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血魔猿的獸核中似乎還有着它主人生前的一縷殘魂,血光流轉間還能聽到隱約的咆哮聲,其中蘊含的靈力之巨,讓林冕不禁嘖嘖稱奇。

“這兩枚五階妖獸獸核,至少得賣五十萬金幣吧?”林冕彷彿看到了一座金幣堆成的小山,眼睛裏閃着奕奕光芒。

林芊羽也很是滿意這一趟的收穫,輕聲道:“先把金烏鳥的雙翼給剝離下來吧,那纔是好東西。”

得到林芊羽的提醒,林冕這才扭頭看向那自爆獸核死去的金烏鳥屍體,金烏鳥魂魄消散之前曾說把它的翅膀用祕法煉製,可以幫助自己飛行,這句話讓林冕心臟不住地跳動。

飛行,那可是許多融靈境強者都夢寐以求的手段啊,能夠飛行,不管對於戰鬥或是暫時撤退來說都是一大利器。

真正能夠在天地間隨意飛行的恐怕只有御空境以上的強者了,如果說林芊羽飛行還有着靈力消耗的話,那御空境以上的強者就是完完全全零消耗,踏御空間,毫不費力。

即便是飛行需要巨大消耗,這些手段也是各種勢力必須爭搶的東西,畢竟能夠飛行,對戰鬥的增幅實在太大了。

把小金留在小狼身邊,林冕跟着林芊羽一起來到那金烏鳥屍體身邊,齊力將一雙翅膀剝離下來後,翅膀竟是神奇地縮小了幾十倍,正好與林冕合身。

看着翅膀被收進納戒,林芊羽“嗯”了一聲:“這翅膀雖然剝離下來了,但還不能爲你所用,金烏鳥口中的祕法我也不清楚,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林冕失望地撇撇嘴,心裏不急是假的,不過現在也並沒有什麼辦法,也不能強行將翅膀嵌進自己背上吧。

金烏鳥的屍體被林芊羽用靈魂心火付之一炬,嫋嫋黑煙升起,金烏鳥的最後一點曾經存留在這天地間的東西也消失殆盡。

做完這一切,二人回到兩尊妖獸屍體旁,將有用的骨骼皮毛搜刮完畢後,這才往另外一個方向行去。

那裏,是青鱗花瞳告訴林芊羽的洞府所在地。

林冕在森林中全力奔跑着,或許是因爲之前那場三方妖獸大戰,這附近的低階妖獸逃得逃死的死,一路上都沒再遇到什麼阻礙。

小金飛拍打着翅膀跟在林冕身邊,林冕低頭看了看小狼,說道:“蠢狼,把你私藏的靈藥拿出來給小金一點。”

小狼平時對一些低級靈藥有着變態般的嗅覺,私自藏了一些在腹中,時常都會被林冕看到它偷吃。

“嗚……”

小狼顯然不太願意,不過還是從口中吐出一株三級靈藥莓紅果來,林冕滿意地點點頭,慶幸有小狼跟在身邊,這下小金的食物也不用自己操心了。

在森林中奔跑一陣,林冕很快便是找到那青鱗花瞳蟒的洞府,洞府入口在一片湖泊邊緣的石壁下,石壁溼滑,沒辦法從上面到達,如此一來只能從水中游過去了。

“洞府倒是選得不錯。”

一邊嘲諷着一邊遊向石洞入口,進到洞穴裏面林冕才發現裏面別有洞天。

洞穴內十分陰冷潮溼,符合青鱗花瞳蟒的習性,在偌大洞穴一側,竟是堆滿了森白的骨頭,看來那青鱗花瞳蟒享受完食物後就把殘渣給吐到了這裏。

骨山旁邊似乎就是青鱗花瞳蟒休息的地方,空蕩蕩的石臺上,此時只殘留着一些蟒皮,並沒有什麼寶物。

“媽的,被那隻狡詐的蛇給騙了!”

轉了幾圈也沒有半點收穫的林冕,終於是爆了一句粗口。

“小冕,去把這些骨頭給轟開。”正當林冕準備失望離去的時候,林芊羽卻是把注意力轉向了那堆骨頭殘渣。

林冕雖不明白林芊羽的用意,還是聽話地拿出黑金雷雲槍,雷雲火雷強席捲而去,整堆骨山就被轟成了漫天白色粉末。

粉塵落下,只見原本堆積着骨頭的位置,一些與白色格格不入的醒目顏色出現了那裏,林冕一眼便是認出,那是人類所用的納戒。

驚喜地跑過去撿起一枚納戒,林冕心神入侵進去,三下五除二抹掉以往主人的靈魂印記後,慢慢翻找着裏面的東西。

“只有兩株三級靈藥和幾枚低級符文。”扔掉第一枚納戒,林冕大失所望。

地上總共不超過十枚納戒,林冕找到的八枚裏都是些靈藥和符文,最好的也不過是一卷三級上品武技,對林冕來說誘惑力不是太大。

“又裝了些垃圾東西。”林冕扔掉第九枚納戒,吐槽道。

而當林冕開始探查最後一枚納戒時,一張質地堅硬的卷軸落入了手心,他疑惑地將卷軸攤開,卷軸上畫着許許多多鳥獸,讓林冕摸不着頭腦。

林芊羽眼角瞥到卷軸一角,臉色登時劇變,失聲道:“這……妖獸天墓的地圖?!” 林芊羽的訝然失色也是讓林冕的身子猛然一僵,眼中透露出不可置信往手上的殘破卷軸看去。

“咕……”

林冕狠狠嚥了咽口水,將卷軸徹底攤開,這是一幅殘缺的地圖,而在這上面,標記着數十種不同種類的妖獸。

“姐姐,你說這,真的是那個妖獸天墓的地圖?”林冕擡頭死死盯着面前的林芊羽,聲音嘶啞地問道。


林芊羽面色同樣有些難以抑制的激動,點頭道:“如果我沒猜錯的話,那它應該能承受得住我靈魂心火的炙烤。”

說罷,林芊羽纖指輕輕點下,森白火焰竄動而出,落在那殘破卷軸之上,然而那連五階妖獸肉身都是能夠燒灼的火焰卻是在卷軸上跳躍了兩下隨即熄滅,竟是沒有留下半點痕跡。


這下林冕和林芊羽都是能夠確定,這就是一卷記載着妖獸天墓地圖的珍貴卷軸。

林冕的呼吸都是在此刻緩緩加重,原本林芊羽給他安排的修羅堡之行就是給爲了去妖獸天墓而做的準備,現在無意中竟是發現了一張貨真價實的地圖,怎麼不讓人感到激動?

“這地圖,似乎是被分成了幾份,我們得到的,只是其中的一份。”林芊羽又仔細檢查了林冕手中的卷軸之後說道。

林冕舔舔因爲激動而有些乾燥的嘴脣,不管是殘缺的地圖還是如何,總之這對於自己來說,就是一份無價之寶,什麼五階獸核高級武技靈藥都是浮雲了。

“看,這是四階妖獸冰錐獸,還有這裏,這是三階妖獸土靈魔狼。”林芊羽指着地圖上記載的道道妖獸標記,給林冕解釋着。

“五階妖獸天空火凰?!”

“六階妖獸三頭水神鱷?!”

“七階妖獸……天魔巨虎?!”

林冕聽到最後愣了一下,熟悉的名字立刻讓他想起半年之前跟蹤風陸鎮三大家族去到的那個神祕洞府,在那裏,就遇到了一頭彌留的天魔巨虎,小狼還接受了它的傳承。

而且在最後,天魔巨虎讓林冕有機會就去妖獸天墓中去看看,或許能夠找到小狼的血脈本源天曜貪狼的蹤跡。

“這份地圖上,並沒有記載天曜貪狼的位置,想來應該是在另外的地圖殘片當中。”林芊羽合起地圖,悠悠地道,“看來應該只有等那妖獸天墓開啓,在其他人手上交換,或者搶過來了。”

林冕眉頭一皺,擔憂道:“如果拿着其它地圖殘片的傢伙太強怎麼辦,姐姐你要出手嗎?”

“不會,妖獸天墓是天命大陸上所有妖獸的靈魂棲息地,人類心劫境以上的強者進入會引來衆多妖獸殘魂的攻擊,所以能夠避過妖獸天墓的探測進入其中的,只有心劫境以下的人類。”

林冕釋然地微一頷首,心中放心不少,的確,妖獸的墓地是這一族最後的尊嚴之地,絕不會允許人類肆意進來破壞,即便只是殘魂,羣起而攻之的話即便九重心劫境的強者也會感到極其頭疼。

林芊羽冷笑一聲道:“哼,青鱗花瞳蟒每次吃了人直接就把骨頭吐了出來,自己怕也不知道這些納戒裏有什麼。”

離開青鱗花瞳蟒的洞穴,林冕拍拍小狼的頭顱,笑道:“蠢狼,這下你有福了,妖獸天墓裏肯定有天曜貪狼的隕落地,到時候帶你去看看。”

小狼興奮地蹦噠了兩下,林冕嘴角一咧,手掌伸出,讓小金站在自己手上:“當然,也有你的份。”

……

“入院測試最後一場,沈歆對陣遲天寒。”

這是一片青石廣場,偌大的廣場此時站滿了看上去平均年齡只有十四五歲的少年少女,廣場中央則是一方寬闊的石質擂臺,此時所有的目光都是聚集在這裏。

“沒想到那個沈歆能夠闖進決賽,聽說只是從一個小鎮中走出來的,這天賦,太恐怖了。”


“是啊,聽說三個月前她還是煉體境八重,現在竟然已經開闢出了靈境。”

“那遲天寒也很厲害啊,他爹是一級城主,從小諸多靈藥符文培養,現在也才十六歲,已經觸碰到入靈境大成的門檻了。”

擂臺下嘈雜的議論聲,也是引來一名青衣裁判的不耐煩,低聲呵斥道:“安靜!”

聲音包裹着靈力擴散開來,所有的少年少女只感覺耳朵一陣嗡鳴,趕緊閉上了嘴,廣場立刻便是安靜下來。

青衣裁判咳嗽兩聲,而後輕聲道:“比賽開始!”

聲音剛落,擂臺上兩道倩影同時疾奔而出,沈歆手腕翻轉,一柄玄青長劍出現在手,朝遲天寒斜劈下去。

“叮!”

遲天寒手中不知何時也握住了一條冰藍色長鞭,長鞭劇烈抖動,準確無比地擊打在長劍的受力點上,發出一聲金鐵碰撞的聲音,也將其打飛出去。

武器脫手,沈歆臉色不變,蓮步輕移,一閃之下便是貼近遲天寒身前,雙掌帶着強勁的風屬性靈力轟了過去,口中低喝一聲:“突風掌!”

遲天寒眼中寒芒掠過,身體強行扭轉,堪堪躲過沈歆這一掌,失去平衡的身體在半空旋轉一圈,右腳借力狠狠鞭甩向對手的脖頸。

看到這裏,那青衣裁判的嘴角不禁猛地抽搐了一下,這兩個號稱南帝學院百年難得一見的天才少女哪裏是在切磋,分明就是在生死鬥。

“嘭!”

Www_ Tтkan_ ¢ o

沈歆拿纖細胳膊一架,整個身子都是在遲天寒這腳巨力下狠狠一沉,不過也只是如此而已。

沈歆憑空一抓,竟是攥住了遲天寒手中的冰藍長鞭,右手一抖,整個人急速掠出,然後衆人便見到,遲天寒被沈歆以一種滑稽的方式給綁了起來,還是用的她自己的武器,當即便是鬨笑起來。

“沈歆,我不會放過你的!”

聽得擂臺下的笑聲,遲天寒秀美的臉一片通紅,奮力掙脫鞭子,手印變換,靈境內的靈力涌出,化作道道水藍色霧氣在其身邊盤旋。

“寒冰翼翅斬!”

水藍色的靈力霧氣驟然凝聚,化作一頭散發出寒氣的冰翅鳥,而後冰翅鳥發出一道清亮啼鳴,張開雙翼朝沈歆撲了過去。

沈歆眼神微微閃動,旋即手掌快速結印,體內靈力迅速噴薄而出,天空彷彿暗沉了下來,烏雲在沈歆頭頂集結。

“天雷冥動咒!”

“轟!”

wωw◆TTkan◆¢o

沈歆手指輕輕點出,烏雲翻涌,一道兇猛雷霆劈斬而下,而後在全場驚愕的目光中與那冰翅鳥撞在了一起。

“咔嚓!”

冰翅鳥被巨大雷霆摧枯拉朽般地攔腰斬斷,冰霜化爲漫天碎芒緩緩落下,沈歆搶先一步把劍架在了遲天寒的脖子上,俏臉冰寒:“你輸了。”

那青衣裁判見狀,立刻高舉右手道:“比賽結束,沈歆勝!”

聽着廣場上爆發出陣陣雷鳴般的歡呼聲,青衣裁判深籲一口氣,心裏暗自道:“三年後的四院大賽,怕是有好戲看了。” 熙熙攘攘的人流擁擠着往前涌去,林冕拐進旁邊一條小巷,準備避開人羣往另一條大街而去。

“站住!”

四五個小痞子出現在巷子深處,頭髮染得五顏六色,手上提着或刀或斧頭的鋒利武器攔住了林冕的去路。

這些小痞子實力最強的也不過是煉體境七重,而故意隱匿住氣息的林冕在他們眼中就是一個煉體境三重都不到的廢物小子。

“有事嗎?”林冕停下腳步,眼角一挑,沉着地問道。

“你手上戴的是什麼?”爲首的黃毛痞子目光鎖定在林冕右手中指上的神祕納戒,喝問道。

林冕舉起手掌,咧開嘴角一笑:“這個啊,納戒啊,怎麼了?”


“交出來,哥幾個是天蛇幫的人,以後在修羅堡混直接報我們的名字,沒人敢動你。”痞子得意洋洋道。

林冕伸手指了指痞子們的身後,幾個人扭頭看去,那裏,站着一頭足有一米高的巨狼,巨狼眼中兇光畢露,一聲不響地站在原地。

“煉體境九重?!”其中一人失聲叫道。

幾分鐘後,林冕看着倒在小狼腳下瑟瑟發抖的痞子青年,笑問:“別怕,我問你幾個問題,你老實回答我。”

“憑什麼。”那紅毛痞子雖然被小狼一頓亂拍,不過對於林冕,卻是不放在眼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