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然一道冷哼和不滿之聲傳來,兩女神色一變,慌忙拔劍四顧,一副大敵當前的模樣。

“誰?給我出來!”紫衣女子說道。

“我在這裏很久了,你們沒看見嗎?”一名少年從竹林走出。笑吟吟地打量着兩名女子,不斷搖頭。

“你是誰?”紫衣女子一臉戒備。

“葉逸,你們呢?”少年打量着嬰兒肥臉的紫衣女子,又看看清心可人的青衣女子,這人應該是紫衣女子口中的溪兒。

“我們爲什麼要告訴你,江萍師姐,不要告訴他。”

“溪兒,你怎麼這麼笨,你怎麼不說你叫上官溪兒,你別說話,我來對付他。”紫衣女子將青衣女子護在身後。 葉逸愣了一下,瞬間明白了,這兩丫頭一定是從未下過山,而又被長輩叮囑要小心山下人的緣故吧。

“原來是江萍,上官溪兒,失敬失敬。”

“師姐,他知道了你我的名字?”

“哼,狡詐惡徒,你深更半夜不在家呆着,卻在這荒郊野外出現,還不從實招來,如有半句謊言,休怪我劍俠無情。”紫衣女子手中劍影閃動,戒備地對葉逸說道。

葉逸搖了搖頭,嘆息道:“真是一對活寶,當今之世,竟還有這樣的人存在,Z國真是無奇不有啊。”

“師姐,他罵我們,收拾他!”青衣女子躍躍欲試。

“溪兒,別鬧,師傅說不得亂殺無辜,萬一他不是壞人,殺了他會惹麻煩的。”

“快回答我,你爲何半夜在這荒郊野外?”紫衣女子對葉逸說道。

騙婚成愛:總裁的首席祕妻 我說我出來散步行嗎,散步迷路了不行嗎。”

“散步?你還真是大膽,這叢林之中猛獸毒蛇無數,你呆在這裏很危險的,不如這樣,你告訴我你家在何處,我們也許可以給你指點一二。”

葉逸指了指東邊,又指了指西邊,撓撓頭說道:“我也不知道在什麼地方了。”

“哈,師姐,他原來是個傻瓜,好可憐啊,怎麼辦,把他留在這叢林深處,會被猛獸吃了的。”青衣女子鬆了一口氣,一臉善良地看着葉逸。

“傻瓜?溪兒,他哪裏像傻瓜了,我怎麼看他都想登徒子。”

“師姐,你看他,哪有這樣打扮的,師姐,現在怎麼辦,我們要不要幫他?”

紫衣女子看了看不斷搖頭傻笑的葉逸,嘆息一聲道:“溪兒,你就是太善良了,對你以後的修行不利的,而且你我還有正事要辦,耽擱不得,我們還是走吧。”

“師姐,咱們就這樣走了?”青衣女子不斷地打量着葉逸。

“要不然還能怎麼樣,走吧。”紫衣女子催促道。

“師姐,你等等。”青衣女子向葉逸走來,在懷裏摸索一陣,玉手中出現三個香脆的幹餅。

青衣女子將眉頭皺了一下,喃喃自語道:“這是師傅給我做的好吃的,就這麼三個,喏,給你一個。”

第九行詩 ,一股清香竄入鼻孔,讓葉逸一陣嘴饞,情不自禁咬了一口,一股自然的味道讓葉逸又咬了一口,葉逸這才發現自己居然也會感覺到餓。

青衣女子嘆息一聲,掙扎了一下,又將手裏的一個脆餅遞給葉逸說道:“喏,再給你一個,這一個就不能給你了,我連師姐都不分她吃的,你拿着這餅,選擇一個方向直直的走下去,這樣就有人會幫你了。”

“溪兒,你在幹嘛,快點啦。”

“來了,師姐!”青衣女子看了一眼葉逸,轉身和紫衣女子消失在那叢林深處……

葉逸看着手裏的幹餅,確定有人來過,又咬了一口,心裏泛起另一番滋味。

所有的疲憊已驅趕走,想着青衣女子比對着手裏幹餅,結果給自己一份大的,葉逸就一陣感動,是該出發的時候了!

月已偏西,三更將至,湘西的翠竹林無邊無際,葉逸從裏面掠過,帶不起一點漣漪,倒是偶爾有一兩隻鳥兒被驚醒之後,隨即又睡去,這是一個極爲安詳的大自然,這在物慾橫流的今天,這種景觀實在難得。

有那麼一剎那,葉逸感覺到郭子琪的氣息,但隨即又隱去了,葉逸敢判斷,黑衣人還在湘西境內,葉逸咬了一口幹餅,微微一笑,加快了步伐。

將一個幹餅收好,也許小琪會餓,這是葉逸目前的想法,誰野保不準那黑衣人心情有多差,讓一個女子餓上那麼一兩天,實在想都不敢想。

東方已吐白,大根大根的水竹已不見,取而代之的是黔西的毛竹林和雜木林交替,高危的山峯遙遙可見,陽光下的葉逸已經向西尋覓着,但眼裏難掩一絲疲憊。

突然,葉逸眉頭皺了一下,他停下了腳步,因爲天空掠過一道血紅色的身影。

“已經是第三波人了,難道是因爲那七彩蓮花的緣故?”葉逸喃喃自語。

“等等!”葉逸似乎意識到了什麼。

“真是關心則亂,這七彩蓮花不就是能治療虧損精血的靈物嗎,我想他也一定不會放過如此機會吧。”

“蒙山?我怎麼沒聽過?難道是烏蒙山脈的一處小山?”葉逸頓了頓,放下焦急的心思,準備調息一下自己的內息。

半個時辰後,葉逸眼中的疲憊之色消失不見,若有若無的氣息從葉逸身體傳出,兩眼閃爍着精光。


烏蒙山橫跨黔西東,這裏山高林深,人煙稀少,叢林茂盛,蒙山位於烏蒙山之巔,夏季多霧潮溼,冬季冰封千里。

某處高聳的山峯,直達雲端,霧氣環繞在山腰,不見山頂之形狀,偶爾有一隻高山雲雀飛過,昭示着有人闖入了這個人間絕境。

一名道袍少年身影閃爍,隱沒于山霧之中,隨即身影一陣翠綠色閃過,隱沒於叢林之中。

山頂上面的風景出乎葉逸的意料,這裏春意盎然,一點也沒有居山高的寒冷。看來山頂是一個火山山口。

葉逸無心打量自然奇景,因爲在他前方,一汪溫泉裏,一株七彩蓮花正含苞待放,噴出的溫泉捲起一滴滴晶瑩的水花,七彩之光在方位上盤旋,若是細細看去,七彩之光居然越來越亮,看來蓮花開放在即。

葉逸疑惑地看了看周圍,三股不同的氣息隱藏在周圍,其中一股很熟悉,應該就是昨夜碰見的兩名華山女弟子了,不過這兩名女子的隱匿之術實在太差,被葉逸第一眼識別。

另外一方似乎也是兩個人,這兩個人的氣息倒也隱晦,只不過那若有若無的貪慾暴露了他們的方位。

令葉逸忌憚的是另外一道氣息,若是葉逸沒估計錯誤的話,就應該是路上感覺到的那道紅色身影,若非葉逸利用叢林遮掩並通過木之氣息感覺,很難發現他的位置,而且這人給葉逸一股極爲不舒服之感。

葉逸默默地閉上眼,搜索着周圍的角落,好一會,葉逸終於眉宇一展,暗道:“好心計,你果然在這裏了,哼,如此距離,就算你遮掩了小琪的氣息又如何,你以爲我這心靈之兆之法是如此容易遮掩的嗎。”

郭子琪被老者用一件奇特的衣衫包裹着,身體並沒有被捆起來,想必老者根本不擔心區區一個凡人能從自己手中逃脫,他唯一的作法就是點了郭子琪啞穴,讓郭子琪發不出聲音來,老者手中一束若隱若無的黑色氣息沒入地下的泥土裏,好一會,他眉頭皺了一下,沙啞地說道:“沒想到血魔老兒也在,這個老東西怎麼還沒死,哼,華山小娃娃也來參合,真是不知死活,咦,郭家也有人到這裏麼,看來我運氣不差,咳”……”咳”……”可惡,必須得將那物弄到手,葉逸,你給老夫等着!”

郭子琪臉色又些蒼白,但一雙眸子卻堅強無比,她牙關緊咬,肚子傳來咕咕之聲,被黑衣人瞪了一眼。

“土包子,你怎麼還不來救我,你要再不來,我恐怕就要被餓死了。”郭子琪心裏唸叨道。

“丫頭,你總算還記得有我啊,你別出聲,我就在你不遠的地方,你放心,我會救你出來的。”一道聲音突兀地在郭子琪心裏響起。

郭子琪眼珠一亮,不斷往左右看,黑衣人疑惑地看了左右一眼,說道:“小娃娃,你再亂動,暴露了我的身份,休怪我對你不客氣,別以爲老夫不會動你,那是昨天,現在嘛,老夫可不敢保證你會發生什麼意外,你若想活,乖乖的聽我的話。”

郭子琪貝齒輕咬,默不作聲了,老者滿意地點了點頭,一雙眼睛盯着遠處越發強烈的彩色光芒。

陽光穿透雲層,一道霞光照射在蓮花上,異象突起,七彩蓮花迎着陽光,滴溜溜旋轉起來,一股清香飄散開來,連周圍的叢林都唰唰直響,呼應着蓮花異象。

“要開了。”葉逸直溜溜地盯着池中蓮花。

七彩之光亮到一定程度之後,逐漸收攏沒入彩色花瓣之中,緊接着,拳頭大小的花谷朵逐漸膨脹,僅僅幾個呼吸後已經有嬰兒般大小了。

陽光越發強烈,終於,五片不同顏色的花瓣逐漸展開,有簸箕那麼大小,花瓣綻開之後,池水一陣沸騰,蓮花旋轉的速度終於緩慢下來!

突然,兩道白色身影以閃電般的速度向蓮花方向飛去,就要將蓮花取走,恰在此時,兩道青色紫色之氣華光大放,伴隨着劍氣阻止了兩人的去路。

“你們是誰?”兩名白衣男子拔劍而立,見來人竟然是兩名女子,倒並沒有立即動手,只是眉宇之間頗爲不善。

“我們是華山弟子,此番奉師命前來取靈物,你們又是誰?”紫衣一臉戒備。

“原來是華山道友,失敬失敬,在下謝無爲,這位是舍弟謝無癡,家父郭霆,經常提及華山的種種不凡,今日一見果然不凡,只是兩位說奉師命前來未免太過牽強,這蓮花對我們二人大有用處,而且此物長在我郭家門口,理應歸屬我們郭家纔對。”

青衣女子上前說道:“長在你們家門前就是你們的?這等靈物自該歸有緣人才對,你們難道想要私吞不成?”

另外一名白衣男子說道:“這位師妹說笑了,若是站在我們前面的是其他人士,我們自然不會讓步,不過既然兩位千里迢迢來這裏,我們也不好讓你們空手而回,不如這樣,你取走一片花瓣,剩餘的歸我們如何?” “一瓣?不行,我們師姐妹二人如何分一瓣蓮花,不如這樣,我承兩位師兄一份情,我們二,你們三如何?”

兩名白衣男子對視一眼後,郭爲說道:“好,就姑娘說的辦,下面我們去取蓮花吧,免得遲則生變。”

四人意見達成一致,雙方各派出一名人去取蓮花,這邊是郭熾,另一邊是江萍。

就當兩人靠近蓮花不足半丈有餘時,一道紅影突現,並對兩人隨意一拂,兩道腥臭的紅色煙霧撲面而來,兩人躲閃不及,不小心呼吸了一點菸霧,兩聲慘叫響起,並慌忙倒退開來。

“嘎嘎,在老夫面前討論如何分贓,真是一羣天真的孩子!”

“師姐!”

“大哥!”

兩道驚呼之聲響起。


“我沒事,快,別讓他奪走蓮花!”郭爲臉色一陣緋紅,似乎中了毒。

另一邊,紫衣女子嘴角溢出一絲鮮血,被青衣女子扶住,正往嘴裏塞丹藥。

“嘎嘎, 天地霸氣訣 ,看來老夫真是福分不淺。”

紅衣老者站在蓮花旁邊,一臉貪婪地打量着七彩蓮花,準備一併取走。

恰在此時,紅衣老者眉頭皺了一下,隨手往後一甩,手中多了一把拂塵,拂塵一道紅光閃過,所過之處,一道黑影突兀而現!

“嘎嘎,想偷襲老夫,你以爲我血魔老祖是這麼容易被偷襲的麼,你是誰?”

“哼,血魔老兒,這才幾年不見,你就不認識老夫了嗎?”

血魔老祖打量着一頭花白皮膚橘黃色的黑衣老者,愣了一下,突然哈哈大笑道:“南山老鬼,你怎麼變成這般模樣了,別告訴老夫你壽元將盡,油盡燈枯了,難道說城市裏面的天地之氣已經混亂不堪,讓你也變了模樣?”

黑衣老者臉色變了數變,最終嘆息道:“血魔老兒,老夫成這般模樣,還輪不到你來嘲笑,老夫吃了個悶虧,如果換做是你,也好不到哪裏去。”

“嘎嘎,能讓你這老鬼吃虧了,除了那幾個老傢伙,老夫實在想不出還有誰,老鬼,看你精血皆損,是爲這蓮花而來?”

“咳,當然,除了郭家那物之外,這蓮花可以說是不二之選,怎麼,血魔老兒,你要阻攔老夫?難道當年老夫讓你吃的虧讓你忘了記性?”

血魔老祖身上煞光閃動,嘎嘎怪笑道:“南山老鬼,你不提這事也罷,你我多年的交情,你背信忘義已就罷了,還敢再老夫虛弱時暗害老夫,現在你這模樣,你覺得你是老夫的對手嗎?”

“哼,血魔老兒,你別跟老夫來虛的,老夫雖然虧了些精血,但若我得不到這蓮花,你也別想,你知道,老夫若是使盡手段,未必不能拉你下水,而且這幾名小娃娃可不是善茬,你確定要和我爲敵嗎?”

血魔老祖打量了剛纔受傷的二人,見兩人已經無事,眉頭皺了一下,但隨即又嘎嘎一笑道:“如果他們四人是一起的,老夫還會忌憚一二,現在嘛,老夫即使擔點風險又如何,這蓮花,我要定了!”

說完,紅光一閃,一個五爪虛影向着蓮花奪去!

“找死!”黑衣老者臉色一怒,一道黑氣突兀出現,也向那蓮花奪去,黑衣人離蓮花稍遠,黑影自然慢了一步,被血魔老祖手中拂塵一阻,攔住了去路!

但黑衣人豈會只有如此手段,那黑氣只是幌子而已,也不知黑衣人使了什麼手段,此時他已經搶先一步到了蓮花面前。

“哼!別人不知你手段,老夫還不知道嗎,而且,以你這速度,嘖嘖,看來你真是老了。”紅衣老者一下子出現在黑衣人面前,臉上露出譏諷之色。

兩人說話之間,出手卻是不慢,一紅一黑兩道身影,轉眼之間就交手幾個回合,只是那黑氣似乎比紅色煞氣弱了不少,幾個回合之後就被壓制住!

“嘎嘎,南山老鬼,原來你已經是這般模樣了,既然如此,老夫送你一程吧!”

“哼,你以爲老夫只有這點手段嗎?”話音剛落,老者一掐法訣,一道若有若無之聲響起,讓在場的人一陣眩暈!

“攝魂大法?”紅衣老者臉色一白,一臉驚恐,但隨即又譏諷道:“不過是殘缺之法而已,別人怕,老夫可不怕!”

“是嗎?”黑衣老者陰冷一笑,不知何時,已經將蓮花摘下!


然而,還未等黑衣老者高興,一道青衣女子憑空出現,一劍橫世,直取黑衣老者手中蓮花!

“不可能!”黑衣老者明顯沒想到在自己攝魂大法之下還有人不受影響!

“把蓮花留下!”青衣女子嬌喝一聲,出手着實不凡!但南山老鬼蓮花到手,豈肯輕易罷手!身影被黑氣包裹,就要遁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