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然金武雄和傲心中都這麼想,但是他們臉上卻都是一臉的笑容洋溢。看著天衍地心藤,金武雄更是笑著說道:「城主大人客氣了,本該是我們親自前往的,現在卻要讓藤老來請,當真是不好意思。」

「不礙事的。」天衍地心藤卻是擺了擺手手說道,又道:「兩位老大,我們現在可以走了嗎?」

「額?」

金武雄和傲聞言卻是一愣。

「刷刷!!」

他們兩人彼此對望了一眼。


然後又是看向了天衍地心藤,最後視線又是落在了阿福那緊閉的房門之上。金武雄更是眉頭一皺直接問道:「藤老,難道……城主大人只請了我們兩人?這人皇宮的胖子?」

「哦……金老大是說人皇宮的阿福老大啊?」看著金武雄兩人,天衍地心藤笑著說道。

「對,就是他,難道城主大人沒請他?」

「不是不請,而是阿福老大早就在師傅那裡了。」

「什麼?」

天衍地心藤話落,金武雄和傲兩聲驚呼便是直接響起。

「那胖子在城主大人那裡?」

「他什麼時候去的?」

隨即,金武雄和傲兩人又是急忙問道。

誰能想到阿福已經去了城主府。

「這個……大概是半個多時辰前吧,阿福老大就已經來找師傅了。」天炎地心藤沒有絲毫的遲疑,想了想便是說道。

「混蛋!!」

「卑鄙!!」

天衍地心藤話落,金武雄和傲便又是怒道。

半個時辰?

他們怎麼也沒有想到阿福竟然已經和騰炎獨處了半個時辰。

半個時辰能做太多的事情了。

「藤老,我們現在就走吧?」

「對對對,現在就出發。」

隨即,金武雄和傲又是急忙說道。

阿福和騰炎已經獨處了半個時辰,絕對不能夠繼續讓他們獨處下去,要不然……對金甲神殿和傲龍穴而言非常的不利。而且,誰知道這胖子提前找到城主是為了什麼。這三天的時間,金武雄也好,傲也罷,他們可是見識了阿福的瘋狂,這胖子為了爆元丹簡直就是已經入魔了,如今他率先一步找上城主,如果那城主抵制不住阿福的誘惑,提前和阿福交易了。

那……他們哭都來不及了。

「好吧,兩位請。」看著金武雄和傲,天衍地心藤笑著說道。

『嗖嗖!!』

眨眼間,兩人便已經邁出了步伐。

如果不是因為有天衍地心藤在,他們或許直接空間瞬移到城主府了。可是,如今有天衍地心藤在,他又是城主派來的人,他們只能夠跟在天衍地心藤身後。不過,兩人心中卻急的如熱鍋上的螞蟻。

「藤老,我們能……」金武雄剛想要開口催促天衍地心藤走快一點,卻好像發現了什麼一般,聲音一頓,四下打量了一番便又是看著天衍地心藤道:「藤老,我們這……好像不是去城主府的路吧?」

「額?」

金武雄話落,傲也是一愣。

這時,傲也發現了他們現在去的方向根本不是城主府。

兩人不解的眼神看向了天衍地心藤。

天衍地心藤卻是轉身笑了笑說道:「我們要去的本來就不是城主府。」

「額?」

聞言,金武雄和傲又是一愣。

「不去城主府?」

「那我們去哪裡?」

「荒蠻戰場。」天衍地心藤卻是笑著說道。

「荒蠻戰場?」

金武雄和傲聞言,兩人的腳步皆是一頓。

「我們去荒蠻戰場做什麼?」隨即,兩人又是異口同聲的問道。

「師傅說這一次的拍賣有點特殊,不僅是要比三位老大誰出的價高,還要比三位老大誰的實力強。所以,這黑曜城根本就不適合比斗,只有去荒蠻戰場,畢竟幾位老大都是虛空神強者。」沒有絲毫的遲疑,天衍地心藤看著金武雄和傲,笑了笑便是說道。

「什麼?」

「還要比誰的實力強?」

金武雄和傲聞言大驚。

「對啊,這好像是阿福老大向師傅提議的,師傅認為很有趣就答應了。」天衍地心藤又是笑著說道。

「刷刷!!」

金武雄和傲兩人的視線忍不住碰撞在了一起。

「那胖子提議的?」

「他想幹什麼?」

一瞬間,兩人心中茫然至極。

不過,此時此刻根本沒有人能夠給他們答案。

而且,他們也沒有選擇的餘地。

畢竟,如果他們現在不去就意味著棄權,就意味著放棄爆元丹。到時候,所有的爆元丹都將歸阿福所有,而這,就相當於一旦三大勢力開戰,那麼……人皇宮的所有成員都能夠在瞬間提升一個大境界,這絕對是非常恐怖的,這也絕對是兩大王者不想看到的。

「必須去。」


當即,兩位王者心中便是想到。

「藤老,我們走吧。」

「對啊,我們還應該加快速度,要不然……讓城主大人等久了怕是不妥。」

…………

蠻荒戰場。

此刻,一處平地之上,騰炎和阿福兩人相對而坐,他們中間擺著一張桌子,桌上還擺著茶壺、茶杯,兩人談笑風生。這個時候,天衍地心藤帶著金武雄和傲兩人也是從遠處疾奔而來。

「這……」

看著騰炎和阿福有說有笑的樣子,兩位王者又是一愣。


「刷刷!!」

他們深邃的眼眸當即便是落在了阿福的身上。

「死胖子。」

「卑鄙!!」

兩人心中又是對著阿福一番咒罵。

卻是笑了笑走向了騰炎。

「城主大人,抱歉,讓您久等了。」來到騰炎面前,金武雄便是搶先笑著說道,至於一邊的阿福,他卻是看都不看一眼。金武雄如此,傲也是如此,對著騰炎便是幾句熱情的奉承。

『刷!!』

騰炎也是直接站了起來。

看著金武雄和傲,騰炎又是笑著說道:「不晚,不晚,一點都不晚,我們也是剛剛到而已。兩位老大,請坐。」

「……」

金武雄和傲聞言卻是嘴角一抽。

你們也剛剛到?


騙鬼呢?

他們早就已經在路上的時候從天衍地心藤口中了解到了,騰炎和阿福早在二十分鐘前就已經出城了。不過,兩人心中雖然清楚,但是嘴上卻不會說什麼。「多謝城主大人。」說著,兩人又是笑了笑直接坐了下來。

「兩位老大,今天是我們三天前約定的拍賣之日,不過……這一次拍賣的規則咱們要稍微改動一下,那就是不僅要比三位老大的財力,還要比三位老大的實力,希望兩位老大不要介意啊。」看到金武雄和傲坐下之後,騰炎便沒有絲毫的遲疑,直入主題,看著兩位王者笑著說道。

「刷刷!!」

聞言,金武雄和傲忍不住看了阿福一眼。

他們可是清楚這是阿福的提議。

「這胖子究竟想幹什麼?」

看著阿福,兩人心中又是忍不住想到。

「城主大人說笑了,這既然是城主大人舉辦的拍賣,那城主大人自然有權決定拍賣的規則,我們又怎麼可能介意呢?」隨即,金武雄又是看向了騰炎笑著說道。不等騰炎開口,金武雄又是說道:「不過,我還是有點不明白,我們這究竟是比財力呢,還是比武力?請城主大人明言。」

金武雄話落,傲也是看向了騰炎。

「呵呵。」騰炎淡然一笑,又道:「當然是兩項都要比。」

「那……」

「其實很簡單。」金武雄剛想開口,騰炎便打斷了他說道:「這一次我們先比武力,然後再進行拍賣。規則是這樣的,就拿金老大您來說,如果武力比斗的時候金老大勝出,那麼……一會再財力競價的時候,金老大就能夠享受百分之十的優惠。」

「百分之十的優惠?」

金武雄和傲聞言便是一臉的愕然。

「什麼意思?」金武雄更是直接問道。

「也就是說,如果金老大您贏了,那麼拍賣的時候您就可以享受這百分之十的優惠。比如,您出價是100星辰幣,那麼百分之十就是10星辰幣,也就是說金老大您的實際出價是110星辰幣,另外兩位老大要加價的話就必須要超過110星辰幣。而您,就算是您以110星辰幣拍下了爆元丹,那麼您最終也只需要給本少100星辰幣就行了。」

「這樣說,兩位老大明白嗎?」看著金武雄和傲,騰炎笑著解釋道。

「這……」

兩人又是一愣。

如此詳細他們又怎麼可能不明白?

可是,他們兩人始終想不明白財三千這麼做的目的。

這樣做對這胖子有什麼好處?

難道他就這麼自信自己一定能夠勝出?

還有,這城主怎麼會答應這種提議?

優惠百分之十?

這就相當於這城主少賺了百分之十的收入。


這貨就是一個財迷,他怎麼會吃虧?

一連串的疑問從兩大王者心中萌生而起,他們兩人心中一片困惑和不解。 第1165章第一戰,金武雄vs傲?3更完畢

困惑,不解。

看著阿福,又看看騰炎,金武雄和傲兩人心中始終想不明白這其中的關鍵和原因。不過,縱使想不明白他們也無法拒絕,畢竟拒絕了比斗就等於拒絕了這次的拍賣,到時候他們將與爆元丹無緣。

「明白了。」當即,金武雄便是笑著說道。

「城主大人,那我們這比斗如何進行?畢竟……我們這裡有三個人,根本無法進行一對一的比斗。難道,我們要各自戰上一場?勝出最多的算贏?」金武雄話落,傲也是看著騰炎問道,畢竟這樣的比斗是最公平的。

「那樣太麻煩了,也太浪費時間了。」騰炎卻是直接否定道。

「額?」

傲不由一愣。

「那……」

他遲疑的聲音響起,意思卻是已經不言而喻,就是詢問騰炎三人之間比斗的規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