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佑,貴客來了,我們就先退下了!」

「少爺,我等告退!」

突然間,鐵楓打了一個哈哈,那些弓箭手也都帶著一臉奇奇怪怪的笑容退去。

林佑轉身一看,原來,不知道什麼時候,兵部尚書大人的千金澹臺雪影,出現在了場邊。

果然修鍊起來就成了聖人,美女什麼的,簡直都是浮雲!

「親,你怎麼來了?」林佑揉著鼻子,臉上帶著欠抽的笑容,走了上去,走到澹臺雪影面前的時候,突然定格擺了一個造型,「你看我這身緊身衣,性感不?」

性感你大爺啊!你全家都性感!

雖然本姑娘知道一來就要被你**,可是我不是專門來讓你**的好不好?

澹臺雪影咬著嘴唇,小臉通紅。

說實話,有時候很討厭林佑這種油嘴滑舌,但是為什麼明明很討厭,卻還很受用呢?

兩人就在演武場旁邊的草坪上坐下。

林佑的眼睛在澹臺雪影漂亮的臉蛋上惡狠狠地看啊,還真別說,一段時間不見,有時候還挺想念這張臉的。

「對了,你來我家,你家裡人知道么?尤其是你那牲口后爹!」林佑笑問。

「我爹很固執沒錯,但他也不是那種完全不講道理的人。這次,我可是得到了我爹爹的允許的。」澹臺雪影的語氣中有種小開心。

「哈哈!看來,老頭子想通啦!我就說嘛,我這樣的好女婿,帥倒是其次,重點是有才華,他不要真的是損失!」

「林佑,別扯了,我這次來是有重要事情通知你!」澹臺雪影泉水般清澈的美瞳中透露出幾分擔憂。

「說說。」林佑仰天躺在了草坪上,隨手拔了一根狗尾草,放在嘴裡咬起來。

「前幾天,我得到一些小道信息,明德將軍府的厲雲帆,要對你不利!」澹臺雪影吐氣如蘭,在林佑的耳邊低語。

林佑聽了,一副不咸不淡的樣子,笑道:「那個白痴啊!我打了他的兄弟蒙隨虎,然後呢,他們厲家想訛詐我薛伯伯,又被我當面揭穿,要對我不利,很正常啊。」

澹臺雪影認真道:「在didu之內,我想倒也沒有人敢對你怎麼樣?可是,十多天後,你是不是要去didu外的清河鎮祭祀你爺爺么?厲雲帆很可能要趁這個機會下手!」

林佑聽了,這才慢騰騰坐了起來。

既然是兵部尚書府搜集來的情報,那麼可信度就不用懷疑了。didu之內,天子腳下,他的確不怕厲雲帆背後下刀子。

而且,他也相信厲雲帆也沒有這個膽子。但是一出didu,這事兒就難說了!


尤其是祭祖的時候,自己老爹娘親,要一起出行,林佑可不想他們有什麼意外。

但事在人為,該來的自然會來,林佑並不怕什麼。

心中這樣想,但是林佑嘴上又是一套,突然愁眉苦臉道:「啊啊!厲雲帆是要暗殺我嗎?我好害怕怎麼辦?雪影,你一定要保護我!一定要保護我好不好!」

嘴裡說著話,這無恥的貨,竟然是把身體一點點靠了上去,有往澹臺雪影懷裡鑽的趨勢!

甚至,額頭已經觸到了澹臺雪影的酥胸。

「你啊!」這輕輕的一碰,澹臺雪影胸口傳來一陣奇異的感覺,臉色羞紅,素手一抬,趕緊把林佑推開。

心中卻是突突亂跳,就像是懷裡揣了一隻小白兔!

哦,不對!是兩隻!

「好啦,玩笑玩笑。」林佑坐正了身子,無恥地摸著額頭,臉上帶著一種回味的神情,「雪影,你大老遠跑來給我通風報信,我真是太感動了!」

澹臺雪影羞澀地站了起來:「林佑,我爹說了,只給我一個時辰的時間,現在只有小半個時辰了,我要回家了!消息的可信度很高,你自己小心!」說完就逃也似地走了。

為什麼總是每次想著見他,見了他又總是急沖沖地想逃呢?

澹臺雪影好矛盾啊!

身後,林佑那無恥的聲音再度響起:「喂!不再聊一會兒么?小半個時辰的時間還多著呢?你知道么,小半個時辰,我們可以做很多有趣的事情呢!」

晚上,林府燈火闌珊。

「爹,娘,再過十五天,就是爺爺的祭日了。」飯桌上,林佑笑眯眯說道。

林步天眯了一小口酒,點頭:「是啊!落葉歸根!我們林家,老家在didu外的清河鎮,你爺爺,還有一些林家的先祖,都安息在那裡。轉眼又是一年,又到了我們團聚的時候。」

「阿佑啊,要是你爺爺在世,看到你現在的進步,尤其是能夠修鍊曙光勳章上的天子行,肯定會高興極了!」衛靈萱摸著兒子的頭。

「對了!這次祭祖,我們家,就我一個人去吧。」林佑放下筷子,笑道。

「你一個人?」林步天和衛靈萱都是不解其意。

「祭祀之日,也是團聚之日,你一個人不合規矩。」林步天搖著頭。

林佑目光一轉,看著娘親衛靈萱,瞬間換了一副無比羞澀的模樣:「娘,其實……我已經跟雪影約好了,借這次祭祖的機會,我想和她出去遊山玩水,所以……」

「哦!」到底是過來人啊,衛靈萱愣了一下,瞬間秒懂了,點頭笑道,「呵呵,如果真是這樣,那我們大人跟著,到的確不合適!步天,你覺得呢?」

「我當然聽你的!」林步天看著兒子林佑,心中暗爽啊。

兒子啊兒子,你果然厲害,這才一個月時間,就能把兵部尚書的大千金忽悠出去,想當初我追你老娘,半年連手都沒摸過,慚愧慚愧!

爹,請你尊重我好么?難道你真的認為,我蕩漾的外表下,果真還是一顆蕩漾的心?

看到老爹無比猥瑣的表情,林佑知道這牲口老爹誤解了自己的意思。當然,這不是重點,重點是,他一個人出行祭祖的計劃,順利完成!

林佑十分滿意地離開了飯桌。

林佑走後,林步天有點半信半疑,道:「你說,這小崽子真的是和澹臺雪影約好了,一起出行?」

衛靈萱喝著湯,十分淡定,微笑道:「阿佑也是大人了,很多事情,也應該給他一些ziyou。當然,我也懷疑他說話的真實性,不過,這段時間以來,我發現我們阿佑,不是笨蛋,所以,無論他要做什麼,我都放心,哪怕是個善意的謊言。」

「那畢竟是兩個孩子,我們是不是要暗中保護一下。」

「看情況吧,如果真的是他們一對出去,兵部尚書千金這塊牌子,比千軍萬馬都管用;如果阿佑是別的意圖,再做打算。」

十多天後,didu城外。

官道上,一匹黑色駿馬撒著歡奔跑。馬背上,林佑一身江湖遊客的打扮,和之前的那個紈絝的造型,截然不同。

得得得!

突然又是一陣急促的馬蹄聲,一匹雪白的駿馬緊追而上。馬背上是一個白衣如雪的女子,正是澹臺雪影。

; 「你怎麼來了?」澹臺雪影的出現,這可不在林佑的劇本之內,他內心翻起一絲苦澀,「你一直在跟蹤我么?話說,上次有人偷窺我洗澡,你老實說,是不是你!」

「你就扯吧!你不是害怕那個厲雲帆么?我是來保護你的!」澹臺雪影和林佑並駕齊驅,臉上有一種淺淺的自豪。

「你這麼閑,你家裡人知道么!又是偷跑出來的吧!放心吧,像我這麼帥的人,厲雲帆肯定捨不得殺我,肯定會劫色我,但我一定會拚死掙扎,然後乖乖順從!」林佑欠揍的笑容綻放。

「誰那麼閑願意保護你?還不是看你一個人去祭祖,所以才趕過來的!對了,為什麼你是一個人?我似乎記得每年都是你一家人去的。」澹臺雪影問道。

林佑隨便扯了個朵子:「老爹公務繁忙啊,再說,這不過是個形式,我一個人完全可以勝任。」

「清河鎮一帶正好是明德將軍厲家的轄區,你不能大意。」澹臺雪影憂心忡忡。

「哈哈!是么?親,這不是有你么!」

林佑突然側身過去,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在澹臺雪影的小臉上親了一個,然後一夾駿馬,絕塵而去。

「你!」

澹臺雪影臉刷地就紅了,呆在那裡不知所措。

咬著銀牙,玉手摸著剛被親過還帶著一點點濕潤的臉頰,輕聲斥道:「混蛋!下次想親了,能不能提前告知一聲啊?人家一點準備都沒有!萬一摔下馬怎麼辦?」

入夜,某座山峰上,十二個彪形大漢圍聚在一起,目光貪婪而冷冽,看著山腳下燈火闌珊的清河鎮。

為首的大漢叫朱黑風,真氣境小成期,是清河鎮附近一帶出了名的土匪頭子。在他左右的,都是附近幾個鎮子的有名的土匪,全都是真氣境入門期的修為,同樣,也都是作jiān犯科的各類人渣。

「老大,你把我們從四面八方召集到這裡幹什麼?搞得這麼神神秘秘的?」其中一個土匪問道。

另一個土匪眼中閃爍著貪婪,粗獷笑道:「你個白痴!還用問么?顯然老大有什麼發財路子!」


「諸位!」朱黑風站在山峰擺足了造型,賣足了關子,才不慌不忙開口道:「不錯!我手中,的確有一個發財的大好機會!甚至,做了這一票,我們不但回報豐厚,所有人都有一個突破修為的機會!」

「我靠!這麼好!」

「快說吧!老大!我的硬弩早已經**難耐啦!」

土匪們一聽,個個摩拳擦掌,一副迫不及待的樣子。

「這次,我們得到明德將軍之子厲雲帆厲少爺的指令,在這清河鎮殺一個人!這個人,是didu驍騎將軍的兒子,名叫林佑!」朱黑風神神秘秘說道。

同時亮起火摺子,打開了一副畫像,上面畫的正是林佑。

一幫土匪全都湊了過來,爭相觀看。

「我當是什麼高手!原來是小屁孩一個,長得倒是挺帥的!不過馬上就要死了,可惜可惜!」

「驍騎將軍的兒子?林佑?似乎沒有聽說過……什麼大人物啊,讓厲少爺這麼上心!」

「一個名不見經傳的紈絝子弟,真氣境入門期,不足掛齒。不過,自然是得罪了厲少爺,所以該死!」

「不過,和這小子一起的,還有一個女人,如果沒有辦法將他們分開,那麼必要的時候,也要一併做掉!」朱黑風收了起來,嘩啦又打開了另外一幅!

而這幅畫像一打開,這幫土匪一個個看得雙眼發直,不斷吞咽著口水。

「我靠!老大,這少女也太漂亮了吧!我發誓,這是我這輩子見過最漂亮的美女了!」一名土匪看得渾身發抖。

更有一名土匪完全是神志不清了,口中怒罵道:「那個厲雲帆簡直就是**,這樣美的女孩子也下得了手?老大,不如我們一起去,把這個厲雲帆殺了!」

「白痴!」朱黑風一個大耳巴子,打得這貨腦袋一撲棱,差點掉下來,「這個少女,可不是一般人,她名叫澹臺雪影,是當今曙光帝國兵部尚書澹臺鼎的千金大小姐!」

「什麼?!」

所有土匪一聽,立刻沉默了!

兵部尚書的千金,這要是敢動,一旦案發,那是要被全國征討的節奏!就算澹臺雪影就在眼前,估計在場的也沒有誰有這個勇氣動手。

「怎麼?怕了?」朱黑風一陣冷笑。

冷場了很久,這才有一個土匪站出來,結結巴巴地說道:「老……老大,這可是……帝國一品大員的千金,毫不誇張的說,殺了她,就等於是在和整個帝國作對啊……」

畢竟這些人,只想做一隻快樂的小土匪,殺殺人越越貨,而不是對抗整個帝國;暗殺兵部尚書的千金,和對抗帝國又有什麼區別呢?

「媽蛋!我們土匪也是有追求的好嗎?」朱黑風給這個結巴來了一個窩心腳,點頭:「不錯!這個女子身份高貴沒錯!但厲公子讓我們不惜一切代價殺掉林佑,若她礙事,若她硬要陪葬,也是沒辦法的事情!俗話說得好,富貴險中求!再說,他們就孤身兩人,一個侍從都沒有,我們下手果斷一點,神不知鬼不覺,怕什麼?還有,你們想不想知道,厲少爺開出的價碼是什麼?」

「什麼?!」所有土匪像集體打了一針雞血,同時抬起頭。


「每人一顆登天丹!而且是上品!」朱黑風一臉興奮,從懷裡拿出一個碧玉瓶子,補充了一句,「而且,是事先支付!事成之後,厲少爺承諾,還有諸多好處!」

上品登天丹?!

所有土匪的目光一亮,看著那個碧玉瓶子,吞口水的聲音,比先前看到澹臺雪影畫像的聲音,大了足足一倍。

作為武者,不需要過多解釋,登天丹在真氣境這個修為,是能最快提升修為的靈丹,沒有之一,而且都是皇室專供。他們這些山野小土匪,一輩子都只能聽聽這個名字過過乾癮,從未見過,這麼一瓶登天丹就擺在了面前,怎麼不動心!

看著一個個震驚得傻掉的手下,刷地一聲,朱黑風又將這瓶登天丹收了起來,繼續做著動員:「而且,大家也明白!清河鎮是明德將軍的管轄區,我們能安安穩穩在清河鎮一帶做土匪,也全都仰仗明德將軍暗中罩著。現在明德將軍的公子有令,我們能不服從?換言之,我們也沒有第二條路可走。厲少爺的話就是聖旨,如果不答應厲少爺,他只要一個剿匪的命令,你我什麼下場,可以想象!」

「老大,不用多說,這筆生意,我們跟著你干!」搞清了利害關係,一個土匪站起來表態。

「做土匪,本來就是今朝有酒今朝醉,幹了幹了!兵部尚書的千金么?殺她之前,好好享受她的身體,也不枉此生!」

「好!老大,反正我們也沒有第二種選擇,幹了!什麼時候動手?」

「就在今天的半夜!出發!」

「走!」

土匪們,一個個熱血沸騰,化作一道道黑色的影子,朝山下的清河鎮而去!

清河鎮,一家客棧當中。

林佑躺在床上,翹著二郎腿。別看他這副弔兒郎當的樣子,可這貨,卻是正在修鍊。

吞天之體,丹田內的吞天精魄,相當於一個自動修鍊系統,無需任何干預,林佑要做的,就是時不時的觀測一番。

喚靈訣啟動,林佑內視自己的那尊吞天精魄。

「咦?」

這一看,他就發現,在這尊吞天精魄的四周,居然出現了四頭一模一樣的吞天精魄虛影!

「進化了!吞天之體,果然是能夠自我進化的!第一境界,形成一頭吞天精魄;第二境界,就會一分為五,形成五頭!而這五頭吞天精魄,會按照yin陽五行的方式運行,組成五行吞天!」

「五行吞天,要比單純的一頭吞天精魄吸取靈氣轉化真氣的速度更快!也就是說,我今後的修鍊速度,要更上一個台階!那麼,在少年武王賽舉行之前,我從真氣入門期晉級真氣小成期,板上釘釘!」

「據那些古老的傳言,吞天之體第三境界,將會分化為七頭吞天精魄,組成吞天北斗;第四境界,吞天北斗化作吞天星座;再往後,還可以進化為吞天小宇宙,吞天大宇宙,吞天黑洞……層層進化,而每一層,煉化真氣的速度,也是成倍數增長!」

「看來,我馬上就要進化成五行吞天的模式了……而想必後面那些境界,也必然不是傳說,不是虛假信息。吞天之體,果然要比我上一世的什麼龍血之體,強大萬倍啊!」

林佑內視到自己身體的變化,那尊吞天精魄竟然開始分化為五個,內心激動不已!

「林佑,你翻來覆去,還不睡么?」這時,隔壁房間,澹臺雪影的聲音傳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