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時,突然從虛空中傳來了少年的聲音。

雖然不清晰,但帝玄胤還是聽得很清楚,立即大叫道,「小澈兒!」

「哈哈哈哈哈哈!」正在和他對抗的妖王哈哈大笑一聲,「帝玄胤你的兒子現在肯定正在做著垂死掙扎。

不過要說起你兒子,這個小傢伙倒是挺聰明的,比你絲毫不差不過嘛,但誰讓他是你的兒子,所以註定只有死路一條。」 “如果道歉有用的話,那還要警察幹什麼?哦,聽起來感覺好帥呀!”金髮女兩隻眼睛裏盪漾起了一絲絲的粉色光暈,嘴裏柔聲讚歎不已。

嘆完之後,她忽然轉身抓住了亞裔男的胳膊嬌聲問道:“楊,剛纔那句話是哪部電視劇裏的臺詞啊?你也是華夏人,應該知道的對吧!”

看着同伴眼裏閃爍的迷之光芒,亞裔男無奈的點了點頭:“維多利亞,等過了今晚,我再告訴你那部電視劇的名字好嗎?”

暗地裏,他心裏淚流滿面的嘆道:大姐啊,你也不看現在是什麼情況!都到要命的環節了,居然還在關心一部十幾年前的所謂偶像劇叫什麼名字!

某青年也瞥了金髮女一眼,低聲咕噥了一句“原來是一個花癡女”後,把手上迷你手槍的槍口對準了大江錦川的眉心,眼裏閃過一抹戲謔的說道:“大江先生,看來你還是沒明白我的意思啊。”

被一把槍指着,儘管槍裏子彈的威力不是太大,但是大江錦川依然不敢篤定自己的頭骨能擋得下哪怕其中的一顆子彈。

微微把頭偏到了一邊的他,臉上滿是諂媚笑意的說道:“小泉先生,您要是有什麼條件的話,就儘管提,只要您今晚放過我,什麼條件我都答應。”

“嘖嘖,早這麼說不就完了嘛。”瞬間就把槍握在了手裏,陳志凡一臉笑眯眯的說道,“我呢,要求也不高,只要你把今晚上我給你們拍賣行的錢還給我就可以了。”

重生復仇之孕事 大江錦川聞言,心疼得臉一抽一抽的:那可是好幾億美刀……

遙遠夜空,層層烏雲將漫天星光遮擋。漆黑大地上,人類世界裏,上演着一幕又一幕精彩紛呈的劇集。

一條平時車流稀少的寬闊大道上,一隊豪華轎車正行駛其上。

居中的一輛加長型奔馳車後座裏,藤田直樹面有不甘的說道:“主人,那些人真的就那樣放過了?褻瀆了先祖的榮光,難道不應該讓他們用鮮血來洗刷嗎?”

大鄉武夫搖頭不語,倒是一旁的秋山原斜睨了他一眼迴應道:“那依你的意思該怎麼辦?把他們全都殺了?你下得去手?不管怎麼說,大家身上流淌的,都是同一個先祖的血液。況且他們中的大部分人,也許連發生了什麼事情都不知道。”

“最起碼,那幾個首惡總得狠狠教訓一頓吧!”悻悻然的藤田直樹嘟噥了一句。

大鄉武夫偏頭看着窗外那些一閃即逝的粗大行道樹,一臉感慨的說道:“我等的命運,早已經被主人徹底改變,我們現在要做的,是如何讓赤龍會發展壯大。主人曾經說過,只要我們努力,再加上他的從旁協助,不遠的將來,即使強大如黑龍會,也要匍匐在我等腳下。”

收回看往車外的目光,他逐一掃過自己的兩個忠誠屬下,雄心勃勃的說道:“我們的未來,將如午間烈陽般光輝奪目,地上的那些蠅營狗苟之輩,已經不值得再浪費我們的寶貴時間。”

另一邊,大鄉武夫口中所說的蠅營狗苟之輩,好似一灘污水般從大廳裏全都涌入到了別墅外。清涼的夜風吹拂下,周圍靜寂一片,之前到處可見的那些巡邏的人,現在是一個人影都沒有。

鐵青着一張臉的秋山家主大袖一揮,高聲喝道:“秋吉長老,你帶幾個人去到處看看,那些守衛都到哪裏去了?”朝藤田家主使了一個眼色後,他邁步朝前走了幾步。

看着兩位家主一前一後走到了別墅前的噴水池邊,藤田直秀和秋山田對視了一眼後,彼此點了點頭,同樣邁步朝那邊走了過去。

還沒走近,藤田直秀就臉上一副氣惱加不解的表情問道:“兩位家主,大鄉武夫是不是還有什麼陰謀詭計在等着我們?總不可能就這麼如此輕易放過我們兩家了吧?”

眼底閃過一抹陰翳的秋山家主瞥了他一眼,不知道是想起了什麼,在臉上扯出了一片笑容後,和聲說道:“直秀啊,既然你和東條家族的大公子是朋友,那以後我們兩家可全都靠你了。至於說大鄉武夫……”

“不得不承認的是,大鄉武夫他說話還是算話的。”一旁的藤田家主頷首接口說道,“既然他已經表達出以後不會再找我們兩家人麻煩的意思,那我們基本上就可以放心的過我們的日子了。”

“其實我更想要知道的是……”秋山家主沉吟着說道,“大鄉武夫爲什麼要解散幼龍社,還居然重新建立了一個叫赤龍會的組織,難道他就不怕引起黑龍會的不滿,進而遭到彈壓和打擊嗎?”

“那豈不是更好!”秋山田眼裏閃過一抹怨毒的冷笑着說道,“最好是黑龍會一舉把他們給全都滅了!”

秋山家主和藤田家主聞言,眼裏均閃過一抹微微的亮澤來。今晚大鄉武夫的怪異舉動,讓他倆感到疑惑的同時,心裏裏亦是深深的忌憚不已。未知的,纔是最可怕的!

不過若是因爲會社名字的緣故,而引得黑龍會十分不滿的話,像秋山田說的那樣,最好是把他們全都滅掉纔好。

幾分鐘過後,臉上全是凝重表情的秋吉長老站到了兩個家主面前。

一臉不相信的秋山家主,再次不死心的追問道:“秋吉長老,你確認沒有看錯,今晚在莊園裏巡邏守衛的人,一個人都找不到了?”

秋吉長老點頭:“除了別墅後山的樹林裏,莊園其他地方都已經找過了,真的是所有人都不見了!樹林裏我也已經派人去找了,只是目前還沒有回話。”

“怎麼可能!”藤田家主眼裏閃過幾分憂懼的說道,“別說是人了,哪怕是幾百頭豬,也不可能一點動靜都沒有,就一個都不見了啊!”

“家主大人……”秋山田眼裏閃過一抹驚懼的弱聲說道,“人全都不見了,是不是大鄉武夫他們乾的?”

大鄉武夫?

秋山家主和藤田家主滿臉的陰沉。幾百個人,其中不乏實力還算不錯的武士,如果真是大鄉武夫帶着手下悄無聲息下的手,那他的實力豈不是非常的不尋常?難道以前他一直在隱藏自己的實力?

正當幾人之間突然陷入了一片沉寂時,一陣鈴聲忽地響了起來。秋吉長老神情一肅,摸出一個黑色的手機接通了電話。

“什麼!好,我知道了,這就派人去,你們小心點,隨時注意周圍的情況。”掛掉手機,他看着兩個家主臉上凜然一片:“人已經全部找到了,都在樹林裏,沒有人受傷,也沒有人死亡,只是個個像是丟了魂似的,無論怎麼叫都不醒!”

秋山家主眼裏精芒頻閃,片刻後,他大手一揮,當先朝着別墅後邊的那片樹林走去。藤田直秀和秋山田遲疑着,最後在藤田家主的瞪視下,不得不硬着頭皮一起走去。

站在原地不動的秋吉長老,扭頭望着剛纔大鄉武夫離去的方向,幽幽的嘆了一口氣後,回過頭來跟在四人後面,往樹林方向走了去。 帝玄胤臉上蒙上一層寒霜,心中心疼自己的兒子。

只不過他現在只能全力的對付陌玉。

更不要說衝進去救兒子了。

在上安慰道,「小澈的不要怕,爹爹就在外面,等會就去救你。」

而其實不然。

夜雲澈剛才的那一聲叫喊,是因為他成功的晉陞了。

所以興奮的叫了一聲。

聽到帝玄胤的聲音,夜雲澈站了起來說道,「小羽,爹爹來接我們了,我們快走。」他神采奕奕,完全不受這些寒冰的影響了。

而這時,雪羽突然抓了抓自己的毛髮,烏溜溜的大眼睛朝著一個方向看去,眼前卻是一片白雪茫茫。

夜雲澈疑惑道,「小羽你在發什麼呆?趕緊走啦!」

可是走到外面,卻沒有機關,怎麼也走不出去,夜雲澈急忙向外面喊,「怎麼辦?爹爹,我們被困在這裡了,出不去。」

聽到少年的聲音並沒有異樣,而且還中氣十足,帝玄胤心中微微驚訝,然後穩住了心神,說道:「小澈兒乖,你聽爹爹說的做,那裡面有一顆冰晶雪石,你讓小羽吞了它,然後你們就可以出來了。」

帝玄胤話音剛落,就對著妖王狠厲的出招,攻向了他的身體,只有先下手為強,他才可以有戰勝他的可能。

「冰晶雪石!」妖王已經聽到了他的話,狠狠的皺了皺眉。

這個東西他當然知道,寒玉谷空間之所以常年凝聚寒冰,就是因為有冰晶雪石的存在。

但是冰晶雪石極寒,就連他都不得碰,否則就會凍死。

更何況那一個雪白糰子?

真是可笑!

妖王根本就不放在心上,繼續和帝玄胤出招。

「喲,真熱鬧,不介意我也來參一腳吧。」一道調笑的聲音從背後傳來,接著又有一股強悍的力量,強行的加入了二人的戰鬥當中。

那股醇厚的力量瞬間提高在妖王的身上。而帝玄胤所承受的壓力,瞬間輕了不少。

他重重地鬆了一口氣,轉過頭看向面色俊美的男人,有些不解。

他們平時和龍域的人不是太熟悉,傳聞那裡有一個幻夢之境的絕世高手。

不過依依有龍域的一些朋友,所以他也聽過,他也一直很神往這個境界的高手,所以對這個人也很是崇拜。

只不過沒想到今日一見,他居然如此年輕,並不是一個白髮老者。

更讓帝玄胤吃驚的是,他會來和自己站在一條路上。

但是帝玄胤很高興,因為這樣,就齣兒子的機會就大了很多。

看著這個和自己一樣年輕俊美的男子,帝玄胤還是尊重的稱了聲:「前輩,若是救出了我兒子,日後我一定會報答您的恩情。」

「哈哈哈,這倒不必了,小可愛他喊我一聲桃花爺爺,我們也算是爺孫,怎麼能見外呢?」龍星天哈哈一笑說道。

帝玄胤聞言微微一愣,旋即點點頭,「原來如此。」

兩人很快便達成了一致,很默契的對付妖王一人。

既然都是一個目的,那還有什麼好說的,開始打吧。

妖王眼中閃著熊熊怒火,內心悲憤交加!

他如何也想不到,如今他們大陸上最厲害的人出手,竟都是因為那個熊孩子! 早知道如此,他就應該把那個熊孩子給宰了,或者是好好利用。

三人糾纏不休。

周邊的山石全部被震碎,狠狠地撞擊,三股強大的力量散發出駭人的氣息。

突然,一道寒冷的氣息,不動聲色地接近妖王的後背。

「嗯?」妖王的雙眼一眯,隨即嘴角扯出一抹詭異的弧度,渾身的靈力問外面釋放,頓時一道悶哼聲落下。

這人正是在背後的偷襲不成反被傷害的千邪寒。

一招偷襲不成,反被打倒在地。

千邪寒用手支撐著身體,慢慢從地上爬起來。

妖王邪氣的聲音道,「就憑你,也敢偷襲我!等會收拾完他們兩個!就來找你算賬!」他氣得簡直要爆炸,他是什麼人,也敢這樣欺負他?!

他現在真想再多出一隻手,一下子捏爆他!

帝玄胤看到千邪寒微微一怔,隨即道,「千兄,小澈兒如今在靈地,你先去那裡救他出來。」

我是如何當神豪的 「嗯。」千邪寒點點頭,一句廢話也不多說,轉身便踏入了靈地。

妖王憤怒地轉頭瞪著帝玄胤,但是卻也無可奈何,他雖然強悍,但是隊長他們兩個人,也並不可能佔到多大的好處。

不過,幻夢之境的高手,實力果然不容小覷,就算這樣,他還有把握要殺了他們兩個。

不多時,突然一道爆炸的轟響聲傳來。

轟隆隆——

砰砰砰——

好像天翻地覆,大地都在顫抖,「不好!」妖王的臉色猛然大變,瞪大眼珠子,看向前方。

如果他要是沒有感覺錯的話,那應該是寒玉谷缺少了冰晶雪石,要發生隕落的前兆。

啊啊啊啊!可惡!那可是他花了多少年才培養出來的?氣死他了!!!

「嗷——」一道嘹亮的龍吟聲直衝天際,一頭金色的龍飛在了高高的天空上,它的背上還坐了兩個人。

一個紅衣,一個黑衣,正是夜雲澈和千邪寒兩人。

雪羽口中突然發出一團光亮的火球,直接把半片天都給照亮了,但是接著後面它又調皮的吐出了一道寒冰,直接將大火給熄滅。

玩得不亦樂乎。

以前它只會噴火,而剛才還會噴冰的技能,就是吞了冰晶雪石才有的。

「該死的,我要殺了你們!!!」妖王氣得哇哇大叫,臉色更是猙獰恐怖。

他費盡心機來完成大業,而寒玉谷的冰晶雪石就是他大業當中的其中一部分,如今卻被毀於一旦,他如何能不崩潰?

「呵呵,大壞蛋,你看什麼? 媽咪 做我爹地的老婆吧 有本事你上來打我呀!」夜雲澈坐在雪羽的背上,老神在在的操作著。

下完全忘記了之前他還處在什麼危險的境界當中。

然後朝著下面看去,擔憂地說道,「爹爹,桃花爺爺你們要小心!」

看著夜雲澈相安無事,帝玄胤終於鬆了口氣,眼中流露出一抹溫柔的神色,對著他說道,「小澈兒,你和小羽先離開這裡。」

夜雲澈卻搖了搖頭,「不!我也要留下來打壞人。」說完嘴裡邊念念有詞的開始指揮雪羽。

「小羽,往那裡打,對,打他的腦袋,還有他的臉,娘親說打人不打臉,但是要打壞人,就專門要打他的臉。」 紫櫻花拍賣行大樓的信息處理中心裏,大江錦川低着頭不說話。

陳志凡雙眉一挑手腕一轉,移動槍口又對準了他的眉心冷聲說道:“怎麼,不願意?那就別怪我手上的槍對你不客氣嘍。又或者……”

他伸出另外一隻手,隔空對準了大江錦川臉上的防毒面罩,心念一動,將一股攝取之力投放到面罩上後,邪邪一笑說道:“乾脆讓你嚐嚐這毒氣的滋味如何?我還挺好奇,這毒氣威力到底怎麼樣呢。”

還在猶豫該不該給錢的大江錦川,在察覺到臉上的防毒面罩有了脫離的跡象後,嚇得是三魂飛了兩魄,雙手緊緊按住面罩之餘,也再顧不上心疼了,揚着脖子就嘶聲叫道:“給!給!給!沒說不給啊!”

“哼,不見棺材不落淚!”

輕聲冷哼了一句後,陳志凡槍口指點着他說道:“這是第一次警告你,也是最後一次,你要是再給我拖拖拉拉的,錢我不要了,就要你的命。”

哭喪着一張臉,大江錦川弱聲回道:“不敢了!但是,小泉先生,現在我也沒辦法把錢還給您呀!”

眉鋒一立,陳志凡就想給他一個慘痛的教訓,轉而忽然想到現在這裏已經被完全封鎖,錢還真暫時還不出來。

眼睛一轉,某青年朝一旁的金髮女吩咐道:“幫我找些紙筆出來,讓大江先生先給我打個借條,等出去後我好找他兌現。”

話落,他又看向了亞裔男:“話說這裏什麼時候可以解鎖?毒氣你們是打算怎麼處理的?千萬別說要在這裏面待好幾天啊,如果真是那樣的話,可就別怪我直接打穿樓層離開了。”

打穿樓層?不是都已經差不多打穿了麼!

暗自腹誹了兩句後,亞裔男振作起精神沉聲解釋道:“理論上,vy毒氣的有效活性時間是35分鐘,但是因爲其不易揮發的特性,會有一個較長時間的染毒階段。不過如果用上一些解毒手段的話……”

“較長時間?有多長?”眉頭微挑的陳志凡打斷了他的話說道,“算了,我也不問了,就給你們一個小時的解毒時間,過了這個期限,我先把你們的防毒面罩全都摘下來,然後再打穿樓層自己離開。到時候你們是生是死,就跟我一點關係都沒有了。”

“你不能那樣做!”手上拿着紙筆走過來的金髮女硬着頭皮說道,“即使我們把所有的解毒劑都拿出來,一個小時也根本不可能把毒氣都吸收掉!這可是vy毒氣,即使只是不小心吸了一口,也能在短短兩分鐘之內令人斃命!”

“那你說需要多久?”眼底閃過一抹得意的某青年挑了一下眉頭。這些傢伙還真不能慣着,自以爲是所謂的高科技人才,言語裏滿滿的都是莫名其妙的優越感。對付他們,就得簡單粗暴才最有效。

金髮女認真想了想,不是很確定的回道:“至少三個小時。如果沒有這麼多時間的話,毒氣根本不可能完全清除!”

“我只給你們兩個小時。”一臉淡然的陳志凡環顧了房間一眼,“誰叫你們沒事放毒來着,有因必有果,真要是被毒死了,也只能怪你們仗着有點本事就覺得可以肆意妄爲了。”

話音一轉,他又瞪着大江錦川沒好氣的低喝道:“愣着幹什麼?還不把紙和筆接過去,先說好啊,我只給你三分鐘時間,時間一到你要是還沒把借條寫完的話,就永遠都不用寫了。”

一聽這話,慢騰騰從金髮女手上拿過紙和筆的大江錦川,身軀微微一顫後,抓起筆就趴在桌子上弓着腰寫了起來。

一旁,三人組從一個密碼櫃裏拿出了一瓶瓶好似蚊蟲噴霧劑的細長瓶子,人手一瓶,揚起對着空氣就“嗤嗤”噴了起來。

漫天的氣霧揮灑下,空氣裏隱隱顯露出了無數層層疊疊的白色煙雲。煙雲嫋嫋,翻滾個不停,在同氣霧融合後,迅速變成了一滴滴的渾濁水液掉在了地上。

不一會兒的功夫,光滑的地面上就出現了一灘灘看着就讓人心裏不舒服的污水。

“小泉先生,借條我已經寫完了。”臉上血跡還沒有徹底乾涸的大江錦川,低眉順眼的走到陳志凡的身邊弓下了腰。

“動作還挺快嘛。”轉身瞥了他一眼,某青年咕噥了一聲,接過紙來一看,眉頭立馬就皺了起來。

“6億美刀?”陳志凡眼裏閃過一抹灰芒的瞪了大江錦川一眼,“都這個時候了,你還跟我玩這個?重新寫,你既然想省那1616萬,那我就成全你,就寫差我7億6千160萬美刀,還款期限三個小時。如果到時候不還,每延遲一分鐘,就增加100萬美刀的利息。”

忽然扣動扳機,子彈“啪”的一下打在了他的兩腿之間,某青年寒聲說道:“把我剛纔說的都寫上,要是不願意,告訴我一聲,好送你一程。”

面對來自於陳志凡的赤果果威脅,大江錦川臉上青黑一片,咬着牙點了點頭後,回身走到桌旁又埋頭寫了起來。

夜色漸重,層層烏雲籠蓋下,羣山之間忽然下起了牛毛細雨。

渾身黑服的細川佐衛,肩上扛着一個黑布袋,身形敏捷的穿過了無數的明崗暗哨後,縱身一躍利落的從打開的一扇窗戶裏跳進了古屋。

進到大廳,他放下手上的沉重布袋,左膝觸地恭聲說道:“晴子小姐,我把人給帶來了。”

“佐衛叔叔,辛苦你了。”晴子跪坐於地,俏臉上威嚴漸顯,語聲卻又嬌柔和煦,“一路安好吧?”

細川佐衛恭敬地迴應了一聲後,起身揭開袋子上的繩索,抓着袋口往下一擼,一個嘴裏塞着團東西、臉上滿是驚恐、害怕表情的半百老人就顯露了出來。

筒新川走到細川佐衛身旁,彎腰伸手把那人嘴裏的東西拽了出來,半眯雙眼仔細瞅了幾眼後,他不無疑惑的說道:“你是筒新小和?雜物閣的管事?奇怪,我以前怎麼從來沒有見過你!”

面白無鬚,鼻子右側長有一顆芝麻粒大小黑痣的筒新一和,在看清了站在自己眼前的是何人後,眼裏閃過一抹慌亂的顫聲說道:“川長老,你爲什麼派人把我綁來這裏?”

“哼,簡直是明知故問!”細川佐衛眼底閃過一抹寒芒瞪視着他說道,“筒新一和,你今晚做的事情犯了,若是老實交代的話,我可以考慮給你一個痛快!” 夜雲澈一邊說,雪羽一邊照做,一人一獸配合得很是默契,很快就有一團火光朝著妖王的腦袋和臉燒了過來。

帝玄胤幾人在底下看到這一幕,皆是忍俊不禁。

「該死的!」眼看著那團火就要朝著他的臉上飛過來,妖王立即躲避,狠狠地咒罵一聲!

靈力也撤了開來。

而由於他突然的離開,龍星天和帝玄胤兩人也被帶得趔趄了好幾步。

正在這時,外面又走出來了很多人,嘴裡大喊大叫道,「他們九幽的人濫殺無辜,破壞我的家園,我們沖啊!進去!拿下他們,一個都不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