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以還是要暫時地避其鋒芒。

而魔都電視台那邊,則是不斷地嘆氣。

這樣的一檔綜藝,怎麼這麼快就結束了啊!

對於祁元的綜藝能力,現在,整個華國,沒有人會再懷疑!

而魔都電視台更是近水樓台,向祁元納了投名狀,希望能夠更有可能拿到元成的下一檔綜藝的播放權。好不容易盼到了瓜熟蒂落的日子。

而且又是嫡女大婚,自然必須是盛大隆重。

林家講究聲勢場面,林夫人早早就吩咐下去了要求什麼都用最貴最好,而且發出去的請帖全部都用真金磨粉書寫,更是把所有沾親帶故的親戚全都請了一遍。

沈家那邊也是八九不離十,鉚足了勁開始操辦沈鳳朱的婚

《親子自救系統》第二百三十二章逃婚 「恭喜。」

李廣看着無劍,露出最是真摯的笑容。

這一天,真的很不易。

也許,這無劍曾經絕望,大仇在身,但卻報仇無望,那種感覺,沒有經歷過的人如何能懂?

林凡也笑了。

他們一路從最是偏僻的王府廝殺而出,最終成長到這一步,這一路下來,付出了什麼?

相識於微末,曾經一個半步煉魂的強者,就可以逼殺得他幾兄弟潰散,但現在,環顧當世,誰可在輕辱他們?

「殺了吧。」林凡輕語。

一劍斬下,平息所有怒火,消弭所有恩怨,從此心境無瑕,能夠走得更遠。

青衫沒有說話,只是麻木的看着無劍,他早就有了死亡的覺悟,只是沒想到,自己最終會死在這廢物手中而已。

「乒!」

劍意斬殺而下,青衫的頭顱粉碎,原地出現一具淡薄的神魂身,瑟瑟發抖,好似隨時都會隨風而散。

無劍眼神猛然陰寒,雙手伸出,要將這青衫存在世間最後一絲印記撕裂。

但就在此時,被通天鼎鎮守的光幕,竟然猛然震蕩起來,林凡眼中霎時間飈射無盡戾氣,爆吼道:「誰!」

重戟瞬間出現,一座銀燦燦的法身出現天地之間,雷聲滾滾,無窮雷霆劈殺而去,一躍而起。

他看見一雙土黃的大手,從不知多少萬裏外一路延伸而來,這雙大手太巨大,簡直覆蓋了天地,捏著千丈的通天鼎,竟然就像捏著一個小茶盞般,正簌簌搖晃。

「好狗膽!」

林凡暴怒大吼。

好不容易要平息一切,青衫將死,結果,竟然敢有人搗亂?

重戟與雷帝權杖齊齊殺出,一聲冷哼從天穹上響起:「狂妄小輩,竟敢對老夫出手?」

「大長老!」

無劍尖叫,話語中是無窮殺機。

林凡臉色微變,竟是早就聽聞的劍聖宮二號強者?

但那又如何?

權杖與重戟劈斬而去,要截斷這一條規則之手,將他斬落蒼穹下,卻聽那蒼老聲音譏誚:「螻蟻之力,也妄想破掉本尊法臂?」

太嘲弄,帶着肆無忌憚,只是大手上,有濃濃劍霧升起,向林凡斬落的權杖與重戟迎擊而去。

「砰!」

權杖被擋開,但那些劍霧也被雷霆劈殺得稀薄太多。

「老夫說過,螻蟻之力而已,在去成長萬年再來與本尊相鬥!」

大長老譏誚開口,他動作不停,隨意搖動通天鼎,讓天穹上都出現大裂縫,可以窺見外界漆黑無垠的虛空,群星在這隻大手下,都顯得那般的渺小。

「是嗎?」林凡發狠,各種規則爆發,疊加一戟上,且雷帝法身融入林凡體內,讓他氣息攀升極致,歲月長河流淌,三尊身影從歲月提岸中邁步而出,同樣融入林凡體內,這一瞬間,林凡甚至感覺,可以這大長老一戰。

「斬!」

林凡爆發滔天光芒,整個無盡海域,似有烈日降於當世,整個世界都明晃晃。

「砰。」一聲絕響,重戟若山劈下,戟芒如神光斬破天地,那猶如從天外而來的巨手斷裂,砸在下方血色汪洋中,掀起億萬丈血色波濤。

「啊……」

一聲慘叫,跨越無盡空間而來,帶着暴怒與不可置信,還有深入骨髓的痛楚:「小雜種,你竟敢傷我!」

林凡此時渾身金黃,好似都透明了,又如一尊永痕的火爐般,他擎戟斜指遠方:「老狗,來一戰!」

這一日,不知驚動了多少天地大物,用肉眼都能看見,一隻大手,橫跨萬里,最終,被一柄如山的重戟斬斷。

最後,他們知曉,那出手的是劍聖宮的大長老,而斬落那條手臂的,是林凡。

讓世人震撼。

「長老……救我。」

青衫虛弱開口,但此時無劍臉色卻是猛然冰寒起來,他抓住青衫神魂身雙臂的手臂猛然發力,咔擦一聲,伴隨青衫的慘叫,那神魂身,被撕裂成兩半,竟有魂血在流淌。

「放肆!」

大長老怒吼,那墜落血色汪洋中的大手,竟然再現,狠狠的一巴掌拍在通天鼎上,讓通天鼎橫移萬丈,且來勢不減,竟然依舊向無劍拍殺而來,像是要將他直接葬送般。

林凡臉色大變,他舞動權杖與重戟,化作電光迎擊巨手。

但當林凡衝殺而來時,那可遮掩天幕的巨手,竟然瞬間消失,林凡狂怒。

誰能猜到,如大長老這等強絕人物,竟然也會虛晃一招而退?

「林兄,他帶走了青衫殘魂!」無劍震怒大吼。

林凡眼神劇變。

煉魂以上修者,肉軀奔潰都沒事,只要留下地點殘魂皆可復活,若這青衫真有兩片殘魂留下,說不定會復原如初。

「殺!」

林凡爆吼,雷界出現,萬千閃電劈落,且天雷亟爆瞬間就被他轟殺出兩三顆,還有諸如虛空決堤等攻殺大術,也毫不吝嗇的轟殺向已然快要消失虛空中的黃芒。

「本尊要走,誰能攔住?」大長老戾氣無窮,鬼泣森森的怒吼。

「砰!」

「砰!」

「砰!」

三顆天雷亟爆轟然爆炸,三朵蘑菇雲將虛空都泯滅,痛苦到極致的大吼,從虛空中響起:「小雜碎,若不是本尊遠在萬裏外,今日必飲爾心頭之血,已解我心中之恨!」

大長老凄厲咆哮。

可以看見,那方被泯滅的虛空中,一個老者的虛影出現,但他渾身破破爛爛,一縷神念演化的道身都差不多被滅,雙臂殘缺,雙腿齊膝而斷,正陰森而冰冷的看着林凡。

「那你就用真身過來與我一戰。」

林凡冰寒開口。

「哼!」

老者冷哼一聲,林凡眼中符文之眼閃爍,在窺視青衫到底死絕沒,片刻后,他瞳孔劇烈縮小,他竟然看見,青衫還有半邊身子殘存,被大長老緊緊的庇護身後。

眼神猛然冰寒下來,腳步一邁,準備直接攻殺過去,勢必要徹底殺死青衫,但就在此時,一聲壓抑到極致的痛苦呼聲,從他身後傳來。

「無劍!」

林凡豁然轉身,就見無劍渾身血痕,像是被利劍切割般,血線不住的往外噴濺。

「林兄,聖人劍意入體,承受不住了……」XM 時間過得飛快,不知不覺之間,就已經到了十月底。

從9月初到10月底,這短短的兩個月的時間裡,差不多就下了10多場秋雨。

每回下完秋雨之後,陳萱萱就感覺,這外面的溫度就下降了很多。現在,外面的氣溫差不多已經到了零上幾度了。

陳萱萱雖然以前地理學的不怎麼好,可是他根據這個溫度變化,他還是能夠大致的判斷出來,他現在所處的地方應該是地地道道的北方,而且是那種緯度比較高的。

深秋季節,外面的寒風呼呼的吹,而且還只有零上幾度,陳萱萱晚上睡覺的時候都需要蓋上舊被子,早上醒來之後,還要穿上大棉衣。

而家裡頭的火炕,早在上個星期的時候,就已經燒起來了。

今天天氣也不好,外面下著瓢潑大雨。那雨滴就像是風浪一般不斷的從天上往地上砸,力度非常的大,打在人身上的時候,都讓人感覺特別特別的疼。

所以,這個季節除了那些在外頭跑鏢的,做買賣的人之外,一般的平民百姓之家,是不會出去的。

尤其是生活在大山裡頭的人。

陳萱萱現在躺在暖呼呼的炕上,一邊看著火牆,一邊吃的熱飯。

陳萱萱是一個特別愛生活的人,每當身處困境,或者是心情不好的時候,她就喜歡琢磨美食。

今天的她,就琢磨出了一道,她曾經特別喜歡吃的糯米飯。

這糯米飯不是鹹味的,而是甜味的。

糯米飯上面,有煮的特別爛的紅棗,紅豆,還有她在窮嘿嘿app上,買了一些葡萄乾。

糯米飯都燉得特別的軟爛,陳萱萱吃起來就感覺特別的香。

瞧著陳萱萱吃的津津有味的樣子,坐在一旁吃著大麵餅的顧言璋,也忍不住的跟著咽了一口口水。

此時的顧言璋,心裡後悔啊。

他覺得自己剛才的時候,就不應該跟自己的媳婦客氣的。媳婦兒竟然問他,想不想吃,他就應該回答說,自己想吃的。

而不是想著,家裡的糯米也不多,吃完了就沒有了……

一想到這裡,顧言璋就忍不住的把頭湊了過去,可憐巴巴的看著她道,「媳婦兒,你這糯米飯好吃不?」

陳萱萱聽見他明知故問,兩隻眼睛亮晶晶的看著自己,他當時就在心裡頭笑了一下,然後繼續裝作沒看見他嘴饞的模樣,樂呵呵的回了。

「當然好吃呀,這糯米飯又香又甜又軟和,加上我自己的廚藝又好,我做出來的東西怎麼就不好吃了呢?」

「哎~,真的好可惜,我先前做糯米飯的時候還問你要不要吃,你還說不想吃不要吃就吃麵餅子得了,你看看,你現在就是想吃糯米飯也只能等下一回了,畢竟做這個糯米飯,都好麻煩的。要個把時辰呢……」

顧言璋聽到這個話,心裡頭就更後悔了。

不過,他最後還是強打起精神來,眼巴巴的看著自己的媳婦道,「媳婦兒,那你明天還想吃糯米飯不?要是想吃的話,我提前幫你泡著。……順便,你也幫我做一碗,好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