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在這些人的前面還站著幾個人,兩名婦女,和三個孩子。只是看了一眼,左楊慕就斷定這是吉恩的家人。

如今大兵壓境,對面的惡魔們也都很是緊張,眼神緊緊的盯著左楊慕這邊。

還沒等兩方面對話,從左楊慕的身後飛快的上來十艘子船。正是木辰帶人趕了過來。

剛剛在牽制住怪獸的時候,木辰十分挂念左楊慕這邊,所以市場分心來注意這邊的情況。當發現星光滿天的時候,就知道這邊戰鬥的激烈。木辰趕忙傳令,叫手下的十艘船放棄糾纏,趕快支援左楊慕。

他們在前飛趕,後面則是跟了一堆怪獸和惡魔。這樣,左楊慕就陷入了腹背受敵的地步。

左楊慕站在剛剛臣服於自己的怪獸身上,看著前後的情況,心裡也是一陣緊張。她幾乎已經沒有餘力再釋放星神之力,而且,人質現在也在對方的手裡掌握著,又是被惡魔包夾在中央,情勢對己方實在太不利了。

這是媚婉兒距離左楊慕最近,不由得仰頭問道:「怎麼辦?」

「能怎麼辦,殺唄!現在不光是要救出人質,還要安全的離開!保命都是個問題了!」拍拍怪獸的頭,怪獸的頭一低,緊貼地面,左楊慕飄身從上面跳下來,因為太過虛弱,身子就是一晃,回頭看了一眼跟在自己身後的怪獸,笑道:「也不知道這是些什麼……」

媚婉兒恢復人形來到左楊慕的身邊想要伸手攙扶,卻被左楊慕一擺手阻止了,抬頭看向對面,兩方的距離並不遠,大概有一箭之地,高聲喊道:「各位,好久不見!」

為首的那個黑袍男子的身子就是一陣抖動,隨之傳出來男不男女不女的破鑼聲音:「白羊星的公主,今天到來,真是有失遠迎!」

「呵呵!」左楊慕一陣冷笑,她和對方對法的第一想法就是拖,等後面的艾薩克和戰麟,另外就是想想如今要怎麼才能萬無一失的救下人質。抬頭看了看前面的那些人,目光落在了兩名婦人和三個孩子的身上:「幾位可認識金玲星的吉恩?」

五個人一聽,其中一個年紀看上去有十六七歲的男孩子看起來比較膽子大,聽到左楊慕問話,開口反問道:「你是我們的公主嗎?」 左楊慕看著五個人,微微點點頭,隨後目光落在五個人身後的黑袍人身上:「你們和天狼星的人已經將幾乎全部的雙魚星域都佔領了,還不知足,現在又跑到我的白羊星域興風作浪,你們還真的是魔膽包天啊!」

黑袍人一陣的獰笑:「聖主陛下,如今你看看你周圍的形勢,我們手裡有人質,而你和你的人都陷入到重圍中,到底是誰的膽大包了天呢?」

「是嗎?」左楊慕冷笑了一聲,對於眼見的形勢她心知肚明,可是一時又沒有好辦法,她並不擔心己方會全軍覆沒,或者是受到損失,因為,她知道身後還有戰麟和艾薩克,只是,人質在對方手上,卻是一大難題,一個處理不好,對方狗急跳牆,將人質殺了,那這次行動就真的失敗了。

自己這一方不敢輕舉妄動,對方則是認為著局勢佔優,所以有恃無恐。這一點左楊慕十分的清楚,如何能利用這一弱點,出其不意的將五個人救回,就難住了左楊慕。

兩方面都沒有再言語,都在思量著要眼前的一切要怎麼處理。突然黑袍人繼續操著他那陰陽怪氣的聲音說道:「聖主,不如我們合作吧!」

「如何合作?」左楊慕表現出一絲興趣,心裡卻嘲諷對方的無知和幼稚。自己是絕對不可能和惡魔合作的,這事不僅是名譽和聲望的損失,更是她自己也接受不了的,不過對方既然要和自己談談,她也巴不得以此來拖延下時間,好相處兩全其美的辦法。

「我們代表地獄之主答應幫你成為真正的白羊星域的聖主,並且,盡全力,幫你統一整個黃道宮所有星域,條件嘛,就是你允許我們惡魔在這些地方做一些我們惡魔的事,如何?」

「這個……似乎誘惑不小啊,不過我需要想想,事關重大!」左楊慕故意冥思苦想,此時她的身體已經恢復了一絲。又能釋放一個法術,不過左楊慕還是沒有完全的把握可以一下子將五個人全部救出;

「可以,不過不要時間太久!你想拖延時間,等你的援兵,我想大可不必,就算他們趕來了,人質依舊在我們的手裡!」黑袍人好像是在冷笑,外面的黑袍不停的抖動:「

我知道你這次來,是為了救這些人的,如果你答應合作,那麼我就將這些人質釋放!並且不再和天狼星合作,想來,沒有我們惡魔的幫助,天狼星無法承受你和雙魚星域的雙重打擊!不知聖主意下如何?」

左楊慕心思暗動,故意的冷哼道:「我怎麼知道你們說的是真是假,惡魔反覆無常,誰知道我會不會成為第二個天狼星!」



「哼!我們惡魔是殘忍,無情,沒有信用,但是我們都會表現在明面里,不會像你們這些人,一切都是在暗中進行,讓人防不勝防!」

「請拿出你們的誠意!」左楊慕知道這種時候,誰能堅持住,誰就是勝利,若是能把人質先要回來,就再好不過了,畢竟她帶人來,就是為了人質的。


「你要什麼誠意?」黑袍人的聲音從黑袍下傳出;

「三條!第一,將人質放了,第二,你們惡魔撕毀和天狼星的合作,第三,將你們知道的有關天狼星的秘密詳細的告訴我!」

「不愧是聖主,果然狡猾!我若是就這樣答應你了,那我不是成了三歲小孩了?」

「如此,我們就沒有合作的可能了!你連誠意都不肯拿出來!」說著話,左楊慕的手在袖子里已經開始凝集星神之力,她要的事一擊必中,將五個人安全的帶回來。

「也好,那麼不知聖主,你要拿出什麼誠意出來呢?」

「我的誠意么……」說著左楊慕一個人向前邁了幾步,這樣就距離五個人有近了一些,每個人的五官都看的清清楚楚:「就是殺光你們這些雜碎!」

猛然間,左楊慕的身子外就是金光一閃,十分的刺眼,在場所有的惡魔全部被精光刺的睜不開眼目,而左楊慕就利用這一瞬間,手指上早就準備好的星神之力,向著五個人就投了過去,立刻就好像一個金色的罩子,將五個人罩在中間。

隨之左楊慕高喝到:「媚婉兒,救下人質,快撤!」媚婉兒被剛才左楊慕突然的舉動完全嚇傻了,現在聽到左楊慕的命令,這才反應過來,帶著自己身後的一百名聖使,沖向金色的罩子。

而對面的黑袍人,顯然沒想到左楊慕會如此果敢,說動手連招呼都不打,一時氣急,但是身為惡魔的高層,對於光的敏感度就更大,所以他就沖不到近前,值得催動身邊背後,還有圍在左楊慕身後的那些惡魔,開始攻擊左楊慕帶著的一百餘名聖使。

這一局面左楊慕早就預料到了,趕忙命令木辰帶著其餘一百餘名聖使從子船上下來,讓剩下的人駕駛子船將五個人質和受傷的聖使帶著往外沖。左楊慕沒有回到船上,而是飛身上了紅色怪獸的頭上,一拍其頭,這隻怪獸就組織起周邊的數百字怪獸,開始協助子船瘋狂的進攻。

而這些怪獸的數量要多餘聖使,所以,每個人騎乘一隻,也還有富餘。隨著左楊慕身下怪獸的一聲吼叫,其他的怪獸,紛紛的尋到聖使,將其托在身上,向外飛去。


其他沒有聖使的怪獸,則是在左楊慕等人的身後,開始斷後。這就不是聖使和惡魔之間的戰鬥了,而是怪獸和惡魔的廝殺。完全血腥的廝殺,別看魔化這些怪獸容易,但是要對敵就不是惡魔的強項了。

這些怪獸的看家本領就是火,火和光都散發著無盡的熱能,這就是惡魔的剋星。

雖然惡魔的數量多,但是他們對怪獸的傷害特別小,即便在其身上劃出一個小口,不但不會影響到怪獸,反而會更加激發怪獸的兇狠。

就在這時,左楊慕的前面,傳來了轟隆轟隆之聲,一艘巨大的船隻正以勢如破竹的勢頭,向著左楊慕這邊飛來。

看清了飛船的外貌,左楊慕的心算是安穩了下來,而就在這時,身子也無力的倒在了怪獸的後背上。 媚婉兒見狀,立馬一拍坐下的怪獸,怪獸怪吼一聲,就超過了左楊慕,衝到了左楊慕的前面。而左楊慕坐下的怪獸則是速度放緩,保持著中間的距離。這一幕讓惡魔看的精心不已,要知道他們魔化這些怪獸也費了不少手腳。弄不好這些怪獸還不聽他們的指揮,還從來沒像左楊慕她們這樣,根本就是怪獸自己自主的在行動。

不過黑袍人此時看到左楊慕倒在怪獸的頭上,知道這是千載難逢的機會,抓住一個左楊慕就等於抓住了整個白羊星域。黑袍下射出兩道精光,如同石子劃過玻璃的聲音高聲吼叫道:「抓住白羊聖主!」

而此時在這裡,惡魔最高的指揮官就是這個黑袍人,許多惡魔聽了,紛紛獰笑著向著左楊慕衝去。但是想法和實際是有差距的,圍在左楊慕身邊的怪獸有數百隻,豈是惡魔想要衝過就能衝過去的。

另一方面戰麟和艾薩克,已經看到了前面被一片黑雲裹在中間的左楊慕等人,心急之下,將所有的子船全部都放了出去,一下子,形勢就發生了逆轉,就見白羊星的子船鋪天蓋地,幾乎宣布都出動了。


艾薩克更是親自駕駛這子船出動,這些日子和左楊慕在一起。艾薩克覺得混的都是勁,非常的刺激,他好像終於覺得自己有了用武之地一樣,如今看到左楊慕陷入重圍,他的眼睛並不比惡魔的眼睛差,血紅一片,幾乎是咆哮著喝斥白羊星的子船瘋狂的進攻。

光束炮,如同一把把鋒利的刀鋒,在黑雲上不斷的切割,只是一個衝鋒就將眼前的黑雲絞了個支離破碎。而艾薩克就這樣還不滿足,命令手下的子船分作無數個小隊,自己親帥一支小隊,展開了瘋狂的絞殺。

這一次在這顆荒涼的星球上,駐紮的惡魔非常多,艾薩克幾乎是半瘋狂半興奮的再絞殺,直到戰麟的聲音傳來:「我說艾薩克,你別光殺惡魔過癮,救聖主啊!」

艾薩克這才恍然大悟,清醒過來,一晃腦袋:「殺忘了,我這就去!」駕駛著子船向著包圍中心的左楊慕而去。

而怪獸們因為外面有艾薩克帶領的救援,從里往外沖,如此一來,就是裡外夾擊,只是瞬息就從黑雲中沖了出來。

黑袍人見狀,都快發瘋了。不住的叫罵自己的手下「笨蛋!廢物!」可是,事實是他根本就無力回天。

惡魔本就沒有什麼紀律而言,若是單獨行動還可以,可是眼下進行團戰,自私的秉性就都爆發出來,見白羊星的人如同一隻只老虎,這些惡魔早就嚇的沒有了戰心,之所以還在勉強掙扎,那是因為黑袍人在後面的催促。

可是,隨著越來越多的惡魔別白羊星的人絞碎,剩下的惡魔就沒有了戰心,紛紛的逃竄,連跑再死傷,不到二十分鐘的樣子,就剩下黑袍人自己站在那座建筑前。

而這時,左楊慕完全的失去了意識,這交戰的一切,她根本就不知道。她坐下的怪獸帶著她和她的一百餘名聖使,全部都落在了地面,黑黲黲的黑雲也漸漸散去。露出了許久沒見的陽光,所有的怪獸都仰首嚎叫,表達著解脫后的興奮。

媚婉兒和一百餘名聖使從怪獸的頭上下來,那邊的黑袍人,她們已經估計不了的,左楊慕的安慰才是最重要的。可是意外發生了,左楊慕的那頭怪獸將左楊慕護的非常嚴實,根本就不讓媚婉兒等人靠近。

而隨著它的一聲吼叫,作為的數百隻怪獸同時都怒目等著媚婉兒等人。媚婉兒苦笑了一下,這些怪獸除非聖主,要不然,他們這一百多名聖使怕是死的連渣都不剩,但是又不能不管左楊慕,媚婉兒盡量的露出非常溫和和善良的笑容,試著和怪獸溝通:「那個,你,把她給我,我好救她!」

怪獸瞪著眼歪著腦袋,似乎在聽媚婉兒說話,可問題是,怪獸根本就聽不懂媚婉兒說什麼!

媚婉兒差點哭出來,很是急切的又說道:「你把她….」一指左楊慕:「給我,我帶回去,救她!」媚婉兒做著她認為最簡單的手勢。

可是這隻怪獸也不知道是沒聽懂,還是根本就不相信媚婉兒,瞪著眼睛,無動於衷。

媚婉兒氣壞了,心裡惱火的要命,要知道,她原來也是一方的頭領,可以說在遇到左楊慕之前,媚婉兒一指高高在上,什麼時候如此低聲下去過!可是眼下,不低聲不行啊,左楊慕有個三長兩短的,她們這些聖使如此追隨左楊慕到這裡不就成了一個笑話嗎?

更何況,左楊慕的個人魅力確實深深的吸引了她們,她怎麼可能放任左楊慕的死活不管!

爆喝一聲,媚婉兒壓抑住內心對眼前怪獸的恐懼,身體瞬間暴漲,一個三丈有餘的狼人,在怪獸的眼睛里迅速的呈現。可是怪獸看著媚婉兒,根本就不屑一顧!若是眼前這個狼人是和自己的恩人來的,想來它早就不耐煩一翅膀把她們都扇跑了!

媚婉兒變完身之後,仰頭又看了看眼前的怪獸,身後的那些聖使也都變身成兩人,可是在這些體型巨大的怪獸面前,仍舊十分的渺小,更別說扔進這數百隻的怪獸堆里。

媚婉兒有心想上去拚命,但是衡量了一下兩方面的實力,就把這個念頭放棄了,死不怕,問題是,被這群剛剛還帶著自己等人衝出重圍的怪獸給殺了,那就太冤了。

想了想,左楊慕可能是太累了,大概休息一會兒就好了,畢竟一直她都在左楊慕的身邊,知道左楊慕並沒有收到傷害,很可能是星神之力消耗的眼中造成了體力透支。算了,耐心的等著吧。

而那邊的黑袍人,有心突然襲擊,把左楊慕給搶跑。但是看了看數百隻的怪獸,左楊慕不知道這些怪獸的來歷,可是他知道,所以,忍下心裡的衝動,這次失敗了,下次還可以重來,可若是衝過去,怕就是十成十的死。

想到這裡,黑袍一抖,身影便消失在了建築旁! 媚婉兒盯盯的看著眼前的這些怪獸,她明白這些怪獸是在保護左楊慕,一想到左楊慕並沒有受到什麼傷,只是因為星神之力消耗過大,才昏睡過去,心裡就略微鬆了松,但是目光卻沒有離開左楊慕,期盼著左楊慕快些起來。

而這時候,整個星球的黑霧漸漸散去,一陣陣陽光和煦的灑落了下來。眾人的心卻越來越焦急,時間從未感覺過是如此的緩慢。

這一堅持就是三天,當左楊慕眼皮一動,好半天才睜開眼睛的時候,就看到一群狼人和一群怪獸對持,皺著眉頭爬坐了起來,看著媚婉兒:「你們在做什麼?」

「聖主,你醒了?」媚婉兒很是興奮的看向左楊慕。

左楊慕點點頭,拍拍怪獸的頭,別看這隻怪獸堆媚婉兒等人,橫眉冷對,但是對左楊慕卻十分的順從,頭往下一低,左楊慕從怪獸的頭上跳到地面,身子晃了晃,媚婉兒趕忙上前一步,想要扶左楊慕,可卻聽到在左楊慕的身後,一陣哼哼的聲音傳來。

順聲望去,這才發現,那隻怪獸,正瞪著眼看著自己,嚇得媚婉兒身子就不敢動了。左楊慕站穩身形看到怪獸的模樣,輕輕一笑,對怪獸說道:「她們都是我的朋友!謝謝你!」

怪獸似懂非懂的看了看左楊慕,晃著腦袋,好一會兒,好像是明白了,巨大的腦袋湊了過來,在左楊慕的身上蹭了蹭,表示撒嬌。

左楊慕的額頭躥出黑線,這麼大的塊頭還跟自己撒嬌,要不要這樣?不過,這些怪獸都跟著自己,左楊慕卻有些為難,自己總不能把他們都帶著吧,對這些動物,她根本就不了,不知道該怎麼去餵養,可是,不帶走吧,它們會不會到處惹是生非呢?

想到這裡,左楊慕看向媚婉兒:「婉兒,這些怪獸,你可認識?」

媚婉兒搖搖頭:「不認識,好像是龍!」

什麼叫好像是,左楊慕無奈的一扶額,還真是頭痛,自己只不過是無意的將這些怪獸從惡魔的手裡給解救出來,沒想到如今卻成了自己的一個**煩。

而就在她為難的時候,站在左楊慕身後的怪獸,張嘴咬住左楊慕的衣服扯了扯。左楊慕回頭,疑惑的看向怪獸,就見那巨大的腦袋揚了揚,有嗷嗷的叫了兩聲,這一下就把左楊慕的頭給弄大了,誰能告訴她,這傢伙到底是什麼意思?

還沒等左楊慕想明白,就見那隻怪獸的大嘴一張,叼住左楊慕的衣服,就往一個方向飛,身後的媚婉兒急了,可是跑總比不過飛吧,趕忙帶人回到大船上,讓戰麟和艾薩克快追。

到了這時候,戰麟和艾薩克已經不用人告訴了,早就指揮著戰船追了出去。但是比起速度和靈活性,大船就遠遠不如怪獸的速度了。

就見那些怪獸雖然只有數百隻,但是因為個頭大,卻已經佔了半邊天。遠遠望去遮天蓋地的,別說沒有小動物,就是有,也早就都被嚇跑了。

左楊慕被叼著往前飛,身子懸在半空中,很是難受。現在她明白了,這隻怪獸是要帶她去什麼地方,於是無奈的說道:「你是要帶我去什麼地方吧?把我放下來吧,這樣我不舒服!」

可是,怪獸根本理都不理,就算它想理,也聽不明白左楊慕在說些什麼。如此反覆說了幾次,左楊慕沒有辦法,只好任由著這隻怪獸帶著走。很快,左楊慕就發現,這些怪獸飛到了這個星球的另一面。

黑漆漆的天空,視線並不能看出多遠。氣溫也十分的低,如非左楊慕身具星神之力,怕是也很難抵擋這裡的寒冷。

飛了沒有多久,就看見前面有一個黑洞。這個黑洞不是山,是在地面上的一個黑洞。如同在黑暗中等待的一個怪獸的大嘴一樣,黑漆漆的,很是嚇人。

左楊慕看著飛行的路線,知道這些怪獸是打算帶自己進洞。如此一來,左楊慕心裡也有些好奇,不知道洞里到底都有什麼。而且,她覺得這些怪獸並沒有惡意,所以,去看看也沒錯,或許,那裡能找出這些怪獸的出處。

還沒到洞口,左楊慕就感覺到有一股非常強的風力向外吹著,一般的人或者飛船都無法抗拒這強勁的推力,而帶她來的這些怪獸卻沒有四海反應,一個個飛在這推力里,十分的輕鬆。

這是左楊慕猜測到,也許這些怪獸就是這顆荒棄星球的居民。可左楊慕並不是本地的,另外她也沒有這些怪獸的能力,能抗拒這強大的風力。身子被推的往後墜,不多時,衣服上就有刺啦刺啦的聲音。

左楊慕被衣服勒的實在是難受,而且被風這麼一吹,左楊慕有一種危險的感覺。索性回身用兩隻手,抓住怪獸嘴兩邊的須子,這才勉勉強強的穩住身子。

而這些怪獸越往前,距離黑洞越近,風力也就越大。到了這時候,左楊慕忽然覺得,這也許是黑洞的自我保護所生成的風力。如此一來,她就更好奇裡面到底有什麼玄機。

在數百隻怪獸的後面,跟著戰麟和艾薩克,一旁的媚婉兒和木辰,還有露絲還有慕婉依,一個勁的催促兩個人快追上去,可是船本來就大,速度上也不是最快,而且,又有那麼的風力阻礙,想要加快速度,那裡是那麼容易的。

最後戰麟和艾薩克都發了狠,讓手下的人,玩了命的去追。而左楊慕這是也發現後面船隻,知道自己的人追來是為自己,想了想,這裡的風力很大,而且黑洞里又不知道有什麼,她有著這些怪獸保護,或許不會出現什麼危險,可是身後的戰麟他們就未必的。

想到這裡,左楊慕眉心上的星旋一轉,手指一彈,一顆金色的小星星就飄向了兩首大船。眨眼間就到了大船附近,『噗』的一下,在天空散開,露出一個虛幻的左楊慕,戰麟和艾薩克,趕忙吩咐放緩速度,就聽對面的左楊慕虛影說道:「你們找一個安全的地方等我,我去去就回,放心,我沒事!」 星旋之力緩緩轉動,臨近黑洞的時候,左楊慕不得不調動星旋之力,抵擋黑洞的風力,對於左楊慕而言,這風力就是她也不是能完全忽視的。

怪獸的速度很快,數百隻怪獸,陸陸續續的都進了黑洞。這個洞口很大,到了近前的時候,左楊慕才發現這裡面黑漆漆的,伸手不見五指,即便是星旋之力展開,左楊慕無法視物。

而得到了左楊慕命令的戰麟和艾薩克等人,也只能幹看著,就算他們不看著,也無法繼續追趕,因為風力很可能會是兩艘船偏離航向,不受控制,到那時,別說保護不了左楊慕,就是這兩船近兩萬人,怕是都有去無回。

四周黑漆漆的,除了能感覺到自己還在怪獸的嘴裡叼著,左楊慕根本什麼都分辨不出來。

奇怪的是,這裡除了她和數百字怪獸,根本就沒有其他的聲音。不知飛了多久,似乎好像要到盡頭了。風力也在這裡變得更加巨大。

怪獸們也開始有些不適用,除了幾個比較強壯的怪獸外,其他的怪獸的速度也慢了下來。只能遠遠跟著。

左楊慕這是因為被怪獸帶著,所以不得不慢慢的加大星旋的轉動,過了沒多久,左楊慕就已經把星旋之力完全的調轉起來。

在這黑漆漆的地方,即便有星旋之力的保護,左楊慕也覺得心裡發慌。特別是這奇怪的風力,讓她覺得十分的不安全。屈指一彈,一顆金色的光點脫離手指,好像是黑夜裡的一盞燈,瞬間將周圍的景物照亮。

左楊慕自從到了白羊星域,所經歷的廝殺也不少,但是全部加起來也沒有這裡的白骨多。接著星光,左楊慕看的雖然不是清楚,但是也能分辨出周圍的景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