戈爾吉原聞言無語了,他都不敢相信會出現這種事,一個四五十歲的老將居然會讓一個人,不,是一個部落里的人給弄瘋了。

隨後戈爾吉原問起了顧安的事,眾人表示沒有找到,就是那個瘋人部落里也沒有顧安的消息,並且說了,那個部落里被天神圍了起來,外人根本進不去,就是他們也是機緣巧合之下才進去的。

戈爾吉原當然不信,隨後便派人再次去尋找那個部落,也算是給已經瘋了的古班一個交待。

人是派出去了,但卻沒有找到,這時候戈爾吉原終於聰明了一回,意識到那些人可能就是顧安等人。

得出這個結果,戈爾吉原當即高興不已,也顧不得追究古班是誰給逼瘋的了,再次派人出去尋找,並且在顧哲瀚到達戈爾吉原領地一個多月後,第一次招見了他。

顧哲瀚這一個多月也沒閑著,知道戈爾吉原不會重用他,也不會給他兵權,在給顧安傳了信后就放鬆下來,準備先在戈爾吉原的領地上好好逛逛,然後再找機會。

給顧安傳了信后,顧哲瀚第二天就出門逛去了,他和冉守信兩人在營里逛了個三進三出也沒覺得哪有意思,反而更加無聊,於是顧哲瀚就想出去,上外面走走。

在營里逛戈爾吉原沒有意見,只要顧哲瀚不去涉及到軍事機密,戈爾吉原還是睜隻眼閉隻眼的默許了,但顧哲瀚想出去是不允許的,一是怕顧哲瀚離開這裡他再也見不到顧嫣,二是怕顧哲瀚會出什麼危險,與顧嫣無法交待,三是他要防著點顧哲瀚,他再喜歡顧嫣也不能改變他們是大魏人的事實,現在兩國交戰,雖然有一部分是為了他,但他從內心深處不想大魏太過強大,更加不想大魏以後一直壓著他,因此他對顧哲瀚的看管就更不能放鬆了。

顧哲瀚和冉守信出不去,兩人立即就意識到了戈爾吉原對他們並不是完全信任的。

為了能得到戈爾吉原的信任,掌握他手上的兵權,顧哲瀚和冉守信老實了,也不再提出去的事,安安心心地在營地住了下來。

兩人也不是什麼都不管什麼都不關心,顧哲瀚暗地裡將三十御龍衛全派了出去,在營地里暗暗探查。

這一查就讓顧哲瀚發現了一件事。

戈爾吉原出來打仗,不放心家裡,怕戈爾金狗急了跳牆會對付他家人,因此這次出征他把家人也帶來了。

戈爾吉原的女人有很多,大老婆小老婆共計十三位,兒子生了八個,女兒生了十二個,其中他對他的大兒子和大女兒最為寵愛。

因為兩人是大老婆所生,大老婆娘家勢力大,是一個擁有十幾萬族人的部落族長之女,無論是兵力還是財政都能給他支持,更因為兩人生來聰慧,能文善武,對他孝順,嘴也甜,因此戈爾吉原對兩人是無比的寬容,相比之下其他兒子和女兒就差了很多。

這一次戈爾吉原將所有的媳婦孩子都帶了出來,一眾妻妾兒女本就不和睦,可原來住的地方大,大不了可以不見,但現在都住到了一起,一個帳篷挨著一個帳篷的,想不見都難。

相處多了自然問題也就全出來了,幾個妻妾打成一團不說,二十一個兒女也打的不可開交,即便如此也沒人敢去得罪長子與長女,怕戈爾吉原會因此而生氣,從而失寵,在這個家裡更加的沒地位。

顧哲瀚所關注的就是戈爾吉原的長子與長女,這兩人由於外公家勢大,性子也高傲,很是看不起底下的弟弟妹妹,關係也相處的不好,顧哲瀚就想到了分離他們與弟弟妹妹的關係,為將來打基礎。

可他想了兩天又放棄了,因為他現在的當務之急乃是掌握戈爾吉原手裡的兵權,帶著他的人和戈爾金作戰,緩解邊關之急,而不是為了虛無縹緲的未來而浪費精力,於是顧哲瀚又開始想其他的辦法。

這一天,顧哲瀚正在帳篷里想著怎麼樣才能掌握戈爾吉原手裡的兵權,就聽帳篷外來傳來了叫好的聲音。

顧哲瀚皺了皺眉,挑簾走出了帳篷,到達中央空地后就見到一群士兵正圍在一起看摔跤。

一群大男人也沒有讓他可注意的,摔跤比試是蠻族人正常的比塞,這種比塞每天都在發生,於是顧哲瀚就想回去。

正當他轉過身的時候,主帥營帳前一道嬌俏的身影進入了顧哲瀚的眼帘。

顧哲瀚停下了腳步,看著那個小姑娘興奮地大喊大叫,微微眯了眯眼,突然一道精光在顧哲瀚的眼中一閃而過,隨後露出一抹意味深長的笑容。

顧哲瀚迅速回到帳篷,把冉守信等人叫到了一起,從他們面容上挨個看過去,當他看到一個身材高大,長相英俊的御龍衛時,終於露出一抹笑容。

「就你了。」

顧哲瀚猛然拍向桌案,把帳篷里的人嚇了一跳,全都疑惑地看向他。

冉守信皺了皺眉,瞅了那御龍衛一眼,又看向顧哲瀚。

「顧將軍這是……?」

顧哲瀚拍拍冉守信的肩膀,笑道:「我有辦法儘快拿到兵權了,至少可以在這段時間裡過的好一些。」

顧哲瀚不管冉守信怎麼想,又看向那名御龍衛,「派給你個任務。」

御龍衛一聽有任務,立即正色地點點頭,「顧小將軍請講。」

顧哲瀚笑道:「其實也不是什麼大事,就是想讓你去勾搭戈爾吉原的大女兒,讓她愛上你。」

眾人一聽就懵了,全都看向顧哲瀚,不明白他為什麼要這麼做。

顧哲冉守信眉毛皺的更緊了,對於他來說,這些屬下全是他兄弟,讓他們賣命可以,做些危險的事也行,畢竟他們就是干這個的,可讓他們去出賣色相就不一樣了,這涉及到了尊嚴問題。

顧哲瀚明白冉守信所想,放在他身上他也不願意,所以不等冉守信反對,解釋道:「也不是要你做什麼壞事,也不用刻意做什麼,只要你多出現在她面前就行,最好是做些英勇的事,比如說……」

顧哲瀚手指輕輕敲了敲桌案,想到了顧嫣給他講的那個英雄的故事,隨後咧開嘴笑了笑,「比如射鵰,擺個好看點的姿勢射只掉下來,或者是拉住受了驚的馬,要不然就是與蠻族士兵比武,反正只要能顯出你武力高強的都可以做。」

那姑娘看起來挺崇尚武力的,只要對了症,不怕她不上勾。 顧哲瀚的提議讓冉守信等人十分不快,他們不想用美色去騙一個小姑娘,更何況那小姑娘只有十三歲。

眾人不高興,臉上就帶出來一些,顧哲瀚自然也看到了。

妖下之戀 顧哲瀚明白他們心裡怎麼想,他也不想如此,可形勢所逼,他們來這裡十幾天了,卻一絲進展也沒有,戈爾吉原只見了他們一次就將他們晾在了一邊,沒有再見他們,他們也不是沒有主動找過他,可戈爾吉原卻根本不見他們,為了能儘快幹掉戈爾金他也沒有辦法。

如果他讓一個女人去辦這件事是他不地道,可他是個男人啊!一個大男人能吃什麼虧?怕被強嗎?那小姑娘才十三歲,嫁人怎麼也得十五吧?

再說了,時間不等人,邊關還有二十萬將士在他們這邊的好消息呢,如果忽爾扎泰失去所有的耐心而大舉進攻邊關,邊關將士少不得犧牲性命,與他們的生命相比,一個男人的清白還重要嗎?

顧哲瀚冷哼一聲,「哼!你們就沒想過邊關二十萬將士?又沒你們去陪她睡覺,只是讓你勾引她,你矯情個什麼勁兒?怎麼?覺得我太卑鄙了?利用一個小姑娘的感情不地道?你們就沒想過,蠻族和南疆的暗探進入我大魏后又利用了多少人?又有多少的大魏女人成了他們的踏板?為了留在大魏,他們無所不用其極,為他們生兒育女都算是輕的,一家子人都死了也不在少數。

是,她無辜,可你們來告訴我,誰不無辜?邊關的將士不無辜?大魏的百姓不無辜?還是我們不無辜?

打不打仗關我們什麼事?怕死就在家呆著,出來幹嘛?

我說這些就是想告訴你們,如果那姑娘沒那心思,你就是再強大她也不會上勾。」

顧哲瀚聲音冷硬,面如寒冰,對御龍衛們的不理解和不配合感到不滿,但他還是耐心地將原因說了出來,也算是對他們有一個交待。

御龍衛們一聽就懂了,並且對顧哲瀚深感抱歉。

冉守信慢慢鬆了口氣,「我知道了,是我誤會了。」

眾人跟著冉守信點點頭,那名長相十分俊美的御龍衛也沖著顧哲瀚說道:「我會儘力做好的。」

顧哲瀚沒有再揪著不放,而是更加耐心地說出他設計的場景。

小半個時辰后,眾人散去,到了第二天計劃正式開始實施。

顧哲瀚的計劃很簡單,就是不經意地在戈爾吉原大女兒戈爾菲面前經過,一次兩次她不會注意到他,如果是經常無緣無故出現在她面前,時間一長就算想不注意到他都難,然後再想辦法在她面前展現武力,讓她更加關注他,最後再在戈爾菲主動接觸下達到自己的目的。

先是冉守信和顧哲瀚分別帶著他和幾名御龍衛在營地里溜達,走過戈爾菲的帳篷也不往裡瞅,而是關注著營里的安全措施和兵力部署,當然這些東西只能靠他們眼睛去看,戈爾吉原才不會告訴他們。

然後那名御龍衛再和其他人一起出去搬水搬糧食,看蠻族士兵的比試,幫著燒火劈柴等,由於他們平時也干這些,倒是沒有引起其他人的注意,誰也沒發現,他們在干這些事的時候戈爾菲每次都在場。

等過了五天,確定戈爾菲已經見過他不下十次,那名御龍衛開始行動了。

先是在蠻族和同伴的「刺激」下與人比試,打贏一場就離開,決不多做停留。

然後再按照顧哲瀚的吩咐去射鵰。

射鵰可不容易,草原上的大雕動作迅猛,飛的也高,這就要射箭者臂力驚人,準頭也夠,不然只有徒增笑話。

顧嫣曾和顧哲瀚形容過那個故事裡彎弓射大雕的場景,只是站在騎在馬上準頭兒就不夠了,於是顧哲瀚選中了一根柱子,或者說是旗杆。

接下來的工作就多了,首先要有雕飛過營地才行,並且戈爾菲也必須在場,於是顧哲瀚就想到了比試。

這一天,戈爾菲在營地里沒有出去,最近他們也沒有和戈爾金的軍隊交戰,顧哲瀚覺得時機成熟了,顧哲瀚就找到了一名蠻族士兵的隊長,要與他們比試。

蠻族人好戰,顧哲瀚主動提出要比試運動一下,那名隊長自然是同意了。

消息傳開,營地里的士兵逐漸向中央空地聚攏,等人來的差不多了,戈爾菲也蹦蹦跳跳地出現了,顧哲瀚與那隊長點點頭,比試正式開始。

比試分為三場,摔跤為一場,每隊出三個人比試,不意外的,這一場顧哲瀚他們輸了。

第二場就是射鵰,現在已進入冬季,草原上能獵食的食物不多,只要放兩隻兔子,運氣好很快就能引來雕。

顧哲瀚沒有準備兔子,以免讓人懷疑他們早有預謀,但射鵰蠻族人最拿手,他們經常射下正在飛行或撲食的雕,訓養好了之後為他們狩獵或作戰,可以說經驗豐富,於是就將引來黑雕的任務交給了他們。

蠻族隊長做好了準備,時間不長,真讓他引來了兩隻黑雕。

顧哲瀚眼睛一亮,暗暗將他們的方法記在了心中,同時讓那名早已準備好的御龍衛出手。

蠻族那邊也有一名射手與那名御龍衛同時出手,兩人在營地里狂奔,找好角度和時機,同時射箭,結果那名御龍衛準備充份,弓馬嫻熟,一箭射穿了黑雕的眼睛。

黑雕的悲鳴聲響徹長空,另一隻黑雕見狀立即俯衝下來,沖著那名御龍衛就去了。

此時戈爾菲「巧合」地站在御龍衛身後不遠處,見到黑雕向他們俯衝而來並沒怎麼慌張,而是瞪大了眼睛看著那名御龍衛。

御龍衛冷哼一聲,邁步上前,一個飛身上了旁邊的旗杆,就在黑雕收勢不及快要衝到營地上空時,御龍衛出手了,一箭射中了黑雕的咽喉。

第二場勝。

戈爾菲眼睛晶晶亮地看向那名御龍衛,御龍衛沒理她,冷冷地從她身邊走過,準備第三場比試。

第三場是混戰,一邊出十個人,就算蠻族士兵再厲害,也比不過訓練有速的御龍衛,顧哲瀚等人再下一城。

比試贏了,顧哲瀚和那名蠻族隊長「友好」地握手,表示以後有機會再比,說完,帶著人轉身走了。

顧哲瀚的行為於蠻族士兵而言無疑是挑釁,雖然顧哲瀚無意於此,但蠻族人就是認定了顧哲瀚因為戈爾吉原沒再見他們而不滿。

對於這個意外的收穫顧哲瀚和冉守信都表示十分的滿意。

顧哲瀚不滿戈爾吉原,對他避不相見表示很生氣,為此特意找茬兒干架的事很快傳遍了營地。

戈爾吉原收到消息后沒有表態,更加沒有懷疑什麼,因為他正為還沒有找到顧嫣而心煩,並沒有太過關心此事。

緊接著顧哲瀚沒有再讓那名御龍衛出去晃,而是讓他在帳篷里呆了五天讓放他出去。

而這五天里戈爾菲每天都會出現在他們住的帳篷附近,有時她身邊的丫鬟也會單獨出現,就是這麼頻繁地出現也沒見到過那名御龍衛一回,直到五天後,戈爾菲終於見到了她想見的人。

隨後的事就不受顧哲瀚等人控制了,戈爾菲與那名御龍衛開始有心地接觸起來,那名御龍衛面對戈爾菲時還是一臉的冷淡和不耐,可在戈爾菲眼中卻是一件再正常不過的事了,他就是這樣的人。

接觸了十幾天後,那名御龍衛終於慢慢回應戈爾菲,但也不怎麼親近,只是見到她時點點頭問聲好,最多離開前瞅她一眼,再多就沒有了。

戈爾菲對此非但不在意,反而滿心歡喜地頻繁來找那名御龍衛。

戈爾菲的行為告訴顧哲瀚,他們的計劃成功了一半了。

果然,戈爾菲為了能有借口頻繁與御龍衛接觸,每一次都會帶來一些小消息,雖然她不覺得怎麼樣,但顧哲瀚總能在她的話語中分析出很多想要的消息。

戈爾菲頻頻上顧哲瀚這裡來很快引起了她母親和哥哥的注意,但他們都沒說什麼,因為他們知道顧哲瀚大魏的地位,更加知道想要走的更高就需要顧哲瀚的幫忙,如果能用女兒來交好顧哲瀚,他們求之不得。

戈爾吉原的大老婆知道了,其他的小老婆也就全知道了,她們也沒閑著,打發自己的兒女頻繁上顧哲瀚這裡來玩兒,一來二去顧哲瀚手上掌握的東西就更多了,而他們的生活也發生了改變。

原本他們是出不了營地的,現在有了戈爾吉原眾多的兒女帶著,他們們能輕而易舉地離開這裡,雖然出去也沒事可做,但總比被困在這裡強,至少要往外傳遞什麼消息就方便多了。

還有他們的飯食和衣服全都上了一個檔次,衣服更是給他們一人做了四五身,不止是蠻族服飾,裡面還在大魏服飾,這讓顧哲瀚頗感意外。

要知道,他們為了隱藏身形已經有大半年沒有穿大魏衣服,每天都是穿著蠻族服飾走在營地里,再加上他們很少打理自己,現在鬍子也留起來了,頭髮也梳成了蠻族人的髮飾,如果不認識他們的人見到他們還以為真是自己人,現在再次穿上大魏衣服連他們自己都忍不住感動。

時間慢慢走過,戈爾吉原的大兒子和二兒子、三兒子為了爭奪顧哲瀚的好感,開始有意無意地在戈爾吉原面前說顧哲瀚等人的好話,尤其是二兒子和三兒子,他們沒有年齡相當的妹妹與顧哲瀚等人接觸,只有憑自身往上沖了。

於是戈爾吉原總能在與兒子們相聚時聽到他們說起顧哲瀚等人,說他們十分了不起,會的東西很多,甚至有一個人還會講故事、講笑話,總能吸引他們的注意把他們逗的哈哈大笑。

一次兩次戈爾吉原也沒太在意,可次數多了戈爾吉原想不注意都難,在一次二兒子說起顧哲瀚手下的一個士兵會游泳時,戈爾吉原終於開口了。

「顧小將軍曾在大魏的常州訓練水軍,他的訓練方法和能力十分了得,如果有機會,你們要與他多學學,對你們有益處。」

戈爾吉原的一番話好像一個訊號,沒過半天,戈爾吉原的幾個兒子全都跑到了顧哲瀚這裡要求拜師,跟他學兵法和游泳。

顧哲瀚對此哭笑不得。

兵法能教嗎?教會徒弟餓死師傅,更何況他們怎麼說都是敵對雙方,他怎麼可能教他們?

至於游泳就更不可能了,蠻族的地貌是以草原為主,沙漠、高山、河流也有,但卻太少了,尤其是河流,長達十幾米的河就算大河了,而且也不深,騎著馬就能過去,這樣的地方學什麼游泳啊?有用嗎?

顧哲瀚不願意教,但卻沒明說,只說蠻族河流太少了,河也不深,根本用不著學游泳。

沒想到,這些人倒也理解,不但不學了,反而誇顧哲瀚認真負責,為人善良。

顧哲瀚讓他們誇的直懵逼,他什麼時候認真負責了?他們又從哪兒看出他善良的?

不管怎麼說,顧哲瀚費了九牛二虎之力終於打開了局面,讓他們日子好過了不少,消息和最終結果雖然沒有預期的高,但也算是有些收穫,而且他相信,只要將戈爾吉原的這些個兒女掌握在手心裡,早晚會有用。

而這一天來的比顧哲瀚的預期早了些,當他收到顧安傳來的消息時,顧哲瀚知道,他的機會來了。

顧哲瀚直接吩咐那名御龍衛與戈爾菲頻繁接觸,然後無意中提起他志向,並且對現在的狀況表示出不滿,對戈爾吉原不重視他們表示憤怒,最後再甩袖離開。

等戈爾菲再找他時他就避不見面,幾天下來戈爾菲就對戈爾吉原開始心生怨懟。

但她很聰明,並沒有直接去找戈爾吉原幫心上人,而是開始向戈爾吉原獻殷勤,從側面打聽戰局的進展。

就在戈爾吉原等到古班回來之前的頭一天,戈爾菲終於找到了機會給御龍衛說好話,希望戈爾吉原能給心上人一個機會,讓他出去領兵做戰。

「胡鬧,這怎麼可以?雖然我們要依靠大魏的幫助,但也不能把兵權交給一個外人,還是一個大魏人,這樣做無疑是驅狼引虎,給自己招來一個更加強大的敵人。」

戈爾吉原的呵斥讓戈爾菲十分的不滿,但想到心上人悲憤的臉龐,戈爾菲還是忍住了。 戈爾菲的建議以失敗告終,但戈爾菲並沒有放棄,而是跑到了哥哥那裡讓他去說。

戈爾吉原的長子還是能看清形勢的,知道父親不喜,也沒聽妹妹的,但和顧哲瀚等人的聯繫依舊繼續。

戈爾菲見哥哥不肯幫她,也不想再去求父親,就把此事慢慢放到了一邊,想找個機會再說。

顧哲瀚這邊遲遲等不到戈爾菲的消息,就知道此事要完。

顧哲瀚閉著眼睛斜靠在長塌上,身上寒氣四溢,凍的冉守信等人直打哆嗦,這時他們才真正意識到,看起來特別好說話的顧哲瀚不但心黑手辣,氣勢更不是他們能比的。

他們由於都背著人命,身上也可以散發出殺氣,但氣勢卻是要靠長時間領導他人和站在上位者的角度去調度全局來培養,不是上位者,身上是不會有這種氣勢的,哪怕他本身出自皇族,身上也不一定會有氣勢。

冉守信長時間與魏文帝接觸,每天都要受到龍氣的衝擊感受還差著點,其他人則是開始暗暗憋起了氣,就怕喘氣聲太大了惹到了顧哲瀚,讓他發火。

冉守信見此情景也不得不開口了。

「顧將軍,你看現在我們要怎麼辦?戈爾吉原不聽我們的,現在連見一面都不肯,我們在這裡一點作用都不起,這眼看著就要過年了,忽爾扎泰必定會趁著新年之時再次向邊關宣戰,再耽誤下去可就來不及了。」

顧哲瀚眼睛都沒睜,冷聲道:「就是現在把戈爾吉原的大軍掌握在手中也來不及了,我根本沒想能在這麼短的時間裡幫到邊關那邊,我只想在明年開年之時拿下戈爾金在這裡的軍隊,然後帶著人去攻打蠻族王城,只要拿下了王城,殺了戈爾金,邊關那邊的危機自然會解了。只可惜,時不待我,戈爾吉原眼界太窄,而且對嫣兒……」

哼! 穿越到招魂位面 真當他不知道呢?戈爾吉原派人去找嫣兒了,他對嫣兒還真是賊心不死,現在嫣兒都成親生子了還在惦記她,真是癩蛤蟆想吃天鵝肉,美的他!

就戈爾吉原這熊色還想著霸佔嫣兒,他配嗎?先不說歲數和能力,就他那十三個妻妾就能讓嫣兒畫個大大的叉,他的妹妹死都不會看他一眼的。

顧哲瀚對戈爾吉原的印象差到了谷底,打心眼兒里看不上他,要不是魏文帝有心扶持他,他才不會在這裡跟他浪費時間,直接弄死就得了。

顧哲瀚暗暗嘆了口氣,開始琢磨著還有誰能替代戈爾吉原這個蠢貨做上蠻王的寶座。

冉守信見顧哲瀚不再說話,也低著頭開始盤算起來。

照這樣下去,他們恐怕是沒時候回京了,戈爾吉原不配合,他們也沒辦法,除非弄死他扶他兒子上位。

可他兒子才不過十五歲,還小了點,而且他兒子能力不足,別說與前蠻王比了,就是戈爾吉原他都比不上,就算扶上了王位恐怕也坐不穩,還得他們來操心。

冉守信等人唉聲嘆氣地坐在一邊,等顧哲瀚回過神兒來他們都枯坐了一個時辰了。

顧哲瀚睜開眼睛看向眾人,安慰道:「你們也不必如此,我們這裡沒什麼進展,但我爹和我妹妹那裡可就不一定了,我妹妹鬼精著呢,說不定能想出什麼辦法。」

冉守信等人一聽突然心就定下來了,畢竟顧嫣帶給他們的驚喜太多了,震撼太大了,他們下意識地認為顧嫣能解決這件事,所以心就定來了。

顧哲瀚見哄住了冉守信等人也是鬆了口氣,這個時候如果說沒有辦法,會嚴重打擊他們的自信心,氣勢和信心沒了,就什麼都沒了。

冉守信等人離開后,顧哲瀚輕輕嘆了口氣,又開始重新想辦法。

只是沒想到,他辦法還沒想出來就有了新的轉機。

花都最強醫神 十天後,戈爾吉原招他前往,要商量與戈爾金作戰之事,顧哲瀚聞言大喜,卻也沒被喜悅沖昏了頭腦,強行按下心中的歡喜之情,一邊向戈爾吉原的帳篷走一邊想著戈爾吉原找他的原由。

顧哲瀚想了半天,也沒太想明白,但他還是想到了妹妹顧嫣,也許今天戈爾吉原找他與顧嫣有關。

果然,等顧哲瀚到達戈爾吉原的帳篷里,戈爾吉原就迫不及待地問起了顧嫣。

「顧小將軍,是這樣的,我前些日子派人去巡視領地,發現有一個小部落里有一個女人與將軍的妹妹懷柔郡主十分的相像,我想再問問將軍,懷柔郡主真的沒來嗎?」

顧哲瀚聽完那叫一個氣呀!

你說說你一個草原王子都這麼大歲數了,居然惦記一個十七八的小姑娘,而這個小姑娘已經嫁人生了孩子了,你還要點臉不?人家多大你多大?就你這歲數都當我妹妹的爹了。

顧哲瀚也是氣狠了,他決定了,他要殺了這狗東西,再換個人來扶持,因為他無法忍受有這麼一個噁心的人在惦記他妹妹,想想就讓他想吐。

只是現在還不行,他現在身處他的地盤之中,這裡蠻族人太多,殺了他之後光憑他們那點人是別想走出這裡的,他得想個萬全的計劃才行。

再者說,他也沒明確表示要得到顧嫣,他還是可以再忍忍的。

顧哲瀚深吸一口氣,臉已經冷了下來,看向戈爾吉原時不再帶有笑意,袖子里的拳頭早已青筋外露,手指都開始發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