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過,頒獎?

這可是自己第一次得到如此莊重場合的公開頒獎啊,自己一定要保持良好的儀態,迷倒萬千眾……

嗯。

就這樣。

岳棲元面色平靜,內心已經安排妥當。

盛清顏是所有人中,言行舉止最自然,反應也是最淡定的,他聽到老校長要親自頒獎之後,只覺得有點麻煩,這老頭兒說話都在喘氣不停了,一句話要拆解成幾段來說,還要逞強給大夥兒頒獎,這咋能行啊?

盛清顏漂亮的眸子,瞅著舞台之上的老人,心裏想的卻是空間鈕裏面的治療儀得隨時準備着,萬一等下老頭兒要是栽倒或者喘不過去氣了,恰好能急用。

然後。

稍稍安排妥當之後,盛清顏便繼續板着臉,等著老校長報名字。

隔着季柚幾米遠的柳扶風,眼裏也平靜無波,讓人窺不清他內心的想法。

……

老校長說完這句話,已經是抽幹了力氣般,他招手,讓身後的洪校長出面,繼續做一番頒獎致辭。

「我們攬月星軍事學院,建校至今,從默默無聞,到晉級聯盟十大名校,一路走來,是我們可愛的老師與同學們共同努力的結果,一屆,一屆,每一屆的努力,我都看在眼裏,記在心裏,而今,代表我校出戰的131級同學,已經可以傲然的站在聯盟第一軍校人的面前,並將他們一一擊敗!我為你們驕傲!」洪校長看着台下的所有師生,簡言意駭的一番致辭之後,便接着道:「感謝這幾位同學用艱苦卓絕的戰鬥,為我們攬月星軍事學院爭奪了榮耀,今天,我以你們為榮,今後,我亦以你們為榮。」

嘩啦啦~

台下一片掌聲。

嘩啦啦~

掌聲久久不散。

季柚胸腔內,也不僅升出一股熱血來。

這是她第一次從洪校長的嘴裏,聽到一句讚揚之語,她覺得有點無所適從,但更多的卻是熱血沸騰。

決定參加比賽,決定進入總決賽,決定拿到名次……這一切的決定,季柚並沒有想過太多,她只是想挑戰自己,不斷的挑戰自己,然後獲得更多機會,讓自己的手裏更進一步,能夠獲得守護身邊人的力量……

但她沒有想過學校榮譽,也沒有考慮過學校的榮譽……

可是,她的一切,除了自身努力之外,還有大部分是老師用心的栽培,學校給予的支持,以及身邊同學們的鼓勵與互相幫助……

這一切,都來自於攬月星軍事學院啊。

……

雖然它的兔舍很臭,豬圈很臟,飯菜也經常要靠搶……但這裏有穆老師,有洪校長,有施雅學姐,有紅燒排骨,還有羊駝萌萌……

更重要的是,季柚愛它。

季柚愛這個學校,也愛這裏的人。

季柚覺得有點困惑,為什麼自己與楚嬌嬌等人獲得了校際聯賽的名次,卻會讓老校長親自頒獎呢?

且,還是當着全體師生的面,在前面兩件如此莊重、嚴肅的事情後面,宣佈的第三件事情。

不過,這些沒關係,她挺直胸膛,望着台上的洪校長。

洪校長說完,便道:「下面,請校際聯賽第二名,盛清顏上台領獎!」

話音一落,廣場上的燈光,忽然聚集在正皺着眉頭,思考着要不要將治療儀拿出來的盛清顏身上。

盛清顏一下子成為了所有人的視線焦點!

盛清顏一愣。

大屏幕,將盛清顏的反應全都收了進去。

1秒后。

盛清顏略有些無奈的聳肩,抬腳,邁步向前走,他走路的姿態,一掃歪歪扭扭沒個正形的懶散形象,反而十分工整,每一步,每一個腳印,都猶如正邁向戰場的戰士。

盛清顏走到台上,那張漂亮得甚至有些妖艷的臉,在聚光燈之下,是如此英俊不凡,讓台下無數人的心都禁不住抖了一下。

接着。

洪校長親自給盛清顏呆了一朵大紅花,掛在脖子上,那一刻所有人明顯感覺到了盛清顏的嘴皮抖了一下。

這樣艷俗的打扮,卻讓盛清顏襯托得越發唇紅齒白,堪比妖孽。

老校長馮鎮看着盛清顏,嘴角露出一絲笑來,說:「盛清顏,感謝你為學校做的貢獻,請繼續努力。」

盛清顏張嘴——

在那一刻,台下的季柚忍不住抬手,緊緊捂住心口,因為她怕盛清顏這傢伙一張口,便碰觸一個『哦』來。 一個人就殺了3000多人?!

唰唰!

教室里所有學員,聽到教官這樣的話,都睜大了眼睛,緊緊地盯著對方,就好像看著一個怪物一樣,滿臉不可思議。

幾千人?這是屠殺嗎?你是殺人不眨眼的老魔頭?

這可是和平年代啊,光你一個人就殺了幾千人,太恐怖了吧?

嘶嘶!

死亡終究是最嚴肅的話題,聽到這樣的答案,眾人內心一陣空虛,嚇得冷氣直抽。

過了好幾秒,那些人才逐漸反應過來,個個內心一陣感嘆。

真不愧是修羅,渾身都是血腥味,簡直戰場的絞肉機器啊。

教室里所有學員,看著陳凌,內心的震撼是越來越濃烈,當然對於這個答案,他們一樣不會質疑,只是過於變態,一時無法接受。

殺一人,殺幾人,甚至幾十人、幾百人,他們都覺得是正常情況,結果,對方卻直接說,殺了幾千人?

這樣的結果完全超乎大家的想象之外,如何消化得了?

陳凌沒有理會那些學員什麼眼神,說完,看著佟雲,繼續問道:「還有什麼問題嗎?」

聽到陳凌的反問,佟雲才從震驚中清醒過來,看著對方點了點頭,道:「有,還有最後一個問題。」

說著,她停頓了一下,但雙眼一直緊盯著陳凌,過了好幾秒才問道:「教官,這麼年輕,你有女朋友嗎?」

唰!

這個另類問題一出,肅靜的教室里,馬上多了一些躁動,氣氛馬上都變了,馬上由原來的嚴肅,變得有點輕鬆起來。

一個女兵竟然這樣當面問教官對象問題,罕見啊。

霎時間,眾人看著佟雲與教官兩人,馬上變成一副看好戲的樣子。

部隊是個很正經的地方,對象問題很少會被拿到檯面上講,佟雲卻直接問出這樣的問題,誰不感興趣?更何況整個教室,除了佟雲一人之外,大家都是漢子。

呵呵……這個問題有點刁鑽。

陳凌並不在乎那些人什麼眼神,聞言瞬間立刻肯定回應道:「有。」

這……

佟雲本來就鼓起很大的勇氣才這樣發問,結果沒有想到對方卻給出如此肯定的答案,瞬間,眼神里都是失望。

她倒不是什麼一見鍾情,就只是一直想找一個真正鐵血的軍人,談談戀愛。

好不容易碰上一個如此強悍的軍人,剛剛動了心,才鼓起勇氣這麼問,可惜就沒了機會。

哎,想想也正常,人家如此優秀,會缺少女人嗎?

佟雲動心了,但僅僅幾秒時間,又死心了,暗自感嘆一聲,默默地坐了下去。

可惜,來太晚了。

在佟雲安靜地坐下去的那一刻,馬上又有一個男學員站了起來提問。

「報告,導師,我叫江濤,我想問一下,在特戰作戰中,通信是否重要?」

陳凌轉頭看著發問的學員,重重地點了點頭,道:「現代化戰爭,信息的重要性,不言而喻,但如果要是放在實戰問題上,就要分情況,雖然目前,我們執行任務時基本要保持通訊,但也要考慮通訊是否安全,否則對方會根據信息進行跟蹤我們的位置,而且還可能通過信息干擾,打斷我們的計劃……」

信息戰有多重要,他當然知道,而且也曾經用信息屏蔽功能,幹掉了過老爹的無人機。

牛子國在信息戰方面最強大,他們為什麼會那樣肆無忌憚,覺得沒什麼可怕,就是因為通訊裝備的先進,他們能隨時呼叫空中火力支援,但炎國目前還達不到這樣的水平,在執行任務時,就算是包括陳凌自己在內,都沒怎麼聲張,因為就是怕被人獲取了信息,暴露了自己,進行信息攻擊,會把自己置於危險位置。

陳凌解釋了一番,那個學員點頭坐了下去,但馬上又有其他學員發問,所以接下來的時間,陳凌基本都是在回答學員的問題。

不過,他總是有問必答,而且給出的答案總能讓那些學員大開眼界,見識更上一層。

一輪問答過後,陳凌就開始自己的理論教學,但這部分還是結合實戰案例,一個個剖開解說。

很快,45分鐘的一堂課下來之後,所有學員,對他崇拜真的無以復加了,每個人看著他的眼神都是熾熱的,雖然下課後,個個都意猶未盡,都不太願意離開教室。

不過,陳凌下課後,片刻都沒有逗留,因為他還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去做。

那個事情就是科研,畢竟他還有一個身份,研究專員,他可是答應過鍾老他們,這事早被他安排下去,就打算利用課餘時間多參與。

離開教室后,陳凌直接走向陸大的武器研究中心。

走在路上,陳凌一直好奇地打量著四周的環境,就想看看這裡有什麼特殊,這裡的機構是如何完善的。

畢竟這裡是國家級基地,可代表著炎國的真正力量,根本可不是地方性的研究院能比的。

陳凌大概走了10分鐘,就來到了陸大武器裝備研究室,一來到這裡馬上眼前一亮,一個巨大的兵工廠,就呈現在他的面前。

這間實驗室的佔地面積非常大,一眼望去根本看不到盡頭,就算是地獄火的墳墓基地都無法比,當然,也不只是面積大,關鍵是什麼都有,好比車間,實驗室,靶場,高精度器材……

可以說凡是與實驗室相關的儀器設備,這裡基本都有。

「好傢夥,果然是國家級的實驗室,根本無法想象。」

陳凌轉動眼珠子,打量著四周,忍不住感嘆起來。

「首長,這邊請!」

突然一聲打斷了陳凌的沉思,接著一個研究員跨步迎接了出來,來到他的面前敬禮。

陳凌轉頭看著對方,點頭道:「麻煩你了。」

那個研究員馬上道:「不麻煩,這是我該做的。」

說著,他就帶著陳凌,朝裡面走了過去。

陳凌一走過去,馬上發現這裡四周都是巡視的人,守衛森嚴,除了那些巡邏隊外,四周都是衛星監控。

畢竟這裡的機密太高級了,一旦泄露,後果不堪設想,保密工作肯定嚴密得沒得說。

沒辦法,這裡涉及的高端機密,實在太多了,正是外面那些傢伙最喜歡來打探的地方。

7017k 「這件事,你是怎麼知道的?還那麼清楚,連細節都有,好像你就是血魔本人一樣。」

夏末的話令全場寂靜,幾乎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六角巫師的身上。

「該不會這是你自導自演的一場戲吧!或者乾脆……」夏末猶豫了一會,大聲道:「故事是編造的,對不對?」

六角巫師不慌不忙的說,「知道哥林多聖書嗎?」

在場的人都詫異了幾分。

「在你的身上?」我幾乎下意識道,儘管心裡清楚,這是不可能的事情。

「除了哥林多聖書之外,還有一本專門記錄血魔生平的,叫做血之聖書。」

「也許沒聽說過,可能認為我在胡扯,沒關係,念在你們年少無知,這個老子不計較。」

「嘿!」聽的法禪這個斯文人都擼胳膊挽袖子,想要揍六角巫師一頓了。

不過單憑他一個人的力量,肯定不是對手,六角巫師這傢伙自尊心特別高,不到萬不得已,我不希望再次出手,對於這個同盟來講,只有壞處沒有好處。

「讓他說完。」將法禪攔下,他重重的嘆了口氣,決定還是給我這個面子。

「說話小心點!」法禪不知道從哪來的勇氣,居然指著六角巫師大聲威脅道。

要是換了以前,他想都不敢想,一看到六角巫師嚇得跟兔子見了老虎一樣。

「虎落平陽被犬欺。」六角巫師還挺幽默,居然自嘲的調侃了一句,還故意看著法禪。

但話說的確實沒毛病。

法禪不太害怕六角巫師,除了他本身的能力被大幅度的削弱之外,最為關鍵的一點,我在旁邊。

不然,法禪才沒那個底氣,這點六角巫師也看出來了。

在我的示意下,六角巫師這才接著講述道。

「血之聖書我有幸得見過一次,就在教堂之中,說起來,如果劉子龍你認識鳩的話,想要得到這本書應該並不困難。」

「什麼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