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多金不做聲,默默將桌面上的一塊五花肉夾到自己碗里吃,然後將碗里的米飯扒完。

「哦!」唐小芯故作恍然,「原來是這樣呀!」

做飯菜招呼他們,那都沒什麼,關係再不好,那都是親戚,她也總不能趕他們出去吧!

不過要是他們天天她這邊吃,一天三餐,那她沒過多久,也會被他們吃垮的。

所以,她得想想辦法!

吃過晚飯,對宋多金和杜美華、席秋怡三人來說,拍拍屁股就走人了。

剩下的碗筷都歸席麗瓊或者何秀紅來洗。

柳小玉想著孩子,所以一邊都會乘坐最後一班車,回特殊隊,晚飯就不在這邊吃。

洗完碗筷后,席麗瓊就要趕去給方海軍送飯、丁彩琴他們送飯。

PS:還剩4000,明天補,稿子又亂了,我又得要處理一下,碼字軟體還是不要隨意升級了,太高級了,都不會弄鍦ㄦ洿鏂頒腑錛岃紼嶅悗鍒鋒柊鏌ョ湅錛 何秀紅就跟唐小芯說,「他們是你親戚,我本來也不應該說他們什麼的,但是,我覺得他們每一次空空手來,吃完飯,啥都沒幹,就拍拍屁股走人了,難道一點都不知道你大米飯也不是同天上掉下來的嗎?難道也沒半點覺得不好意思嗎?」

「何阿姨,我也知道他們是在佔便宜,不過你放心了,我也已經想好辦法了。」

何秀紅見她也露出了狡黠的笑容,便也就放心了。

到了第二天,宋多金他們再次來這邊吃飯,早飯呢,就只有兩條腌曬好的蘿蔔條,對他們來說,早飯就是隨意應付一下。

中飯,一群人吃飯,都是吃小白菜,連用豬油炒菜都減少了,小白菜看起來黯淡無光,宋多金、杜美華、席秋怡他們也是餓,沒辦法,也只能大口扒飯吃。

到了晚飯,還是中午吃剩下的小白菜,再添加了一道蘿蔔條。

這下席秋怡就不滿了,直接說唐小芯,「我說你是不是故意的?一天到晚飯菜都不好,就炒這菜來忽悠我們。」

「我忽悠你們做什麼?你們吃這個菜,難道我們就不能吃了嗎?我們一起跟著你吃的。」唐小芯淡道。「如果你要是吃不習慣的話,你自己不是有手有腳,你可以自己做飯呀!」

聽這話,席秋怡自然也就明白了,原來唐小芯根本就是存心把他們趕走,不讓他們在這邊吃飯。

可是他們的虧了錢,還要自己做飯吃的話,那不是更加沒錢了嗎?

她又見宋多金低著頭,也不出聲,而杜美華也沒作聲,她也就不好再說什麼了。

而這樣的菜在接下來的日子裡,天天端到飯桌上來。

杜美華、席秋怡、宋多金三人就算是再能忍,那也是不想再吃了。

席秋怡就跟席錦琛說,「哥,也不是我說唐小芯,你看看她,天天就知道吃這些菜,連油水都沒見有多少,那對她肚子里的孩子也不好吧!」

席錦琛淡道,「醫生說了,後面快要生的時候,孕婦少吃點,不然孩子個子太大,孕婦也比較辛苦。」

「哥,那你也一天到晚在外面工作,又再加上唐小芯是開滷味店的話,這吃點肉才會有力氣做事呀!」

「我覺得這樣挺好的,我在部隊訓練的時候,連這些都沒得吃。」

面對席錦琛這樣,席秋怡也是很沒轍,他們一天天很辛苦,沒吃點肉,那怎麼行呀!幹活都沒力氣。

可是如果他們不在這邊吃飯,那他們就得要自己掏錢做飯吃了。

他們三人沒怎麼吃,就先回去了。

他們一走,唐小芯就喊何秀紅加菜。

何秀紅就去把滷肉端上。

唐小芯高興夾著吃,然後一邊說,「你也吃點吧!老是吃菜多沒營養。」

席錦琛看著她夾了滷肉到自己碗里,再想到了席秋怡他們,「我估計他們是還會再來這邊吃飯,如果你實在不想他們到這邊來吃飯,那你就直接跟他們說,又或者你可以讓他們交伙食費,沒必要你也跟著什麼都不吃。」

「算了吧!讓他們交伙食費,我估計你媽會鬼哭狼嚎,說我沒良心,當兒媳婦的不養她。」

聞言,席錦琛抿嘴一笑,以他媽性子,會是如唐小芯所說的那樣。

「現在只要他們不嫌棄伙食不好,那我無所謂再多養他們一段時間。」

……

席秋怡他們三人回到住處,三人都是覺得嘴巴乾乾的,整個人都蔫了一樣,沒什麼油水吃,皮膚都看起來黯然無光。

「媽,再這麼下去,我們肯定都餓死了,你趕緊想想辦法。」

「我能有什麼辦法,唐小芯擺明了就是故意的。」 邪王寵妻:廢柴二小姐 他們要是有點什麼意見,那肯定連現在的米飯都沒得吃。

「多金!」席秋怡見是沒轍了,只能可憐兮兮地望著宋多金。

「要不我們明天把賣剩下的豬肉提回家裡,在唐小芯那邊吃完飯後,我們再吃點肉吧!」

「這也行!」只要是他們不用做飯,那就花不了幾個錢。

半個月後,席秋怡他們還是堅持來唐小芯這邊吃飯。

唐小芯大概也是猜到他們是打了什麼主意。

於是她就厚著臉皮,主動找他們談談,「你們在我這裡也吃了這麼久的飯,我實在養不起你們了,要麼你們交伙食費,要麼你們就別來。」

「唐小芯你這是趕我們?你知道你這樣叫什麼?你這是不孝,你憑什麼趕我們呀!」

「對你來說,我沒有不孝,你只是小姑子罷了,而媽的話,她是來你這邊幫忙做事,理應當是你們養她的,更何況我已經養了你們三人半個月了,我也不要求你們養媽多久,就養半個月吧!你們做得到嗎?」

唐小芯見席秋怡和宋多金一直都不出聲,她又說,「你們也不要一味著把別人當成傻子,佔了便宜也該適而可止。」

聞言,席秋怡卻覺得唐小芯這話,相當於就是落了她的顏面,當即就反駁了:「誰占你便宜呀!唐小芯你又會有什麼便宜可讓我們占的呀!不就是吃你半個多月的米飯,你有必要這樣嗎?再說了,你和我哥那都是有疑問要養我媽,而我呢,嫁出去的女兒,我來你這邊,那也是相當於來看你,你也該做飯菜給我吃。」

聞言,唐小芯嘴角一勾,眼眸一片冰冷,「那好呀!按你這麼說的話,你來看我的,那請問你每一次來的時候,都有帶東西來看我嗎?」

「你……」席秋怡瞪著她,最後硬是瞎掰一個理由,「我不記得了。」

「一次不記得,可以諒解,次次來,你都來半個多月了,你都會不記得買嗎?」席秋怡是什麼心思,她一眼就知道了。「行了,你少在這裡找借口了,你們要吃飯,就自己動手做,就算是你們來了,我這邊也不會做你們的飯。」

她把話說得夠清楚了,對席秋怡他們來說,應該也算是夠絕了。

要是還執迷不悟,那她也只好對他們的出現,把門反鎖了。

席秋怡怒瞪著唐小芯,氣得心口起伏不斷,咬牙切齒。

——————-

PS:感謝很多的小仙女們的留言,我今天特地去回復了!愛你們,么么噠! 無意間目光瞥見了杜美華的身影,席秋怡當即就有了主意,便頂了回去,「你以為我們稀罕來這裡呀!我們來這裡,還不是我媽惦記你肚子里的孩子,也是想著能不能搭把手幫幫你。」

「我想你應該沒得健忘症吧!我之前就已經說了,這裡不需要媽幫忙,讓她回家去,家裡還有陶紅雲,她也快生了。」唐小芯笑容裡頭夾帶著一縷的譏誚,好心提醒旁邊的杜美華,「媽要是不回去的話,這以後陶紅雲肯定會怨媽,到時說不定都不給爸媽養老送終呢!」

「她敢!」席秋怡生氣大喝一聲,那瞪著唐小芯的眼珠子都快要掉出來了。

唐小芯似笑非笑,譏諷地注視著席秋怡,以陶紅雲那性子沒有什麼敢不敢的,再說了,就算是陶紅雲敢這麼對杜美華的話,席秋怡她一個嫁出去的女兒,又能奈何得了陶紅雲嗎?

她那樣的眼神,讓席秋怡瞬息間覺得自己有些反應太大了,便暗自收斂了幾分,但她仍然透著一股不服輸的勁地對唐小芯說,「就算陶紅雲不養我爸媽,那不是還有你和哥在嗎?你們來養呀!」

她早就才到席秋怡會說出這樣的話,唐小芯慢條斯理地提醒席秋怡,「你不要忘了,我們已經是分家了,唯獨陶紅雲和席錦榮還沒分家。」這也意味著陶紅雲他們就要為杜美華和席國強養老的事,負大部分的責任。

她跟席錦琛,就只是負責小部分,比如杜美華和席國強動不了,給他們每個月的生活費,要是生病了,那就錢給看病。

一旁的杜美華沒出聲,其實心裡也是想到了唐小芯說的這一層去。

「我管你們分不分家的,你們都是有責任要養我爸媽。」

「沒人能夠推卸得了責任。」唐小芯好整以暇地看著她,「就連你也不行,你現在讓媽待在這裡免費幫你們,那以後你們就要負起的責任就要多一點,這樣才公平!」

「我會對我爸媽好,不用你提醒我怎麼對我爸媽,倒是你,就你對我爸媽不好。」席秋怡又開始找茬。

面對席秋怡的指責,唐小芯還是面色波瀾不驚,好整以暇地反問,「我怎麼對爸媽不好了嗎?我生孩子都不用媽在這邊守著,讓她回家給陶紅雲坐好月子去,省下她多少麻煩了。」

她自認為自己對杜美華已經夠可以的了,杜美華和席秋怡老是給自己招惹了那麼多的麻煩,自己還是維持對杜美華表面上的尊重與客氣,要是換了別人,早就已經跟杜美華這個家婆翻臉,老死不相往來了。

現在席秋怡還來怪她對杜美華他們不夠好。

看來呀!有些人吧,在別人退讓的時候,就很容易得寸進尺。

席秋怡心裡原本就在為上一次,唐小芯害了她跟宋多金吵架的事而記仇,所以這次也不可能會,就這麼輕易就放過唐小芯了,「這些都不過就是你假惺惺的借口罷了,你真要是對我爸媽好,那就應該像別人家的兒媳婦一樣,每天幫我爸媽洗衣服,端洗澡水,做飯,掃地等等,逢年過節還給我爸媽送衣服,有什麼吃的,第一個想到我爸媽,這些才是對我爸媽好。」

「那請問你做到了嗎?」唐小芯淡淡反問她,卻也是一針見血。

「……」

「你沒有,打從我嫁到席家起,我也沒見過你做家務活,而媽就只會每天縱容你什麼都沒幹,至於你現在也嫁人了吧!那你又拿了多少東西給爸媽吃呢?我看到的是你從娘家拿東西會夫家去,你有什麼好吃的,我也沒見著你給爸媽吃,買衣服給爸媽?我是沒看到,不過,我之前就看到過媽給你買衣服了。」

席秋怡面容僵硬強掰一個借口:「那是我還沒掙到了錢,等我有錢了,我自然也會給我爸媽買衣服,買吃的。」

「其實這些都是心意罷了,沒錢,那就從細節做起,你回娘家的時候,也可以搭把手干農活,餵養雞鴨等等,這些你做了,那也相當於對爸媽好的事。」她要挑席秋怡的毛病,那可以挑出太多太多了。

忽然,唐小芯想起一直沒出聲的杜美華,瞥了她一眼,問道:「媽,我說得沒錯吧!」

「……」杜美華不做聲,但腦海里也不禁想起過往的種種,確實是如唐小芯所說的那樣,可不管席秋怡怎樣,那都是她生下的女兒,雖然是沒怪罪她,心裡還是有點小失落和失望。

「媽你別聽她亂講,我以後有錢了,我也會孝敬你的。」席秋怡急忙與杜美華解釋。

現在她就是擔心唐小芯挑撥離間成功了。

她媽就會回去給陶紅雲坐月子去了,到時豬肉檔這邊就會少一個人幫忙,她也會累一點。

「媽,我是你女兒,她就是一個外人,誰親誰不親,你心裡應該很清楚,該聽誰的話。」

這時,席秋怡忽然看見宋多金在旁邊動了動兩隻手指,瞬息間,她靈光一閃,「媽,我們不是在討論,唐小芯不讓我們來這裡吃飯的事嗎?她要是對你好,哪會不讓你這邊吃飯呀!她也不過就是養你半個多月而已,她就已經開始嫌棄你了,那等你老了,你以為她會真的孝敬你呀!」

「那行呀!媽什麼時候待在城裡,那我就養她什麼時候,不過你們也要知道,這人不可能白吃飯,總得要幫忙做點事情的吧!如果媽在我這邊吃飯的話,那去不了你們那邊幫忙了,她就要留在我這邊幫忙了。」

「你剛才不是還說,不需要我媽幫忙的嗎?」

「我剛剛說了,那是讓媽回去照顧陶紅雲,既然媽都要執意留下來了,那自然得要對我的事搭把手吧!這樣不公平嗎?你們要是覺得不公平的話,那你們就把媽帶到你們那邊給飯吃,她就是幫你們幹活的。」唐小芯含著笑盈盈的雙眸對視著席秋怡那生氣的眼睛。

席秋怡被她嗆的,話都說不出來了。

——————-

PS:文卡的呦,外焦里嫩了!鍦ㄦ洿鏂頒腑錛岃紼嶅悗鍒鋒柊鏌ョ湅錛 「嫂子!」這時宋多金開口,還對唐小芯露出了討好的笑容。

唐小芯一看他那暗自夾帶著狡猾的神色,便不想再多看宋多金第二眼了。

「說實在的吧!我們的生意看起來是忙,不過私底下還是虧本的,如果要是少了媽的幫忙,我們可能就會手忙腳亂。」

「那媽總不能也只顧你這裡吧!好歹怎麼說,她是你岳母,她還是有自己的家庭要照顧的,我估計農活里的草也長得很高了吧!爸呢,經常在外面做事,顧不了家裡,陶紅雲又懷孕,席錦榮也要出去掙錢養家。」唐小芯用眼角的餘光看著宋多金,好整以暇地說。「媽一直不回去,這是要打算拋夫棄子呀!那爸老是這麼一個人,也不是辦法的。」

有些話,她就是點到為止,剩下就讓杜美華自己的理解了。

見他們個個都不出聲,唐小芯又說,「多餘,我也不說了,現在不管是媽要留在你們那邊,還是我這邊,留在哪邊就在哪邊吃飯吧!」

話都已經挑明到了這個地步,宋多金和席秋怡、杜美華三人就算是想留在這邊吃飯,那也得要有飯的吃才行。

沒飯吃,那也只能灰溜溜地回去了。

回到住處,也是幸好現在都已經習慣了,留賣剩下的豬肉晚上吃,不然他們還真是會餓肚子。

解決了今天這一餐,宋多金和席秋怡都已經在為了下一頓而愁。

就這樣又過了三四天。

宋多金、席秋怡、杜美華三人之間又有了新矛盾。

杜美華吃得有點多了,宋多金就有點嫌,他沒有當著杜美華的面說她,他會在席秋怡的面說,還讓席秋怡去說杜美華,畢竟席秋怡是自家女兒,席秋怡說杜美華,杜美華都不會跟席秋怡見氣太久。

因為唐小芯之前說的話,杜美華的心原本都已經有想回家了,現在席秋怡又說讓她少吃一點的,省點錢,最後杜美華一氣之下就衝動回家去了。

……

看不見宋多金他們,唐小芯的心情舒坦了不少。

預產期就在這幾天,她就想著反正醫院也近,就不想那麼快去醫院住下。

前一段時間,唐小芯都成了保護動物了,哪都不能去,除非是有人陪著情況下,她才可以出去。

今天正好席麗瓊要請半天回方家,把家裡的衛生搞一下,她也是特地避開了店裡生意忙的時候回去。

正好唐小芯也想著自己好久沒去方家了,於是就跟著席麗瓊屁顛屁顛去了。

到了那邊,跟方鴻維閑聊不久,李香蘭抱著外孫女李思思回來了,身後就跟方清寧。

兩個人先前不知道說了什麼,臉色都不是很好看。

李香蘭抬眸一看見了唐小芯,陰沉的面容立即轉變了,笑容可掬,「來啦!」她邊說,邊抱著的李思思放到了地上。

偏偏李思思就不想地下,兩隻小手緊緊抱著李香蘭不放。

這一天出去了那麼久,她也抱了李思思這麼久,就算她再抱得起快三歲的孩子,那也累呀!又再加上跟方清寧有了點爭吵,心情正煩躁得很,於是就讓李思思的這個動作,把她原本正壓制的煩躁一下子引爆了,她用力點氣將李思思從她身上拽了下來,然後喝斥李思思,「站著,你又不是沒腳了,外婆都抱你這麼久,也累了,你就不會自個玩一下嗎?」

如果說李香蘭平時教訓幾句自己女兒,方清寧那倒沒覺得有什麼,而是當著唐小芯的面上,她媽這麼做,她就覺得她自己很沒面子,又再加上她剛才與她媽討了的事而引起兩人不快,便不假思索地脫口而出:「媽,就算是你心情不好,你也不能拿我女兒撒氣呀!好歹她也是你親外孫女。」

繼而她還不是很高興地在嘴裡嘟囔,「對一個外人都這麼好,對自己家人就這樣。」

「難道我對你不夠好嗎?」當即李香蘭的脾氣也被點著了,「思思原本是讓你帶回去李家的,結果待不到幾天又被你帶回來,好,這些我都不說你什麼,小芯在這邊生孩子,我就到時搭把手幫她坐月子,你就有意見,說要我給你坐月子,你家婆不是在嗎?你根本就是存心找茬。」

「我哪有存心找茬呀!誰閨女生孩子,哪都不是親媽陪在身邊的呀!我親媽倒好了,陪一個外人,難道她就沒媽了嗎?自己媽活的好好的,想要坐月子,那就找自己親媽去,找我媽幹啥了。」說著,她雙眸蓄滿了幽怨朝旁邊坐著的唐小芯,瞥了一眼。

聽完對話,唐小芯大概也都知道她們兩個為什麼而爭吵了。

之前她舅媽也是看她懷的是兩個孩子,又再加上她媽不過問這些事情,於是就主動說要幫她坐月子。

她之前還有顧慮的話,後來她舅媽就說,方清寧坐月子會有李家的人看著,要不然等她這邊沒什麼事了,就會過去看方清寧。

「什麼叫外人?小芯就是在我們家長大的,跟你吃同一鍋米飯,我幫她坐月子怎麼啦!」看到方清寧這個樣子,李香蘭咬咬牙,真想著恨不得就從來沒生過這個女兒。

「媽,我才是你女兒,你讓我坐月子,找我家婆去,難道唐小芯就沒家婆嗎?你讓她去找她家婆呀!」方清寧沒好氣地朝唐小芯瞪了一眼。

「小芯婆家不是還有一個妯娌生孩子嗎?家婆哪能在這邊待呀!」

「那就讓她回鄉下生唄!」方清寧不以為然地說。

「小芯懷的是兩個孩子,鄉下生孩子,醫療設備都不行,在這邊,還有你爸,錦琛他們看著。」

「哦!你的意思就是,你們就會顧唐小芯的孩子,就不會顧我肚子里的孩子。」

「你……」

「夠了!」方鴻維在旁邊實在是聽不下去了,老臉嚴肅得很,凌厲的雙眸往方清寧一瞪,方清寧就算是再有氣,那也只能憋著,還甚至有點小不甘心地撇了撇嘴,目光朝別處看去。

「不管你們誰生孩子,香蘭都會照顧你們,一碗水都會端平,不過,前提下你們誰先生孩子,那就先照顧誰,是在忙不過來了,再換其他人搭把手。」 「爺爺,唐小芯肚子懷的是兩個孩子,肯定怎麼著都是她先生,那不就是讓媽陪她坐月子先嗎?」

「是,那又如何了?」面對她的繼續發難,方鴻維脾氣也上來了。

方清寧不滿撅著嘴,雙眸往唐小芯站著的方向瞪去。

方鴻維看見,不悅地警告方清寧,「如果你再這樣,你就把思思帶回家,你找你家婆帶,至於你生孩子坐月子的事,你媽願意去就去,不願意去,那就讓你家婆照顧你,你呢,現在也是給他們李家生兒女,照顧你一下,也是應該的。」

方鴻維的話,方清寧就算是心裡不舒服,她也不敢再反駁,只能按方鴻維說的去做,不然女兒她就得要自己養,更何況她現在快要生了,把思思帶回去,那不是存心讓家婆逮著她罵嗎?

相比較之下,她寧願她生了孩子之後,再跟唐小芯搶人。

沒了爭執,方清寧也不想跟唐小芯站在一塊,便徑直回自己未出嫁時的房間。

把女兒留給李香蘭看著。

李香蘭略顯幾分不自然,很抱歉地跟唐小芯說,「她性子就是這樣,你呢也別放在心上,到時我幫你坐月子。」

唐小芯笑了笑,「舅媽,其實都沒關係的,剛才你們兩個在爭吵,我也不好插話,店裡不是有二嬸,小玉和曉曉她們嗎?怎麼說她們都是做過月子的,到時我找她們幫忙就行了。」

「那怎麼行,人家都是有自己的孩子要照顧,哪顧得了你呀!你二嬸不是要忙粵香大飯店那邊的事嗎?再說了,我要親自照顧你,不然我也不放心。」李香蘭諮詢朝方鴻維的意見,「爸你說是吧!」

「嗯,小芯,還是讓你舅媽來照顧你,至於清寧那邊,先等她生了再說。」

唐小芯微微撅著嘴,若有所思之後,說,「那好吧!等表姐生了,再讓舅媽去照顧她吧!」

從方家與席麗瓊一同回去,一路上就算是唐小芯不跟她說這件事,想必席麗瓊也已經聽到了爭執的聲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