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姐,我們都走了十幾分鐘了,一路上都沒有看到地上有東西,是不是你落在別的地方了,不如我們去別的地方再找找吧。」

李正抬起頭,活動一下有些酸的筋骨。

這一路上他一直彎著腰找東西,脖子都有些腰酸。

「小…..」

李正想跟女子說說話。

但是他回過頭,卻發現那個女子不見蹤影。

怎麼回事?

人呢?

該不會走丟了吧?

李正再回頭看一下周圍的情景,卻發現自己身處一條街道上。

街道上一個人都沒有,街道的盡頭看不到,遠處彷彿被一層灰色的迷霧籠罩著,路燈也開始變得閃爍。

李正心中隱隱感覺到不對勁。

強烈的不安感開始湧上心頭。

李正本來是十分純正的唯物主義的,不相信什麼鬼神之事。

但是自從今天長白山的雪崩大難不死,再到那隻聽得懂人話詭異的小白狐。

李正就知道這個世界上原來真的有靈異鬼神事件的,至少有些東西科學是沒辦法解釋的。

再仔細回想,李正發現自己忽略了很多東西。

剛才進入巷子的時候,經過了一處有燈光的地方。

好像那個白衣女在燈光下…..沒有影子。

這個相當關鍵的信息,被他忽略了。

李正就算神經再大條,也知道自己被一些不乾不淨的東西找上門了。

他的腦子裡只有一個想法:走,得趕緊走。

趕緊離開這裡!

他趕緊邁開雙腿,往來的方向拔腿往回跑。

每隔五米就有一個路燈,李正在路燈下奔跑,人影時隱時現。

空曠的街道上行,只有他一個人在街道上奔跑穿梭。

跑了好一陣,李正在一個路燈下面喘著粗氣。

他一邊喘著粗氣,一邊觀察周圍的情形。

好像周圍的環境沒有任何變化,自己依舊停留在原地。

李正看一眼電線杆上貼著的一張「不孕不育」廣告。

他上去將廣告的一角撕了下來。

然後他又邁開腿跑起來。

又跑了一陣,李正又停了下來。

他看了看周圍的環境,旁邊那根電線杆上的「不孕不育」廣告上,一角已經被撕掉了。

李正看了看自己手上的那一張撕下來的小角。

他內心裡已經掀起驚濤駭浪。

他跑了這麼久,居然一直在原地打轉,沒有離開過半步。

電線杆還是那根電線杆,廣告還是那張廣告,廣告上印著那個抱著一個嬰兒的女人正沖著李正笑。

那笑容,怎麼看都覺得異常詭異。

李正咽口水。

這詭異的現象,讓他不得不想起小時候老人家說過的一個詞。

鬼打牆。

自己十有八九是碰上鬼打牆了。

「嘻嘻….」

就在這個時候,一聲詭異的笑聲在李正的身後憑空響起。

李正趕緊轉過身。

他看到街道盡頭黑暗中,迷霧中,一個撐著紅傘的人從迷霧中走出來。

這個人,正是剛才那個帶他進這條巷子的那個女孩。

這個女孩穿著一身白色的裙子。

光著雙腳,由於頭髮垂直放下來,劉海擋住了她半張臉,只看到她毫無血色的臉上嘴唇卻異鮮紅。

就像沾了鮮血那種紅。

這個女孩嘴角微微揚起,這笑容看上去異常詭異。

她的雙腿完全離開地面,漂浮在空中。

就算瞎子,都能看出眼前這個女孩是什麼來路了。

……………

在長白山的夜市上,在行人當中,一道白色的影子在街道上快速的移動穿梭。

仔細一看,會看到一隻白色的動物在街道上奔跑,以極快的速度躲閃迎面而來的車輛。

一個路人眼神比較好,他看著那白色的小東西遠離的身影,自言自語一句:「薩摩耶?」

這隻被路人誤會是薩摩耶的小東西,正是那隻小白狐。

它此時正咬牙切齒的往一個地方狂奔,時不時停下來,嗅一下路邊的氣息。

然後又繼續狂奔。

它的樣子看上去氣沖沖的,像是發生什麼事了。

很快它在一個巷子口停下來了。

巷子的盡頭,淡淡的霧氣在瀰漫的。

這隻小狐狸居然開口說話了。

它自言自語道。

「這是鬼霧……居然敢欺負到本姑奶**上,活得不耐煩了。」

它閉上眼睛,再一睜開,眼睛藍光一閃。

「驅散!」

話音落下,眼前的這些瀰漫的霧氣,瞬間散去,露出一條陳舊斑駁的街道。

這一條街道看上去像是荒廢了好久,許久沒有人進來過,路邊的招牌東倒西歪的,商店的門緊閉著。

小狐狸驅散鬼霧之後,快速的朝著裡面狂奔而去。

在小狐狸朝著巷子里狂奔的時候,那白衣的女鬼正飄在空中,朝著李正「步步緊逼」而來。

李正看著飄來的女鬼,他站在原地不動,眼神十分平靜,絲毫沒有畏懼。

看上去還有些好奇。

那白衣的女鬼飄到李正面前,與李正的距離不足十厘米。

白衣女鬼裂開嘴,嘴裡伸出一條長長的舌頭,嘴巴里儘是尖銳的獠牙。

那條舌頭,開始往李正的臉上舔,然後伸到他脖子後面,把他的脖子緊緊的環繞起來。

猩紅的舌頭,越勒越緊。

突然,一側驚起一個奶里奶氣的聲音。

「大膽鬼魂,我胡小離的人你也敢動!」

李正朝著聲音傳來的方向看過去,看到一隻雪白的狐狸正朝著這邊狂奔而來。

狐狸身上好像散發著藍白色的光芒,這些光芒將道路兩側的霧氣驅散。

距離不到五米。

只見那白狐一躍而起,藍白色光一閃而過。

幻化為,一個手持短劍的小蘿莉。

小蘿莉手中的短劍一揮,「刷」的一下,發出一道劍光。

劍光一閃而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將那白衣女鬼的舌頭斬斷。

白衣女鬼看到自己的舌頭被斬斷了,慌亂中她一轉身,化作一道灰色的霧氣消失了。

小蘿莉手持短劍護著李正,奶聲奶氣的說道:「這女鬼依附在這巷子已經有些時日,這條巷子已經被她的鬼氣腐蝕,成為了它的『界』,在它的界里我們占不到便宜,我們得快點跑。」

這小蘿莉說話奶聲奶氣,但是臉上的神色卻是十分嚴肅。

李正看得出來,這個長著狐狸耳朵的小蘿莉是來救他的。

「我開路,你跟著我,我們沖。」

小蘿莉手持短劍,二話沒說,朝著來的方向衝過去。

李正沒有猶豫,也跟著沖。

鬼霧在巷子里瀰漫,李正耳朵里傳來一陣詭異的笑聲。

「呵呵呵…..一個元氣大傷的狐妖,還帶著一個帶著妖氣的人類…..天賜給我的食物,既然來了,就不要走了。」

空氣中傳來的笑聲十分刺耳,讓李正有些頭腦發昏。

「這是鬼音,會亂人心神,你趕緊運氣化作結界抵擋。」小蘿莉說道。

「氣?什麼氣啊?」李正一臉茫然。

「我的妖丹在你體內,當然是妖氣啦!」

小蘿莉看到李正還是不明白。

於是說道:「算了,把手給我。」

她一把牽住李正的手,嘴裡念叨著:「妖丹妖丹,聽我使喚,結界!」

李正覺得體內有一股力量由內而外的湧出。

下一秒。

一道藍白色的光芒一閃而過,化作一個光罩將李正和小蘿莉緊緊包圍起來。

「趕緊走!」

小蘿莉牽著李正的手一路狂奔。

兩人越是往前沖,前方的鬼霧越是濃密。

李正根本看不清前面的路,只能有著小蘿莉拉著手一路狂奔。

那些灰黑色的鬼霧碰到李正面前的光罩上,居然發出「滋滋」的灼燒聲。

「哈哈哈,你們這一點妖力,是破不了我的百年鬼霧的,」

濃烈的霧氣,朝著李正和小蘿莉翻滾覆蓋過去。

(求收藏,求推薦票。)

。。 「難道不是嗎?」聽到這話,許林也是皺起眉頭。

這神廟裡,似乎就只有琉璃玉髓啊,難道,是還有什麼其他玄機?

一想到這裡,許林頓時就忍不住低聲咒罵一聲,林雪,她又欺騙了他,這其中,肯定是隱瞞了什麼!

「當然不是,琉璃玉髓這種東西雖然好……但說實在的,其實我們根本就不需要。」汪燁燁輕輕搖了搖頭,看著許林,輕聲說道,「原來你是想要琉璃玉髓啊。沒問題,如果你想要的話,那我可以把它給你,不過,我需要你老老實實的呆在這裡,不要阻撓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