話,林父林母才饒過了他,否則的話怎麼可能會這麼輕易的放過他?

“吳叔,珊珊,你們在這裏幹什麼呢?”

就在剛纔進家的時候,林楓就有些疑惑,不知道他們兩個人去了什麼地方,現在卻在果園裏面看到了他們兩個人,感覺到有些奇怪。

“閒着也是閒着,所以我們兩個人就來到了這裏。不過我想跟你說一個事兒,我看這裏已經被毀了,不如把這裏當作是種植草藥的地方,你說怎麼樣?”

吳齊國眼巴巴的看着林楓,這幾天什麼事情也不做,就這樣住在林楓家裏,多多少少讓他有些不自在。

所以在今天種植草藥的時候,他就非常的高興,以爲終於可以出把力氣,但是沒有聽到林楓準備去哪裏種植,就在這個時候發生了果園這樣的慘事。

爲了能夠減少損失,吳齊國就在過去了兩個小時的時候,終於忍不住走過來想要看看,而吳珊珊有些擔心,於是也跟着過來。

“放心,過幾天就有你忙的時候呢!你是咱們中的那一些只不過是一個試驗的樣本,如果可以的話我會盡快安排的。”

雖然不明白吳齊國心裏面想的東西,也不知道他爲什麼會這麼快就想要種植草藥,比林楓都有些着急,不過現在還不到時候,於是只能夠委婉的拒絕了吳齊國。

“你放心,我一定會在最短的時間內,把種植草藥的事情給落實下來,一定不會讓你閒着的。” 看到吳齊國還想說什麼,林楓直接擺擺手,將他的話給堵死了,林楓有自己的打算,並不會因爲某一個人或者是我已經失去了改變他的打算。


聽到林楓的話已經說到這個份上,吳齊國張了張嘴,卻沒有辦法說出什麼來,畢竟他也不能要求林楓聽他的話,將種植草藥的任務提前吧。

林楓用眼睛示意了一下站在一旁的吳珊珊,希望她能夠將吳齊國給帶回去。吳珊珊心裏面也明白自己的父親在想着什麼,只要能夠儘快的工作起來,那麼就不會有別人說閒話,說他們父女白吃白住在別人家裏面。

哪怕是林父林母沒有說什麼,並且對他們非常的好,但是這不能夠堵住別人的嘴。這些本來就不是吳珊珊應該考慮的事情,不過當吳齊國對她說出了這些以後,吳珊珊才明白了她的父親爲什麼那麼急着想要開始工作。

不過既然林楓說到這樣的一個地步,繼續呆在這裏只不過是自討沒趣罷了,所以吳珊珊非常乖巧的點了點頭,然後帶着吳齊國離開了這裏。

林楓深深的皺起了眉頭,在剛纔目送吳珊珊和吳齊國離開的時候,林楓看到吳齊國有些彎曲的背影,心裏面也有些發堵,於是想着是不是把種植草藥的想法儘快的提前。

不過這得等到他回去以後,看看今天剛剛坐下去的那一些種子有什麼變化,再做決定,免得虎頭蛇腦,被其他人笑話。

先把這件事情放在一邊,處理好當前的事情纔是最重要的。四處看了一下。看着周圍的已經收拾的非常好的果園,林楓滿意的點了點頭。

這裏已經和他以前的果園的環境差不多了,除了那一些病怏怏的樹木以外,其他的沒有什麼的區別了。

擡頭看了一下天色,林楓感覺時間已經差不多了,看着空無一人的果園,也懶得再去做什麼表面上的功夫,放心大膽的將來到了一棵樹的旁邊。

心神沉浸在玉令當中,迅速調動起靈泉裏面的水,絲毫不心疼的倒在這棵樹的周圍。

在感覺到差不多的時候,方纔停止了這樣的行動,然後來到另一棵樹的面前,繼續剛纔的行爲。剛做完這一切以後,天色已經暗了下來。

輕輕的捶了捶腰,林楓看着已經逐漸恢復生機的樹木,心裏面充滿了喜悅的情感。他非常的相信這些果子一定會給他帶來特別多的收益。


緩緩的來到那一些已經斷了的枝的面前,然後一揮手就將這些樹枝收到了空間裏面。


對於這一些樹木,林楓不敢有任何的大意,這畢竟不是那一些普通的樹木,而是蘊含着巨大的能量的樹。對於這一些掉下來的樹枝,如果處理不好或者是處理不恰當的話,那麼會造成什麼樣的後果,誰也說不準。

不過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林楓正處於發展的前期,就像是一隻行走在暴風雨來臨的海面上的孤舟,稍微有一點大的波浪,都有可能會覆滅這一隻小船。

正是處於各種各樣的考慮下,林楓纔會要求那一些工作的人把樹枝全部蒐集在一起,好方便他行動。

將這些樹枝收走以後,林楓就快速的往家裏面走去。他在出來的時候,可是答應了父母,今天晚上早點回去吃飯的。

收拾了一下,就已經不早了,如果回去遲的話也有點說不過去。幸好林楓現在的速度可不是普通人所能夠相提並論的,在僅僅過去了十分鐘的時間,林楓就回到了家裏。

剛剛回去,林楓就看到自己的父親正在門外那裏一個人坐着,也不知道在想這些什麼。

“爸。你在這裏幹什麼?”

看到這樣的情況,林楓感覺到非常的驚訝,不知道發生了什麼,自己的父親爲什麼會在門口坐着,看他的神情,彷彿是在專門等他一樣。

“回來了,果園裏面沒有什麼事情了吧?”

林父站了起來,然後輕聲的問道。

“嗯,已經沒事情了。”


林楓不明白自己的父親到底是什麼意思,於是老老實實的回答了一句,他可不相信自己的父親會無緣無故的在這裏等他。

“那就好,那就好。既然已經沒事情了,我希望你考慮一下,早點把種植藥草的事情提上日程來。”

聽到這個事情,林楓的眉頭都皺了起來,他沒有想到,他的父親坐在這裏是爲了說這個事情,腦 海中瞬間想到了這件事情應該與吳齊國有關係。

林楓沒有想到只不過是沒有第一時間,將種植草藥的事情答應下來,吳齊國就這麼的忍不住,甚至是將他的父親找來做說客。

這讓林楓心裏非常的不舒服,他又不是說不種藥草了,在他的思想當中這還是非常重要的一環,但是僅僅是耽擱了幾天,吳齊國就忍不住了,這樣把藥草之類的事情交給他真的是合適的嗎?

在這個時候,林楓心裏面在考慮着是不是再找一個管理人來,免得出些什麼岔子。

“爸,我……”

雖然在心裏面不斷的思考着,但是表面上林楓還是勉強笑了一下,準備如何拐彎拒絕的時候,就被林父給打斷了。

“我明白你的顧慮是什麼,不過我想告訴你的是,現在村子裏面已經出現了一些流言蜚語,說的話特別的難聽。如果不能夠在短時間內就讓你吳叔開始工作的話,恐怕後面還不知道會傳出來些什麼。”

聽到這話,林楓瞬間明白自己剛纔想錯了,一定是村長裏面的一些人在說出什麼不好聽的話,所以吳齊國纔會這麼的着急。


“爸,我知道了。等我去後面看一下,再決定吧。”

林楓已經明白父親在擔心着什麼,於是非常爽快的答應了下來,只要後面地上剛剛種下的種子開始有一個好的現象的話,林楓就決定明天開始找地方種植。

“嗯,你自己心裏有數就行,我只是不希望他們有着更多的心理負擔。”

林父聽到了林楓的話,也沒有再說什麼,畢竟這還是自己兒子將要發展的事業,現在自己又幫不上什麼忙,如果每一個人都來找他說情的話,那麼到了最後就真的不處理了。

這一次真的是看不下去吳齊國那麼的痛苦,所以纔會答應他來這裏試試,不過這也是最後一次,他不想讓他的兒子難做。

說幹就幹,既然已經決定了的事情,林楓就沒有拖延的習慣。於是沒有進屋,直接來到了後院的土地上面,當他剛來到的時候,心裏面吃了一驚。

只見地上剛剛中下的那一些種子已經長出來了,並且生機盎然,一看就不像是剛剛落下去的。

林楓心裏非常的歡喜,雖然在種下去以後,林楓忍不住澆灌了很多的靈水,但是他沒有想到經過靈泉浸泡過的種子會這麼的可怕,僅僅是多灌溉了一些靈泉,就變成了這個樣子。

“既然如此的話,那麼就可以實施計劃了,哪怕是沒有靈泉的灌溉,長的會慢一點,但是應該不會出現壞死的現象。”

林楓在檢查了一番以後,然後點了點頭,對於種植藥草,雖然沒有百分之百的把握,但是也有百分之七十的把握。

既然吳齊國已經迫不及待,並且在外面還傳着一些不好的謠言,那麼開始這樣的行動不是不可以。

想到這裏,林楓就一步步的進人了房間,正好在這個時候,家裏面的飯菜也已經做好了。

在飯桌上的時候,看到吳齊國有些心不在焉的樣子,林楓就知道如果不給他一個交代,那麼他心裏面一定不會好受的。於是也沒有賣關子,直接將自己的想法給說了出來,然後直直的告訴了吳齊國明天就去找地方。

能說出這樣一個消息,所有的人都非常的高興,每一個人都盡情的享受這一頓豐盛的晚餐,這讓林楓感覺到非常的高興。

其實在林楓心裏面,只要一家人快快樂樂的,那麼比什麼都重要。不過這並不代表着林楓忘記了那一些仇恨,對於那一次自己灰溜溜的離開了帝都,心裏面就像一根刺一樣,插在那裏面。

等到第二天的時候,林楓在天色剛剛亮的時候,就被吳珊珊和林欣聯合叫了起來,對於這種情況,林楓感覺到非常的無奈,不過也沒有什麼辦法。

在時間剛剛到的時候,就被她們趕出了家門。林楓心裏面有些不爽,不過也沒有什麼辦法,於是只能夠無奈的朝着村委會走去。

“大伯,我這次來還是需要有些事情想和你說一下。”

好不容易等到找到大伯,林楓已經餓得前胸貼後背,不過他這個時候可沒有心情吃飯,一張臉黑得跟鐵鍋一樣。

他也沒有想到這兩個小妞居然這麼的狠,出去的時候還給自己定下的規矩,如果沒有辦點事就吃飯,那麼就再也不理他了。

林楓被這樣的規矩給弄的沒有辦法,他有心不理她們這一些規矩,但是當他感覺到身後被人跟蹤的時候,才發現這兩個人居然在不遠處監視他,這讓林楓想要吃一些東西都沒有辦法。

在這裏等了很長的時間,林楓早就有些不耐煩,再加上大伯今天居然這個時候纔來,真的是讓他有些無語。

所以在見到大伯的時候,整個人顯得皮笑肉不笑。 看到林楓陰沉着臉坐在那裏,顯然是

柳郝仁不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麼,居然讓林楓心情如此的不好。在心裏面有些犯嘀咕,難道是最近這幾次手裏拿的實在是太多了,所以纔會讓林楓這麼的不高興?

想到這幾次前前後後從林楓這裏拿到了好多的好處,幾乎是他半年的工資,在這個時候,也感覺有些過分,於是瞬間決定,以後無論林楓做什麼,自己都少拿點兒,免得把林楓這顆搖錢樹給弄跑了。

“你說吧,什麼事情?”林郝仁滿臉笑容的迎了過去,對於林楓的陰沉的臉色,假裝沒有看見,絲毫不將心裏面的想法給暴漏出來,也沒有漏出任何的不滿的神色。

伸手不打笑臉人,何況林楓的怨氣也不是林郝仁引發的,並且不僅是今天,以後還有好多事情需要他的幫助,於是林楓勉強的擠出了一個笑容來。

“大伯,剛纔我心情不好,你別介意。”林楓先解釋了一番,免得他心裏面有什麼疙瘩,然後才把這一次來這裏的主要目的給說了出來。

“我這次來還是需要大伯找一些人過來,這一次還是隻要女人,而且是二十歲到四十五歲之間。”

見到林郝仁沒有什麼生氣的神色,林楓才把他的要求給提了出來。

“嗯,這倒是沒有問題的。價錢還是……?”

雖然知道林楓不可能給一個很低的價格,不過。林郝仁還是忍不住問了起來。林楓淡淡的看了一看林郝仁,對於他的佔便宜的性格雖然有些無語,不過也沒有什麼反感。

如果一個人有些毛病,那麼就好針對,更能夠好的辦成事情。再說了,反正如果去找別的人,也一樣需要花費不少的錢財去打點。與其白白的便宜了外人,還不如便宜自己的這位大伯,最起碼他辦事情還是非常的靠譜的。

“嗯,這一次的價格稍微往上面提一下,去的每一個人一天給二百二十元,不過還是不包吃住,你看這樣行嗎?”

想了一下,林楓還是決定稍微提一下價格,反正這些錢在他的眼裏也不算什麼,如果能夠用這些小錢讓大家工作的時候更加的注意,那還是非常的值得的。

“嗯,好的。”聽到這一個價格,林郝仁人嘴角不自覺的抽動一下,他沒有想到林楓這一次報價的居然是如此的離譜,價錢給的這麼的高。

這纔過去了多長的時間,林楓給的價格越來越高,他真的有些擔心村子裏面的一些人看到這樣的價格,會越來越不滿意,心裏面更加的期望下一次的價格更高,這樣的話到了後面就不好管理,如果到了那一個時候,沒有達到村子裏那些人的心裏面的標準,那麼他們會有些怨言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