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來后,看見自己的小妻子半.裸著上身,手裡抱著左瑾瑜在餵奶。

白.皙滑.嫩的肌膚落入他的眼底里,心裡痒痒的,想要她的念頭很強。

左應城大大咧咧的,直接當著衛子衿的面上換了衣服。

衛子衿一抬頭,正好看著他光.裸的身體,臉色羞紅,快速的低下了頭,這個暴露狂!

真是的,不知道該說什麼才好了!

左瑾瑜有一個壞習慣,即使是吃飽了,也不願意鬆開衛子衿。

窩在媽媽的懷抱里,一直啃著乳.頭,不肯鬆開。

衛子衿想去上廁所也沒辦法,最後還是被一臉兇相的左應城給嚇哭了。

趁著他張著嘴巴哇哇大哭的時候,把他跟衛子衿分開來。


… 明天就是結婚,可能是之前一直都處於緊張的狀態中,所以今天的衛子衿一點感覺都沒有。

也有可能是身邊有左應城在的原因。

洗漱完,換上乾淨的衣服,看見左應城正在跟霍彥之交談。

蝕骨寵愛︰BOSS太凶猛 ,手裡鼓搗著積木。

衛子衿剛吃完一個早餐,家裡有陸陸續續的來了幾個人魍。

分別是左連翹夫婦,顏子寒,還有左應城另外兩個朋友容瀾跟林深庭。

林深庭不是單獨來的,手裡頭還抱著孩子。

孩子很乖,林深庭將他放在地上后,就一直拉扯著爸爸的西褲,林深庭走到走到,L就跟到哪裡檎。

寸步不離的,有點像只跟屁蟲。

衛子衿以前見過林深庭的兒子,覺得他是一個沉悶的小孩子,不愛說話。

林深庭讓兒子跟左瑾瑜和寧寧一起玩耍,L就乖乖的坐在左瑾瑜的對面,看著寧寧跟左瑾瑜兩個人在玩。

今天這是怎麼了,怎麼大家都來了!

容瀾跟一位大.爺一樣,往沙發上一坐,目光挑向餐廳里的衛子衿,「左太太,明兒個就要結婚了,不知道你現在的心情如何啊!」

容瀾向來嗓門大,說話沒有任何的遮攔。

衛子衿差點沒被嗆到,連忙抽了兩張紙巾擦了擦嘴巴。

還沒來得及回話,就被左應城踹了一腳。

「誰讓你過來的!」

容瀾嘖嘖兩聲,「真是有了媳婦就忘了兄弟了,居然拿腳踹我!我這不是看兄弟你明天結婚么,給你傳授傳授下經驗!」

「你結過婚?」左應城眯著眸子,滿滿的不悅。

容瀾立即就收斂了自己的張揚,笑呵呵的說,「我是沒結過婚,但是我旁邊的這位仁兄不是結婚了么!」

「對吧,深庭,快說說你當時結婚心裡是怎麼個感受,結婚的時候應該幹嘛,結婚後應該幹嘛,都說給他聽聽,讓他長點見識,別整天像個鄉巴佬一樣的!」容瀾伸手拍了拍林深庭的肩膀。

林深庭毫不客氣的直接將他的手給撥開,冷冷的說,「我這件西裝是量身定製的,弄髒了,你賠得起?」

「你小瞧容爺我?一件破衣服,我還賠不起了!」容瀾瞪大了眼珠子,況且他才碰了一下,就說他弄髒他的衣服了。

林深庭壓根不高興打理容瀾,低頭看著自己的兒子。

容瀾被兩個人都無視了,心情十分的不爽。

敲著二郎腿,朝著一旁的寧寧招了招手,「小丫頭,你過來!」

寧寧是第一次見到林深庭的兒子,覺得好玩,便一直在旁邊跟L說話。

但令人鬱悶的是,他的這個兒子似乎很傲嬌,她說的嘴巴都幹了,而他居然連一個字都還沒說。

只是睜著大眼睛,看著自己,似乎聽進去了自己的話,又好像沒能聽進去。

寧寧泄氣的站起身子來,想要走到容瀾的身邊,卻被L伸手抓.住了裙子。

「你先告訴我,你叫什麼名字,我就不走,不然我可就走了!」寧寧傲嬌的伸手抱著自己的胳膊,裝的表情很是高冷。

低頭睨視著L,有點得意。

剛才她跟他說話,他就一直不搭理自己,她也要高冷一回。

兩個人像是杠上了一樣,寧寧站著不動,L不說話,她就不坐下來。而L也固執的很, 這宇宙腦子有坑

直到一旁在自娛自樂的左瑾瑜將積木往桌子上一丟時,兩個人才反應過來。

L鬆開寧寧的手,寧寧哼了一聲,往自己的媽媽的方向走去。

今天人來的比較多,都是因為她明天要跟左應城結婚的事情。

坐下來,被大家調侃著,領了證補辦婚禮是一件正常的事情,可是連兩個孩子都這麼大了,才辦婚禮。

衛子衿被大家調侃的臉紅,躲在左應城的身後,不太敢說話。

尤其是容瀾,是個嘴欠的人,衛子衿害怕什麼,他就來什麼!

還沒結婚,都已經這樣了,要是真的結婚了,明天容瀾在結婚上問得話題,豈不是更加的過火?

以前的時候,有參加過朋友的婚禮,年輕人都很會玩,有的要求新郎新娘做的事情,真的很過分。

衛子衿隱隱的有些擔心,明天結婚的場面會是什麼樣子了。

左家,很久都沒有來這麼多人了。

一張桌子上一起用餐,氣氛很熱鬧。

正在吃中飯時,衛子衿的手機突然間響了,是一串陌生的號碼。

正狐疑著是誰打過來的電話時,寧寧已經主動的替她接起了電話。

那頭響起顏悠悠咋咋呼呼的聲音,「我人已經到機場了,你快開車來接我!」

「悠悠?」衛子衿十分的驚訝,看著一桌子的人都看著自己,抱歉的說了一句,握著手機起身離開了座位。

顏悠悠回國的第一天,沒能感受到這個國家給自己帶來的美好的感覺,就已經先被一個小偷給破壞了。

顏悠悠是個罵罵咧咧的人,一遇到什麼事情,就炸毛起來。

衛子衿早就領教過她說髒話的本領,真不知道她在義大利那麼多年,是怎麼能把中國的髒話說的這麼流暢的。

顏悠悠氣呼呼的往旁邊一坐,「真是氣死老娘了,剛下飛機,就遭遇了小偷!我都不知道我是什麼時候被偷的,結果一摸口袋,什麼都沒了!」

就連這個手機,她都是問旁邊的路人借的呢,還好她還記得衛子衿的手機號碼,不然就真的糟糕了!

衛子衿一陣汗顏,問了機場,馬上就趕過去!

左應城親自開車過去,一路上衛子衿都表現的很著急。

之前,在義大利的時候,左應城是見過衛子衿的這位好朋友的。

但是那個時候,一心只顧著想找到衛子衿,對於顏悠悠,他壓根沒有看過幾眼。

印象中有這麼一號人物存在著,但是具體是哪張臉,他就對不上號了!

從家裡,開到機場最起碼要五十分鐘。

左應城開的很慢,讓那個叫顏悠悠的慢慢等著吧!

五十分鐘的路程,被左應城拖成了一個班小時。

衛子衿如熱鍋上的螞蟻,急的都出汗了。


又不是自己開車,只能催促著左應城快一點,再快一點。

到達機場時,顏悠悠已經快等瘋了。

衛子衿火急火燎的趕過去,就瞧見坐在椅子上的顏悠悠,旁邊拉著一個碩大的行李箱。

「抱歉抱歉,我們來晚了!」衛子衿趕緊迎接上去。

「衛子衿,你家是住在山溝里的吧,居然讓我等了一個半小時!」真是活見鬼了!


「對不起啊,你消消氣,消消氣!」

衛子衿對於顏悠悠完全是一副狗腿討好的樣子,這讓被撂在一旁冷冷吹的左應城很是不爽。

見到顏悠悠那張臉,他才恍惚的記了起來。

左應城的表情十分的冷酷,將不喜歡顏悠悠的情緒表達在臉上。

衛子衿還不知道,只顧著討好顏悠悠了。

挽著顏悠悠的胳膊往機場外面走去,順便還不忘讓左應城幫忙提一下顏悠悠的行李箱。

左應城的臉色更加的黑,這個女人,還有沒有把他這個丈夫放在眼底里!

事實上,並沒有!

回去的路上, 卿本佳人

顏悠悠經常外面,脖子上的相機不會離開身子。

拿著相機,給衛子衿看她在飛機上拍到的落日。


專業的手法和角度,雲端上的落日是她從來沒有見到過的,十分的美麗。

顏悠悠精神飽滿,在飛機上睡了一會兒,這會兒精神的跟衛子衿講述著在她離開義大利后自己的旅途。

還帶了禮物,在後備箱的行李箱裡面。

左應城一邊開車,一邊聽著後面兩個女人的話語,都是聊得一些女人的話題,基本上沒有什麼好聽的。

家裡還有客房,衛子衿便邀請顏悠悠到左家去住。

明天都要結婚了,省的她明天再來回的折騰。

顏悠悠自然是沒意見,酒店住爛了,偶爾換一個新鮮的地方也不錯。

到了左家,人幾乎都還在。

衛子衿拉著顏悠悠向他們介紹了一番,互相的打過招呼。

顏悠悠是她在義大利認識的朋友,這裡的人都不認識,除了一個寧寧。

「乾媽!」寧寧高興的飛奔過去,抱住顏悠悠的大.腿。

左應城正好提著行李箱進來,看見女兒居然抱著別人的大.腿,心情更加的不爽。

衛子衿對顏悠悠很熱情,怎麼他的女兒也是!

還抱著顏悠悠的大.腿,這不是他才有的福利么! 顏悠悠俯下.身子,兩隻手用力的搓.揉著寧寧的小.臉蛋,「寧寧乖,乾媽坐了很久的飛機,很累,現在需要休息了,等乾媽恢復精力后,再陪你玩,好不好!」

「好!」寧寧用力的點頭,「那乾媽,我的禮物呢?」

「你這丫頭,感情不是想我的,是想我的禮物呢吧!」顏悠悠假裝生氣的戳著寧寧的腦袋,往身後的左應城瞥了一眼,「禮物在行李箱裡面,盒子上面貼了你的名字,你自己去找,OK?」

寧寧向她比了一個OK的手勢,跑到左應城的身邊去。

響亮的叫了一聲爸爸魍。

左應城的臉色從來就沒有好過,一直都是陰沉沉的。

顏悠悠看在眼底,忍不住的想要笑。

才這麼點,就生氣了檎?

左應城幫忙把顏悠悠的行李搬到客房裡面去,然後就出去了。

別的女人住的房間,他向來不喜歡多呆。

門被關上,顏悠悠就忍不住的嘀咕道,「你老公的臉色很差勁!」

衛子衿愣愣的,「有嗎?」

「天!你都不看你老公的嗎?還是說我的魅力竟然這麼大,迷住你的眼睛,讓你的眼底都沒了你老公了?」顏悠悠十分誇張的說道,「你老公的臉色,黑的簡直跟包公的臉一樣了!不對,是比包公的臉還要黑了!」

衛子衿,「還好吧!」

仔細的回憶了一下左應城的臉色,發現她好像還真就沒有怎麼注意過他,太高興顏悠悠回來了。

「話說,今天可是你最後一個單身之夜了,難道你不想出去好好玩玩嗎?」

之前在電話裡面,顏悠悠就提議過等她回來后,去什麼亂七八糟的酒吧玩一玩,就當作是慶祝單身派對。

這種事情,她真的是想都不敢想,沒顏悠悠那個膽子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