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你爲什麼要煉製天樁!”龍小蠻死死瞪着老太婆,咬牙說道。

老太婆笑了笑,不過她這一笑比哭還難看,臉上的皺紋猶如活物一般扭來扭去,“我的丈夫死了,我要讓它得到永生,難道有什麼錯嗎?”

“一派胡言!”龍小蠻嬌聲厲喝,“我看你也是玄門中人,竟然無視玄門禁忌煉製天樁,就不怕引來天劫燒身嗎?”

“天劫?”老太婆忽然發出一聲淒厲的慘笑,“哈哈哈,天劫,我丈夫沒了,天劫又如何?只要能讓我丈夫得到永生,我什麼都願意做!”

龍小蠻哼了一聲,“所以你就設計害死了雷翰林一家,並捏造出一個子虛烏有的故事?”

老太婆看着龍小蠻,“看來你很聰明,不錯,雷氏一門,全都是我害死的,那個故事也是我編造的。”

“你爲什麼要這樣做?”龍小蠻厲聲問道。

“當然是爲了給我丈夫續命了!”

我在旁邊早就聽傻了,雷氏一門離現在都幾百年了,可是眼前這個老太婆居然承認是她害死的,難不成,眼前這個老太婆已經活了幾百歲了?

“你到底是什麼人?”這句話是我問的,我隱隱覺得,這後邊肯定隱藏着什麼。

我話剛一說完,就被龍小蠻一把將我的嘴捂住,並有意無意的站在我前邊將我擋住。

“別藏了,我知道他是誰。”老太婆突然衝我笑道,“你終於來了,我費勁心思才把你引到這裏,今天你既然來了,我丈夫也就不用變成天樁了。”

“告訴你,今天我在這裏,你休想動他一個毫毛!”龍小蠻突然把我護在身後,不過我聽她的語氣顯得特別緊張。

老太婆淒厲的笑了一陣後,才緩緩道,“老頭子,他來了,你不用做天樁了,你能活了,哈哈!”

(本章完) 龍小蠻緩緩將匕首放下,看着那老太婆,“那個故事,是你自己說,還是我來幫你說?”

老太婆看着龍小蠻笑了笑,擡頭輕輕吸了一口氣,像是勾起什麼回憶一般,緩緩說出一段往事:

話說雷翰林家有個管家,偷偷和一個丫鬟好上了,在那種年代是沒有自由戀愛這麼一說的,管家和丫鬟之間是決不允許發生任何感情的,否則就會被視爲傷風敗俗。

所以這二人的戀情只能祕密進行,可是好景不長,管家某日突發惡疾,眼見着就快活不成了。

那丫鬟悲痛欲絕,想出個陰毒的法子,設計讓雷氏一門在短短一段時間之類全部暴斃。

“你這老東西也太狠了,你爲什麼要這樣做,那可是幾十條人命啊!”

我在旁邊實在聽不下去了,覺得這老太婆簡直就是心理變態加喪心病狂,自己情郎身染惡疾,她卻把怒氣遷怒於對他們有恩的雷家人。

“沒辦法,雷老太爺一家對我有恩,可是如果我不這樣做的話,我的丈夫就無法活下去。”老太婆不以爲然的說道。

我生氣的說他們死不死,跟你丈夫有什麼關係?

老太婆兩個腮幫一鼓一鼓的,道,“聖主告訴我,如果想讓我丈夫繼續活下去,就得找人給他續命,所以我也是不得已而爲之,雷家九子十翰林,用來續命最好不過。”

龍小蠻接過話茬,冷冷道,“所以你們就用雷家人的性命,一直活到現在?”

老太婆不可置否,表情卻突然變得悲慟起來,“可是我丈夫不明白我的苦心啊,他知道這件事後,就打我罵我,可是我覺得只要能和他永遠在一起,那怕天天被他打罵我都覺得快樂。”

“我丈夫開始討厭我,這幾百年來四處躲着我,可是不管他走到哪兒,我都能找到他,可就在幾十年前,他突然不見了,我怎麼找也找不到。”

我突然想到什麼,接話道:“他跑到我們村裏,最後還做了村長?”

老太婆點點頭,表情忽然變得陰狠起來,“我找了幾十年,終於發現他藏在一個村子裏,那天我找到他,讓他跟我走,他卻說什麼也不答應,還說這個村子現在受到危難,他要和那個村子共存亡。”

“我告訴他,這都是聖主的旨意,他卻絲毫不聽我的,還威脅我,讓我找到聖主放過這個村子,不然他就死在我面前,並出口辱罵聖主。”

“最後聖主被激怒了,奪了他的陽壽,我就這麼眼睜睜的看着他在我面前氣絕身亡。我恨那個村的人,如果不是他們,我丈夫也不會不跟我走,所以我就一夜之間殺光了村子裏的所有人,哈哈哈……”

老太婆發出一陣淒厲的慘笑,旁邊的樹木都跟着搖晃起來,“但是我不甘心,我要讓我丈夫活過來,我要把他做成天樁,這樣他就可以獲得永生,我們就能永遠廝守在一起了……”

“放你孃的屁!”

我聽完怒火攻心,原來村裏的人,全是這老怪物給害的,我想起二叔二嬸,恨不得將這個老怪物大卸八塊。

“你這老東西,今天我就

要讓你的所作所爲付出代價!”龍小蠻也挺氣憤的,聽完後用匕首指着老太婆,咬牙切齒的說道。你到底

“哈哈哈哈……”

老太婆絲毫沒有慌張,而是看着我,兩片如同樹皮一般的嘴脣一張一翕的道,“年輕人,我老婆子想和你做個交易。”

“滾一邊去,我今天就要把你這老怪物活剝了!”

“我看你還是先彆着急的好。”老太婆露出個陰毒的笑容,拿出一個巴掌大的灰布口袋,在半空中一揚,一個半透明的紅影子瞬間出現在他面前。

“小啞巴!”我大喊一聲,就要衝過去。

“別過來!”老太婆一隻手卡在小啞巴的脖子上,“你再敢往前一步,我就立刻讓她魂飛魄散!”

“你別傷她,有本事衝我來!”我心裏就跟火燒似的着急,此時那個紅影子不再模糊,我已經能夠清晰的看到她的面龐,這人正是小啞巴。

小啞巴擡起頭看見我,虛弱道,“展寧哥,別管我,你快走……”

“小啞巴!”我急得眼淚一下就淌了出來,衝着那老太婆吼道,“你到底想要怎樣?”

老太婆陰笑着看着小啞巴道,“這個小賤人公然違抗聖主的旨意,早就該死了。聖主派他去害你們村的人,可是它不僅沒有遵命,反而還三番五次的救你,公然和聖主對抗!”

老太婆頓了頓,擡頭看着我,突然伸出一條長得離譜的舌頭舔了舔嘴脣,“不過如果你答應我一件事,我可以饒她一次。”

“趕緊說!”

“把你的心臟挖出來送給我!”老太婆面色忽然陰狠起來。

“休想!”

一旁的龍小蠻突然厲喝一聲,揮舞着匕首就要朝前衝去,我一把將她抓住,“別,別動手,她會傷了小啞巴的!”

龍小蠻一臉焦急的瞪着我,“你腦子進水了,他要的是你的命啊!”

我說他要我的命就讓她拿去,今天說什麼我也不會讓任何人傷了小啞巴。

龍小蠻着急道,“不行,你的命不是你一個人的,你的生死,關係到許多人的命運!”

我說我的生死是我自己的事,與別人無關,你讓開!

“糊塗蛋!”龍小蠻大罵一聲,一腳將我踹開,準備繼續朝前衝。

“你再敢動一下,我就咬舌自盡!”我連忙大吼一聲,龍小蠻停下身子,被我氣得直哆嗦,“張展寧,你清醒一點,你的生死關係到很多人的命運!”

這個時候,那太婆突然哈哈笑了起來,“這話說的真好聽!”

她突然指着龍小蠻,“你口口聲聲的說要保護他,可是你這樣做難道不是也爲了你的一己私利嗎?”

“你……”龍小蠻竟然語塞,表情突然變得奇怪起來。

老太婆接着道,“你爲了救人,不也設計陷害他,讓他隻身前去那間有厲鬼的宿舍,你明知道他身上的祕密,卻爲了你哥哥依舊如此,那我爲了我丈夫又怎麼了?”

“只不過,你的陰謀沒有得逞,你千算萬算,卻算漏了他身邊一直有個鬼妻在

暗中保護他吧,哈哈哈……”

“我……”龍小蠻往後退了兩步,扭過頭看着我,“其實……”

我站在一旁愣愣的看着龍小蠻,“她說的是不是真的?”

“你聽我說,其實……”

“我問你是不是真的!”我咬牙大吼道。

龍小蠻看着我,緊緊咬住嘴脣,片刻後,纔將頭扭到一邊,輕輕吐出一個字,“是!”

“呵呵,行,你們真行!”

一種被人欺騙的悲傷瞬間讓我覺得萬分難過,怪不得那天她和我說這事兒的時候感覺不太對勁,目光躲躲閃閃,又請我吃又請我喝的,原來她那是給我準備的斷頭飯啊!

“張展寧,你聽我解釋……”

“沒什麼好解釋的!”我笑看着龍小蠻,“虧我那天從鬼宿舍逃出來以後,第一件事就是擔心你的安危,原來要害我的人就是你啊,呵呵,什麼鬼啊神的,我看你比那些東西更可怕!”

我往前走了兩步,看着那老太婆,“我答應你,不過你要講信用!”

“你放心,我不會像有些人一樣明裏一套暗地裏一套。”老太婆說這話的時候斜了一眼龍小蠻。

“展寧哥,不要……”小啞巴的聲音十分虛弱,身子越發透明,看樣子支撐不了多久了。

“小啞巴,你放心,不管你是人是鬼,我就算死也要保護你!”

說着,我一把拉開衣服,抽出匕首就準備朝心臟刺去。

“不行!”龍小蠻一把卡住我的手腕,“你不能這樣做!”

“滾開!”我一把推開她,“我的命是自己的,我願意給誰都是我自己的事,與你無關!”

龍小蠻卻死死抓住我的手腕不放,“有些事情你不知道,但是請你相信我,你的性命至關重要,我承認我爲了我哥動過害你的念頭,但是不管你有多恨我,等到那件事以後,要殺要刮隨你便,只不過你現在千萬不能這樣做!”

“你以爲我還會相信你?”我冷笑一聲,“放手,不然我就咬舌自盡!”

“你……”

趁着龍小蠻發愣的瞬間,我掙脫她的手,握着匕首猛得朝我心臟狠狠刺去。

這一刻我沒有絲毫猶豫,雖然和小啞巴相處的時間並不長,現在也清楚的知道她肯定不是人類,但感情這種東西就是這樣,總會讓人變得莫名其妙,甚至失去理智。

“不要!”龍小蠻大呼一聲。

就在刀尖落下時,龍小蠻突然伸出手掌擋在我胸口上,鋒利的匕首一下就刺進她的手背,溫熱的鮮血唰一下就順着我的胸口淌了下去。

“我的手就擋在你這裏,你刺啊,把我的手也給刺穿了!”

龍小蠻這話竟然帶着哭腔,我知道她是故意讓我刺的,憑她的伸手,有時間擋在我胸前,就一定有幾乎抓住我手腕。

我看着她冷哼一聲,“你以爲我不敢嗎?”

一面說着,我一面加大了手上的力道,鋒利的刀尖插進龍小蠻的手背上一點點向前移動,溫熱的血液順着我的胸口緩緩淌下……

(本章完) 我已經感覺刀尖快要刺穿龍小蠻的手背,龍小蠻一聲不吭,絲毫沒有動彈一下。

這個時候,突然聽到老太婆一聲尖利的吼叫,“你要幹什麼!”

擡頭一看,看見小啞巴衝我笑了笑,然後整個身子突然如同灰燼一般散開,籠罩在四周形成一層薄薄的紅霧。

與此同時,龍小蠻閃電般反手奪下我手裏的匕首,趁着那老太婆慌神之際,嗖一下將匕首飛擲而出。

噗!

老太婆的咽喉被洞開,留下卻是墨綠色的液體,然後整個身體如同霧氣一般,眨眼間便化作一團灰燼。

“小啞巴!”我哭喊着小啞巴的名字,發狂一樣在那層薄薄的紅霧裏邊揮舞着雙手,抓到的卻只有空氣。

“你的小啞巴爲了救你,自行散去了魂魄。”龍小蠻站在旁邊小聲說了一句。

“小啞巴,小啞巴!”我哭喊着,龍小蠻走到我旁邊,輕輕嘆了口氣,“你坐下。”

“滾!”我心裏悲傷不已,一把將龍小蠻推開,卻聽見她喊道,“如果你想救小啞巴,就按我說的做,盤腿坐下,把眼睛閉上!”

我一愣,連忙按照她說的做,此時只要能救小啞巴,要我做什麼都行。

“閉上眼睛,千萬別睜開!”我感覺龍小蠻拽下我一根頭髮,然後聽見她念了一串聽不懂的咒語,接着傳來一陣陣非常奇怪的動靜。

四周無端颳起一陣大風,樹葉搖晃的嘩啦啦響,龍小蠻的咒語越念越快,之後還聽見一陣打鬥聲。

我死死閉着眼睛不敢睜開,滿腦子都是小啞巴的安危,約莫過了十來分鐘,四周才重新安靜下來。

“可以了,睜開眼睛吧。”我聽見龍小蠻說了一聲。

我睜開眼睛,看見龍小蠻扶着一顆大樹,面色蒼白,額頭上幾縷頭髮被汗水打溼,看起來十分憔悴。

她掏出一顆半透明的紅色珠子遞到我面前,虛弱道,“我盡力了,這是小啞巴最後一絲精魄,只要這絲精魄在,小啞巴就暫時不會魂飛魄散。”

我接過那顆珠子,大聲喊道,“小啞巴,小啞巴,你出來啊!”

“別喊了!”龍小蠻擦了擦額頭上的汗珠,一張臉非常蒼白,嘴脣都有些乾裂,“我只留住她最後一絲精魄,她沒有意識,聽不見你說話。”

我焦急的問那該怎麼辦,難道永遠這樣了?

龍小蠻搖了搖頭,“只要精魄在,就還有希望,不過這很難,憑我的道行遠遠不夠,她是你的鬼妻,只有你才能夠救她。”

蒸汽時代的旁門劍仙 我說,“那我要怎麼做,你告訴我,就算要了我的命我也願意!”

“需要你變得強大。”龍小蠻看上去氣色正慢慢恢復,“如果你足夠強大,不僅能夠復活小啞巴的魂魄,如果找到合適的宿主的話,甚至能夠讓她再生爲人!”

我看着龍小蠻,“龍小蠻,我特別恨你!”

說完後,我又接着道,“不過現在,我懇求你幫我,讓我變得強大,讓我復活小啞巴,你不是想要我的命嗎?我答應你,等到小啞巴復活,我就把命送給你!”

龍小蠻怔怔的看着我,“剛纔你也聽見了,你的小啞巴從一開始就不是人,她進你們村的目的甚至是要害人,你現

在卻爲了她要付出那麼大的代價,我想知道這是爲什麼。”

我看着她,一字一句道,“好,你先回答我一個問題,小啞巴進我家門,不管她是什麼目的,但是我知道的事實是她不僅沒有害人,反而三番五次的救了我,你知道這是爲什麼嗎?”

龍小蠻想了想,道,“這個我也想不明白,剛纔那老怪物口中的聖主,應該是個非常厲害的角色。小啞巴既然是奉了它的旨意,可是後來爲什麼又公然對抗,這個我想不清楚。”

我冷笑一聲,“讓我來我告訴你吧,這個世界上,有一種東西叫做愛情,看不見摸不着,不過當它降臨的時候,卻又勢不可擋。小啞巴爲了我,可以違抗那個強大的聖主旨意,而我爲了小啞巴,也可以不顧一切的付出任何代價。”

說完後,我便轉身離去,好像聽見龍小蠻在後邊自言自語的嘀咕了一聲,“愛情?真的是這樣嗎?”

回去的路上,我一言不發,滿腦子都想着小啞巴的事。

龍小蠻也一直不說話,而且也沒有把車開的很快,像是在思考着什麼。

片刻後,她突然開口問我,“愛一個人是什麼感覺?”

我閉着眼睛,沒有說話。

一陣沉默後,聽見她輕輕吸了一口氣,“說正事兒吧,這件事後邊肯定還隱藏着什麼祕密。我想應該和那個老怪物口裏說的聖主有關,你說的那個張雅,還有你二叔,包括小啞巴在內,也許都和那個神祕的聖主有關。”

“可是你有沒有想過,那個聖主既然如此強大,憑他的能力,要滅掉你們村子易如反掌,可他爲什麼要如此大費周章?”

我睜開眼睛,接過話茬道,“你該不會又想說,因爲我叫張展寧吧。”

龍小蠻點點頭,“不錯,這是唯一一個合理的解釋,小啞巴的意外背叛打亂了他的計劃,但是我想他肯定不會就此罷休,後邊還有更兇險的遭遇在等着我們。”

此時我已經懶得問我身上到底藏着什麼祕密了,因爲我知道問了也是白問,索性就不去管那麼多,我現在不管什麼聖主不聖主的,我只想快點變得強大,然後復活小啞巴。

龍小蠻接着道,“現在最關鍵的還是先要找到那個叫張雅的人,不管她是什麼東西,找到她,就可能解開所有的祕密。”

“別提她了,我現在聽見張雅這個名字就頭疼,從他在村子裏出現,再到學校,感覺這個名字無時無刻的在跟着我。”我聽見龍小蠻提起張雅就感覺頭大。

龍小蠻卻搖搖頭道,“其實張雅只在你們村裏出現過,後來在學校裏的張雅都是不存在的。化作李明的那隻惡鬼知道你要找的人,就故意編造出張雅的事,其實壓根就沒這回事,目的只是爲了引你去小樹林破陣。”

“那個突然失蹤,叫張雅的新生又怎麼解釋?”我問。

龍小蠻想了想,突然大聲道,“糟了,我們都被騙了,校長給我們撒了謊!”

說完之後,一腳油門,又將車開得風馳電掣起來。

我問她怎麼回事,她緊張道,“剛纔那個老怪物說過,她煞費苦心把你引到這裏,並且還用小啞巴的魂魄做要挾,說明這一切她一早就計劃好的。”

“既然這是他的佈局

,就證明那個新轉來的張雅根本就不存在,也許就是她本人裝扮的,目的就是爲了引我們來這裏。他能做這一切,自然會算到我們肯定回去找校長……”

“你的意思是,校長也是他們的人?”我聽完一驚,沒想到這一切早被人算計了。

“對,現在只有找到校長,逼他說出真相!”

回到學校的時候,已經天亮了,正好是第一節課開課的時間,我和龍小蠻風風火火的衝進校長室,剛一推開門,龍小蠻就驚呼一聲,“遭了,我們來晚一步!”

我看見校長以一個非常奇怪的造型坐在椅子上,胸前瀰漫着一團鮮血,兩隻眼睛大大的瞪着,瞳孔渙散,已經沒氣兒了。

他的身體還是溫熱的,說明剛死去沒多久,我拉開他的衣服一看,看見他胸口有個拳頭大的血窟窿,還汨汨的往外冒着鮮血,像是被人掏去了心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