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之前,劉員外給了自己一座莊園,隱隱間,張林都還記得莊園的位置,跟着自己的記憶,很快,那熟悉的大門便出現在了眼前。

然而,此時,那原本應該熱鬧的門口,現在卻是緊緊的關閉着,連一個看門的人都沒有,這不由得讓張林有些詫異。

“莫非趙二娃把丐幫給我解散了?”喃喃的道了一聲,張林向門口踏了過去。

門沒有鎖,伸手便推了開來,院子還是那個院子,只是裏面見不到一個人,看着給人一種淒涼的感覺。

腳步緩緩踏了進去,雖然院子裏見不到一個人,但是憑張林的感知力,他能清楚的感覺出,有不少人隱藏在暗處。

“什麼人?站住!”果然,張林腳步剛行到院子中間,一道瘦弱的身形手裏拿着一根棍子便畏畏縮縮的向張林小心的靠了過來。

聽到這聲音,張林的腳步也頓了下來,目光向那瘦弱的身形看了過去。

身上一身乞丐衣服,面孔比較生,想來應該是後進丐幫的。

“丐幫的?”眸子盯着小乞丐,張林輕問了一聲。

聞言,小乞丐有些猶豫,從他的眼神中,能夠看到一絲恐懼。

見到小乞丐不吱聲,張林手一招,那瘦弱的身形頓時便被吸了過來,領子被張林抓在了手中。

而就在張林將小乞丐抓過來的時候,周圍房間突然一陣竄動,緊跟着,好幾十道身影拎着棍子向院子中匯聚了過來,看這陣勢有着要向張林撲過來的意思。


“什麼人?敢上丐幫來搗亂,不想……幫主?”說話的,正是趙二娃。

趙二娃領着一幫乞丐衝出來,剛要對張林動手,當看清張林的面孔後,這才愣了下來。

“幫主?”聽到趙二娃這話,其他乞丐也都愣了愣,顯然,他們都是從來沒有見過張林。


“這,這就是咱們的幫主,還不趕快拜見幫主!”趙二娃顯得很激動,說話間磕磕巴巴的。

聽到趙二娃這話,這幫乞丐才反應過來,隨後紛紛跪了下去。

大孬小孬從人羣中走出來,一把鼻涕一把淚的看着張林,顯得很是委屈。

“好了好了,都起來吧,這是怎麼的了,怎麼沒見到毛三。”張林行過去,給大孬小孬擦了擦眼淚,而後問道。

聞言,這時候大孬小孬的淚水流的更狠了,而二娃,卻是重重的嘆息了一聲。

臉上激動的表情稍稍收斂,隨後看了張林一眼,“毛三被人打死了!”

“轟!”聽得這話,張林面色一凝,頓時間,一股龐大的氣浪隨着話音陡然爆開,在這氣浪之下,二娃和大孬小孬三個都是被掀得退出去好遠。

“你說什麼?”眸子中逐漸有着血紅之色,張林的拳頭已經緊緊的握在了一起。

張林的氣勢讓二娃一驚,雖然說他現在只是個出靈境選手,但是他清楚,能夠達到這般氣勢的,很明顯只有化形境強者才能夠做得到。

“這究竟是怎麼回事?”張林牙齒咬在一起,他們能夠感覺到在張林身上突然蔓延着一股濃郁的殺氣。

看到張林這樣,那些沒有見過張林的乞丐都是向後退了退,生怕張林的殺氣波及到自己。


不過趙二娃跟他們不一樣,這時候再次走到了張林身旁。“幫主走後,將丐幫交給了我,一直以來我都井井有條的管理着丐幫,等幫主回來,幫裏還增添了不少人員,可是就在昨天,突然間來了一幫能夠飛的人,他們對丐幫和你語言侮辱,毛三看不下去,頂了他們兩句,最後就慘死在了他們手裏。奈何他們實力太強,我們整個丐幫加起來也不夠別人動動手指的,所以,就沒有人敢動,直到你回來,咱們都沒敢露面。”

“他們有沒有說是什麼人?”聽得二娃這話,張林心裏清楚,那三個宗派的報復已經來了。

“當時好像聽他們說是什麼天宇派的!”

“天宇派!”張林並沒有感到詫異,他殺了王雷,天宇派必然不會放過他,當時張林在皇城,他們不敢到皇城動手,到丐幫來,恐怕就是讓張林知道,他們的報復來了,而上天宇派告訴這一些的,估計也就是李蕭和吳昊。

“放心吧!毛三的仇會報的!”毛三是第一批跟着自己的人,對自己一直是忠心耿耿,現在還是因爲張林而死,一時間,張林身上的殺氣更加濃郁,以前他只是跟王雷結下樑子,而現在,是徹底的跟整個天宇派撕破了臉。

稍怔了怔神,張林手往空間戒指上一抹,三枚靈魂玉簡出現在了手中。臉龐上帶着濃郁的殺氣,而後,他拿着靈魂玉簡的手緩緩握了下去。 單手握着三枚靈魂玉簡,隨着一聲脆響,四枚靈魂玉簡頓時化爲了粉末。

而隨着玉簡的碎開,張林的心也宛如針扎一般的疼。

毛三忠心耿耿的跟着自己,現在卻因爲自己沒有討到好處,隱隱間,張林心底因爲內疚而作痛。

稍稍沉靜了片刻,張林也將情緒穩定了下來,因爲他清楚,這次的對手不是一個王雷,而是整個天宇派,事情的棘手程度完全跟隕落之界當中時不一樣。

天宇派不可能沒有強手,憑張林一個人,去只能送死,加上他找的這幾個人,恐怕也報不了什麼仇,但是張林忍不下這口氣,自己兄弟被殺,即便他現在暫時滅不了天宇派,那也要將天宇派掀個雞犬不寧。

末世快遞店 ?”

“那個人我沒有見過,不過他穿着一身黃袍,而且旁邊的人好像還叫他什麼三護法!”

“三護法? 名媛之愛上億萬總裁 。”平息了一下情緒,隨後張林又是道:“毛三的仇我來報,這期間丐幫還是先交給你,機靈點,遇到危險就趕緊疏散人羣,還有,我會在後面花園等幾個人,不要讓人來打擾。”

“是,知道了幫主!”張林的話,趙二娃是言聽計從,張林也相信二娃,將事情交代好之後,張林身形一閃,突兀的消失在了原地。

夜色,撩動人心,遙遙的天際之上,一輪殘月孤獨的懸掛於銀河,微涼的輕風吹過,捲起地上散落的葉子,四處飄曳。

丐幫院落後面的花園當中,一道黑影站立在石桌之前,雙手負於身後,望向夜空的眸子,閃爍着複雜的光芒。

輕吸了一口微涼的空氣,張林也開始衡量起來此次的實力差距。

天宇派實力強大,具體實力分佈張林不知道,但他清楚,意動境強者是必然不會少的。

他現在化形境中期巔峯實力,用上所有的防禦,還有底牌,一個化形境後期巔峯應該不懼,但是那意動境他就不知道了,不過想要逃命,應該還是沒有問題的,加上張林找的這幾個人,黑夜中在天宇派掀起一片浪潮應該是沒有什麼問題。

實在不行的話,那他也只有施展那滅世的天階武技,寂滅。

天階武技,只有意動境以上的強者的身體才能夠勉強支撐得住,一般化形境強者身體強度跟本不夠,但是張林有着大荒金體,短時間的支撐寂滅應該是沒有問題,現在關鍵是,靈氣的浩瀚度。

一個天階武技,不僅需要強大的身體,更需要澎湃的靈氣才能催發,張林現在只是化形境中期巔峯,體內那點靈氣明顯不夠,但是,真逼到那份上的話,也並不是沒有辦法。

夜色,越來越濃,那遙遙掛於天際的殘月像是不甘掩蓋一般,努力的向着大地灑下柔和的光芒。


咻!月光之下,這般靜靜的等待,隨着一聲破風聲響,這份寂靜終於是被打破。

聲音雖然微弱,但卻是逃不過張林的耳朵,伴隨着聲音的劃過,張林見到,兩道流光劃破天際,而後猶如隕落的流星一般,直接向張林這邊落了下來。

“這麼晚打擾你,不好意思了戰將軍!”緩緩行過去,張林一抱拳,謙卑的笑了笑。

來者,正是即將成爲南陵帝國姑爺子的,戰將軍。

“呵呵,小子,跟我,你還客氣這些?”戰將軍拍了拍張林的肩膀,爽朗的笑了笑。

“你不是新婚嘛!本來沒想打擾你的。”

“嘿?新婚不新婚那又怎樣,當初隕落之界沒有你,又哪有我現在的新婚,正愁沒機會報答你呢,昨天找了一圈還沒找到你。幹什麼去了?”

“呵呵,我只是不喜歡熱鬧,自己出去走走。”

“你小子始終就是這個性子,對了,怎麼了?這麼着急?”寒暄了兩句,這時候戰將軍也說到了正事。

“天宇派的報復來了!”

“天宇派?”聞言,戰將軍眉頭微皺了皺,雖然他先衝出了隕落之界,但是張林殺王雷的事他也聽到了,這個報復是早晚都要來的。

“昨天天宇派來人,殺了我丐幫一個兄弟,這次讓你們來,一個是給我兄弟報仇,還有一個,就是要讓他天宇派知道,我張林也不是什麼軟柿子。”

“天宇派實力強悍,你殺了他們最得意的弟子,他們自然不會放過你,再加上李蕭和吳昊的挑唆,他們對你恐怕已經報了必殺之心。”對於天宇派,戰將軍可能知道的還會多一些,而張林這些問題,他也早就想到。

“天宇派整體實力強悍,這次去恐怕也是凶多吉少,你現在正逢喜事,把你招來確實有些對不住你了。”

“呵,小子,什麼時候跟我這個樣了,你是我兄弟,你的事就是我的事,不管他什麼派,只要你一句話,我戰無雙就是拼命也無所謂。”戰將軍是個重義氣的人,在隕落之界當中,張林沒少幫他,早在很久之前,他便已經將張林當成了自己的兄弟,而且,張林那個性也很對他胃口。

聽得戰將軍這話,張林心中有些感動,雖然他幫過戰將軍一些忙,但是能做到這樣赴湯蹈火的,又有多少人。

就在這時候,兩人感覺兩股強大的氣勢從天際傳來,緊跟着,伴隨着一陣輕微的破風聲響,三道身影宛如鬼魅一般,突兀的出現在了院落當中。

來者,正是葉子行和葉諾兩人。

“呵呵,張兄,怎麼?剛從隕落之界回來就惹上麻煩了?”身形剛一頓下,葉諾便大笑了一聲,隨後緩緩向這邊行了過來。

望着葉諾,張林稍微怔了怔,本來他找的只是葉子行,沒想到葉諾也跟着來了。

看到張林臉上詫異的神色,葉子行走到了張林跟前,“哥哥知道我要來幫你,就非得要一起來,反正我是阻止不了,就看你要不要了。”

“呵呵,子行兄說笑了,有這麼個高手加入,在下自然高興得很。”

“告訴你,我們這次是瞞着大哥出來的。”朝張林擠了擠眼,葉子行又是輕聲在張林耳邊道。

聽得這話,張林無奈的搖了搖頭,不過他也知道,憑葉楓的實力,又怎麼會不知道他們兩個跑走了呢!

“哦?這不是這次全青大會的冠軍麼!”視線從張林身上挪開,這時候葉諾的目光落在了戰將軍身上。 視線轉過,這時候兩人的目光落在了戰將軍身上。

“呵呵,幸會幸會!”見到葉諾兩人投來的目光,戰將軍謙卑的一笑,隨後朝兩人拱了拱手。

葉諾兩人也非常謙虛,朝戰將軍施了一個禮。

“當初隕落之界深處如此多的強者,沒想到最後的勝利者卻是你。”


“那也是多虧了張林的幫助,沒有他,可能我現在都已經命喪黃泉了。”想起當初在隕落之界深處的場景,他們便有些感慨,可能所有人都沒有想到,最後的勝利者居然只是一個化形境初期的強者。

“不管怎麼樣,這都是你的造化,別人是想得也得不到,對了,張兄,這才這麼着急找我們來,是因爲當初殺了王雷的事吧!”葉諾的心思果然敏捷,只是一猜就知道怎麼回事。

“不瞞葉兄,還真是這麼回事,就在昨天,天宇派的人已經來我丐幫報復了。”

“嗯!反正這也是早晚的事,你殺了王雷,那天宇派是不會放過你的,那這次你怎麼打算的。”葉諾很是清楚,天宇派實力強大,光憑他們幾個的話,是翻不起什麼浪來。

“想要滅天宇派,我現在還不是對手,但是這件事不可能就這樣罷休,趁着黑夜,我要讓天宇派雞犬不寧。”

“不管怎麼樣,既然我們來了,那就無條件支持你。”葉諾和葉子行的身世不一般,但是他們能冒着家族利益的危險來幫助張林,這份情已經很不錯了。

咻!就在這時候,又是一道流光從天際劃過,緊跟着,又是一道身影落在了院子當中。

來者,正是當初張林在隕落之界當中幫助過的,玄宗子謙。

“呵,這麼多人了。”身形頓下,望着院子當中的四道身影,子謙略微詫異了一下,當看到葉諾和葉子行的時候,他的詫異之色更濃,沒想到葉家的人居然都來幫張林了。

“子謙兄,打擾你了。”

“呵,跟我說這些,早就想跟你聯手幹一番了,今天正好有機會,怎麼,是天冥宗還是御榛門還是天宇派。”張林的幾個敵人所有人都知道,剛到這,子謙便知道,恐怕就是吳昊他們之中的一個。

“呵,子謙兄果然機靈,就是天宇派。”

“哦?天宇派,這也正常,他們肯定是第一個有反應的。”子謙一點也不詫異,對於三個宗派的瞭解,在這裏恐怕他是最清楚不過的了。

“天宇派的人齜牙必報,這次肯定是立馬找上門,走吧!我也早就想給他天宇派重重一擊,今天咱們一起,整他個翻天覆地。”說道天宇派,子謙似乎一點也不懼,居然還有些蠢蠢欲動。

見到子謙的表情,幾人都是有些駭然,明知道此去凶多吉少,還這麼坦然,這般膽量可不是一般人具備。

“行吧!既然大家都已到齊,那就有勞大家了,多的話不說,今天能來幫我張林的,都是我張林的兄弟,以後你們有任何事,我張林必將赴湯蹈火,在所不辭。動身!”夜色已經很深,張林也不想拖沓,說了幾句,隨後幾人身形一動,向天宇派所在的方向掠了過去。

五道身影,葉諾化形境後期,葉子行、張林還有子謙是化形境中期,戰將軍是化形境初期,加上白鱗這個化形境中期的魔獸,張林的整體實力已經不弱,但是面對天宇派這個大宗派,張林也不得不謹慎,而接下來的,恐怕就是慘烈的戰鬥。

天宇派,坐落於南陵帝國北面一處深山的一座高峯之上,高峯氣勢大度恢弘,峭壁萬仞,那位於山巔的天宇派大殿,更像是平嵌的天宮一般,煙波浩淼,雲霧蒸騰,宛若人間仙境。

這裏不僅風景獨到,那充裕的天地靈氣更是不知道比其他地方要濃上多少倍,這也是爲什麼天宇派要選擇建立在此的原因之一。

灌入雲霄的高峯,其山巔彷彿被生生削平一般,幾處巍峨的大殿層層屹立於上,大殿之前,更有一個碩大的廣場,廣場周圍一根根盤繞着金龍的石柱,無不彰顯着宏偉與磅礴。

這裏是天宇派弟子平時練功的地方,而在夜晚,自然便是變得冷清起來,唯有幾個天宇派弟子手握武器,在那警惕的巡視着。

幾個時辰的飛掠,在黎明即將到來之時,張林他們五道身影終於是到達了天宇派的地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