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想到這裏,我當即便沉下了心,定了定心神,隨後,我又重新坐回到了那張椅子上,面朝宴會廳的銅門方向,輕聲對身邊的盧員外說道:“老盧,來自河省各市的代表,現在應該都還沒有離開雲頂吧?”

盧員外聽了我的話,朝着銅門外張望了一番之後,便向我回道:“都沒走!”

“讓他們進來,我有話要說!”我朝着盧員外點了點頭,輕言說道。

盧員外也不廢話,我的話音剛剛落地,盧員外便朝着銅門外走了去,當盧員外走出銅門,進入長廊範圍之內的時候,便高聲喊了起來,“各位,都進來吧,楚大師有事情要宣佈!”

被盧員外這麼一喊,那羣候在走廊裏的衆人,彷彿迫不及待那般,一個個爭先恐後的衝進了宴會廳,用最快的速度,出現在了我的眼前,最誇張的是,這羣之前和雷虎坐在同一張桌子上吃飯喝酒,對我卻是冷漠無比的傢伙們,此刻卻完全換了一副嘴臉……

我望着那羣站在我眼前,西裝革履,滿臉堆笑的虛僞傢伙們,心中不由的冷笑了起來……最開始,我剛剛進入宴會廳的時候,這羣人都是抱着一種看熱鬧的心態在凝望着我,而此時,我以道術收拾了雷虎之後,這羣傢伙的態度直接來了一個一百八十度的大轉彎,對我卑躬屈膝,滿臉阿諛……

誰的拳頭大,誰說的話就有道理,話糙理不糙,不論是現實世界,還是靈異圈子,包括陰曹地府,也都如此!

我冷眼掃了一圈站在我面前的十餘人,不過,我卻並未起身,仍舊是翹着二郎腿,穩穩的坐在椅子上……

要知道,那些站在我面前,唯唯諾諾的傢伙們,雖然不是河省各市的地下世界霸主,但也都是那些控制各市地下世界的大佬們的心腹,甚至是第二把交椅,或第三把交椅!

而我,卻是完全擺出了一副絲毫不將他們放在眼中的模樣,可偏偏,他們還都要向我賠笑……這就是實力的震懾,我用玄妙莫測的道術,以及可以調動軍隊的神祕背景,徹底的震懾住了這羣桀驁不馴的江湖人! 我端坐在椅子上,冷眼掃過衆人,由始至終,我的嘴角上都噙着一抹淡定自若的笑容……雖然我的笑容很和煦,但我知道,在那羣傢伙的眼中,我,就相當於惡魔,而我的笑容,也好似魔鬼的微笑……

足足過了良久,終於,我開口了!

“各位……”

“我叫楚風,你們可以稱呼我爲楚大師!”

“知道我爲什麼讓你們進來嗎?”

衆人聽了我的話之後,紛紛相互對視了起來,旋即,衆人又齊齊轉過了頭,朝着我茫然的搖了搖頭。

見到此景,我不禁一笑,其實,這些傢伙心中絕對猜到了我找他們的原因,只不過,他們不願意說,更不敢說,因爲,他們害怕觸怒我!

一旦觸怒了我,雷虎,便是最好的例子,畢竟雷虎纔剛剛被警察帶走!

“我找你們來,是想告訴你們……”說到這裏,我陡然提高了聲調,“河省各市,從現在開始,不論是誰,絕對不允許擾亂河省目前的平衡狀態,刑市,也不是你們能插手染指的地方,乖乖的守好你們各自的地盤,千萬別給我機會,也別讓我找到理由,去你們所在的城市,找你們喝茶聊天!”

我之所以制定了這條規則,那是因爲,我準備自己經營刑市,因爲,刑市這塊大蛋糕,就是我組建錦繡集團的敲門磚,所謂的拋磚引玉,便是這個道理!

田園盛寵:太子爺的農門妃 頓了頓,我繼續開口說道:“還有,回去告訴你們的首領,河省範圍之內,我不想聽到任何有關於非常規藥品的消息,或者是傳言,一旦我收到風聲,某個市出現了非常規藥品,那麼,雷虎就是你們的例子!”

而我制定的第二條規則,便是我的責任所在……

我是一名軍人,非常規藥品這種東西,對人類和國家的威脅,實在是太大了,其他地域我管不到,但在河省,我絕對不會讓這種東西出現,一旦出現,我會不擇手段的將其摧毀,包括讓這種東西流向市場的幕後之人,我也會毫不留情的處理掉!

然而,當我說完了這兩條規則之後,我突然想起了某部電影裏面的臺詞,旋即,我幾乎是下意識的脫口而出道:“我的話說完了,誰贊成?誰反對?”

那羣傢伙聽了我的話之後,便紛紛點頭,好似小雞食米那般,看起來無比的乖巧!

“既然沒有人反對,那好,從現在開始,我所制定的兩條規則,就正式在河省範圍內實行,若是誰敢違規……”我一邊說着,一邊從椅子上站了起來,旋即,我頭也不回的朝着宴會廳之外走了去,直到我走出了宴會廳之時,我連頭都沒回,只是背對着身後衆人,冷冷的甩出了後半句話,“我保證,違規的人,會比雷虎還要慘!”

言罷,我直接轉身,走進了空無一人的走廊,朝着電梯的方向緩步邁去。

而在我的身後,有林纖,有盧員外,有影子,有機械師,還有黃毛,我們來的時候是六個人,離開的時候,依舊是六個人,這是我給他們的承諾,也是我應該承擔的責任!

我們一行六人,魚貫的走進了電梯,沒有任何遺憾的走出了雲頂大酒店……

這一路上,我們大家誰都沒有開口說話,彷彿在消化剛剛那一小時之內,所發生的一切似的,直到我們離開雲頂,坐上了商務車,林纖才率先開口,打破了沉默……

“黃毛哥,麻煩你送我去電影城,我的車還停在那裏,就不和你們一起坐車回去了!”林纖溫柔的對開車的黃毛說了一句,言罷,林纖突然轉過了頭,一雙美目含情脈脈的望着我,輕聲言道:“你坐我的車回去,好嗎?” 林纖的話很綿,聲音很軟,讓我不忍拒絕,可是……林纖讓我坐她的車回去,是不是代表,我要和她,單獨回石市?

一想到這裏,我的心頓時產生了一股異樣的情緒,這種情緒,叫做緊張!

“那個……我還是坐這輛車吧!”我有些慌亂的說道:“我讓影子和機械師坐你的車,陪你回去,畢竟你剛剛在宴會上露過面,大家都知道你是我的朋友,難免會有一些居心叵測之人,或是雷虎的餘黨,想要對你動手……”

林纖沒有說話,依舊是用那種含情脈脈的眼神望着我……而我,說實話,我有些吃不消了!

我這人,面對女人,尤其是面對林纖和羅藝這種傾國美女,而且還和我有着說不清道不明的牽扯……當我面對她們的時候,我真的會緊張,如果讓我選擇,我寧願面對十個雷虎,甚至是直接和張道一硬槓,我都不願意面對她們!

最終,還是我敗下陣來,因爲,我實在是抵抗不住林纖那種含情脈脈,又有些委屈和期盼的眼神!

“好吧!”我無奈的聳了聳肩,“我坐你的車回石市!”

我說完這句話,林纖才滿意的翹起了嘴角,好像勝利者似的,朝着我俏皮的眨了眨眼睛。

而另一邊,黃毛見我作出了決定,便笑嘻嘻的對林纖說道:“林小姐,我黃毛是個粗人,不會說話,你也不用和我這麼客氣,直接叫我黃毛就成!”

黃毛嘿嘿的壞笑了一聲,不過,我聽這笑聲,怎麼這麼刺耳呢?

絕戀:王子你不帥 貌似,就是笑給我聽的!

“閉嘴!開車!”我不爽的低喝一聲。

當即,黃毛脖子一縮,老老實實的開起了車,直到商務車到達已經關閉的電影城外,黃毛都沒有敢再多說一句話……

不僅是黃毛,車上的衆人,全都好像變成了啞巴似的,一路上一言不發,只是自顧自的看着窗外的景色,貌似,我剛剛在雲頂,不僅震懾住了那羣來自河省各市的江湖人,同時,也把我的這些夥伴給震懾住了!

商務車停在了電影城的停車場中,由於明天就是除夕了,所以電影城已經封閉了,而此時,電影城的停車場中,也只有一輛酒紅色的保時捷卡宴,靜靜的停放在那裏……這車我認識,低配的要八十幾萬,頂配的超過兩百萬!

難道,這車是林纖的?

偌大的停車場,只剩下了這一輛車,貌似就是林纖的車!

看來,林纖還真是變成了富婆,而我,也成爲了被富婆倒追的人……

隨後,我和林纖一前一後的走下了奔馳商務車,當我關上商務車車門的那一瞬間,黃毛這傢伙直接一腳油門踩到低,商務車好似咆哮的野獸,轉瞬之間,便消失在了我的視線之內……

突然只剩下了我和林纖兩個人,我一時間倒是不太適應,甚至還有一點尷尬,無奈之下,我只能轉移起了話題,“這裏景色不錯……”

這裏景色是不錯,因爲上一場冬雪還未完全化開,導致地面上,樓宇上,樹木上,都掛上了一層索裹銀裝,煞是宜人。

不過,林纖倒是沒有絲毫的尷尬,反倒是大大方方的直接牽起了我的手,拉着恍若觸電般的我,邁着輕盈的腳步,走向了卡宴,一邊走,林纖一邊說道:“我們回到石市,一起去準備年貨吧!楚風,你知道嗎?自從父母離開我之後,我已經好久沒有這麼期待春節了!而且,這次春節我要和你一起過!”

和我一起過春節……

等等!

林纖說要和我一起過春節?

我到現在都不知道,我該去哪過春節呢!

往年,我都是和父母一起過春節,偶爾二叔會回來,而今年,這三個人,好像都不在我身邊了……真不知道我的母親到底去了哪裏,竟然連一通電話都不給我打,家也不回,我真擔心母親會出什麼意外……

剛想到這裏,忽的,我口袋裏的電話,立刻發出了一道急促的鈴聲…… 我一邊坐上了卡宴的副駕駛,一邊從身上摸出了電話,定睛一看,是一串陌生的號碼,當即,我沒有任何猶豫的按下了接聽鍵,因爲,我有一種預感,這通電話會是那個人打來的……

“誰?”我也不知道爲什麼,接聽了這通電話之後,我的心中竟然隱約泛起了一抹久違的緊張,甚至,連心跳都加速了!

忽的,電話裏,傳出了一道我無比熟悉的女聲,聲音之中,還充滿了歡喜,“兒子!”

兒子!

毫無疑問,世界上,能叫我兒子的人,也只有我的母親了!

舉着電話,我沉吟了許久,終於,我輕聲唸叨出了那聲憋在心底許久的話,“媽!”

我已經有大半年沒有見過母親了,不僅如此,我甚至都沒有母親任何的消息,如今,我日思夜想的母親,終於主動聯繫我了,雖然我很好奇母親是如何知道我的新手機號碼,但此時,這些都已經不重要了,也許,是佟老告訴母親的,也說不定呢?

“兒子,你在哪?”

“我在回家的路上!”我長長的舒了一口氣,“媽,你在哪?已經回家了嗎?”

大半年了,我的心境,始終都保持一種高度緊張,高度戒備的狀態,而此時,聽到了母親的聲音,我的緊張和戒備彷彿全都在這一瞬間一掃而空似的,無比輕鬆,就好像將壓在我心頭的一塊巨石打碎了那般!

“媽現在在南海省,今年春節媽不回家陪你過年了,你去鎮上找青雲,和你二叔一起過春節吧!”母親始終都是用一種輕鬆愉悅的語氣在和我交談,連不回家陪我過春節,說的都這麼理直氣壯,我真是有些無語……

“好吧!”我微微失落的暗歎了一聲,“那……媽,你什麼時候回家?”

“媽準備在南海省過春節,過完春節也許會去國外走一走,你就不用擔心我了!”母親在電話的另一邊笑吟吟的說道:“好好讀書,千萬不要耽誤學業,媽不和你說了,要和導遊去下一個景點呢!”

說完這句話,母親便直接掛斷了電話,根本不給我任何開口詢問的機會,雖然我滿腹謎團,但無奈的是,母親似乎並不打算告訴我她這大半年來所發生的事情……

比如說,母親這大半年來,旅遊的經費,是從哪裏來的?

母親又爲什麼在父親死後便直接離家外出?

又爲什麼大半年,都不主動和我聯絡?

楚家的祕密,母親又知道多少呢?

寫輪眼中的克蘇魯 這些謎團,其實已經困擾我許久了,只不過,我始終都沒有找到機會解開它而已……

想到這些,當即,我便按照母親打過來的電話號碼,回撥了過去,可是,迴應我的,卻是一陣宣告關機的電子音……

可是,不管怎麼說,母親聯繫了我,就證明,母親很安全,其實,我只要知道這些,就已經足夠了!

我深深的吸了一口氣,又吐了出來,最後,我頗爲無奈的自言自語了一聲,“也許,我要度過一個沒有父母在身邊的春節了!”

“這有什麼?我這幾年的春節,都是我自己度過的!”林纖突然接了一句話,“不過,今年不一樣了,今年,我會和你一起度過春節!”

“那我是不是要多謝你,留下來陪我過春節?”我的心情很不錯,甚至都和林纖開起了玩笑。

“謝我就不用了,你只要給我講一講你和羅藝之間的故事,就可以了!”林纖一邊說着,一邊微微的側過頭,似笑非笑的望着我,狡黠的眨眼說道:“貌似,你還去陰間救過羅藝?”

刑市到石市的路途,本就不太近,又是在高速公路上,車上又只有我和林纖兩個人,如果我們不找些話題的話,氣氛一定會很尷尬,而現在,林纖既然提起了羅藝,那我乾脆就和林纖說起了我和羅藝之間的故事…… 說到我和羅藝之間發生的故事,其實現在仔細回味起來,還真是足夠豐富多彩的……從西鎮的陰魂殺人事件,到火葬場智擒真兇,再到筆仙招靈,地府搶魂,石市破獲拐賣大案,刑市剿滅雷虎勢力,我幾乎是滔滔不絕的說了一路!

直到此時,我才發現,我原來並不是那種對着美女就說不出話的人,最起碼,我現在所表現出來的口才,還算不錯,直到林纖駕駛着卡宴走下高速公路,我和羅藝之間的故事,纔講完。

當然了,在這段過程中,林纖很少會打斷我的敘述,她只是在某些關鍵的地方,會發出一些驚呼,低嘆,甚至是歡笑,她,好像已經完全融入到了我和羅藝的故事之中……不得不說,林纖是一個好聽衆。

當卡宴駛下了高速公路,已經是下午兩點時分了。

林纖交了高速公路的行駛費之後,這才頗爲感慨的嘆息一聲,“真的很羨慕羅藝,她能和你經歷這麼多的事情,如果將來有機會的話,我也要和你經歷這些故事!”

對於林纖的話,我是真的不知道該如何回答,無奈之下,我只好選擇閉口不語。

而林纖,似乎早就料到了我不會去接她的話,隨後,林纖便提議,和我一起去採購年貨,對此,我自然沒有任何的異議,當即,我和林纖一拍即合,直奔石市的商業區而去。

採購年貨的這段時間,倒是沒有發生任何特殊的事情,我也格外的珍惜這難得的平靜時光,畢竟,自從我成爲了渡鬼人之後,怪事和謎團便接二連三的向我襲來,根本不給我任何喘息的機會,而此時,也的確算得上是難得的喘息之機……

我還是先簡單的說一下我和林纖的形成吧……我們先是去了石市百貨大樓,爲我們倆,也爲大家,分別挑選了許多衣服,過春節穿新衣服,這是小時候的習俗,不過,今年,我卻好像又回到了小時候,因爲,能從各種艱難險阻中活下來,對我而言,已經是十分不容易了,難得過春節,我自然要犒勞一下自己了!

選好了衣服,我們又逛了一下外國某品牌,入駐神州的大型連鎖超市,當然,我和林纖又是一頓血拼,買了許多食品,糖果,紅燈籠,春聯等春節必備的物件。

自然而然,我買這些東西,都是不用花錢的,因爲我有張儒,所以,在石市,我幾乎沒有可以花錢的地方,商業區的大部分產業,都是張氏集團的!

雖然我和林纖才走了兩處地方,但時間卻是飛快的來到了下午六點,而我,也有些疲憊了……沒錯,是疲憊!

和張道一火拼,與阿修羅搏命,經歷過連番生死大戰的我,都沒有像此時這樣疲憊過……看來,陪女人逛街,的確不是一件簡單的事情,最起碼,哥們我頂不住!

如果可以選擇,我寧願與河省地下世界的所有大佬全面開戰!

就在我即將撐不住,但林纖卻意猶未盡之時,一通電話救了我……

電話是李東打來的,很顯然,李東已經知道了我幫他報仇的整個過程了!

“兄弟,你也太不夠意思了,回來了,也不來看我,直接就去刑市把雷虎給掀翻了,這都沒什麼,你說你,掀翻了雷虎之後,還不來醫院看我,害的我苦等大半天!”李東在電話中不斷的抱怨着,不過,我能從他抱怨的話語中,聽出一種叫做“感動”的情緒!

“我這就去醫院看你!”我連忙應了李東一聲。

其實,我連想都不用想,一定是影子他們返回石市之後,便直接去了醫院,將整件事情的來龍去脈都告訴了李東,然後李東就開始等我,左等右等我也沒回去,這才忍不住給我打來了電話。

“你的確應該來看我,不過,不是來醫院看我,而是到西鎮的醉仙居,我們現在都在西鎮醉仙居呢!”李東大大咧咧的說道:“除了張儒,老盧,嚴雷,影子和機械師這些傢伙之外,還有兩個你想不到的人,也來了,看來,我們大家今年要一起過春節了!”

“人多好,人多熱鬧!”我隱隱的,有些期待今年的春節了,拼命了大半年,也是時候休息一下了。

不過,李東口中那名我想不到的人,也勾起了我的興趣,“對了,你說的那兩個人,都是誰?” 李東口中說的那兩個人,我真的很好奇……如果母親沒有給我打過那通電話,我一定會聯想到母親,但是,很明顯,李東說的那兩個人,絕對不會是母親,至於是誰,我還真猜不出來,我乾脆就等着李東揭曉謎底吧!

“汪如海,汪董事長!”李東一邊說着,一邊大笑道:“這小子現在是徹底改頭換面了,已經不是當初的紈絝二代了,反倒變成了稱職的董事長,不過,坐擁幾十億資產的東海集團董事長,卻是可憐到沒人陪他過春節的地步,所以,這傢伙乾脆跑到了西鎮,來和我們一起過春節了!”

汪如海來了?

算是意料之外,但也在清理之中!

汪東海死了,沈嵐失蹤了,汪如海舉目無親,他首先想到和他一起過春節的人,恐怕也只能是我了!

不過,汪如海的到來,對我而言,倒是一件好事,若是能夠將東海集團併入錦繡集團之中,也算是壯大了我的勢力。

“那第二個人,是誰?” 重生之剎那芳華 我頗爲好奇的問向李東。

“想不到你也有智商不夠用的時候!”李東笑言道:“第二個人,我不認識,但他卻十分的厲害,只是一顆丹藥,便將我的餘傷治好了六、七分,他說,他是受人之託,來找你的……”

一顆丹藥,將李東的餘傷治好了六、七分……而且還是受人之託,來找我的……貌似,我猜到的來的人,是誰了!

“那人是不是叫李德龍?”我雖然強壓下了心頭的激動情緒,但聲音之中,卻還是難免有些輕顫……

雖然我現在所擁有的道術,已經能夠吊打一些普通的內勁武者,但是,相比於張道一,或者是八部衆來說,我的道術,還是很弱,我仍舊需要恢復我丟失的內勁!

試問,誰人不想變得更強?

尤其是我,對於力量的渴望和追求,更是達到了一個前所未有的高度!

李德龍,李靈兒特意爲我請來的神醫,他有很大把握,能夠幫助我找回丟掉的內勁,只要我丟失的內勁恢復,那我的實力,便會再上一層樓,這讓我如何能不激動?

說實話,李德龍,真的是我意想不到的客人!

“對!就是叫李德龍!”李東被我這麼一提示,也想起了那人的名字,“張儒已經把他安排到最新擴建的醉仙居中,規格最高的客房,暫時住下了,就等你回來了!”

一聽李東的話,我便立刻出聲,幾乎是下意識的脫口而出道:“我馬上就回醉仙居,一定要幫我留住李德龍!”

旋即,我便掛斷了和李東的通話,而另一邊,林纖則是不解的望着我,好像在等着我告訴她,接下來我們該去哪裏似的……

“回西鎮!”我緩緩的揚起嘴角,輕笑了一聲,“大家都已經到了西鎮,我們今年的春節,就在那裏過!”

“好吧!”林纖俏皮的眨了眨靈動的眼睛,“你說去哪就去哪,誰讓我是無家可歸的人呢?”

對於楚楚可憐的林纖,我只是淡淡的笑了笑,沒有多說什麼……

林纖無家可歸?

如果林纖願意,無數富家公子,成功總裁,都願意給她一個家,只可惜,對於那些人,林纖都是落花有意,神女無心……

隨後,我和林纖離開了超市,駕駛着卡宴直接駛上了高速公路,當我和林纖回到西鎮的時候,已經是晚上九點時分了!

夜,已深了。

也許是因爲,今天臘月二十九的緣故,我們這一路行來,家家戶戶依舊熱鬧非常,大街小巷也是燈火通明,長街中,隱約還會傳來“噼裏啪啦”的爆竹聲音,當真是年味十足!

不過,我心中對於這種久違的年味,已經不是太在意了,我此刻最在意的,是李德龍! 我此刻雖然坐在林纖的車中,可思緒卻早就飄到了身在醉仙居,與我素未謀面的聖手李三劑,也就是李德龍的身上了!

沒多久,按照導航的提示,林纖駕車載着我,便出現在了醉仙居正門前的停車場之內了……之前李東說過,醉仙居擴建了,這所謂的擴建,按照我眼前的場面來看,倒不如直接說成重建!

我走下了車,站在如今的醉仙居正門前,凝望着這處留給我深刻印象的地方,一時間,心中也是百感交加……

這裏,已經不是曾經的醉仙居了,它的面積,比之以前,足足擴大了三倍,之前的醉仙居,只是一棟單純的樓而已,可如今,醉仙居已經變成了佔地面積巨大的莊園了!

而且,醉仙居的經營的項目,也從單一的餐飲,變成了包含客房,溫泉等項目的大酒店,最誇張的是,懸掛在七層樓頂的那三個字,金燦燦的“醉仙居”三個打字旁邊,竟然還掛上了五顆金紅相間的星星……

五星級,酒店!

雖然今天已經是臘月二十九的晚上了,但醉仙居的停車場依舊爆滿,正門前仍然人來人往,川流不息,由此可見,醉仙居的生意,的確是非常的火爆!

我站在醉仙居的門口,久久沒有邁動腳步,彷彿陷入到了曾經的回憶之中……

就在這時候,一道粗狂中夾雜着興奮的聲音,傳入了我的耳中,“小風爺!”

我被這道聲音拉回到了現實之中,當即,我扭頭,循着聲音傳來的方向望去,便見一名魁梧的中年漢子快步朝着我走了過來……來人,正是如今西鎮地下世界的第一把交椅,屠龍的左右手,花豹!

“小風爺,大家都在裏面等你呢!”花豹一見我,立刻咧開了嘴,豪爽的大笑了起來,隨後,花豹又望向了林纖,自然而然,花豹被林纖的傾國之貌驚呆了片刻,還好花豹也算是老油條,雖然輩分不高,但也是見過大場面的人,只是轉瞬之間,便恢復了正常,又開口對我說道:“這位一定是楚大師的女朋友了吧?”

這次,沒等我回答花豹,林纖倒是落落大方的說道:“我和楚風只是普通朋友。”

“哦!我懂!”花豹嘿嘿一笑,隨後便將我和林纖讓進了醉仙居。

我們並沒有在醉仙居的一樓停留,花豹直接將我和林纖引到了電梯口的位置,幫我們叫了電梯,電梯直接上升到了醉仙居的頂層,第七樓,這才停下。

隨後,我們陸續走出了電梯,花豹又引着我們繞過了一條金碧輝煌的長廊,這纔出現在一間類似活動室的正廳之中……這裏不僅有桌球,電玩,甚至還有幾張賭桌,而此時,賭桌上,已經圍滿了穿着打扮各異的漢子,其中還有我認識的毒狼和禿鷹!

一見我來了,那羣人立刻放下了手上的牌,紛紛朝着我點頭行禮,尊敬的喊了我一聲“小風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