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泊雨也不知道劉福通是誰,點點頭道:「常大哥,你並沒有受傷,只是氣力用盡而已,我助你恢復體力,此地不可久留,你這就去投奔劉福通大人去吧。」

常遇春大喜,忙說道:「恩公,大恩不言謝,常遇春此生如能再見恩公,必報大恩。」

葉泊雨低聲笑道:「什麼恩公不恩公的,常大哥就叫我葉老弟吧。」說著,手一抬,癸水大陣布在常遇春身周,引周邊癸水靈力侵入常遇春奇經八脈,不僅恢復了常遇春體力,還助他打通了奇經八脈,武功何止增強了一倍。

常遇春當然知道,一骨碌站了起來,抱拳說道:「葉老弟,老哥得你相助,改日必當重謝,我這就去找劉福通,投奔與他,再殺韃子。」說完,從懷裡掏出一個鑲有青金石的金指環,說道:「此物乃是老哥家傳之寶,老哥一介粗人,也用不上,今日送給葉老弟,希望老弟有了心儀女子,也算是老哥一個見面禮了。哈哈。葉老弟,他日再見,老哥這就去了。」

葉泊雨看常遇春豪氣逼人,也不推遲,伸手接過。

常遇春一躍上馬,哈哈一笑,縱馬就朝前方而去,一會兒就不見了蹤影。

葉泊雨今日交了這麼一個肝膽相照,豪邁英雄的好朋友,心中甚喜,要不是挂念紫嫣和六派,說不定就跟著常遇春一道而去了。當下,隱了行跡,繞過官兵,快步回自己府中。

就在此時,皇宮中的御書房中,元惠宗坐在當中,兩邊是兩位帝師帕思巴和膽巴,下首做的正是當朝中書宰輔,手握重兵的脫脫丞相。

此時,脫脫坐在一邊,臉上卻有怒色,沉聲說道:「皇上,當今黃河水患成災,中原、山東百姓飽受水患之苦,加上白蓮教劉福通、劉福通等匪首率眾公然反叛,聖上應該以國家生計為大啊!」


元惠宗臉上微有慍色,沉吟不語。旁邊的膽巴國師緩緩說道:「聖上,脫脫丞相所言有理,黃河水患和白蓮叛教自當治理。不過,那萬人祭禮也是神人所託,來不得推辭啊。」

旁邊的帕思巴國師也附和道:「是啊,聖上。您深夜受神人託夢,神人吩咐萬人祭禮,豈可推託,萬一神人發怒,那後果不堪設想啊。」

脫脫大聲說道:「請問兩位國師,究竟是水患和平息叛亂重要,還是萬人祭典重要?」


帕思巴國師並不生氣,緩緩說道:「脫脫丞相,孰輕孰重,自有聖上裁決,你高聲大嚷,似乎不是為臣之道吧?」

脫脫哼了一聲,並不說話。

帕思巴國師又說道:「聖上,水患和叛亂可由脫脫丞相帶兵平息,以脫脫丞相大才,此等小事當無憂慮。」

元惠宗點點頭,說道:「脫脫愛卿。」

脫脫忙站起身來,跪拜下去,說道:「聖上請示下。」

元惠宗說道:「朕命你欽差大臣,天下兵馬大元帥,去平息水患和白蓮叛教,聖旨即刻下達,你即日便去。

脫脫跪拜道:「臣領旨謝恩。」站起身來,立在一邊。


膽巴國師說道:「聖上,既然有脫脫丞相親自領兵平息水患和白蓮叛教,當無大礙。那日前所定十郡萬人祭典,當不可誤啊。」

脫脫臉色微變,正待說話。元惠宗點點頭道:「膽巴國師所言甚是。朕蒙神人託夢,讓朕舉辦選定十郡,舉辦萬人祭典,實乃順應神意,就依兩位國師所言,就從上都開平開始,不知何時為吉日啊?」

膽巴國師說道:「啟稟聖上,下月初三正是黃道吉日。」

元惠宗說道:「那好,就依國師所言,下月初三在上都開平召開萬人祭典大會。」

說著揮手讓眾人退下。脫脫一臉怒色,氣沖沖的出御書房而去。兩個國師出得門來,互視一眼,轉身走向自己的行宮。

葉泊雨回到京城,此時京城九門緊閉,街上家家閉門,戶戶上板,大隊人馬挨家挨戶搜查反賊,嘈雜無比。葉泊雨不敢久留,徑自回到府中。

回到府中,紫嫣也正好將劍中的陰氣冤魂煉化完畢,正在自己房中休息。那天在內蜀道,碧泉劍何止吸取了幾千條冤魂,經碧泉劍中劍陣煉化,數千冤魂的純陰之力強大無比,紫嫣一經吸收,馬上轉化為體內真元,貯藏於丹田之內,何止增加了百年修為。

葉泊雨神念一掃,就知道紫嫣已經突破了引氣入體階段,進入了煉精化氣初期修為,不禁為她感到高興。

紫嫣修為大進,心情也甚是高興,仔細詢問了葉泊雨這幾日京城發生的事情,聽到居然有人膽敢在萬千御林軍中,行刺元惠宗,不禁拍手叫好,為常遇春鼓掌,又聽得葉泊雨幫助常遇春脫險,連連點頭,稱讚葉泊雨終於也做一件好事。

葉泊雨苦笑不得,兩人閉關幾日,修為大進,在京城之中再無他事,葉泊雨心中挂念六大劍派之事,就說要去青城山,心想,自己好歹救過青城山弟子,去青城山,那個凌雲怎麼著也得給個面子,讓自己進山吧,只要能見到玄真掌門,自己就把魔界陰謀和盤托出,讓六大劍派同仇敵愾,共擋魔界。


敬請讀者期待觀看下一章《青城山》 紫嫣生性好熱鬧,煉化了劍中陰魂之後,修為大進,哪裡還能在府里閑得住,一聽要去青城山,馬上拍掌響應,連聲的催促,兩人匆匆收拾完畢,當天晚上就離開府邸,趕往青城山。

京城到青城山共一千五百里之遙,兩人初次架起劍光,也不敢太快,直用了兩個多時辰才到了青城山山腳,兩人降下劍光,落在建福宮山門門前。

剛一落下,還沒站穩腳跟,門前的兩名知客道人就快步走來,一人問道:「兩位尊客,深夜前來,不知有何貴幹?」

葉泊雨還未答話,紫嫣大聲嚷道:「我二人是來找你們玄真掌門的,快快讓你們掌門出來。」

一聽紫嫣說話,葉泊雨自己都聽不下去了,心道,深更半夜,讓人家堂堂掌門出門迎接兩個無名小卒,你可真敢說啊。

兩個知客道人互視一眼,還算客氣,那個知客道人又說道:「這位姑娘,現在時日已晚,不如請兩位在旁邊的會客居先宿下,有事明天我們二人再稟報掌門如何?」

紫嫣柳眉一軒,正要說話,葉泊雨忙搶著說道:「兩位道長,如此也甚好,我兩人就等明日一早再拜見玄真掌門吧。」

那個知客道人點點頭,帶著兩人朝一邊的會客居走去,紫嫣直衝著葉泊雨瞪眼,葉泊雨只當沒看見,拉著紫嫣,跟在知客道人後邊。

青城山的會客居就設在建福宮山門門口一側的山腳下,沿著一條山溪高高低低擺著十幾個院落,周邊都是碗口粗細的青竹。平日里就用作來訪客人過夜休息所用。葉泊雨兩人被安排在一處院落中,知客道人安置好就告離了。

一進屋,紫嫣就沒好氣的坐在一邊,問道:「這個青城派,真是不講道理,哪有這麼待客的,不讓人進門。」

葉泊雨哭笑不得,只道:「嫣兒,咱們先休息一晚,明日一早去見玄真掌門也不晚。」

「休息,有什麼好休息的。」紫嫣哼了一聲,說道:「真無聊。」

葉泊雨有心要哄紫嫣高興,從身上把常遇春給的那個青金石指環拿了出來,在紫嫣眼前晃了一晃,說道:「嫣兒,你看看這是什麼?」

紫嫣不經意的看了一下,剛看了一眼,就被葉泊雨手上的青金石指環吸引住了,那塊青金石足有鴿子蛋大小,天藍色,半透明,好似深不見底,指環金光燦燦,上邊的花紋卻甚是奇怪,好似幾十顆星辰在太空中的景象,應該就是天上的二十八宿,花紋古樸,雕工精美,葉泊雨料定女孩子們見了肯定愛不離手,這才拿出來哄紫嫣高興。

紫嫣一見之下,果然立刻就喜歡上了,忙伸手接過,一會兒戴在手指上,一會兒拿在手心,上上下下,仔細把玩,顧不上了別的。這個青金石指環,從常遇春送給葉泊雨之後,葉泊雨就仔細用神念探查過,沒有發現一絲的法力跡象,應該只是尋常的金銀器物而已。看紫嫣愛不釋手,想起常遇春臨走時候所言,不禁心中暗自甜蜜。

第二日一早,紫嫣就拉著葉泊雨來到山門前,還是那兩個知客道人,一見到紫嫣兩人,就忙進山稟報掌門,請兩人稍等。

紫嫣自幼長在山中,對山中景色沒什麼興趣,還在把玩昨天那個青金石指環,葉泊雨乘著一會兒工夫,四下打量周邊景色。只見山上林木青翠,四季常青,飛瀑疊泉,怪石嶙峋,再看諸峰環峙,狀若城廓,果然不負「青城」二字。建福宮山門內丹梯千級,曲徑通幽,果然不負「青城天下幽」的美譽。青城山在巴蜀素與與劍門之險、峨眉之秀、夔門之雄齊名,號稱洞天福地,是道教第五洞天。

沒過一會兒,就看見一行人從石階快步而下,走在頭裡的正是葉泊雨的舊相識凌雲,後邊跟著凌天、凌音等人。看到葉泊雨,凌音連蹦帶跳走在頭裡,幾步就走在葉泊雨和紫嫣身邊,笑靨如花,問道:「葉哥哥,你終於來啦?」還未等葉泊雨答話,又轉身對紫嫣說道:「這位姐姐好漂亮啊,姐姐叫什麼名字,我是凌音。」紫嫣初次見面,對這個活潑可愛的小道姑也很是喜愛,被凌音拽著到一邊兒說話去了。

凌雲和凌天等人打了個稽首,凌雲朗聲說道:「葉少俠,許久未見,快快有請。」凌天等人在身後也是笑臉相迎。

葉泊雨救過凌雲一行人,凌雲對葉泊雨稍微客氣了一些,但臉上仍然是冷冰冰的毫無表情。葉泊雨也不推辭,高聲說道:「我們二人此來是求見玄真掌門,有要事相商,還請凌雲道兄方便一二。」

凌雲面無表情的點點頭道:「葉少俠不必客氣,師父正在大殿中等候。兩位這就請。」說著,一轉身,就走在前邊。

葉泊雨沖著後邊的凌天等人點點頭,快步跟在後邊,紫嫣和凌音走在最後。

一行人快步穿過五洞天、天師洞、朝陽洞,最後來到了上清宮,上清宮正是青城劍派的正殿。面寬九間,青瓦紅柱,氣勢恢宏。

剛到正殿門口,一行人正要進去,凌雲在最前邊回過頭來,對著眾人說道:「師父吩咐過,只准葉少俠一人入內,其餘人在殿外等候。」

紫嫣一聽,哪裡肯依,忙說道:「你們師父也太不講理了,我倆都是千里迢迢趕來,憑什麼只見他,不見我啊?不行,我偏要進去。」說著,就要抬腳入殿,卻被葉泊雨伸手攔住。

葉泊雨此次來見玄真掌門就是要談魔界要入侵六大劍派之事,這件事乃是絕密,連紫嫣都不能相告,玄真掌門此舉,正是幫了自己最頭疼的事,要不然怎麼讓紫嫣迴避,自己可真沒什麼好辦法。

葉泊雨低聲說道:「紫嫣,我先進去,這裡是青城山,不可魯莽。」後邊的凌音也說道:「紫嫣姐姐,不讓進去咱們就不進去,後山有好多好玩的地方,我帶你去玩好了。」

紫嫣看看旁邊面無表情的凌雲,小聲說道:「那你自己要小心哦。」說完,就跟著凌音去後山了。

葉泊雨這才進到正殿,正殿之中供奉的是上清太上老君的神像,旁邊蒲團上端坐著一個相貌清癯,手持拂塵的青衣老道,正是青城派掌門人玄真道長。

葉泊雨一進殿門,玄真道長低垂的雙目突然一睜,好似有兩道精光閃過,打量了葉泊雨一番,隨即玄真道長又垂下頭去,閉上了雙眼,用拂塵一指旁邊的普通,低聲說道:「葉少俠請坐。」

葉泊雨再玩世不恭,也知道六大劍派的厲害,掌門師尊更不要說了。當下畢恭畢敬的道了聲謝,悄聲盤膝坐下。

老道卻好似入定一般,再不說話,葉泊雨坐在一旁,也不敢多言,就這樣過了一個多時辰,老道才緩緩說道:「葉少俠可是為了六派劍道大會而來?」

葉泊雨心道,難怪老道不緊不慢的,一付慢慢吞吞的樣子,原來是早有算計,知道自己此來的目的。忙回答說道:「正是。弟子是奉命前來。」當下把陸壓道人跟自己說的一番話,都原原本本的告訴了玄真道長,只是隱瞞了陸壓和一應法寶的名字。

玄真道長一言不發,默默的聽完,過了良久,才又說道:「少俠所言之事,貧道知道了,少俠請回吧。」

葉泊雨一聽,滿腹的不高興,自己千里而來,老道連個待客之禮都沒有不說,自己好歹也是受聖人之託,來好意幫六大劍派對付魔界,誰知道一上來就吃了個閉門羹。忍不住抬高了聲音,大聲說道:「道長,青城派雖然厲害,卻也不是魔界之敵,希望道長能夠從長計較。」說著站起身來,就要離開。

玄真道長好似沒聽見葉泊雨一番話一般,眼皮都沒翻一下,葉泊雨心中氣惱,一晃就走出殿外。剛出大殿,凌雲就守在大殿門口,看葉泊雨出來,忙迎了上來,遞給葉泊雨一封書信,說道:「師尊命我將這封書信交給你,你下山之後自行拆看。」說完,就轉身離去。

葉泊雨低聲暗罵道:「什麼正派人士,胡吹大氣,我看都是一些膽小怕事,裝神弄鬼之人。」接過書信,到後山去找紫嫣,只想趕快找到紫嫣,一刻也不想停留,馬上離開青城山。

紫嫣在後山卻是另外一番景象,在凌音的陪伴之下,兩人在山溪之間摘了不少青城山生產的靈芝和青蓮,個個都是百年以上,九品貨色,葉泊雨看了都艷羨不已,《八荒劍氣訣》中記載了不少金丹煉製方法,但是哪一種金丹都需要百年千年的靈丹仙草,這種可遇而不可求的東西,在這些名山古剎中,卻是唾手得來,不禁想到,這些名門子弟都是暴殄珍物,守著金山卻不懂得享用的蠢貨。

紫嫣看葉泊雨垂頭喪氣,知道沒好氣受,就跟凌音告辭,約好下次見面之日,跟著葉泊雨一路不停,下了青城山。

一下山,葉泊雨就拆開凌雲交給自己的書信,想看看這個玄真老道神神秘秘的,到底搞什麼鬼,誰知,信中就寫著五個大字,「開平,乾元寺」。

敬請讀者期待觀看下一章《浩然元陽大陣》 紫嫣生性好熱鬧,煉化了劍中陰魂之後,修為大進,哪裡還能在府里閑得住,一聽要去青城山,馬上拍掌響應,連聲的催促,兩人匆匆收拾完畢,當天晚上就離開府邸,趕往青城山。

京城到青城山共一千五百里之遙,兩人初次架起劍光,也不敢太快,直用了兩個多時辰才到了青城山山腳,兩人降下劍光,落在建福宮山門門前。

剛一落下,還沒站穩腳跟,門前的兩名知客道人就快步走來,一人問道:「兩位尊客,深夜前來,不知有何貴幹?」

葉泊雨還未答話,紫嫣大聲嚷道:「我二人是來找你們玄真掌門的,快快讓你們掌門出來。」

一聽紫嫣說話,葉泊雨自己都聽不下去了,心道,深更半夜,讓人家堂堂掌門出門迎接兩個無名小卒,你可真敢說啊。

兩個知客道人互視一眼,還算客氣,那個知客道人又說道:「這位姑娘,現在時日已晚,不如請兩位在旁邊的會客居先宿下,有事明天我們二人再稟報掌門如何?」

紫嫣柳眉一軒,正要說話,葉泊雨忙搶著說道:「兩位道長,如此也甚好,我兩人就等明日一早再拜見玄真掌門吧。」

那個知客道人點點頭,帶著兩人朝一邊的會客居走去,紫嫣直衝著葉泊雨瞪眼,葉泊雨只當沒看見,拉著紫嫣,跟在知客道人後邊。

青城山的會客居就設在建福宮山門門口一側的山腳下,沿著一條山溪高高低低擺著十幾個院落,周邊都是碗口粗細的青竹。平日里就用作來訪客人過夜休息所用。葉泊雨兩人被安排在一處院落中,知客道人安置好就告離了。

一進屋,紫嫣就沒好氣的坐在一邊,問道:「這個青城派,真是不講道理,哪有這麼待客的,不讓人進門。」

葉泊雨哭笑不得,只道:「嫣兒,咱們先休息一晚,明日一早去見玄真掌門也不晚。」

「休息,有什麼好休息的。」紫嫣哼了一聲,說道:「真無聊。」

葉泊雨有心要哄紫嫣高興,從身上把常遇春給的那個青金石指環拿了出來,在紫嫣眼前晃了一晃,說道:「嫣兒,你看看這是什麼?」

紫嫣不經意的看了一下,剛看了一眼,就被葉泊雨手上的青金石指環吸引住了,那塊青金石足有鴿子蛋大小,天藍色,半透明,好似深不見底,指環金光燦燦,上邊的花紋卻甚是奇怪,好似幾十顆星辰在太空中的景象,應該就是天上的二十八宿,花紋古樸,雕工精美,葉泊雨料定女孩子們見了肯定愛不離手,這才拿出來哄紫嫣高興。

紫嫣一見之下,果然立刻就喜歡上了,忙伸手接過,一會兒戴在手指上,一會兒拿在手心,上上下下,仔細把玩,顧不上了別的。這個青金石指環,從常遇春送給葉泊雨之後,葉泊雨就仔細用神念探查過,沒有發現一絲的法力跡象,應該只是尋常的金銀器物而已。看紫嫣愛不釋手,想起常遇春臨走時候所言,不禁心中暗自甜蜜。

第二日一早,紫嫣就拉著葉泊雨來到山門前,還是那兩個知客道人,一見到紫嫣兩人,就忙進山稟報掌門,請兩人稍等。

紫嫣自幼長在山中,對山中景色沒什麼興趣,還在把玩昨天那個青金石指環,葉泊雨乘著一會兒工夫,四下打量周邊景色。只見山上林木青翠,四季常青,飛瀑疊泉,怪石嶙峋,再看諸峰環峙,狀若城廓,果然不負「青城」二字。建福宮山門內丹梯千級,曲徑通幽,果然不負「青城天下幽」的美譽。青城山在巴蜀素與與劍門之險、峨眉之秀、夔門之雄齊名,號稱洞天福地,是道教第五洞天。

沒過一會兒,就看見一行人從石階快步而下,走在頭裡的正是葉泊雨的舊相識凌雲,後邊跟著凌天、凌音等人。看到葉泊雨,凌音連蹦帶跳走在頭裡,幾步就走在葉泊雨和紫嫣身邊,笑靨如花,問道:「葉哥哥,你終於來啦?」還未等葉泊雨答話,又轉身對紫嫣說道:「這位姐姐好漂亮啊,姐姐叫什麼名字,我是凌音。」紫嫣初次見面,對這個活潑可愛的小道姑也很是喜愛,被凌音拽著到一邊兒說話去了。

凌雲和凌天等人打了個稽首,凌雲朗聲說道:「葉少俠,許久未見,快快有請。」凌天等人在身後也是笑臉相迎。

葉泊雨救過凌雲一行人,凌雲對葉泊雨稍微客氣了一些,但臉上仍然是冷冰冰的毫無表情。葉泊雨也不推辭,高聲說道:「我們二人此來是求見玄真掌門,有要事相商,還請凌雲道兄方便一二。」

凌雲面無表情的點點頭道:「葉少俠不必客氣,師父正在大殿中等候。兩位這就請。」說著,一轉身,就走在前邊。

葉泊雨沖著後邊的凌天等人點點頭,快步跟在後邊,紫嫣和凌音走在最後。

一行人快步穿過五洞天、天師洞、朝陽洞,最後來到了上清宮,上清宮正是青城劍派的正殿。面寬九間,青瓦紅柱,氣勢恢宏。

剛到正殿門口,一行人正要進去,凌雲在最前邊回過頭來,對著眾人說道:「師父吩咐過,只准葉少俠一人入內,其餘人在殿外等候。」

紫嫣一聽,哪裡肯依,忙說道:「你們師父也太不講理了,我倆都是千里迢迢趕來,憑什麼只見他,不見我啊?不行,我偏要進去。」說著,就要抬腳入殿,卻被葉泊雨伸手攔住。

葉泊雨此次來見玄真掌門就是要談魔界要入侵六大劍派之事,這件事乃是絕密,連紫嫣都不能相告,玄真掌門此舉,正是幫了自己最頭疼的事,要不然怎麼讓紫嫣迴避,自己可真沒什麼好辦法。

葉泊雨低聲說道:「紫嫣,我先進去,這裡是青城山,不可魯莽。」後邊的凌音也說道:「紫嫣姐姐,不讓進去咱們就不進去,後山有好多好玩的地方,我帶你去玩好了。」

紫嫣看看旁邊面無表情的凌雲,小聲說道:「那你自己要小心哦。」說完,就跟著凌音去後山了。

葉泊雨這才進到正殿,正殿之中供奉的是上清太上老君的神像,旁邊蒲團上端坐著一個相貌清癯,手持拂塵的青衣老道,正是青城派掌門人玄真道長。

葉泊雨一進殿門,玄真道長低垂的雙目突然一睜,好似有兩道精光閃過,打量了葉泊雨一番,隨即玄真道長又垂下頭去,閉上了雙眼,用拂塵一指旁邊的普通,低聲說道:「葉少俠請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