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雪說道:「只要師兄放我離開,我自然不會和師兄作對。」

帝釋天沉默了一會兒,隨即看著傲雪說道:「如果,我要是敗了柳然,師妹還會選柳然嗎?」

傲雪還沒有回答,一句話語就從遠處傳了過來:「敗我?你有這個機會嗎?」 「柳然!」聽到這句熟悉的話語,帝釋天眼瞳一凝,而和他對立的傲雪卻身體一震。目光看向聲音的來源之處,在那裡一道身影猛的出現,出現在眾人的視線之中。


這道身影出現在場中,程凱頓時跨前兩步,疾步跨到柳然身邊,對著柳然喊道:「宗主!」

柳然對著程凱點點頭,而他還沒有說什麼的時候。秦依踏前兩步對著柳然說道:「前輩,羿鋒還留在仙境之中。你看?」

柳然對著秦依點點頭,露出一道笑容道:「他身上有我一滴精血,不至於出事。何況仙境之中此時還有我邪宗前輩,不會坐任他出事的。」

聽到柳然的話,秦依心底才微微安心。退到了一旁沒有說話。目標看著面前的三位大佬,心道那一輩最傑出的幾人,倒是同一時刻聚集了。特別是這三人之間的特殊關係,更是讓秦依識趣站立在一旁。

回答完秦依之後,柳然目光才轉到傲雪身上,望著這個曾經讓他心魂震蕩,讓她痴迷許久的女人。柳然眼神之中也有著一絲柔和。

察覺到柳然定在她身上的眼神,傲雪嬌軀有些顫抖,居然抑制不住的身影閃動,猛然撲到了柳然的懷中。不顧此時還有外人在場。

秦堂幾人看到這一幕,嘴角有著古怪之色。而程凱等人卻把眼神扭過一旁,裝著沒看到。

而唯一面色變得難看而精彩的唯有帝釋天,望著心儀的女人如此不顧一切的撲到另一個男人的懷裡,心被狠狠的刺疼。眼中帶著嫉妒和不甘。

柳然拍了拍傲雪的肩膀,安慰了一下傲雪的情緒,再傲雪原本顫抖的嬌軀安穩下來之後,柳然才鬆開抱著傲雪的手,目光轉向帝釋天鄙夷的說道:「就憑你?想要敗我?」

「你……」柳然這蔑視的話語,讓帝釋天心頭暴怒,看著還依偎在柳然身邊的傲雪一眼,哼了一聲道,「當年僥倖勝我一招。今日,我就要討回來?」

「討回來?」柳然失笑,看著帝釋天蔑視道,「就因為你達到聖階,而信心暴漲?」

柳然不屑一顧的看著帝釋天,絲毫不把帝釋天放在眼裡,手裡依舊牽著傲雪,倒是如同初戀般的小男女一般。要是羿鋒此時在這裡的話,定然會好好的記錄下這一幕。

傲雪聽著柳然這不可一世,依舊霸氣無比的話語,心底升起的熟悉和欣喜之色。當年的柳然,就是這樣一股蔑視天下英才的態度。現在已經這麼多年過去了。他的傲氣依舊沒有改變。

「我們走!」柳然甚至沒有搭理帝釋天,對著秦依等人說道,絲毫不顧擋著他們的柳然。

秦依等人面面相窺,秦鎮和秦堂更是咋舌不已,看著柳然崇拜至極,能把一個聖階如此輕描淡寫無視的人,果真不愧是當年最牛.逼的人物!

「站住!你們可以走,但是傲雪必須留下。」帝釋天如何肯放任傲雪離開。

這一句話讓柳然停下腳步,之後直直的盯著帝釋天說道:「如果,我一定要帶她離開呢?」

帝釋天哼聲道:「那就要看你有什麼本事,在我仙境帶人出去了。」

「也好!聽說這麼多年你一直閉關,不知道閉出了一點名堂沒有。我正好領教一番。」柳然淡然說道,「看看你能否接下我幾招。」

帝釋天聽著柳然居然揚言能接下他幾招,早已經氣爆了。深吸了一口氣看著柳然說道:「放心,會讓你滿意的。」

柳然不以為意,剛準備出手的時候,眉頭卻緊皺了起來。而旁邊的傲雪身影也猛的一僵,手緊緊的抓著柳然。

柳然看著一個方向說道:「既然前輩都來了,那就出來。」

在這一句落下,兩道身影出現在虛空之上,看著這兩道身影,柳然面色依舊沒有什麼變化。而傲雪看著這兩道身影,卻神色一緊,這兩人正式仙境的聖老。

「柳然!你倒是好大的膽子。居然還敢來我仙境!你當真以為你無敵了不成?」一個蒼老的聲音響起。

柳然對於對方的話絲毫不以為意,淡淡的說道:「本帝達到聖階,也有資格參加交流會。難不成你仙境就要特立特行,不準人前來不成?這樣的事情,當初我聖城可沒有如此對你們。」

聽到柳然就然打出前來參加交流會的幌子,他們哼了一聲,隨即說道:「那你私自撕毀不出世的約定作何解釋?不要以為我們沒和你計較,你就真的放開手腳。」

柳然聽著他們的質問,聳聳肩道:「沒什麼!只是覺得自己翅膀硬了,所以就撕了。」

「噴……」

柳然這一句話,差點沒有讓秦堂等人噴出來:翅膀硬了,好彪悍的理由。不愧是羿鋒的師尊,和羿鋒那小子的有著極其相似之處。

前來的兩個聖老,同樣被嗆了。這個理由他們居然找不到反駁的話語。

「好!好!好一句翅膀硬了。我倒要看看,你翅膀硬到什麼程度。」其中個聖階說道。

柳然淡然說道:「起碼,面對師叔祖你,我覺得夠硬了。」

一句話讓仙境的那位聖階面色變得極為難看,他步入聖階多少年了?可是居然被柳然如此蔑視。這傢伙還真當他天下無敵了。


「哼!」帝釋天聽著柳然的話語,心底也怒道了極點,對著柳然說道,「對付你,還用不著我師祖出手。我足夠了。」

「你信不信,本帝十招之內敗你?」柳然突然扭頭,看著帝釋天瞪著眼睛說道。

「十招之內敗我?」帝釋天錯愕,隨即聽到一個莫大笑話似地,猖狂的大笑了起來,「十招?!哈哈……柳然,當年你勝我都是險勝一招?此時居然妄想十招之內敗我?」

柳然對於對方的嘲笑也不看,只是轉頭看向兩個聖階:「我們賭一把如何,十招之內敗了他,我帶傲雪離開丵。同時把羿鋒給我送出來。要是我輸了,我再次隱世,今生再不出聖城一步,如何?」 柳然的話語如同炸彈一般在整個空間炸起,讓所有人真的心魂搖蕩,一個個愣愣的注視著柳然。

即使是傲雪,都忍不住握緊柳然的手,急聲喊道:「柳然!你……」

在傲雪的心中,自然不願意柳然隱世,而且呆在聖城不出。要是柳然真這樣的話,那今生他們是沒有一絲希望在一起了。她的身份,就算想跟著柳然,也不可能在聖城之中待下去。

柳然拍了拍傲雪的手背,隨即看著兩個聖階喊道:「敢不敢?」

這聲勢浩大的一句話,讓秦依等人都屏住呼吸看著柳然。這種霸道和自信的威逼,卻是很讓人著迷。難怪傲雪這樣的女人,都能看上對立般得柳然了。

秦依不由想起羿鋒,嘴角也帶著一絲笑意。這兩師徒,在某些方面真實一個模子刻出來的。

兩個聖階直直的盯著柳然,不知道柳然哪裡來的勇氣。居然敢如此叫板?就憑他聖階的力量。可是,帝釋天也達到聖階。當初柳然只是一招險勝他,難道現在的差距就這麼大?

兩個聖階雖然心底疑惑,但是卻也沒有馬上下決定。達到他們這種高度,一舉一動都得三思後行。特別是關於柳然,關於傲雪。這就更馬虎不得了。

柳然和帝釋天的打鬥,不管什麼時候。都不能看做僅僅是兩個聖階的打鬥。

「呵呵,堂堂仙府。不會連這個都不敢賭?既然如此,那著仙府帶著也沒意思了。傲雪,和我一起走。」柳然蔑視了掃了幾人一眼,拉著傲雪的手,對著秦依等人點點頭道,「跟我走!」

說完,居然真的無視這些人,帶著傲雪一眾人就準備踏出仙境。

「站住!」仙境前輩見柳然如此猖狂,心底怒意湧起,哼了一聲道,「傲雪是我仙境的人,不是你想帶走就帶走的。」

柳然還沒有說話,傲雪就跪在了地上,對著仙境前輩磕了幾個頭說道:「師祖,傲雪自知辜負你們期望。傲雪給你們磕頭了。不過,今日傲雪無論如何都要出了這仙境,這樣毫無自由的日子傲雪不想再過下去了。如果師祖一定要逼傲雪的話,傲雪只能硬闖了。」

傲雪的話頓時氣得仙境幾人臉色鐵青,仙境前輩更是哼了一聲說道:「難道你天真的以為你的闖出去不成?」

傲雪起身看著仙境前輩說道:「傲雪自知不是師祖對手,也不願意和師祖動手。但是,師祖要逼我的話,就算拼著自爆,今日我也要出仙境。」

「你……」仙境前輩大怒,他怒聲道,「你的意思是,從今往後要和仙府,仙境作對了?」

傲雪搖搖頭,看著仙境前輩說道:「我這一切都是師門給的,傲雪從來沒有想過和師門為敵。現在不會,將來也不會。只不過,傲雪只是不想繼續過著那樣的日子了,傲雪只想有自己的追求?」

仙境前輩哼了一聲,伸手指著柳然說道:「你的追求就是他嗎?仙府的世敵?這就是你不和師門作對的表現?」

我意逍遙 ,隨即說道:「起碼我不會傷師門一人,在我的視線範圍內,我也會阻攔柳然傷師門的人。這就是我的態度。」

柳然聽到傲雪的話,不以為意的看著仙境前輩說道:「這一點本帝可以確認下來,只要你們不來招惹我,本帝也不至於找你們麻煩。在傲雪在場的情況下,我會給她這一個面子的。」

聽到這句話,帝釋天等人哼了一聲,心道那傲雪不在場的情況,那就是可以大開殺戒了?

傲雪自然聽得出柳然心底的意思,不過她也沒有什麼不滿。她阻攔柳然出手,已經是對仙境的幫助。要不然,有多少人能攔的住柳然。有她牽住柳然,起碼聖城那邊就少了一個聖階。

至於別人招惹柳然,那傲雪自然也不會在意。一個男人難道要因為他而放下所有的尊嚴不成。既然要招惹他,殺了就殺了。這一點,就算傲雪也是如此做。

要是聖城有人招惹她,她同樣出手。

「哼!」仙境前輩哼了一聲,淡然說道,「今日你們兩人就是一定要在我仙境大鬧一場了?」

「不敢!」柳然雖然說著不敢,但是表情上卻絲毫沒有但顫的意思,「本帝只不過是想來參加交流會。而你們咄咄逼人罷了,既然如此,那就戰一場。十招賭約,就看你仙境沒有沒本事接下來了?你們不是一直要逼我隱世嗎?這就是一個好機會!」

聽著柳然的話,兩位聖階並沒有因為柳然的刺激接下來,反倒是氣息把柳然鎖定,想要探查著柳然的實力。但是讓他們失望的是,根本就探查不出來柳然的實力。

雖然早料到這個結果,他們還是感覺有些無奈。實力達到聖階之後,想要探查出對方實力就極難了,特別是像柳然這種修鍊功法不俗的人,想要探查出來就更難了。

「走!」柳然沒有繼續搭理幾人,對著程凱幾人點頭,準備跨過帝釋天準備離開。

「站住!」帝釋天看著柳然,眼中帶著陰沉,「這一場,我接下了。」

「釋天!」兩個仙境前輩見帝釋天答應下來,微微皺了皺眉頭。可是還未等他們說什麼,帝釋天就躬身對著兩人說道:「師祖,我不信他能十招敗我。」

「咳……」聽到帝釋天的話,兩位仙境前輩也知道帝釋天已經下了決心了,他們嘆了一口氣,也沒有繼續說什麼。看了柳然一樣,心道柳然就算真的強悍,要十招之內敗帝釋天也極難。這麼一想,他們也就不阻攔了。

不過,他們想起柳然的另一個條件,其中一個仙境前輩說道:「你的弟子羿鋒我沒有剋扣,所以不能把他送出來。」

這句話讓柳然皺眉,在一旁的傲雪這時候也趕緊解釋怎麼回事。柳然聽完之後,神色一愣的同時,居然哈哈大笑了起來:「好!這小子好!仙境禁地都能進去,不愧是我柳然的弟子。 在柳然的大笑之後,仙境幾人面色卻極為難看。自己的禁地卻被世敵進去了,這會讓別人怎麼看待?特別是柳然如此舉動,更是讓他們心底不爽。

「柳然,你還是擔心擔心你那弟子。雖然他能進去,但是卻不知道能不能出來。小心不要悶死在裡面。」其中一個仙境前輩哼聲道。

柳然爽朗大笑道:「這就不勞師叔祖擔心了。我相信他能進去,就能出來。只希望到時候師叔祖別又對一個晚輩出手。」


「哼!一個君階,老夫還不會如此放下身段。」仙境前輩哼了一聲說道。

「如此最好了!」柳然哈哈大笑。

仙境幾人見柳然如此有信心,眉頭更是緊緊的皺著。那一處是仙境封印之地,聽說其中蘊含著一個秘密。這個秘密就算在仙境之中,知道的人也屈指可數。他們同樣不知道這個秘密是什麼。要是羿鋒在其中沒有現這個秘密而出來的話,那倒是沒什麼,最多落些面子而已。要是現這個秘密,並且出了封印之處。那就得讓他們重新計較了。

在場的幾人也不知道那其中的秘密到底是什麼。要不然就能知道羿鋒進去之中帶給仙境的影響了。

柳然說完之後,目光就看向帝釋天,淡淡的說道:「那就不用你們親自送了羿鋒出來了,只要你們不對他出手就行。」

帝釋天看了傲雪一眼,眼中帶著迷戀的不甘,哼了一聲說道:「你放心,你要是真能十招勝我。我保證羿鋒不會再仙境出事。當然,前提是要他出的了封印之處。」

柳然聽著帝釋天的話,心底倒相信。這個當年的對手,同樣傲氣,不會放空言。對於晚輩,他同樣不屑於出手。

柳然微微點頭,也不廢話,體內的氣勢把帝釋天鎖定。

傲雪見到這一幕,知道此時不是她能參與其中的了。身影閃到秦依一眾人旁邊,施展出一股力量,把秦鎮秦依等人防禦其中。

仙境的其他兩個聖階也退後數步,遠遠的注視著場中的兩人。

當年斗的如火如荼的兩人,多年之後,終於還是第一次對碰了。只是,這一次當初的青年,居然放下十招敗帝釋天的豪言。

秦鎮等人望著兩個氣勢不斷攀升的武者,忍不住向著程凱問道:「前輩,你說柳然前輩能不能十招之內敗了對方?」

程凱看了秦鎮一眼搖搖頭道:「宗主的實力我也不太清楚,只知道他達到聖階,但是何時達到聖階,是不是只停留在聖階一階的層次,我們都不知道。」

反倒是一直沒有開口的王座男子突然說道:「他有著遠古的氣息。」

程凱一愣,隨即疑惑道:「王森,什麼是遠古氣息?」

王座男子解釋道:「遠古時期,大陸的巔峰強者不知凡幾。那時候聖階雖然也是巔峰強者,但是遠遠比不上現在的地位崇高。那時候一個城池像樣的城主,一般都要達到君階。並且那時候的聖階比起現在的聖階,一般都要強上幾分。而他就是給予我的就是那種感覺,如同遠古時期聖階的古樸玄深,當年有幸見過幾個你們邪宗的聖階。柳然的氣息和他們給我的一樣。」

程凱聽到王座男子這麼解釋,瞬間明白王座男子什麼意思。王座男子的意思是,柳然的實力可以和遠古同等級聖階媲美。並且是遠古邪宗聖階,一般情況下,遠古聖階要強於現在聖階幾分。那遠古邪宗聖階,自然更是強於普通聖階。

程凱等人雖然察覺不出這樣的氣息,但是卻也知道王座男子不會說謊。何況,王座男子本就是遠古靈魂體,有著別人不一樣的感受也正常。一直沒開口的傲雪這時候突然說道:「你們不要小看現在的聖階,雖然現在不如遠古繁華。 我的偶像大人 ,也不是那麼好相於的,積累的東西同樣讓人咋舌。起碼,師兄要是真面對遠古聖階,勝的幾率也極其之高,這就是仙府的底蘊。」

聽到傲雪的話,王森不可否置。

不過,此時他們已經沒有心情計較這些了。而是一個個目光盯在虛空之上。此時兩人的氣息交鋒在一起,天地風起雲湧,四周的巨大樹木在這股氣勢下被壓成粉末。一道道轟隆隆的聲音不斷響起。

柳然的氣勢不斷提升上去,而王森的氣勢也不斷的攀升上去。兩人的氣勢在虛空宛如巨龍交鋒一般,空間被壓的摺疊了起來,宛如波浪一般。

「帝釋天,你倒是沒有讓我太失望。當初聽到你連聖階都沒達到的時候,我一直覺得當年和你做對手是恥辱。現在才勉強心底平衡了一些。」柳然大笑,體內的力量爆涌而出,沒有帶出恐怖的威勢,反倒是全部匯聚在拳頭之上,化成實質的鬥氣在拳頭處形成一個漩渦,漩渦並沒有震蕩虛空變色。

「你放心,我會讓你很滿意的。」帝釋天冷哼了一聲,體內的鬥氣爆涌而出,匯聚在拳頭之上,迎向柳然轟向他的拳身。

「碰……」

站在一聲驚雷般得巨響之下,從兩人交鋒之處開始,一股恐怖至極的力量如同圓形波衝擊一般,向著四周衝擊而去,這一衝擊,方圓千米之內,徹底化為粉末。

而這股餘波衝擊在傲雪的防禦之上,防禦也顫動了起來,秦依等人能感覺到地面都震動了起來。

在這一次交鋒下,兩人各自倒飛出去。

帝釋天望著倒飛出去的柳然,鄙夷的說道:「就憑著這樣的力量,就想十招敗我?」

柳然對於對方的譏諷絲毫不在意,大笑道:「這才是第一招。我多多少少要給自己一點面子。要不然當年的對手,現在一招就被我干翻。說出去不只是你丟臉,我也很臉上無光。」

說完,柳然身影一閃,居然毫無花俏,就這樣一招再次轟向帝釋天。這一招沒有絲毫改變,依舊那樣平淡無奇。 「碰……」

在爆一陣餘波之後,柳然和帝釋天都倒退出去。眾人看著這一幕,不由面面相窺。心道兩招過去了,兩人怎麼還像玩過家家似地。帝釋天不在乎也就算了,可是柳然怎麼也絲毫不在乎?要知道,他可是只有十招的機會。

秦依幾人的目光不由看向對柳然了解的傲雪,卻現傲雪同樣皺著眉頭,很顯然不明白柳然到底搞什麼鬼。

帝釋天見柳然居然第三拳依舊這樣攻擊而來,只不過力量比起之前強了一些。這樣一拳,讓帝釋天哼了一聲,他自然不會在乎,伸手迎了上去。既然柳然要這樣浪費招式,他求之不得。十招過後,那就是柳然敗了。

「碰……」

「碰……」

就這樣,無驚無險的打了八招。這樣的八招讓程凱和王座男子感覺到十分可惜。 火爆嬌妃:腹黑國師狂寵妻 。原本還想借次機會好好觀摩一下,對於他們突破到聖階極其有好處,但是卻沒有想到會是這小孩打架一般,毫無花俏。完全就是拳頭碰拳頭。

八招已經過去了,兩人卻頭也沒有掉落一根似地。這讓一眾人面面相窺了起來。

這情況同樣讓在一切的兩個聖階皺眉,這柳然倒是是什麼意思?是對自己有著如此絕對的信心,還是真自暴自棄了?

他們心底自然是選擇前者。可是,柳然的實力真這麼恐怖?把八招都浪費了,為的就是之後的一招敗帝釋天?這可能嗎?

想到這,幾人更是直直的盯著柳然,想要把柳然看透徹。但是早已經達到天人合一的柳然,又豈是這般容易看透的。

「柳然,你還要不要來?」帝釋天看著柳然滿不在乎的神色,心底就忍不住湧起怒火。這樣打了八招,這是什麼意思?蔑視?防水?或者是其他?

「你應該很慶幸,你接下了我八招。不過,下面第九招。本帝可不和你玩過家家了。希望你能接下來。」柳然看著帝釋天淡然說道。

而就在柳然話音說完得那一刻,他體內爆湧出一股澎湃的力量,這股力量一出現,就直衝雲霄,在這股力量衝擊之下,一道巨大的漆黑裂縫在空間裂開。巨大的鬥氣柱片刻間就到了雲霄之上。秦鎮等人一眼看起,居然看不到盡頭。而在他們還未來得及震撼的同時,那引得天地變色的鬥氣柱,居然猛的收回,化作鬥氣盤旋在柳然的手臂之上,那道恐怖的鬥氣到了柳然手臂之上,居然就只剩下手臂大小。

在所有人未反應過來之跡,一股更加澎湃的氣勢爆涌而出,這股帶著恐怖力量的氣勢爆湧出來的時刻,整個空間就如同蜘蛛網一樣,被震的一道道數米大的裂縫蔓延虛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