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於凌風的速度太快,和後面的強盜們的距離幾乎拉出了百米,而武烈也是一臉興奮地跟在凌風后面,打架的事可不能少了他的。

十來個守衛說厲害也厲害,說不厲害也對,因爲他們遇上的可是兩個高手中的高手,武烈自是不用說了,凌風也差不到哪裏去,所以十來個守衛僅僅是抽了一下刀就被擊昏在地,順便再砍幾劍,免得這幾天來壞事。

當五千強盜們衝到城門的時候,架已經打完了,一個個都很是手癢了,但是也沒他們的事了,所以都激動地往城裏衝了。

由於凌風他們的突然偷襲,駐守在城門的幾百士兵也很快就被解決了。凌風還特地吩咐了,千萬要留下他們的小命。

這一來也可以少沾染血腥,二來可以讓南冥國分心照顧他們不是?再說了,以後這可都是臥龍的子民,凌風怎麼好意思傷害他們呢?而且凌風的心地還是挺善良的不是?

看着滿地**的士兵,凌風也覺得夠了,立刻帶領強盜們往王宮方向趕去。現在一百個小隊已經形成了,只要一攻進王宮,他們就會以小隊爲單位進行搶劫了。

由於已經是半夜,街上也沒有什麼人了,即使有人在,見到那麼一羣殺神般的人也得躲得遠遠的。由於城裏的守衛大部分都被吸引到了東門,所以凌風他們出奇地沒遇到什麼阻攔。


不過要到王宮的時候還確實遇到了點麻煩,黑衣人出現在了凌風的面前,身後還帶着上百個黑衣人的手下。

凌風正要衝上去,可是那黑衣人卻立刻帶領着一干手下逃了?這也不能怪他不是?五千強盜哪裏是他們一百人能對付得了的?而且武烈和凌風一看就是個高手,黑衣人不會帶領手下去尋死的。

見黑衣人逃跑了,凌風他們也沒去追,現在重要的是攻下王宮。又繼續跑過了兩條街,強盜們終於來到了王宮門口,那些守衛見到幾千人瘋狂地涌來,也是楞了那麼一下,但是立刻就反映過來了。

裏面飛速衝出了幾百個守衛,戰鬥開始了。凌風和武烈一馬當先,直接衝進了王宮守衛羣裏,單論武技,凌風自是不能和武烈相比的,但是凌風憑藉着幾乎是刀槍不入的身體,也絲毫不下於武烈。

看着武烈手裏的金色棍子,凌風的心就在疼,那可是自己的錢啊!現在一定要在王宮裏搶個夠才行!

王宮的守衛就是不一樣,渾身的鎧甲都要厲害得多,強盜們用的武器砍在上面竟然起不了多大作用,但是強盜們可不是一般的強盜,他們可是獵魔者!

щщщ_ тTk дn_ ¢o

既然砍起來不行,那麼就專找你沒鎧甲防護的地方下手,比如面部、關節之類的地方。

對於凌風和武烈來說到是不存在這些事情了,他們的武器可不是一般的厲害而已。

還有就是彩虹帶領的那些使用法術的強盜們了,他們一般都在後面攻擊,鎧甲對他們的防禦很差,所以彩虹他們打起來到是很輕鬆。

雖然王宮的守衛們很是賣力,但是仍然不是這五千強盜的對手,畢竟實力差距大,人數差距更大,怎麼都不可能勝利的。

成功攻入王宮,強盜們立即分散開來,而彩虹帶領的使用法術的強盜們則留在門口防守。清雅也留在了王宮門口,有清雅在,凌風就不信有誰還能攻進來,至少清雅也能拖延個半天的。

到時候凌風他們早就趕到了門口,再強大的守衛也得玩兒完吧?

要搶劫,首先應該去哪裏呢?在凌風的眼裏,自然是王宮啦!別的不說,光王宮裏的那些擺設也是價值連城的,隨便弄一樣都發了,國王用的東西能是破爛嗎?

於是凌風一衝進去就進行了大肆的搜刮,反正是他經過的地方,連板凳都要被搶光!更別說那些值錢的,看起來值錢的東西了。

凌風在之前許諾過的,這次的搶劫行動,如果自己搶到自己喜歡的東西的話,可以收爲己有。這就意味着只要是值錢的東西,恐怕都不會有人給他留下,自己不盡快多搶點怎麼能行?

在金錢的誘惑下,強盜們都異常地賣力。凌風更是恨不得分身了,幸好小龍雖然中毒,但是收點東西還是可以的,不然凌風可就得像其他強盜一樣抱一大抱東西,什麼都捨不得丟下了。

雖然王宮裏的守衛確實很多,很強大,但是在強盜們的眼裏根本夠不成威脅,連魔獸都不怕還怕這些守衛麼?

宮女們都尖叫着逃跑,而侍衛們也不得不跟着逃跑了,王宮裏一片大亂。搶劫持續了一夜才完成,第二天早上的時候,王宮已經易主了。 看着王宮門前圍着的一萬多士兵,凌風真的很佩服虎嘯天,你打仗去還留那麼多軍隊在都城幹什麼?

不過這好像是正常的行爲吧?如果虎嘯天不在風都留個一兩萬軍隊纔怪呢!不留軍隊的話,恐怕一般的強盜都敢來搶劫王宮了吧?

現在凌風就讓他們圍着,還不時的去偷襲他們,看他們怎麼辦!反正王宮裏的食物多得是,一兩個月是絕對吃不完的了。

這些軍隊其實凌風還不怎麼擔心,他要的就是他們去搬救兵,所以只能和他們耗下去。

凌風現在擔心的是黑衣人,不知道爲什麼,凌風的心裏總是擔心什麼發生似的。所以凌風得去黑衣人所在的地下洞穴去看看。

去那裏肯定得要高手才行,一般的人去了只有死路一條。凌風他們這裏還就是高手多,那五千強盜個個都是高手,想要多少來多少,只要那個地洞裝得下!


讓彩虹和清雅留在王宮守着,凌風和武烈帶領着一百個強盜往黑衣人的老巢趕了過去。

大街上的人們好像沒怎麼擔心似的,強盜們攻佔了王宮居然成了談論的焦點,也不怕軍官聽到,更不怕強盜來搶他們……

一百個強盜和凌風以及武烈都化裝成了平民的樣子,然後很快就混到了黑衣人的老巢,聽清雅說,他們是虎嘯天的特別軍隊,他們的任務就是尋找強大的寶貝,至於其他的一切都不管。

他們個個都是殺手,而且都是高手中的高手,而凌風這一百人也是強盜中最厲害的了,他們的實力都不比凌風和武烈差多少,而單論實戰經驗的話,比凌風還高呢!

這下可就有的看了,也不知道對方是多少人,但是在老巢的人應該不多才對,不然凌風到想知道他們怎麼能住得下。

又是這個院子,卻沒有了人,凌風衝進去看了一下,裏面居然沒人了。又帶領着強盜們進洞裏看了看,裏面關押的人都還在,但就是不見一個黑衣人,好像所有的人都人間蒸發了似的。

由於上次沒怎麼注意,所以凌風還以爲這個洞就那麼一點,卻沒想到洞的另一邊竟然還有洞!

凌風又帶領着大家去看了看,裏面關了好幾百人,但是仍然沒有黑衣人的蹤跡,看來他們是得到消息跑了,或者是那天就跑了的。

吩咐大家到處找找,凌風開始尋找起護陣一族的人來,可是找了半天也沒發現認識的人。就在凌風快要放棄的時候,突然看見了上次來的時候看到的那個老頭。

出於好奇,凌風就走過去看了看,那人好像死了一般,被綁在架子上一動不動,衣服早已經破得不成樣子了。

就在凌風以爲他已經死了的時候,他又奇蹟般地擡了一下頭,這次凌風終於看清了他的臉,他竟然就是護陣一族的族長,那個慈祥的村長!

“村長!?你……怎麼成這樣了?”凌風連忙用劍砍斷了綁在他身上的鐵鏈,此時他已經虛脫得不行了,立刻就軟了下來,躺在了地上。

他僅僅是微笑了一下,然後就再次昏過去了。

凌風連忙把他抱了起來,出去叫人擡了回去。凌風又繼續找了半天,這個地下洞穴的確很大,裏面關了上千的人,但是竟然再也沒有了其他的族人,看來他們已經死了。

凌風詢問了一下這裏的人,他們個個都是因爲擁有一些寶貝的下落才被關押在這裏的,從他們的口中得知,就在凌風他們攻進城的那天晚上,黑衣人就全部消失了。

直到現在他們也沒見到一個黑衣人,所以現在大家都餓得兩眼發昏了。這也是,現在已經兩天了,而他們又渾身都是傷,怎麼能受得了呢?

而且凌風還得到一個很好的消息,那就是他們都很有勢力,他們都答應了,如果凌風救他們的話,他們願意給凌風大量的金錢。

其實凌風這次還真不是爲了錢,如果這些傢伙出去的話,一定會造虎嘯天的反的,到時候南冥國可就更是混亂了!這對於凌風來說是再好不過的事情了,當然,凌風也是要那些錢的,不要白不要嘛!

離開的時候,凌風又看上了人家的刑具,順便也拿了吧,反正那些黑衣人也走了,留在這裏也沒用了不是?

看着那些放出來的囚犯,凌風實在是看不過去了,每人給發了一金幣,他們現在衣不遮體的,而且也不知道有沒有錢回去,所以凌風還得保證他們能安全回去才行,不然不是白放了嗎?

但是在那些囚犯的眼裏,凌風簡直已經成爲了天底下最最可愛,天底下最最最善良的人了。

大家也都不多說了,把凌風的樣子默默記在了心裏,以後一定得找凌風報答一下。

凌風此時渾然不知自己已經被別人當成了再世父母了,還在想着要怎麼才能讓南冥國更亂些。

看着那幾個洞口,凌風順便把他們給毀了,這樣黑衣人即使回來了也沒了老巢,看他們怎麼躲藏。

不過凌風他們終於還是引起了軍隊的注意,爲了不讓那些囚犯被懷疑到什麼,凌風只好主動去吸引軍隊注意力了。

上百個強盜的突然出現,軍隊立刻就派了兩千個人來追擊。還真不是一般的大手筆,追一百個人居然要兩千人!不過即使是這樣也追不到凌風他們的,畢竟他們都是以速度見長的,怎麼可能在這方面被比下去呢?

他們愛追就讓他們多追一會兒吧,凌風帶領着一百強盜在大街小巷中躥來躥去,但是他們就是追不上,氣得那個軍官捏着拳頭直咬牙。

來到王宮的後門,凌風他們進去之後立刻就關上了門,等那些追兵來的時候就是清雅的琴聲來招待他們了。

清雅的琴聲可是天下一絕,他們有幸聽到也很不錯了,不過這個琴聲卻是帶着無數氣刃的……慘叫連連,不一會兒士兵們就知道躲遠一點了,畢竟風刃是有距離限制的,到一定的距離後就消失了。 世界上最厲害的強盜是什麼?在凌風的眼裏是搶王宮的強盜;在南冥國士兵的眼裏是以寡敵衆的強盜;在百姓的眼裏是把一萬多士兵的鎧甲給搶光了的強盜!

多麼厲害的強盜,或者一個強盜的時代就要降臨了,這都是凌風造成的,給那些強盜振奮了士氣啊。這下所有的強盜可都不再怕了,榜樣已經出現了不是?

在其他百姓的幫助下,那一萬多的士兵才勉強恢復了些。狼狽地逃回了城外的軍營,而且立刻就派人去向虎嘯天求援了。

拉夏在不遠處的山頭上看着幾個騎着快馬的士兵向東方飛奔而去,這下任務也就完成一半了,希望他們能把信送到纔是。

命人通知了凌風,拉夏也跟着往東方趕去了,現在就要時刻注意虎嘯天的動向了,而且還得斷絕虎嘯天和這裏的聯繫,任務還是很重的。

而此刻凌風正在看望護陣一族的族長。

從族長的口中,凌風得知了魔靈之血可以解毒的能力,這可讓凌風高興壞了,連忙讓小龍拿出魔靈之血來解毒,這些天沒有小龍的幫助,凌風打架都不爽。

小龍出現的時候立刻發出一了陣黑氣,然後就將小龍包裹了起來,凌風擔心地守在一邊,可是那黑氣過了幾天都沒散,這讓凌風的心都快急得跳出來了,可千萬被出什麼事啊!

就在凌風實在忍不住要把黑氣弄散看看怎麼回事的時候,那黑色的氣體終於散了,出現的是個子更加大的小龍,此時它身上的菱角更加分明瞭,爪子看起來也更加鋒利了。

現在的小龍是更加威武了,凌風驚訝地看着這一切:“小龍,你這是怎麼了?長大了?”

“呵呵,我居然從魔靈之血中獲得了一些力量,我的魔靈之驅更加完善了!”

看着小龍那黑得發亮的鱗甲,凌風也覺得是這麼回事,看來現在的小龍更加厲害了。小龍也算是因禍得福吧?

“對了,你的魔靈之骨的力量融合沒有啊?”如果小龍已經融合了魔靈之骨的力量的話,那麼現在還可以去巨獸深淵吸收魔靈之血。

“好了,現在不是要去千蕩山嗎?正好可以去吸收魔靈之血的力量。”小龍也好久沒活動了,現在終於好了,立刻就到處跳來跳去的。

“再過幾天就去了。對了,武烈,我們現在要不要再把附近的城市洗劫一次?”雖然目的已經達到了,但是凌風的強盜已經當上癮了,不搶一下還真不舒服。


“還是算了,如果這次我們勝利了的話,那麼南冥國的這些城市還不是我們臥龍的?搶自己的東西幹什麼?”

“還是快點去埋伏好,免得又讓他跑了。”清雅的這句話說得很有理所以凌風也不好反駁,上次就讓虎嘯天跑了,現在可不能再讓他跑了。

而且也不知道他到底帶了多少兵馬,如果兵馬多的話,那麼早作準備也好對付點,機關陷阱都要多弄點,以防萬一嘛。

又在王宮多待了幾天,五千強盜就衝出了風都,不過這下可把城外軍營裏的士兵嚇了個夠,他們還以爲那些強盜是來對付自己的,結果人家理都不理他們。

離開風都的第二天,凌風得到了一個絕對不好的消息,那些被困在幻陣的士兵竟然又出來了!

而且他們進發的方向還是凌風他們這裏,現在凌風他們就遇到一個難題了,到底要不要解決他們呢?


如果去解決他們的話,那麼埋伏虎嘯天的工作就得延緩了,到時候恐怕就沒那麼好對付虎嘯天了。

如果不去對付他們的話,那麼到時候如果他們在自己埋伏虎嘯天的時候突然出現,自己這幾千人的小命不都得賠進去?

不過幸好他們出來的時候僅僅只有一萬多人了,而且都負有不輕的傷,看來他們還是闖進了巨獸深淵。

爲了埋伏工作能順利進行,凌風讓一個強盜帶領一千人去千蕩山,並把虎嘯天所有可能通過的地段都設好陷阱。

而凌風和武烈則帶領着四千多強盜去解決那一萬多人的軍隊,不過……那些渾身是傷的傢伙也算是士兵的話。

兩天後,凌風帶領的強盜們終於遇到了那一萬多的軍隊,看見那一萬多人的狼狽樣,凌風還真覺得自己太小心了,這些傢伙好像是嚇破膽了似的,個個都魂不守舍的。

恐怕一錢多強盜們去就可以解決他們了,不過凌風仍然讓大家一起上,快點解決更好!

這次凌風他們可沒有埋伏,對付他們已經不需要埋伏了,直接打過去就是。

果然不出凌風所料,那些傢伙一遇到強盜們就潰不成軍,四處逃竄了。

凌風第一次見到巨獸的時候也嚇得不行呢!而且凌風當時還見到了很殘忍的撕殺,一般人看了恐怕都要做噩夢。

凌風是深深地理解這些士兵的,不過強盜們可不會理解他們,這麼好的機會不打纔怪呢!

單方面的羣毆持續了半天,當所有的強盜都手軟的時候才發現地上全是南冥國的士兵了。

看着地上**的傢伙,凌風突然想到了一個好主意。立刻讓強盜們換下了身上的新鎧甲,然後在扒下他們的破爛鎧甲,現在可以扮一回敗軍了……

當凌風他們來到千蕩山的時候,拉夏已經傳消息過來了:現在虎嘯天正帶着七萬軍隊匆匆趕來!

“七萬!?”凌風差點就叫出來了,十幾倍於己方的敵人……凌風真的很沒把握,雖然這裏的人都是高手,雖然是埋伏,雖然設了無數的機關,但是凌風的心裏還是沒底。

武烈的心情其實也一樣,看着那麼好的機會卻無法利用。 軍營中,玉樹從拉夏傳來的消息中知道了凌風想在千蕩山伏擊虎嘯天,可是虎嘯天竟然有七萬的軍隊。

玉樹看後不但沒擔心,反而笑了起來,凌風他們的目的已經達到了,現在能不能打敗虎嘯天已經不重要了,最重要的是虎嘯天調走了七萬的軍隊,看來玉樹的軍隊是遇不到什麼大的阻力了。


不過能把虎嘯天殺了更好,玉樹轉過身看着伊凡:“你帶三萬軍隊趕去夾擊虎嘯天,到時候就算他不敗也吃不了什麼好!”

此時伊凡正在**,並沒有聽見玉樹的吩咐,他正在想要不要告訴凌風事情的真相,到底該不該去阻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