然後歐格朗看向姜文斌說道:“放心吧,此次你那仇人我會爲你解決,不過這條件……”

姜文斌連忙說:“大師放心,爲你準備的千顆靈石以及五千萬美金已經爲你準備好了。”

“好,那麼多謝了。”

林羽一聽那個無語啊,原本以爲歐格朗是看在關係上纔過來幫忙的,沒想到還是收好處辦事。

不得不說,林羽對這個歐格朗的印象更加差了幾分。

原本林羽其實不太願意留在這了,可是想想,自己身爲仙君,看到邪修過來自然是要抓拿的,否則傳出去自己這仙君之位可不好當啊!

林羽正想着呢,歐格朗大師突然朝林羽看去,淡淡道:“怕不怕?”

林羽迴應道:“怕?”

明明是疑問句,歐格朗大師可能是因爲外國人的緣故,沒聽懂,以爲林羽迴應的是怕,笑呵呵道:“怕是正常的,我看你也學過一些功夫,可有師父?”

“沒有啊。”林羽也是下意識的迴應,因爲他真的還沒有師父。

歐格朗點點頭,笑了一下,自傲說道:“我看你小子天賦尚可,若是願意,我可以收你爲徒,以後伺候我起居生活,端茶送水,我會將畢生修爲傳於你,怎麼樣?”

林羽眼珠子瞪的老大,不可思議道:“你說讓我做你徒弟?”

林羽心想:就你這渣渣一般的功夫,也配讓我做你的徒弟,別開玩笑了好吧。

林羽聽了滿臉的尷尬,心想要是被他發現我實力強大到可以用一根手指頭碾壓他,不知道他會是什麼表情?肯定是十分精彩吧?

和林羽不同的是,姜文斌和他的衆多弟子們則是一臉豔羨的看着林羽,要知道,這可是通仙境的強者啊。

假以時日,歐格朗運氣要是好,一下子進入了仙品境,那就是位列仙班的大人物了。

到那時候,很有可能會讓他的徒弟當上仙兵什麼的,一旦到那時候,那就是祖墳爆炸,發了!

而張志超也是點點頭,朝林羽喝道:“還不馬上跪下磕頭道謝,這可是你的福氣,別人想要都要不到的。”

尼瑪的,讓我跪下磕頭道謝!

林羽臉都紅了,被氣得!這是赤裸裸的羞辱啊,自己好歹也是仙君大人,要是驗明真身,這裏的人分分鐘全部跪下。

這倒好,這些人不跪下也就算了,還讓我跪下。

林羽心頭氣憤不已,想自己無論是到謝家,還是港島唐家,現在哪一個人對自己不是客客氣氣的,自己殺過的高手現在更是不計其數,這個歐格朗也就是學了一些皮毛實力,竟然對自己指手畫腳,還讓他跪下,真是豈有此理。

看到林羽通紅的臉色,姜文斌等人都是暗暗點頭,看把這小子給樂得,你看看,臉都紅了喂!

也是,其實換位思考一下,歐格朗要是對他們說這樣的話,恐怕也和林羽的反應差不多,甚至很可能因爲興奮都要暈過去了。

隨即,這些人都是羨慕的看着林羽,心想這歐格朗大師怎麼不讓他們做徒弟呢,若是歐格朗大師說話,他們一定第一時間就跪下,然後謝恩。

歐格朗大師看到林羽的反應也是淡淡一笑。

凡人啊,都是凡人。

本大師只是這麼一說,瞧把這小子給樂的,臉都漲紅了,哈哈哈,哎,沒辦法,誰讓本座這麼厲害呢……

然後拍拍林羽肩膀說道:“不用太興奮,學武道路艱辛困難,不知道多少年輕俊傑卡在某一個境界不得存進,以後你跟着我好好學習,雖然有我教導,但是最關鍵的,還是要看你自己,知道嗎?”

“當然,現在我和你說這些,以你平凡的本事一定不瞭解,不過不要緊,在本大師的悉心教導教導之下,我保證會讓你瞭解這些,到時候天涯海角,任你逍遙,美女才女,任你挑選,你將是天之驕子,徹底擺脫如今這凡人的命運……”

瞧瞧,說話的時候一套一套的,要是換個人恐怕早就激動的跪下連連磕頭,然後大呼師父在上,請受徒兒一拜……

可是林羽是誰?仙君大人喂,歐格朗這也是不瞭解,要是知道的話直接就跪下了。

林羽正欲發怒,沒想到這時候,大門突然被踹開,然後傳來大喝:“姜文斌,我要滴東西準備好了沒?”

隨着大門倒下,衆人便看到一個五六十的男子,穿着島國和服,腳踏木屐,“踏踏踏”的緩步而來。

他的臉上滿是疤痕,頭髮扎着小辮子,目露兇光,看着衆人冷冷道:“八格牙路,姜文斌,我滴東西你滴準備好了沒?若是沒準備好,我絕對會讓你死啦死啦滴!”

我去,這個人看起來好牛滴乾活。

林羽心中驚訝,估摸着這個人就是島國來的邪修了。

現在有歐格朗大師爲自己撐腰,姜文斌已經不怕對方了,踏前一步,傲然道:“山村君,這一次就是你的死期,知道我身邊的人是誰不?哼,說出來嚇死你。”

“喲西,看來你們很有自信的幹活。”山村一郎小眼一眯,指着歐格朗說道:“就是他?”

歐格朗在人羣中負手而立,逼格最高,所以山村一郎幾乎是一眼就猜出應該是他了。

姜文斌點點頭說道:“不錯,就是他,他的大名你肯定聽說過。” 隨着大門倒下,衆人便看到一個五六十的男子,穿着島國和服,腳踏木屐,“踏踏踏”的緩步而來。

他的臉上滿是疤痕,頭髮扎着小辮子,目露兇光,看着衆人冷冷道:“八格牙路,姜文斌,我滴東西你滴準備好了沒? 從看見它開始 若是沒準備好,我絕對會讓你死啦死啦滴!”

我去,這個人看起來好牛滴乾活。

林羽心中驚訝,估摸着這個人就是島國來的邪修了。

現在有歐格朗大師爲自己撐腰,姜文斌已經不怕對方了,踏前一步,傲然道:“山村君,這一次就是你的死期,知道我身邊的人是誰不?哼,說出來嚇死你。”

“喲西,看來你們很有自信的幹活。”山村一郎小眼一眯,指着歐格朗說道:“就是他?”

歐格朗在人羣中負手而立,逼格最高,所以山村一郎幾乎是一眼就猜出應該是他了。

姜文斌點點頭說道:“不錯,就是他,他的大名你肯定聽說過。”

“哈哈,嗖嘎,嗖嘎,那你倒是說說看,他到底是誰啊,嚇唬嚇唬我,看看我會不會被嚇死。”山村一郎冷笑道。

“他就是印度大師歐格朗。”姜文斌喝道。

歐格朗此刻逼格很高,鼻孔朝天的模樣彷彿誰都沒放在眼裏,傲然說:“你就是那個山村一郎?嗯嗯,現在你馬上跪下,我興許會饒你一命。”

姜文斌喊道:“聽到沒,馬上跪下。”

山村一郎冷道:“看來你很有自信啊,只可惜,我可不是什麼那麼容易能夠被你嚇退的人,歐格朗先生,既然你一定要替姜文斌出頭,那麼就對不住了!”

話落,山村一郎一腳踏出,他所站立的地面驟然出現一條裂縫,裂縫足足有一米多長,足以可以看出此人雙腳力道之重!

看到這一幕,饒是歐格朗再自信,面色也凝重了起來。

而這時候,山村一郎一腳踏出,“噠噠噠”的快步朝歐格朗衝來。

“砰!”

重生之日本努力家 山村一郎一腳擡出,巨大的力道瞬間朝歐格朗襲去。

歐格朗雙手合十,唸叨:“佛拳!”

面前驟然出現一隻金色巨拳,猛然向前砸去,而山村一郎猛地一低頭,閃過巨拳。

“佛印……”

歐格朗冷哼一聲,卻沒想到這時候山村一郎的腿已經襲來,這一腿夾雜着一股黑色勁風,看到這一幕,歐格朗面色一凝,冷哼道:“你居然會鬼術!”

山村一郎沒有回話,他雙手迅速結印,猛然喝道:“忍術,千機魂變!”

他的手中迅速凝結出一道道鬼影,這些鬼影都張牙舞爪,然後朝歐格朗衝去。

“佛光,我將與你同在!”歐格朗並沒有被鬼影的模樣弄得害怕,他冷哼一聲,身前照耀出璀璨光芒。

頓時,一股黑暗,一股光芒的力量在空中碰撞。

周圍的人看的眼睛都呆了,戰況太激烈了,兩人的實力明顯都是在通仙境層次,說不上誰高誰低,衆人只能勉強看到兩人的影子躲在各自的光芒之中。

“果然是邪不勝正,大家看,歐格朗大師的光芒已經將對方徹底籠罩。” 諸天海賊團 姜文斌說道。

張志超也是露出一臉憧憬之色,實在是太強了,比起他父親的實力都不逞多讓,怪不得家裏人會讓他跟着歐格朗大師。

正當所有人認爲歐格朗大師馬上解決山村一郎的時候,沒想到山村一郎背後突然涌起一陣黑霧,直接朝着歐格朗涌去。

“就是這股黑霧,一旦被吸收就會壓制住體內的靈力,很是難纏!”姜文斌說道。

“嗯,不過歐格朗大師實力強大,絕對不會有問題。”張志超說道。

話音剛落,黑霧已經將歐格朗大師整個人籠罩,隨後山村一郎獰笑道:“這是我用上百個魂魄祭煉的毒霧,一旦吸收就會在你體內肆虐,現在看你怎麼破,哈哈哈……”

歐格朗大師連忙暴退,然後突然瞪大了眼睛,一臉驚恐的吼道:“怎麼可能?”

他只覺得一股不屬於他的力量在他體內亂竄,原本充沛的靈力被那股力量瞬間給衝擊的散了,這要是在平時,他可以靜下心來處理這股力量。

可是現在強敵就在面前呢,根本不可能靜下心來解決對方。

隨即,就看到山村一郎獰笑着走了過去,一掌拍出,現在歐格朗根本沒有防禦的手段,只能眼睜睜看着對方手掌砸來。

“砰……”

歐格朗慘呼一聲,整個人被擊飛了出去。

全場譁然!

強大的歐格朗大師竟然被打飛了,一瞬間的功夫,姜文斌等人面色都白了。

“哈哈哈,姜文斌,這就是你請的高手麼?簡直如同垃圾一般!”山村一郎嘲笑道。

“完了完了……”姜文斌此刻腿都站立不穩了。

山村一郎說道:“本來你若是準備好東西,我不會殺你,只可惜,你竟然找人對付我,呵呵,我決定了,我要殺光你們所有人,來祭煉我的毒霧……”

話落,他身上的那股黑霧直接沖天而起,朝衆人撲來。

張志超面色大變,他沒想到對方竟然這麼毒辣,一言不合要殺他們所有人,頓時怒吼道:“都動手,要不然都死……”

姜文斌也喊道:“殺……”

雖然這樣說着,但是這兩人無比狡猾,光喊不上,反倒是姜文斌的一羣徒弟嗷嗷叫的往前衝。

不過,這些弟子一接觸到黑霧,一個個捂着喉嚨痛苦倒地。

這些人的修爲不如歐格朗來的高深,如何能夠抵抗這股毒霧,一時間慘叫聲不斷。

而山村一郎則是提着一把劍,一刀解決了兩個弟子,冷冷道:“搜嘎,這就是你們華夏功夫麼?哈哈哈,果然垃圾一般,還是我們的忍術厲害啊!”

姜文斌扭頭就跑,和張志超不約而同的逃向兩個方向,沒想到山村一郎只是冷哼一聲,連連拍出兩掌,將要逃跑的兩人擊飛了出去,落在地上嘔吐不止。

這一刻,張志超臉色都白了,連忙喊道:“山村大哥,我是張家的人,張家你知道吧,很有名的,你可不要殺我啊。”

山村一郎冷冷說:“都要死!”

姜文斌哭喪着臉說:“放過我吧,再給我一次機會,我以後絕對不敢了。”

歐格朗現在也面如死灰,心中後悔的要死,早知道這山村一郎這麼強悍,就不應該來。 林羽一直安靜的站在一旁看好戲呢,心中覺得挺無語的,這張志超和歐格朗剛剛還一副不可一世的模樣,這倒好,變臉比翻書還快,這麼快就求饒了。

山村一郎提劍朝歐格朗走去,“剛剛是你要殺我是吧,姜文斌看來給了你不少好處啊,只可惜,你沒命享用了。”

歐格朗連忙說道:“山村大哥,對不起,我想過了,這件事我不應該插手,我家裏還有不少靈石來着,你放過我,這些我都可以給你……”

“你家在哪?”山村一郎心中一動。

“印度。”

“八嘎,你家在印度,難道是要我去那麼遠的地方拿嘛,你這個混蛋,該死!”山村一郎惡狠狠說道。

“饒命啊山村大哥,我可以自己去取來給你,求你放過我。”歐格朗現在是完全臉都不要了,好在他是外國人,不知道有跪地求饒這麼一說,否則的話早就跪地了。

而姜文斌,張志超等人早就跪了下來了,哭爹喊孃的求饒命,張志超連連說自己是張家的人。

“張家?什麼東西滴乾活?”山村一郎鄙夷的看了張志超一眼,“你們張家我沒聽說過,應該是個垃圾家族吧。”

“是是,我們是垃圾家族,你就把我當成一個屁放了吧。”張志超連連磕頭說道。

“這可不行,這一次你們竟然站在姜文斌那邊要對付我,那就是我山村一郎的敵人,你們都該死!”

話落,山村一郎就要舉劍。

“等一下。”這時候一直看着好戲的林羽說話了。

衆人聞聲看去,發現是一直安靜待在一旁的林羽在說話。

山村一郎其實早就注意到林羽了,不過在他看了,這就是一個小癟三一樣的角色,所以絲毫沒去關注。

此時看到他發話了,頓時冷冷道:“你不用求饒了,我是不會放過你的。”

林羽笑道:“你誤會了,我不是求饒,只是想說一下,姜文斌,把你一半家產給我,我就救你,如何?”

重生專屬藥膳師 反正這個人是邪修,不管怎麼樣林羽都要對付的,所以他就想着反正要對付,還不如再弄點好處手裏。

姜文斌一愣,隨即臉色無比難看說道:“連歐格朗大師都不是對手,你如何對付?”

山村一郎也是眉頭一皺,不爽道:“八嘎,你算什麼東西,還想要對付我嗎?我已經決定了,既然你如此囂張,我待會不會馬上殺了你,而是要好好折磨你,哈哈哈……”

張志超嘲諷道:“小子,看到了吧,這就是裝比的代價,死到臨頭還想要裝比……”

然後朝山村一郎哭爹喊娘道:“山村大哥,放過我吧,我就是一坨屎,一個屁,你就放了我吧。”

雖然現在張志超挺不要臉的,但是沒人笑話他,不少人都是露出悲慼之色,心想這一次真的完了。

林羽朝山村一郎慢悠悠走去,路過張志超的時候不屑道:“就你這熊樣還想娶嬌嬌,你特麼要不要臉?”

張志超臉色一紅,卻還是咬牙道:“留着命總比死了強。”

“呵,那你繼續求饒吧。”林羽走到姜文斌身邊,“姜文斌,我剛剛說的聽到了沒,分你一半家產給我,我替你解決這個山村一郎。”

林羽這幅樣子實在太淡定了,其實他還是跟歐格朗大師學的,沒辦法,歐格朗大師功夫一般,但裝比的境界絕非一般人能比。

所以看到林羽這幅樣子之後,姜文斌心中一動,暗道這小年輕難道就是傳說中那種專門裝逼打臉,然後扮豬吃虎的主?

想到這裏,他覺得反正也沒有其他路可以選擇了,下意識點頭道:“我答應。”

“好。”林羽一甩手,朝山村一郎說:“投降吧。”

山村一郎大罵道:“小子找死,看招,忍術,千機魂變!”

只見山村一郎瘋狂變換着手勢,而林羽則還是一動不動。

衆人看了完全無法理解,歐格朗搖頭嘆氣,“強行裝比害死人啊。”

“哎,現在的年輕人啊,死到臨頭還裝比……”姜文斌也說道。

他身後一個弟子哭喪着臉說道:“我以前有一個朋友也愛裝比,就是爲了裝比在火車來的時候拍一張照片,被撞死了,現在墳頭草比我還高了……”

此刻山村一郎的黑霧已經朝林羽瘋狂涌去,就在這時,林羽動了。

他沒有使出什麼很強大很酷炫的招式,也就是隨手一甩,嗯,真的是隨手一甩,然後就凌空出現一道強風,黑霧瞬間被吹得無影無蹤……

在場所有人都震驚了,呆呆的看着這一幕。

黑霧沒有了?

山村一郎愣了愣,這黑霧可不是單純的被吹走了,而是徹底已經和他隔絕了聯繫,也就是說黑霧已經被消滅了。

“怎麼可能!”山村一郎眼睛睜得老大,指着林羽大罵道:“八嘎,你使得什麼招數。”

現在他算是明白了,眼前這個人根本不是普通人,很有可能是最強大的存在。

林羽淡淡道:“你力量太弱了,見識一下我的吧。”

然後再次甩出一掌,這一掌爆發出一股更加強大的風勢,山村一郎連抵擋的想法都沒升起,整個人便被巨大的風勢掀翻,猛然砸在身後的一顆大樹,就是連大樹都被攔腰撞斷。

“噗……”

山村一郎猛地噴出一口老血,露出震驚之色,喊道:“怎麼可能……”

一時間,全場所有人都集體張大了嘴巴,不可思議的看着這一幕。

尤其是張志超,內心狂吼,這小子怎麼這麼厲害?

而歐格朗也震驚心想:天吶,我剛剛竟然還想讓他拜自己爲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