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阻我,不要阻我!」 王天軍的阻攔,讓牧雲再也沒有攻擊的機會!

雖然王天軍已經接近油盡燈枯,可是牧雲的狀況同樣不好,牧師傳承本來就有時間限制,過不了多久他就會死,現在更是被姜龍傷到了眼睛!

越來越虛弱的他,與王天軍半斤八兩,根本對付不了他!

纏鬥在繼續,而姜龍此刻已經盤坐在地!

「鳳凰涅槃訣!」

盤坐在地,雙手掐訣,快速用涅槃訣恢復了自己的雙臂后,姜龍看向了上方!

霧氣遮擋了姜龍的視線,他看不清半空中的兩人,更看不清他們的攻擊!

「姜龍快走啊,還愣著!」

正在姜龍愣神時,王大少突然出現,衝過來拉著姜龍就跑!

「家主燃燒了生機,他燃燒了生機!」

在被王大少拉著跑的過程中,姜龍神色有些獃滯的呢喃著。

「什麼意思,燃燒生機!」

王大少並不知道王天軍動用了曜日訣,甚至於他現在都不知道,為什麼他父親會如此捨命救姜龍!

「不行,不能再等下去了!」

「涅槃珠,對,就是涅槃珠!」

突然姜龍似乎想到了什麼,面容一亮的說道。

涅槃珠雖然已經損耗過半,但是其本體涅槃之力還在!

如果能夠讓王天軍吸收這份涅槃之力,他的生機就能恢復,並非還能將修為徹底穩固,一舉兩得!

王天軍使用曜日訣本來就是背水一戰,根本沒人能夠救的了他!

不過陰陽巧合,卻正好碰上了姜龍,他擁有涅槃珠,可以說是世界上唯一能救王天軍的人!

「涅槃珠,你在說什麼!」

王大少不清楚涅槃珠是什麼,此時他仍然沉寂在之前的驚詫中!

如果他父親真的燃燒了生機,該怎麼辦?

他為什麼要這麼做!

「涅槃珠,啟!」

姜龍沒有回應王大少的話,而是停下來,一指眉心,將涅槃珠從天靈中召了出來!

他不能讓王天軍這般去拼殺,他要讓他恢復!

「王凌,你要帶著姜龍跑到哪兒去!」

「此人控制你父親,其罪當誅!」

正當姜龍準備退回去時,一道冰冷的聲音傳了過來!

王家的三名長老,王羽顏,還有主母,慕容婉出現在了他們的前方!

慕容婉面容一片冰冷眉心閃爍著的是無上殺機!

「母親,你胡說!」

看到他們的出現,王大少面容大變!

「我胡說,一代家主居然為了一名招募護衛拚命,你認為這正常嗎?我要親手解決掉他!」

「你給我讓開!」

慕容婉根本沒有給他們太多的解釋時間,身軀一動,直接將王凌震開,全身修為展開,針對姜龍,殺機撲面襲來!

慕容婉赫然也是一名天武境後期的強者!

「你要殺我?」

姜龍已經得知了王天軍是他這具身體的父親,而對慕容婉,姜龍同樣擁有那種血脈感覺,她必然便是這具身體的母親!

桃花絢爛時 ,就是母殺子,天理不容!

姜龍本來可以選擇說出自己的身份,避開這次死亡,但是他沒有這樣做!

他就是說出去估計慕容婉也不會信,與其那樣不如死在她手中也好,也算是了卻這具身體的因果!

姜龍不想死,但是現在已經別無選擇了!

他只能選擇死!

「廢話真多,一個下賤之人而已,你今天必死無疑!」

慕容婉對於姜龍沒有任何耐心,她要馬上結果姜龍!

「就是,一個下賤之人,竟然敢欺辱我,早就該死了!」

「主母,母親,殺了他!」

所有人都在起鬨,沒有任何人幫姜龍說一句話!

而王凌此時也已經被封住了口鼻,根本無法出聲,只能焦急的看著,不知該如何是好,以他的修為,他幫不了任何忙!

起鬨的聲音,讓慕容婉的殺機更加濃烈了!

「蠶玉指,給我滅!」

殺機瀰漫之下,慕容婉頃刻間出手,直指姜龍眉心,務求一擊斃命!

「王凌,將此物交給家主,就算他對姜龍的恩,姜龍只能來世再報了!」

「記住絕對不能讓任何人搶走,必須交到家主手中!」

滿是失落的看著衝擊而來的慕容婉,姜龍將手中的涅槃珠拋給了王大少!

說完這樣一番話后,便閉上了眼睛,直面慕容婉的攻擊!

他沒有反抗也無法反抗!

在姜龍承受攻擊時,王大少接住了涅槃珠,隨後身軀猛然一陣,脫離三名長老的控制,朝著後方快速跑去!

姜龍是什麼人,他比誰都清楚,此物必然能夠幫助到父親!

「到死了,還在謠言惑眾,我要你死無全屍!」

蠶玉指衝擊在了姜龍眉心,整個身軀瞬間崩裂,姜龍聽到的最後一個聲音,是來自於他母親的冷漠!

此刻身死,心更寒!

不過讓他稍微有些安慰的是,在死前,他看到了王天軍那焦急的模樣!

也許這就是最好的結局吧,他本不是他們的親子,能夠了結這段因果,也許死了也值得!

至少還有你 ,由於速度太快,沒有任何人察覺到這一幕!

「操!這小子是個絕頂天才,居然能夠滴血重生!」

「那是我靈鷹宮的,別想搶!」

「狗屁,這是我玄天宗的!」

隨著姜龍的精血彪射而出,在雲層之上的兩名黑袍道人徹底瘋狂了!

他們歇斯底里的沖了上去,試圖第一時間得到姜龍的認可!

而在風雲城中,王天軍正一臉哀傷的看著眼前這一幕,他終究還是晚了一步!

王天軍耗死了牧雲,艱難的衝過來,卻來不及阻止慕容婉。

這樣的場景讓他目赤欲裂!

「天理不容啊,天理不容啊!」


衝來之後,王天軍看著地上的碎肉,心臟都幾乎碎裂開來!

此刻他雙目無神的仰天嘶吼!

與此同時,衝出去不遠的王大少也快速沖了回來,看到已經成為一堆碎肉的碎肉的姜龍,王大少面容徹底獃滯下來。

他已經不知道該怎樣來表達自己此刻的哀傷!

「一個下賤人,死了就死了,你還如此傷心做甚?」

本以為解決掉姜龍,王天軍就會恢復正常,沒想到還會這樣!

慕容婉似乎也意識到了自己錯了,但是死的畢竟只是一個下賤人,就算再看重,也沒有什麼大不了的!

「啪!」

「嘶!」

一個響亮的耳光傳來,讓其他王家人倒吸一口冷氣,都在這一刻呆若木雞!

「他是我們的親子,你殺了我們的親子,天理不容啊!」

慕容婉的臉上已經是一片通紅,但是臉上的痛永遠沒有話語來的震撼!

「不,這不是真的,他只是一個妖言惑眾的下賤人,怎麼可能是我的親子!」

王天軍的話已經讓她徹底呆住了,她雙目圓睜的看著王天軍不斷呢喃!

在癲狂中,她的聲音越來越大!

很快她的目光就轉了過去!

「是你們,是你們害的,你們害我擊殺了他,是你們!」

慕容婉現在就如同一個瘋子,她不願相信姜龍是她的親子,可是王天軍的話絕對不會錯!

而且到現在這一刻,她也已經回想起了一年前,第一次看到姜龍時,那種血脈相連的感覺,只可惜最後在別人的誤導,在自己的憎恨下,她已經拋棄了那種感覺!

拋棄了她最珍貴的東西!

「母親,那只是一個下賤人,怎麼可能是您的親子!」

「對啊,主母,姜龍就是一個下賤貨色,怎麼可能是您的親子!」

看到慕容婉攜帶著殺機朝著他們逼來,四人皆是大驚失色!

現在她如此癲狂,他們可不敢保證,這心狠手辣的主母會繞過他們!

畢竟她連自己的親子都殺了,難道還會在乎長老與基因子嗎?

「你們難道是認為我在撒謊嗎?」


「你給我住手,還嫌事情不夠亂嗎?現在他已經死了!」

「唉……」

王天軍衝過來吼了一句后,將慕容婉拉到了一旁!

然後走到那個土坑中,把那些碎肉一一挖出來。

此時已經無法在拼接成形了,只能用手捧著,放回家安葬!

至始至終,慕容婉都未再發一言,她就像失去了魂魄一般,停在那兒,什麼也不說,什麼也不做!


「父親,這是姜龍讓我交給你的,此物能夠修復你的生機!」

「還說,你對他的恩,他只能來世再報!」

沉默了許久,王凌走上前來,將涅槃珠交給王天軍,把姜龍要求他傳的話,盡皆傳達給了王天軍!

「姜龍,咳咳,我!」

聽到王凌的這些話,拿起涅槃珠看了一眼,王天軍氣急攻心,一口精血噴了出來!

姜龍到死都在想著他,而他呢?他根本就沒能幫到他!

甚至於因為自己的失誤,讓他死在了自己母親的手裡!

心本以殤,再添悲痛,欲絕於死!

王天軍不用死了,可是姜龍回不來了!

他是真正的「回不來了!」

距離風雲主城數百里的青雲峰下,一尊小鼎融入了一團精血之中,隨後精血開始蠕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