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罷,紫然瞬間離開,他的時間不多,只有最後五秒了。

這五秒,他思考了很多,最後決定,幹!

——


“小李疏散人羣,快,限你十分鐘之內把東城所有人轉移到區或者避水的地方。”

“劉隊,這時間太緊了……”

“擠擠總會有的,這是命令!”

“是,保證完成任務!”

會做飯的萌萌噠:哇!海嘯真的要來了,寶寶玩完了!救命啊!


某某某:我收回我自詡專家的話。

XXX:樓上還是磚家呢,稀罕物種呢,被轉頭打臉了吧!

某姐姐:我也收回我之前的話。

路人甲:都河馬時候了你們還有心情發空間說說,趕緊逃啊!

路人乙:加一。

沒人注意,高高的護海路上多了一個身披斗篷戴鴨舌帽大墨鏡的怪人。

“請離開這裏,馬上海嘯就來了。”

紫然淡淡的將手中的包裝袋扔了,霸氣道:

“有我在!海浪休想過此包裝袋一寸!”

啥?這人被海嘯整傻了吧!

ps:嗚嗚嗚,人魚曲就要終結了,可是知音卻纔寫這麼一兩章,突然好羨慕那些寫穿越電影小說的人,他們把一個電影寫了五十多章,神馬時候知音纔有這個能力啊!好羨慕的說,哈,知音加油吧! 警察小楊差點以爲自己聽錯了!哪來的神經病,吃藥去。

“你哪來的,快離開這裏,我沒有功夫跟你瞎鬧!”

“呵呵!”

紫然淡然處之,慢步走向護海路邊緣。

“小楊,把這傢伙給我送出去。”

劉隊看見一個打扮嚴嚴實實的怪人走進護海路邊緣,即將接近護海牆,還當是小楊辦事不力,大聲招呼着讓小楊把紫然送出去。

紫然衝劉對隊豎起食指淡定的搖了搖,不想太暴露聲音,頭也不回的快步走到護海牆上坐着。

“哪裏來的神經病!”

劉隊,看着這個“神經病”不知說什麼好,反正周圍的人差不多都走完了,現在就把這個神經病拖走吧。

英雄聯盟紅包群 小楊,跟我上!”


“是,劉隊。”

倆人迅速奔向紫然,可是!紫然的身邊好像有一道無形的屏障,擋住他們讓他們無法進入。

“喂喂,你是哪位市民,快離開這裏,海嘯馬上就來了。”

居住在這裏幾十年的劉隊對於海嘯再也熟悉不過,這一切都徵兆不就是海嘯來迎的前奏曲嗎!

紫然依舊淡定的向後指指那個早就扔在地上的包裝袋,道:

“有我在,海水休想過此包裝袋一寸。”

嗚哇,好霸氣的話語!好狂傲的語氣!

可惜在劉隊看來是這樣:

尼瑪,好傻叉的話語,好中二的舉止,這人傻了吧唧,海嘯來了哭都沒地方哭。

作爲一個好警察,劉隊決定再阻攔這個神經青年,不要讓他主動去尋死。

不然,海嘯來了就會白白失去一條人命!

今年的海嘯格外不同,僅僅是剛剛的七米海嘯,就把護海牆撞的搖搖欲墜,換作是以前,就算是一百米的海嘯海浪都不可能讓這個護海牆崩塌,但是今年嘛,估計這個護海牆再也無法堅持下面哪怕小小的一波。

所以必須在海嘯來迎之前把這個中二腦殘帶走!

不,海嘯的海浪已經來了。

是十米高度!完了!

紫然一身氣勢暴漲,刮動大風吹向海嘯,直直把這個海浪吹回海面了。

沒錯,你沒聽錯也沒看錯,紫然直直把海嘯的第四波海浪吹回去了。

“你們先走吧,這裏有我!”

做出這麼異以常人的舉動,紫然也並不覺得多好,這一招也很難的,畢竟這可是人魚發動的海嘯,那裏有那麼容易搞定,紫然敢肯定,剛剛的那個十米海嘯比正常的千米海嘯還要有勁!

“年青人別中二了,快跟我離開這裏。”

雖然剛剛是宛如奇蹟一般的景象,但是劉隊並不認爲和紫然有什麼關係,巧合罷了。

“唉,算了,你們不離開也沒事。”

紫然突然之間覺得很疲憊,好像舒舒服服的睡一覺,哪怕這一覺睡下去之後有可能會再也醒不過來。

可是,他深深地知道,他還不能睡,他如果睡了,那麼身後會有千千萬萬個人也包括自己會永遠被大海的埋喪,在一個叫做“大海”的棺材裏一睡不起!

這代價太大,他付不起!

所以,爲了部落!

紫然撐起大風欲攻破下一層海浪!

狂風捲起海浪,大把大把的珍珠水露噼裏啪啦的落在地上,海岸上,烏雲在空中隨風盤旋!海水中夾雜着魚與貝殼,閃電瞬間劃破了陰沉的天色,幾隻海鳥在空中尖叫着飛翔!

這一切和高爾基描繪的《海鳥》是多麼的相似,不過,很快就比《海鳥》描繪的情景更加恐怖駭人!

“劉隊,那邊……是多少米的海浪啊!”

“一,一百米!”

小楊哭喪着臉道:

“那我們還有活着的機會嗎?”

“應,應該有!”

劉隊慘白着臉看着急速奔來的海浪,說出一句安慰自己也安慰小楊的話,不過任誰也看得出來,他不過是安慰,罷了!

“劉隊,下輩子你要做什麼?”

“精衛,不,我要做一個富二代。”

精衛,劉隊莫非要填海?

會做飯的萌萌噠:誒呀,糟了,一百米的海嘯,啊!人家還沒被富二代包養就要死了嗎!嗚嗚嗚,人家不要!

路人:呵呵,看來我們都要洗白白了,聽說被淹死很痛苦,要不要現在就拿把菜刀自殺啊!

甲乙:滾,要殺你自己殺去(菜刀)。

就在一百米海浪即將撞上護海牆的時候它再次被風吹回去了。


“劉隊,我們……我們死了嗎?”

小楊捂着眼睛問道,換來的是劉隊的一記猛拍。

“死個屁!勞資還沒找媳婦,別說那麼不吉祥的話!”

小楊被劉隊一拍給拍開了遮住眼睛的手,看見這灰濛濛的世界,有一種想哭的衝動。

“太好了劉隊,我們沒死!”

寵妻上癮:總裁老公太無恥 滾粗,你才死了呢!”

紫然則是更小心點的抵抗海浪。

這次是兩百米,第六波!

次奧! 超級兵王俏總裁 ,必殺技——龍捲風!

“年輕人,快走吧,剛剛那可是一百米的海浪接下來還會有五百米,一千米,一萬米!”

“你們先走吧,我說過!有我在,海浪休想過包裝袋一寸!”

“你,你這……你是哪裏人。”

劉隊看不能以強迫的方式把紫然弄走,只好換一種輕柔的方式來勸說。

紫然不想暴露自己的身份,惡趣味上頭,嘻皮笑臉道:

“我不是人。”

自己的身份貌似還真不是人來着。

劉隊更加確定紫然是一箇中二青年,苦心勸導道:

“年輕人,你就算是犯了中二,也得爲家人想想啊,如果你被海浪拍死了,他們得多麼傷心啊?”

“正是爲了不讓你們的家人傷心我纔來啊!”

紫然覺得這個劉隊很煩很煩,這年頭說實話咋就是沒人相信呢,自己就是爲了拯救他們的生命纔來,爲毛這麼嘮叨的勸自己離開,自己找的位置可是這裏最好的風眼,除了這個地方,其他的地方操控風都會有種艱難的感覺,爲什麼就是不理解我呢?太讓寶寶桑心了。

劉隊確定紫然這個“中二青年”是故意和他擡槓了,氣的怒衝衝的拿下警帽砸紫然,想把紫然砸醒。

可是不等警帽靠近紫然,就被凜冽的風撕扯成了碎片。

紫然也給劉隊來了個下馬威,得意道:

“現在,你能信我了吧。”

“你,你是誰!”

劉隊被這一景象嚇得險的魂飛魄散,自己的警帽不等靠近那人竟然就被撕裂成了碎片,簡直聞所未聞,太厲害了!

這讓他懷疑紫然是什麼祕密組織的人。

“祕密!”

紫然賣了個神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