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轉過頭對雲端吐了吐舌頭,說:「那個非主流好像追上來了!」

雲端懶懶的抬了抬眉看著後視鏡,淡淡的說了句坐穩了,便一腳將油門踩到了底,握著方向盤的手像開了掛一樣來迴轉著。

車子靈活的穿梭於車水馬龍中,很快甩掉了後面的大叔。

但是太高調以至於被交警盯上,一路追趕,終於把她們逼停在高架橋前。

完成查證,抄牌等一系列的事情后,交警語重心長的說:「你們竟然在二環路飆車,這裡車子那麼多!很危險知不知道!」

雲端長嘆一口氣,委屈的說道:「sir!我們剛剛失戀了!所以……心情不好!」

「嗯?」蕭冬雪瞪眼瞧著雲端,嘴角一呡,差點被自己的唾沫咽死。接著迎合道:「對,失戀,心情不好。」

「哦!哦!那個!」交警支支吾吾半天,竟然又耐下性子教導他們:「失戀嘛!也是要珍惜生命的。比如借酒消愁什麼的!」

借酒消愁,說到此處,交警突然來了靈感一樣問:「你們喝酒了吧!好像有酒味。」

兩人齊刷刷的搖搖頭否認,但是並沒有用,酒味太明顯了,何況是酒精濃度高的伏特加,還碰上了一名認真負責的交警。

意料之中,他們被帶到了最近的交警支隊,蕭冬雪把這一切罪過都搬給了非主流大叔,嘀咕了半天。

**

「有人來保釋你們了。」

「誰啊?」蕭冬雪奇怪的看了看交警,說:「我們還沒打電話叫人來呢?」

「可是確實有人來保釋你們了,手續已經辦好了,你們簽字就好了,你們的懲處也已經處理好了。把字簽了吧!」

說著話,警sir把一副文件放到他們面前,蕭冬雪猶豫了幾秒便在瀟洒的簽上了大名。

看到門口站著的何凌,雲端也就一下明白,自己果然是被賀雲缺監視了。

太過分了,雲端瞪著何凌一句話不說。

許是被盯的不好意思,何凌低下頭避開雲端的視線,禮貌的說道:「夏小姐,你們去哪兒,警官說你喝酒了不能開車,所以我會送你們去!」

「這麼好!有帥哥當司機!」蕭冬雪走了過來,拍拍雲端的肩說道:「不多說了,我們先去公司。」

「我不去了,你去告訴Edward我同意回公司!」

蕭冬雪一頭霧水看著雲端,問:「不是說好的談判的嗎?怎麼想一出是一出。」

雲端沒有接話,轉頭來問何凌:「賀雲缺呢?」 「在前面的河邊!」

何凌剛邁出步子就被雲端喝止住,說:「你站住,送她去公司!」

話畢,雲端轉身朝著河邊走去。

蕭冬雪湊過來,好奇的問:「帥哥!你家賀總是不是欠了她一個億!」

何凌嘴角抽了抽,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苦笑不得的愣在原地。

**

賀雲缺叼著煙站在橋邊,吞雲吐霧,抽的風生水起。

雲端此刻特別想一腳把他踹進河裡,可是對方發現她來了,便起身走到了車邊。

「夏小姐挺野性的,喝酒在二環飆車。」男人嘴角又帶著那一抹邪性的笑。

雲端努力剋制住自己心底的怒氣,這大庭廣眾之下不好發作,只能裝作不屑的說:「那也比不上賀總你無聊。」

賀雲缺扔了手裡的煙,打開車門,說:「上車!」

雲端思量片刻,覺得這確實不是開撕的地方,她繞開賀雲缺打開的車門,坐到了副駕駛。

賀雲缺嗤笑一聲,也上了車。

可能因為酒精發作的原因,雲端覺得頭很昏沉,眼皮越來越重,她抬手撐著額頭。

**

猛然睜開眼睛,雲端才發現自己竟然睡著了,身上還披著男人寬大的西服。

她起身瞧了瞧周邊,是半山公園,賀雲缺站在山崖邊上,背對著她,周圍靜悄悄的。

那人是當這裡是自家後花園嗎?每次都來這裡,跟做什麼秘密交易。

她下了車,天色陰沉,陣風瑟瑟。

賀雲缺轉過頭來,半眯著眼睛微微一笑。「醒了!」

雲端沒有接話,將手裡的衣服扔給他。「衣服不穿裝紳士,你怎麼沒有凍死!」

他眉眼微揚,外面的確很冷,可是他怕留在車裡對著昏沉的她會再一次忍不住。

「賀雲缺,你――」

「噓!」賀雲缺突然把雲端抵到車子上,抬手把她圈在懷裡,低眉說道:「讓我猜猜你想說什麼!」

「滾開!」

賀雲缺沒有應她,一把摟住她,困住她的雙手,低頭堵住她的唇深深的吻著,接著撬開她的嘴,纏住她的舌頭,突然一股熱流的血腥味混入氣息里。

她狠狠的咬住他的唇,但是並沒有阻止他,賀雲缺粗暴的把她塞進車子後座,用力撕開她的衣領,瘋狂的吻著。

突然,他感覺有臉頰上有些濕濕的

她的眼淚嗎?賀雲缺一怔,動作停滯在那裡。

雲端趁機一把推開他,惡狠狠的瞪著他說:「混蛋!」

良久,賀雲缺突然勾唇道:「你――」 「你是不是性―冷―感!」

性――冷――感!

聽到這三個字時,雲端的眼皮都快要翻到天上去了,脫口而出:

「你才性―冷感,你全家都性―冷感!」

賀雲缺竟然得寸進尺的問:「不然為什麼我如此挑逗,你都沒有任何反應?」

「賀雲缺,我發現你真是無恥到山無棱天地合的地步了,堂堂賀氏總經理整天纏著我,沒事幹嗎?」

「你猜對了!那確實就是個閑職!尤其是在悔婚之後。」

雲端突然想起上午章晴容說過的話,說賀雲缺在家根本做不了主,看來不假。她呼了口氣接著說:「既然知道就好,趕緊和夏芷晴結婚,夏家肯定能幫助你平步青雲的!」

「我說過了,我只要你嫁給我。」


「厚!」雲端懶得接下那個話茬,轉而嚴肅的道:「我警告你,誹謗我和跟蹤我都是要負法律責任的,我可以隨時告你!不過我不想和你糾纏不清,所以以後離我遠點!」

賀雲缺嘴角一揚,笑道:「你是不敢吧!怕你會愛上我?」

雲端不屑的哼了一聲,真是厚顏無恥,沒救了!她滿臉不屑的晃晃頭道:「再見!」

說著話,轉身朝著山下去。

「下山路長,我送你!」賀雲缺在後面喊道,嘴角卻依舊帶著笑意,他知道已經離成功越來越近。

雲端頭也不回,心裡暗自叫罵?想的美,我不會再上你的賊船。

**

「什麼?性――冷感!」

蕭冬雪一聲怒吼,響徹整個電梯。

雲端差點被震出內傷,沒好氣白了她一眼說道:「你是想讓全宇宙都知道嗎?還好電梯里沒人!」

「不是,你哪兒想出來的這個詞!」蕭冬雪巴著眼睛滿臉疑惑的看著雲端。

「我就是很久都沒有跟男人那個了――,而且我還沒有任何欲――望,不是應該!嗯?」

「誒!姑娘,你還是擔心擔心等會去市場部怎麼面對你的新上司吧!秦素陽啊,你的宿敵啊!」


雲端嗤笑一聲,感慨道:「最近真是太嗨了,所有仇人都組團來找我了!」

「呵呵呵!」蕭冬雪一聽,樂的合不攏嘴,「誰讓你之前得罪那麼多人,這世界上恐怕也只有我不嫌棄你了。」

「我是不是該哭著感謝你!」

蕭冬雪俏皮的眨了眨眼睛道:「那最好了!」

叮……

蕭冬雪勾唇微笑,擺了擺手說:「祝你好運啦!」

「謝啦!」雲端眉色一揚,瀟洒的轉過身,朝著市場部走去。 「哼!你是不是忘了自己已經不是總監,來這麼晚!」

一副耀武揚威的態度和高中時候一模一樣,

雲端的視線越過秦素陽的身上看向牆上的掛鐘,


淡淡的說道:「我只是按時上班。」


轉而對行政助理微微一笑道:「我是坐哪兒。」

「頭兒,――」助理一開口就趕緊捂住嘴,尷尬的愣在那裡。

那邊秦素陽不屑的哼了一聲道:「我不希望有人比我來的比我晚,聽著,我不是在跟你們商量。」

同樣沒有給大家任何餘地就將目光轉向雲端,眸光陰沉,說:「夏雲端,來我辦公室!」接著轉過身去。

雲端抬眼,那個自己坐了三年的辦公室現在成了別人的,還是一個對她恨之入骨卻從來沒有被她放在眼裡的人。

誒!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雲端暗自在心裡感嘆。

漸漸地,有人小聲議論道:「就知道!新官上任三把火,這火燒的真是……」

秦素陽許是聽到一點風吹草動,突然回過頭來,橫著眉頭說道:「夏雲端,你磨蹭什麼呢!聽不懂人話嗎?還有你們,沒事幹嘛!都杵在那。」

接著都一鬨而散,雲端也跟著她走進了辦公室。

「夏雲端!應該接到通知你什麼職位吧,現在有一封加急文件需要送。」說著話,秦素陽抽出一封文件扔在桌子上。

「11點之前送到,不要耽擱。」

雲端拿起文件,看到地址后問:

「賀氏?」

「對,從現在起關於賀氏所有的外勤工作都由你負責。」

「這個不是市場部該做的事!」

秦素陽嗤笑一聲,說:「現在是了!」

「我不送!」雲端說的很決絕。

秦素陽嘴角微揚,笑得意味深長,不緊不慢道:「夏雲端,怕了?這不像你啊!」

她明白對方話中有話,有句話說的好,最了解自己的人往往是敵人,她知道秦素陽就是想讓自己出醜,可是去和不去,現在都是個問題。反正自己是騎虎難下,而看笑話的豈止是眼前的一位。

思量片刻,

她拿起文件,正好,她有件事要找賀雲缺。

**

賀氏大廈頂樓天台。

賀雲缺背對著雲端站在最邊上,雙手叉在褲腰裡,挺拔的身材映輝著陽光,有種讓人著迷的醉。

「賀總!看來你意識到自己的無恥,覺得無顏活在這世上了。」雲端取笑他。

重生之嫡女狂後 ,賀雲缺頭也沒回,就抬腳跳了下去。

「喂!賀雲缺!」 他真的跳了下去,雲端懵了,半天反應過來后,跑過去一看。

原來天台邊上有個寬闊的露台,距離只有兩米高,賀雲缺安然無恙的站在下面,正微微笑著。

雲端輕吁一口氣,只是剛剛慌亂的神色被男人逮了個正著。

「還不承認,你緊張我?」賀雲缺露出神氣的表情,嘴唇微揚,像在向她炫耀。

雲端嗤之以鼻,不客氣的吼道:「賀雲缺,你也真是夠了!趕緊告訴我老闆,換個人做你公司的外勤!」

「不可能,這可是正合我心意!」賀雲缺勾唇,笑意漫漫,道:「一起吃午飯!」

雲端不想理他,可是他葫蘆里到底賣的什麼葯,實在讓人費解,雲端開門見山:「我想知道你有什麼目的,總不至於無緣無故的這樣糾纏我吧!」

「你又忘了,我說過我的目的就是要你嫁給我!」

「理由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