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完之後,我頭也不回的往上走,因爲我知道二朋這小子膽子小,肯定是不敢一個人下去的,所以他絕對會默默的服從我,跟着我往上走。

這轉眼就到了二十樓,推開辦公大廳的時候,我還覺得裏面挺亮的,可能是因爲今晚剛好月逢十五,正值月亮又圓又亮的時候。

辦公大廳想必大家都知道什麼樣吧,就是那種好多人一起辦公的地方!

到處都是電腦和打印機,然而電腦與電腦之間僅僅相隔着一塊半透明的玻璃,屬於那種大衆化的辦公大廳。

我問二朋,那主管買的石頭在哪裏,只見二朋此時滿臉都是冷關汗,顫顫巍巍的擡起右手指向面前的一扇半關閉的辦公室說:‘‘就,就,就在哪裏!’’。

二鵬說完之後,又向我的身邊靠了靠,差點把我給擠倒在地,氣的我當場賞給了他一個爆慄,隨後厲聲喝道:‘‘臥槽,你想摔死老子嗎!’’~~

‘‘東哥,對不起對不起,我太激動了!’’~

二朋急忙道歉,但是身子還是一個勁的往我身邊靠攏,沒辦法,我只能無奈的隨他去,還沒見鬼呢,我差點成鬼。

差點被二朋給擠下大樓,要不是有玻璃保護着勞資,勞資估計就要跳樓了,氣的我又賞給了二朋一腳,然後罵了一聲:‘‘滾蛋,你想謀殺啊!’’~

在這之後,二朋終於老實一會兒了,因爲我已經把他綁在了我身後的椅子上,任他怎麼掙扎都不可能再碰到我。~

就是那椅子摩擦地板的聲音讓人惱怒,因爲二朋被我綁着,所以他想反抗,但是他掙不開繩子,只能一個勁的摩擦噪音讓我煩心。

但是我一直在忍,所以並沒有將二朋發出的響聲放在心上,只是安然的扭過頭,在這二十層高的樓層上,透過全是玻璃的一堵牆賞月,望着外面的圓月讓我有種心曠神怡的感覺!~

‘‘吱…呀…呀…呀…!’’~

突然,一種雜聲打亂了我的思維,氣的我回過頭望向被綁在椅子上的二朋,恨不得把他給固定在這地板之上。

‘‘東哥,這次真的不是我!!’’~

二朋帶有哭腔的聲音說完之後,將頭望向主管的辦公室,示意我也看過去!

然而當我望過去的時候才發現,主管的辦公室半關閉的木門,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被全打開了……

………………………………………………………………《我做妖屍的那些年》……………………………………………………………….. ‘‘嗡!~’’~

突然,整個主管室的大門內發出陰森森的亮光,而且先是從主管室刮出一股強風,將整個二十樓吹的一團糟,到處都是紙張橫飛。

‘‘嗚…嗚…嗚…嗚….!’’~

過了大約五分鐘,樓道大門的外面傳來了陣陣的鬼叫,聽起來好像越來越多,正朝着這裏趕來。

‘‘啊啊啊~東哥,求你了,快放開我!!’’~

此時的二朋看起來都快要哭了,也難怪,在此情景下誰能安下心來,就是我這個在神界也能算上神尊的人也感覺到了恐懼。

‘‘吱呀…呀…呀…!’’~

正在我準備給二朋解開繩子的時候,我背後十米處的二十樓樓道大門被推開了,隨後我看到二朋瞳孔極速放大,一個勁的看着我的背後。

臥槽,難不成鬼就在我的背後,太可怕了吧,我如果一回頭豈不是要與它面對面!

要真是這樣的話,我豈不是會被背後的傢伙給嚇死,想着想着背後冒起了冷汗。

但是我就裝沒看到二朋的眼神,自顧自的給二朋解下最後一道繩子。

‘‘咣噹!’’~

剛解開繩子,二朋的身子就極速後退,並用手指着我的背後,他的一張嘴幾乎成了o型,已經說不出了話。

我此時已經不敢回頭,就站在這背對着黑漆漆樓道的辦公大廳中,但是經管如此,好奇心還是驅使着我一探究竟。

於是,我緩緩的回過頭,慢慢的,可是當我扭過頭的時候卻發現,背後什麼東西也沒有,這頓時讓我緊張的心放鬆了下來!

就這樣,既然沒有什麼,我就去扶起來二朋吧, 棄後毒妃:腹黑王爺請滾粗


面對面的,我從來沒有與這種東西如此近距離接觸過,那是一個如同貞子一般的鬼,一身白衣懸浮在空中。

我可以藉着明亮的月光看到它黑髮後慘白的臉,和似乎被水泡過的眼球。

頓時我就感覺自己似乎一下子失去了對身體的控制權,一下子倒在了地上。

雖然我是妖屍,但是畢竟才幾年的時間,不可能完全排除我當凡人時的二十多年恐懼,所以我被嚇癱了。

隨後,便是越來越多的鬼從樓道口涌入,就連我面前的這個長髮鬼也加入了衆鬼的行列,感情它只是在嚇唬我和二朋。

見到此鬼一走,我急忙爬到了二朋的身邊,身子緊緊的靠着背後的玻璃牆壁,而且渾身的冷汗已經將我的衣服給溼透。

其實,面對面撞鬼倒不會讓人害怕,害怕的是趁你放鬆的時候它默默的站在你的身後,然後讓你無聲無息的看到它!

面對着越來越多的衆鬼涌入主管室,我卻發現主管室貌似沒有要滿的跡象。

難不成這些鬼都進入了二朋所說的那塊石頭中,如果真是這樣的話,那這塊石頭豈不就是輪迴石。


說起輪迴石,我對此並不是很瞭解,我只知道這是一塊可以吸納任何鬼魂的石頭,無論是惡鬼還是厲鬼,都可以通過輪迴石完成輪迴。

它不同於幽冥界的輪迴法則,而且它可以無視任何空間的輪迴法則,讓那些大罪大惡之兇鬼輪迴轉世。

反派嫌我太可愛[快穿] ‘人道渺渺,仙道莽莽,鬼道樂兮,當人生門,仙道貴生,鬼道貴終,仙道常自吉,鬼道常自兇,高上清靈爽,悲歌朗太空,唯願仙道成,不願人道窮,北都泉曲府,中有萬鬼羣,但欲遏人算,斷絕人命門,阿人歌洞章,以攝北羅酆,束誦祅魔精,斬馘六鬼鋒,諸天氣蕩蕩我道日興隆。’’~

就在我和二朋兩人看着衆鬼進入主管室的時候,突然一道白影劃破了虛空,在辦公大廳中出現,口中念着口訣,揮起手裏的長劍衝上了鬼羣。

這白影道人一來,瞬間打散了衆孤魂野鬼的腳步,都想一個勁的涌入主管室,爭取早日投胎。

畢竟這些孤魂野鬼生前都是有罪有惡之人,幽冥界輪迴法則容不下他們!

所以遭受陰差驅逐至陽間,待到他們把罪惡贖清之後方能返回陰曹地府投胎轉世。

可是如今有這麼好的輪迴石現世,誰還想留在人間贖罪,肯定是都想快點投胎,於是就造成衆鬼雲集於此,天生大劫異像!

而面前的這個白衣道人,說不準就是凡間那些隱世的大門派弟子。~~

而我聽毛叔說,這些大門派的道祖都是天上叱吒一方的神仙。~~

他們飛昇以後,就會使用大法力將自己的門派隱蔽在靈氣稀薄的凡間,上接天界靈氣澆灌,下收各路奇才。

可能如今天生異像,而這名白衣道人可能就是受掌門或者長老的調令,來此查看情況的。~~

只見鬼羣此時已經混亂不堪,白衣道人手中的各種小型道陣在鬼羣中一個接一個的爆發。

不到半個小時的時間,這裏的鬼魂幾乎是跑的跑,被抓的被抓,整個二十樓已經是沒有了一隻鬼。

臥槽,這廝居然這麼年輕,他降服完鬼怪之後我才發現他的正面,看起來他好像還不足二十五歲。

余夢錄

隨後,白衣道人再次在原地劃破虛空,一頭鑽進結界中,消失在了原地。

你說我怎麼可能讓他說走就走呢,於是暗中讓乾坤戒內的布魯出來,跟上前面的白衣道人,看看他到底是何門何派。

一切都安穩了下來,想必那些鬼怪也不會選擇今天來了,於是我徑直走向主管室,看看那塊石頭到底長什麼樣。

此時的主管室已經是凌亂不堪,到處都是一片狼狽,看上去就像是好幾十年沒有人住過似的,到處都覆蓋了一層灰塵。

唯有散發着陰森森幽光的輪迴石哪裏是一片潔淨的地方,就連電腦的屏幕都已經破了。

如果將這裏和辦公大廳比,這主管室就像是一個幾十年沒人來過的地方。

而且還是僅僅十來天就被弄成了這樣,也可以這麼說,這些鬼可能都是灰塵所聚。

我將手伸向這塊輪迴石,然後使勁用力來拿,卻發現此石果真很重,而且靠人類自身極限根本就拿不起來。

別看這輪迴石只有巴掌大,我卻感覺它比一座山還要重,最終,我爲了得到輪迴石,不得不使用了異能力。

好在二朋是凡人,並不能在特定的情況下看到我使用的異能,所以我將異能力灌注滿全身,然後奮力的去拿那塊石頭。

終於,石頭動了,看到這種情況,我瞬間將力量又上調了幾萬斤,已經無限接近了初級神仙的實力,儘管如此輪迴石依然難以被我拿起來。

臥槽,坑爹啊,幾萬斤的力量都拿不起這一塊小石頭,既然如此,那個主管到底是怎麼辦到的,他怎麼可以將這塊石頭從賣方哪裏拿到這裏。

試了無數次,勞資依然無法挪的動,只能想到了一個極端的辦法,那就是讓乾坤戒的吸力把它收進乾坤戒中。

想法固然是好的,但是二朋在這裏,我也不好亮出自身的法寶,於是一道異能侵入二朋的身體,使他昏睡了過去。

一切準備妥當之後,我將乾坤戒對準輪迴石,巨大的吸力由此展開。


只見那可以吸碎空間的強大吸力對着輪迴石做功,無盡的吸力早已經超越了這個空間的承受力。

‘‘噼裏啪啦!’’~

只見輪迴石內的空間開始破碎,而我腳下的地板也已經被我踩裂了,大有崩塌的跡象。

輪迴石此時像有了生命一樣,一頭扎進了乾坤戒中,可能它也不像墜入無盡的空間逆流中!

所以才冒險衝進了乾坤戒內,由此可知,這輪迴石絕對已經是擁有了靈性。

既然收入了乾坤戒內,那就沒什麼了,接下來的事就交給上古魔蜥一族了!

我還就不信上古魔蜥一族這麼多的魔皇,還會抓不到一個小小的輪迴石。

再說了,它現在在我的乾坤內,想跑又能跑到哪裏,我想什麼時候收它,我就可以隨時去捉它。

然後捉到之後等布魯歸來,給它封上幾道中型封印陣法,還就不信它還能跑。

現如今仔細算一算,乾坤戒內已經封印了我兩把鑰匙,算上輪迴石已經是第三把了,距離打開異世界又近了一步。

不對,應該是四把,還有一個碰必死在三面山呢,因爲那玩意無人能碰,所以乾脆就留到最後!

勞資就在那三面山之中武破虛空,然後直達天界。

到時候,我一定要弄明白,這普天之下,到底誰爲掌控,到底是六道仙主,還是有更高的法則控制……

…………………………………………………………………………………………….《我做妖屍的那些年》……………………………………………………………………………………………. 一時間,我又不知道該幹什麼了,把二朋送到了他的住處之後,我就離開了他家,回到了我之前租住的賓館,在賓館中等着布魯回來報信。

等了得有三天,布魯終於回來了,他第一時間找到我的住處,然後快速的鑽進了我的乾坤戒中,好像有什麼人追殺他似的。

果真不假,布魯剛進乾坤戒不久,我的房門就被打開了,隨後走進了好幾個身穿西服的人!

他們就像是保鏢,進了房間後分成兩路而立,隨後是以爲白髮蒼蒼的老者,拄着柺杖進入了我的房間。

別看老頭看起來普普通通,但是我總覺得這些人來路不凡,絕對不是平庸之輩。

還有這個老頭,絕對是在裝老,因爲他的裝老根本就掩蓋不住他的仙風道骨。

臥槽,一下子進來這麼多的強者,讓我這平庸之輩怎麼好意思不出去接待,於是推開臥室的大門來到客廳,指着他們就喊!

‘‘哎哎哎,我說你們到底怎麼回事,怎麼不敲門就隨便進我房間!’’~

說着我就要往外轟他們,不過,我當然是先轟老頭子了,因爲我知道他們會阻止我這麼做,而我這麼做的目的就是讓他們放棄對我的懷疑。

果不其然,勞資直接被幾個壯漢給架住,往後扔了好幾米遠,一連好幾個踉蹌差點摔倒。

‘‘放肆,我怎麼教你們的,要以德服人!’’~

老者對着那兩位壯漢大吼過後,顫顫巍巍的走到我的身邊,隨後說了聲不好意思,扭頭便帶着身後的這些保鏢撤離了我的房間。

但是我並沒有注意到,這位老者居然臨走的時候,在我的房間中留下了一道無形的靈氣,就遊蕩在我的這間大廳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