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連雲宗的膽子,果然是因為連戰連捷,攻佔了大片疆域,已經被撐得太大了,居然痴心妄想,想要御符道門的大軍撤退,讓出這一座鎮北城?」

陳林嘿然冷笑。

彌羅城主道:「林道友意下如何?」

黑衣陳林分身道:「準備攻城吧。」

「那連雲宗的使者呢?」

「什麼使者?」黑衣陳林分身一臉古怪,「我們根本就不知道,同時進攻這鎮北城的,還有連雲宗的大軍,還以為是流火千峰調集的援軍呢。」

「這……」彌羅城主頓時明白了陳林的意思,立刻道:「斬殺來使!」


「是!」

下屬立刻離去。

那連雲宗大軍派遣過來的使者,隨後就被斬殺。

只要不承認,堅定沒有見過使者就行。

大軍交鋒,數以億萬計的修行者紛亂廝殺,說不定是在混亂之中,死於亂戰之中呢? 再也不乖

一聲令下。

御符道門大軍,開始攻城。

與此同時,在鎮北城的另外一方,連雲宗大軍也開始行動,猛烈攻城。

鎮北城地位位置極為重要,是流火劍宗北方門戶重鎮,扼守兩側,還可以向北進攻,是戰略要地,流火劍宗從來都是重兵鎮守,生怕丟失。

現在,連雲宗當然也不願意放棄,如果奪取得到鎮北城,那就可以繼而向西進攻,一鼓作氣,吞併整個流火劍宗的北方疆域,從另一個角度,佔據下來流火劍宗的半壁山河。

連雲宗當然不會輕易罷手。

當此之際,流火千峰內外交困,危險到達頂點,已經根本不可能有餘力調遣援軍,支持麾下任何一座被進攻的城池了。

甚至,在流火劍宗的境內,許許多多的支脈、宗族,已經開始叛變,一旦和陳林的「復辟勢力」交鋒,就消極對戰,然後順水推舟,輕而易舉地就被陳林的「復辟勢力」收復,成功光復,全部都投降。

沒有性命之憂,還會有王級劍道的賞賜,當然是何樂而不為?

因此,鎮北城遭遇到兩面夾擊,瘋狂進攻的時候,根本沒有太強的抵抗能力,幾乎沒有需要多久的時間,鎮北城的西側,御符道門進攻的這一方,首先告破。

城頭失陷,御符道門大軍長驅直入,殺入鎮北城中。

沒有多久,另一個方向,連雲宗的大軍也攻破了鎮北城,殺入城內。

兩個方向的道修大軍,目標一致,全部都是鎮北城的正中央處,城主府的所在。攻下城主府,徹底佔領下來鎮北城,使得對方遲了一步,就掌握了主動權。

「遇到連雲宗的人,不需要任何猶豫,立刻開戰,把對方當成流火千峰麾下的人,進行滅殺!」

陳林和彌羅城主這一方,是早有準備,已經謀劃得十分完整,有了通盤的計劃,是風清霜親自主持的策略,現在立刻就開始實行。


果然,沒有多久,這一場對鎮北城的攻城大戰,在本質上就發生了改變。

被進攻的不再是鎮北城的流火千峰麾下劍修了。

因為,鎮北城之中的劍修,已經被滅殺得差不多了,基本結束,只有極少一部分,能夠有機會投降。

此時此刻,御符道門和連雲宗的大軍,在鎮北城之正面遭遇,一場恐怖的大戰,徹底爆發了。

道修之間的戰爭,尤其是如此龐大規模的大軍交鋒,又是另外的一個局面。

天地四方,符籙、雷霆、元氣洪流,猛烈交轟,不斷崩炸。

可以想見,這座鎮北城最終不管是落入哪一方的手中,肯定是機會已經成為一座廢城,基本上失去了本來面目,必須要重新營建才行。

廝殺不到兩刻鐘,雙方大軍都是死傷慘重,損耗巨大,整個鎮北城之中,到處都是屍骸。

有更多的修行者,甚至於連屍骸都不能夠留下,已經被轟殺成渣,永遠消失不見。

即便是彌羅城主這樣的大人物,在這樣的戰爭面前,也是面色微微變化。

畢竟,哪怕是御符道門,也很少發生這樣的對外戰爭。

唯有黑衣陳林分身,鎮定從容。

這等規模的廝殺,又算得了什麼?

前世之中,那七十年之後的道修、劍修徹底大戰,浩劫席捲整個古元大陸,八荒六-合,全部都陷入恐怖的死亡絕境之中。

不單單是修行者,修行者操縱著的無數世俗中的普通人,都相互征戰,猛烈進攻,到處都是血腥、殺戮、死亡的火焰。

那才是流血滿世界,把四方大海都染紅,大地之中,億萬里屍山血海,恐怖兇殘,人間成為煉獄,所有的人都徹底瘋狂,失去本性,只剩下殺戮的意志。

「我御符道門是幫助流火劍宗祖師後人,恢復正統,達成盟約,進入流火劍宗境內,幫助光複流火劍宗!現在,連雲宗算什麼?是徹頭徹尾的侵略者!該死!連雲宗致使我御符道門損失慘重,罪不容赦!撤軍!撤軍!先撤出鎮北城,我必須稟告道門高層,向連雲宗開戰!」

突然,御符道門大軍之中,軍令下達,正氣凜然,彷彿事實真相真的是如此一般。

御符道門的大軍,在這一戰之中,的確是受到了巨大的損失,這個時候,似乎真的迫不得已,開始撤出鎮北城,放棄這一座城池。

事實上,連雲宗大軍的損失更大。

但是,很快,連雲宗大軍佔據下來鎮北城,從上大小,自然是無比歡喜。

然而,連雲宗大軍所暫時還不清楚的時,要不了多久,御符道門就會以此為借口,徹底向連雲宗宣戰。

在北方,御符道門和連雲宗之間,有著南北方向的漫長邊境,城池密集,對峙鎮守,要不了多久,御符道門一方,在早就開始準備的情況下,即將傾巢而出,向連雲宗本土發起進攻!

目標,是覆滅連雲宗!

那才將是真正的宗派大戰。

畢竟,連雲宗南下,其實並沒想過要把流火劍宗覆滅,因為榮姜王朝就不太可能答應這種事情發生。

但是,御符道門和陳林的「復辟勢力」不一樣,他們是真的要先滅流火劍宗,再滅連雲宗,進行瓜分。

至於榮姜王朝……陳林當然不會在意。

而御符道門,這是確定陳林根本不是什麼流火一族後裔,而是有著驚天動地的巨大來頭,連榮姜王朝都可以壓服,既然如此,又有何懼?

……

……

「復辟勢力」南方。

大離淵沿線一座鎮守大城。

一群妖族,被一支彷彿從鮮血煉獄之中走出來的劍修軍隊所絞殺。

最後一頭妖魂強者,轟然崩炸,徹底碎裂。

血劍軍。

肅然而立。

血劍軍之前,是陳林的真身,一如既往,白衣勝雪,平靜從容,溫潤如玉,和他一直在做的事情,那些血腥殺戮,強勢崛起,彷彿沒有絲毫關聯。

他的臉上,流露出來笑容。

「我們境內的妖族,已經殺盡了!」

陳林開口了。

的確,在陳林的「復辟勢力」境內,所有的入侵妖族,終於是被完全誅殺殆盡,徹底結束了。到達這時候,終於是可以完全騰出手來,對付流火千峰。

「你們也全部都晉入劍魂之境,現在,我將傳你們《十三重血劍》的第八重,魂染血!劍魂之中,染血滾滾,血燃之時,劍戰四方!

所有人,都要儘快修行,因為,不久之後,真正的戰爭,即將到來!」

… 陳林「復辟勢力」對境內妖族的剿殺,終於宣告結束,整個流火劍宗的西部半壁山河,都在「復辟勢力」的掌控之下,所有妖族都被滅殺殆盡。

三日之後,「復辟勢力」再度高舉大旗,從南部出發,揮軍東進,向仍然處於流火千峰控制之下的疆域,開始進攻。

時至如今,原本的流火劍宗疆域之內,已經只有流火千峰所在的東南部,仍然還在流火千峰的控制之內。

整個西部,半壁山河,完全被「復辟勢力」佔據。

其中,在西北部,「復辟勢力」和御符道門聯合大軍,正在向東北部進發,而其東北部,則是基本落在連雲宗的手中。

至於東南部,流火千峰所在,雖然仍舊是能夠維持著掌控和統治,卻也是岌岌可危,十分不穩定,境內到處都人心惶惶,感覺到了前所未有的危機。

要滅宗了!

在整個流火劍宗的歷史上,這種面臨著亡宗滅派危機的時刻,都沒有過幾次。

不過,也有一些人仍然維持著一絲鎮定。因為,流火劍宗極有可能易手,落入到那「復辟勢力」的林道人的掌握之下。

據說,那「林道人」乃是開宗祖師,流火道人的傳承後裔,是正統,掌握著流火劍宗的最高劍道。

如果是「復辟勢力」滅掉蕭氏一族,佔據了流火劍宗大位的話,那倒是算不上亡宗滅派,只能夠說是從新更換了流火劍宗的統御者。

這種事情,在流火劍宗的歷史上不是第一次發生,因此,很多人都能夠接受得了。

只要不是被妖族、連雲宗或者御符道門滅絕,徹底斷絕了道統,那麼,對於流火劍宗的大部分人而言,都是可以接受的。

除了蕭氏一族,袁氏一族等極少數內部宗族、支脈,無法接受這一情況之外,對於其他的人而言,誰來統御流火劍宗的最高大位,沒有多少區別。

因此,當「復辟勢力」從南部出擊,進攻流火千峰的最後地盤,開始攻略一座一座城池的時候,戰爭進行的並沒有那麼困難。

沿途之中,許多城池,同樣是沒有組織起來什麼像樣的反抗,都是很快就宣告失敗,被攻佔城池,最終選擇臣服,歸順。

流火千峰對於這一切,似乎是沒有能夠做出任何有力的反應。

或者說,是大廈將傾,已經無力以對了。

……


流火千峰。

第一峰。

重建的長老殿之中。

一道道強大氣息,突然降臨,顯現出來,是一共九名強大的劍修,都是劍靈九階巔峰的人物,出現在大殿之中,坐鎮大位之上。

一名乾瘦赤發老者,目光如同迸射的雷霆點火,散發出來恐怖的憤怒之光,瀰漫在虛空之中,忽然,他寒聲道:「沒有想到,我等壽元已經到達最後關頭,行將就木,卻遇到了這樣的事情,不得不重新出關,鎮壓大局!」

「子孫後輩無能!」

「蕭穿雲,蕭劍虹,蕭青山三人,先一步出關,都被人擊殺了! 上帝指使自傳 ,更是在這第一峰之上,被人當場擊殺!恥辱!這是奇恥大辱!」

「哼,這算什麼恥辱?這樣的恥辱,能夠比得上在這流火千峰的第一峰,堂堂大長老,直接叛變投敵,投靠敵人所帶來的恥辱更大嗎?」

「煉空生,不是我蕭氏一族的人,而且,煉氏起源久遠,此人叛變,似乎也不算奇怪!」

「什麼?蕭穿沙,你這是什麼意思?我摩炎道人,也不是你們蕭氏一族的人,你言下之意,我摩炎道人,你也是不信任的?」

「不錯,還有我,也不是蕭氏一族之人。」

「統統閉嘴!」

紛爭之中,為首那一名乾瘦老者,震怒發聲,「存亡關頭,還有什麼好爭的?事到如今,只能夠說明一個問題,我流火劍宗的子孫後輩,的確是越來越不像話,居然無法庇護得住基業!如今,劍宗疆域,內亂叛逆佔據半壁山河,進入還是得北方兩大道修宗派,都殺入境內,奪取城池、人口、資源……罪該萬死!」

「不錯,的確是罪責巨大!」

「當代的長老團,全部都應該處死!」

「蕭逐王!蕭逐王此人,就是罪魁禍首!我看他始終痴迷自己的修行,自私到達極點,基本上是從來都沒有關注過宗派大事,使得我流火劍宗實力不斷頹喪,才會有今天!我提議,立刻彈劾蕭逐王,此人已經不能夠再端坐宗主大位,無法掌道!」

「我贊同!」

「我也贊同!蕭逐王的確是驚艷了得,修為強悍,我看,他以後輩之身,可能是已經達到了不下於天運大長老的程度了,但是,這也改變不了他在其位不謀其政,致使如今局面的罪過!彈劾他!」

「天運大長老!」

「天運大長老,我看,也只有你親自下令,才可能把蕭逐王這個狂人召集過來,我們餘下九人,是最後的九位大長老了,立刻就彈劾他,罷免他的掌道宗主大位,由天運大長老你重新出山,暫時統御宗派,力挽狂瀾,拯救這一次亡宗滅派的危機!」

……

九位大長老。

這是流火劍宗最後的力量了。

這九名大長老,到達這個時候,終於是無法繼續安坐,不能夠在流火千峰深處繼續坐死關修行,即便是壽元明日就耗盡,即將隕落,也必須要此刻出來鎮壓局面,挽回敗局。

九名大長老之中,為首之人,那名乾瘦老祖,渾身散發出來一種爆炸性一般的氣息,彷彿是有千百萬口恐怖劍器,都藏在他的身軀之中,相互摩擦,產生火花,隨時都有可能劇烈爆炸,像是火山爆發一樣,無窮劍芒戮殺乾坤四極,製造巨大毀滅。

此人就是流火劍宗大長老之中的第一人。

蕭天運大長老。

這個人,非同小可,如果只按照輩分而言,他甚至於是和蕭氏一族那位篡奪大位成功的絕世大人物,蕭天劍,是同一輩分的人。

只不過,大約三千年前,蕭天劍篡奪大位之前,蕭氏一族在流火劍宗內部還沒有完全興起,還是一個不怎麼強大的宗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