呯!

一聲脆響,媽地,竟然還有門呀,而且還居然關了。

三人一起望向見虛道長,意思很明瞭,你媽地裝大逼,要我們跟着進來,這下好了,被關在這裏了,雖說從進來到現在,似看不出什麼惡意,但這滿洞的骷髏瑩光,能是善地嗎?

見虛道長走過去,壓了壓大牀,嘎吱地一響,駭得我們一跳,以爲是硬的,媽地,竟是軟的。

“別慌,反正來了,既來之則安之,再想辦法。”見虛道長四下打量着。

“你們注意沒有,那人的腳,也是飄起的。”成光抖抖索索地說。

一個“也”字,我和耿子當然明白,李嫂的腳,成光就曾看到是詭異地飄起的,只是這會兒,根本沒心思解李嫂這個迷了,倒是眼下,被關在這個滿布骷髏瑩光的烏託幫裏,怎麼辦。

“當然是飄着的,你指望這裏還有人呀!”見虛道長身都沒轉,不屑地說。

一語倒是提醒了我們,媽地,確實,到這地方,還指望能碰上人嗎,不過,這種驚駭,已然過去,不死,就是最大的希望了。

突地,全身一震,牙齒顫成一片,全身也是顫成一片。

大國金融 撲撲!

天,耿子和成光突地倒在地上,呀地兩聲驚叫。

連忙爬起,又是撲地倒下。而怪異的是,成光和耿子的衣服竟突然變大了起來。

媽呀!不對,我的衣服也是突地變得空了起來,只是沒有成光和耿子那麼明顯。

天!我們竟然象是正在被風乾一樣,身體正在慢慢地乾癟!腦中快速地閃過骷靈的身樣,也是枯癟一片,難不成,進這裏的人都要變成那個樣子。

呀呀呀呀!

成光和耿子受不住,一下叫了起來。天啦,兩人的手背,突地現起青筋,這是要被風乾抽血的症狀呀。

見虛道長當然發現了,呀地一聲大叫,突地全身盤飛而起!

嗖嗖嗖!

懷中的黃符紙連出,張張貼在了骷髏頭上,洞裏一下昏暗了不少。而此時,見虛道長嘴裏似在念着什麼一樣,身形越發地急速,盤飛着,似在每張黃符紙上,用了手指劃了什麼一樣。

絲絲的血跡,昏暗的瑩光中特別顯眼,竟是在每張黃符紙上,有着絲絲的鮮紅的血印滲出。

“到底是有怪呀!”

見虛道長呼地飄飛而下,喘着氣,看着我們。

詭異的是,我們三個,一下慢慢地復了原,成了進來時的原樣,那種風乾的扯着的痛,不再出現。

“陰靈吸血,這裏有怪!我用符紙暫時封住了戾氣,但圓穹盡聚陰氣,看情形,單是我之力恐難全阻,還是得快快想辦法。”見虛道長雙目灼灼,看着四周。

“能出去嗎?”我驚慌地問,這可是我們最關心的問題。

“暫時不能,接下來,還會有事的,別怕,一起冷靜點。”見虛道長沉着聲說。

“作死呀,你他媽地不作,會死呀!”耿子跳着腳哭喪着臉對着見虛道長大叫。我其實也是這心思,只是沒說出來罷了,媽個巴,算是被你領進了黃泉道了。

空空空!

耿子跳起的雙腳落地,突地傳來奇怪的那種空洞的聲音,就像是跺在一個空洞的頂上一樣!

狂妃有毒,妾居一品 複製粘貼搜索:磨鐵中文網鄒楊懸疑熱血季《荒城迷靈索》。唯一正版絕無彈窗廣告更新更快更全!不想電腦及手機崩潰的親們,去看正版對眼睛最好!書友羣號:468402177,有驚喜! 秦黎辰輕輕地笑道:「我確實找兄長有點事情。不過,在那之前,我想見見瀾兒。」

「肅王世子與瀾兒早就沒了婚約,現在再稱呼她的閨名怕是不合適吧?」秦驍面帶不悅。

「兄長與瀾兒又是什麼關係?為何兄長要直呼其名?再說我與瀾兒的親事並不像外面說的那樣。」

秦黎辰說著,邁步走了進來。

蘇雯瀾放下手裡的東西,認真地看著秦黎辰:「世子爺,我不想引起不必要的誤會。你有什麼話就直說吧!」

「近日無意間得到一幅畫。」秦黎辰說著,將手裡的畫展開。「瀾兒看看……」

那是一幅美人圖。圖中的女子艷光四射,國色天香。不知道為什麼,蘇雯瀾總覺得在哪裡見過這個人。

「我不明白世子爺的意思。這人是誰?我不認識。」蘇雯瀾抬眸看他。

「看見這幅畫的時候,我的心裡有些難受。這女子讓我想到了瀾兒你。不知道為什麼,我就是想讓你看看。」

秦黎辰深邃地看著畫中人。

他沒有告訴蘇雯瀾的是最近總是夢見這個女子。在夢中,先是蘇雯瀾,再是她。她們融合成一個人。

他特意去請了一燈大師。一燈大師避而不見。可是這次他沒有放棄,而是一直等著他。為了從一燈大師的嘴裡聽見真話,他還用了些手段。結果卻得到一個不可思議的答案。

前世,今生。

當初一燈大師給他的忠告是放下執念,過好今生。而這一切都得到了解釋。原來他前世執念太深,所以今生還放不下。

知道了『真相』,秦黎辰再看蘇雯瀾,腦海里總會浮現許多畫面。在畫中,他變成了另一個人。而蘇雯瀾的樣子變成了畫中人。

蘇雯瀾並不知道秦黎辰在短短時間內經歷了這麼複雜的心理活動。

秦驍走過來,看著畫中的人。

那種熟悉感好強烈。

如果沒有記錯,畫中的女子就是他這些年偶爾會夢見的人吧?只是蘇雯瀾出現后,她的身影就消失了。

她是誰?為什麼秦黎辰會拿著畫來找蘇雯瀾?

「可能要讓世子失望了,我並不認識這個人。」蘇雯瀾說道:「如果沒有別的事情,我要回府了。失陪。」

秦黎辰收起畫,淡笑:「是我魯莽了。」

蘇雯瀾笑了笑,朝裡面說道:「淡竹,回府。」

「是。」

秦驍看著秦黎辰手裡的畫。他有種想要把畫搶過來的衝動。最終還是控制住了。

「這幅畫看起來有些年頭。不知道從哪裡得來的?」

秦黎辰摸著畫卷:「從一個古董商人那裡。據他說,這是他家祖先的古董。」

「嗯。」秦驍看見蘇雯瀾要走,對秦黎辰說道:「走吧!喝幾杯。」

「正合我意。」秦黎辰笑意不減。

馬車裡,淡竹對蘇雯瀾說道:「這個肅王世子在想什麼?如果對小姐有意,幹嘛拿別的女人的畫捲來找你?」

蘇雯瀾靠在那裡不說話。

她還在想那幅畫。

畫中人讓她覺得很熟悉。總感覺這不是隨便一幅畫,而是和自己有關的。

「小姐?」淡竹見蘇雯瀾在沉思什麼,擔憂地看著她。「你還好吧?」

「淡竹,我總覺得自己有些奇怪。」有時候感覺蘇家大小姐這個名稱很陌生,甚至覺得鏡子里的自己很陌生。

「怎麼奇怪?」淡竹不解。

「算了,沒什麼。」蘇雯瀾搖頭。

某個寺廟。正在敲木魚的和尚猛地睜開眼睛,那雙慈悲的眼裡滿是喟嘆。

「該來的,終究還是快來了。緣來緣去,前世今生,一切皆是孽。」

從秦黎辰找到他開始,他就知道命運的齒輪再次啟動。本來只有秦黎辰一個人記得點什麼,現在看天象變化,與前世孽緣有關的另外兩人也受到了影響。雖然現在還沒有徹底地恢復記憶,但是那也是早晚的問題。

一旦所有人恢復記憶,殺戮就要開始。而這一切,沒有人能夠阻止得了。

「前世孽債,今生清算。前世怨侶,今生就看他們能不能結成良緣了。」

夜晚,蘇雯瀾陷入夢魘之中。她看見了另外一個女人的人生。與此同時,有兩個男人也經歷著同樣的事情。

一幅古董字畫,牽扯出了前世今生。它就像一把鑰匙,正在開啟那個被人忽略的寶藏。伴隨著寶藏的還有殺戮。

「啊!」蘇雯瀾猛地坐起來。

「小姐。」淡竹匆匆走進來。「怎麼了?」

點燃燭火,看見蘇雯瀾坐在床上。淡竹因為跑得太急,連外袍都沒有穿。

「我就是做了噩夢。你快回去睡吧!不用管我。」 妖孽本宮踹死你 蘇雯瀾擦著額間的汗水。

夢見什麼了?

怎麼又忘記了?

另一邊,秦黎辰猛地睜開眼睛。黑暗中,那雙眸子里閃過戾光。

「雯兒。」在寂靜的房間里,他溫柔的聲音讓人毛骨悚然。「我回來了。」

蘇雯瀾自從做夢之後就沒有睡著。總感覺有什麼事情發生了。她整個人慌得不行。

接下來發生了許多事情。最大的一件就是肅王病重。京城的大夫都去了肅王府。然而就算這樣,情況也不樂觀。

蘇雯瀾暫時拋開那些與自己無關的事情。她全心全意輔助蘇榮華,讓他的店鋪總算恢復正常的軌道。

書房。蘇雯瀾端著點心站在門外,聽見從裡面傳出來的談話聲。

「查清楚了?確定是他沒錯?」蘇榮華問。

「爺,可以肯定是他。莊子和店鋪的事情都是有人暗中動手腳,然後想把這個人安插在你身邊。結果被大小姐破壞了。說實話大小姐真是我們的福星。要不是大小姐毛遂自薦,你肯定會看中這人,然後把他安排在身邊做事。」

「三皇子真是沉不住氣。就因為我暫時沒有表態,竟用這種手段給我安插人手。」蘇榮華淡道:「既然如此,總不能讓他失望。他想安插這個人,那就讓他留在身邊。你派人盯緊了。不要打草驚蛇。」

「是。還有一件事情,最近肅王世子總是與伯爺你不期而遇。瞧他的樣子好像有拉攏的意思。恕屬下多嘴,現在幾個皇子都不是什麼儲君的好苗子,肅王世子也是皇親國戚,身體里流著皇室的血脈。把他推上皇位不是不可。」

「肅王病重,你以為是意外?我派人查過,肅王的飯菜里被人下了毒。」蘇榮華淡道。「如果下手的人是皇帝,那就是給他們警告。如果是其他皇子,那也代表著肅王被人盯上了。更何況,肅王世子看似文韜武略,我卻覺得他不是最合適的人選。真要說人選,還是平陽王世子更勝一籌。」

「爺你不是不喜歡平陽王世子嘛!」成風嘀咕。

「我有說過嗎?」蘇榮華矢口否認。

「爺沒有說過,但是眼神里是這樣泄露的。」

蘇雯瀾敲了敲門。

成風馬上過來打開門,看見蘇雯瀾,連忙側開身。

「瀾兒來了。」蘇榮華見到蘇雯瀾,眼裡閃過亮光。

「嗯。」蘇雯瀾笑了笑。「剛才無意間聽見你們的談話,希望哥哥不要怪罪。」

「我們也沒說什麼不能聽的。妹妹想知道什麼,我都可以告訴你。」蘇榮華指了指對面。「坐下說話吧!」

蘇雯瀾也不客氣。淡竹病了,她也不想讓別人伺候,所以一個人來了書房。現在這裡也沒有別人。

「莊子和店鋪的手腳是三皇子派人做的?這是什麼情況?」

「近日我身邊有個得力的手下,各方面的能力出眾,還經常幫我解決麻煩。要是妹妹沒有出面,我應該會調用這個人幫我管理大小事務。而經過調查,這個人是三皇子派過來的。妹妹無意間幫我解決了暗算。」

「那哥哥打算怎麼報答我?」蘇雯瀾微笑。

「過幾日京城要舉行賞花大會,到時候會非常熱鬧。妹妹要是不嫌棄,可否陪兄長一起去?」

「賞花大會?就是用各種名花做幌子,斗詩斗畫鬥技的才藝大會吧!我記得去年因為這場大會出了一個京城第一美人和京城第一公子,這次不知道又要出什麼新名號。」

「我們只是去湊熱鬧,另外也是想和妹妹一起放鬆心情。整天呆在府里,那得多無聊。」

「到時候把兩位妹妹,還有表姐他們都叫上吧!」蘇雯瀾想了想。

蘇榮華的眼裡閃過失望的神色。

不能是兩個人嗎?

總覺得和瀾兒單獨相處更愉快呢!

算了,能夠讓瀾兒像現在這樣和他說話已經不錯了。要是換作以前,她都是直接把他當空氣,完全不會理他。

「瀾兒,你要離肅王世子遠些。」

蘇雯瀾不解。

蘇榮華想到最近看見秦黎辰的場景,蹙眉:「最近他有點怪怪的。像他,又不像他。整個人像是變了。」

「我與他本來就沒有牽扯,想必也不會有機會經常見面。偶爾見面也是打個招呼。所以談不上離他遠些。」

「那樣最好。」蘇榮華微笑。

「這是我親手做的。嗯,瞧你咳嗽好些了,想必也吃膩味了枇杷卷,所以給你做了桃酥。」

蘇雯瀾的話剛說完,察覺到蘇榮華的眼神有些灼熱,突然有些不知所措。

「不打擾你辦正事,我先走了。」 在賞花大會那日,蘇家姐妹一大早就打扮妥當,然後跟著蘇榮華出了門。

他們沒有直接去舉辦賞花大會的閣樓,而是先去了甄家,接來了甄家的幾個姑娘。

「自從來到京城之後,不管做什麼都不順暢。每次我想出門逛逛,我娘就說京城是非多,不像我們在耀城的時候想怎麼樣就怎麼樣。還說京城的紈絝子弟不好應付,要是被他們盯上了,沒有人能救得了我們。嚇得我都不敢出門。」甄雪蓮撩開車簾,看著外面說道:「最近我娘讓我在家裡學繡花,還不讓我多吃。我都快憋壞了。」

蘇雯瀾搖著扇子,笑道:「你也該收心了。說起來你還比我大十天呢!嫁妝也該準備起來了吧?」

「我還小呢!大姐和二姐都沒有成親,哪裡輪得到我?還不能讓我多賴一段時間了?」甄雪蓮撅嘴。

「也不小了。」甄紅蓮開口。「近日好幾家的夫人都在打聽你。要是遇見合適的,嬸子會給你訂下來。」

「啊啊啊……」甄雪蓮一幅生無可戀的表情。「我娘不疼我了。我還小呢,就不能多留我幾年嗎?」

「俗話說得好,女大不中留,留來留去留成仇。舅母這是擔心你埋怨她呢!」蘇雪瑜在旁邊取笑。

「你以為哪家都像你們蘇家那麼好說話?我要是嫁到別人家,別說吃東西要受限制,還要忍受妾室通房的挑畔。說實在的,只要給我吃的,別的我都不在乎。男人玩男人的,我吃我的。要是能夠這樣和睦相處,我也可以勉為其難地嫁過去的。」

甄雪蓮的這番話有些驚世駭俗。要是換作其他人聽見,不知道會怎麼想她。可是蘇家姐妹聽了也只是驚嘆,沒有說她什麼。

大家同為女子,她們也能明白甄雪蓮的煩燥。世人都說女子嫁人就是第二次投胎,要是遇見不好的男人,還不如給自己一個痛快。甄雪蓮有這樣的想法無可厚非。

馬車停下來。蘇榮華的聲音從外面傳來。

「世子。」

「蘇伯爺。」

甄雪蓮撩開車簾,看見與蘇榮華說話的人,放下帘子輕聲說道:「是肅王世子。」

幾雙眼睛看向蘇雯瀾。

蘇雯瀾挑眉:「都看著我做什麼?」

「聽說肅王病了,現在肅王府是肅王世子說了算。前不久外面都在傳肅王世子和蘇府退了親,最近都沒傳了。這應該是肅王世子的態度。瀾兒,你是怎麼想的?」

蘇雯瀾蹙眉:「沒什麼想法。我現在還沒有考慮過這些問題。」

「肅王世子對你挺有心的。」甄紅珠說道:「就算沒有這個意思,你也客氣些。」

「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哪裡輪得到她挑肥撿瘦?」甄雪蓮推了蘇雯瀾一把。「老夫人讓你嫁,你還不是得嫁。」

「祖母不會逼迫我。她說過,我只需要嫁給自己想嫁的人。」蘇雯瀾微笑。

「瞧你得意的樣子。」幾人打趣了幾句,聽外面的兩人談得差不多了,這才下車。

秦黎辰看向蘇雯瀾。

蘇雯瀾打了個顫。

那一刻,她察覺到了危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