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的英俊帥氣,女的更是傾國傾城,天使般的臉孔,魔鬼般的身材,這是實打實的絕世大美女,只是美女的臉上總是帶著一絲絲高傲。

這一身的高傲,讓陸方感到非常的不舒服,讓陸方驚訝的是,這兩個人竟緊緊的盯住陸方,眼中還帶著一絲驚訝之意,就好像看到了什麼不可能的事情一樣。

「你們好!!」

陸方不明白他們這樣看自己是什麼意思,還是很有禮貌的對其打招呼,只是兩人並沒有回答,還是緊緊盯著陸方,弄得陸方一陣無語,只能搖搖頭,隨後想往山洞外面走去,畢竟一個多月沒有出去看過外面的陽光了,陸方想出去一下,看看小胖這傢伙這段時間有沒有進步。

「等等,你叫什麼名字?為什麼會從一號練功室出來?」

在陸方準備離開的時候,一個嬌艷無比又帶著一股拒人千里之外的聲音響起,這聲音十分的悅耳,說話的正是那面帶高傲的美麗女子。

「我為什麼不能從一號練功室出來?」

聽到女子的話,陸方面色一愣,一臉笑意的回過頭看著這女子。

女子被陸方這句話問得一臉懵逼,轉念想想,好像也是這個道理,一時之間竟無言以對。

陸方則是瀟洒的轉身離去,也不理會這兩人是什麼神色,也沒有任何想停止的意思。

「這人到底是何方神聖?為何能在一號練功室里修鍊?難不成他克服了心魔?」

站在女子身邊的男子,皺起眉頭看著陸方,臉上還掛著一絲若有所思。

「我看他的實力並不是很高,以他這樣的實力,怎麼可能克服本身的心魔?」

站在旁邊的女子一臉疑惑的開口,很快眼中就露出了一絲好奇………

陸方來到洞口,感覺到那一抹陽光照射在身上的時候,感覺舒暢無比,在那山洞裡呆了這麼長的時間,的確有點受不了,畢竟陸方一直是個閑不住的人,一閑下來就渾身不舒服。

能在山洞裡連續呆上一個月的時間,也是破天荒的了。

「新鮮空氣就是爽!!」

陸方張開手臂,朝著空中深深呼了一口氣。

「你叫什麼名字?」

就在這時,背後再次傳來艷麗女子的聲音,剛才出現在大廳的兩人出現在洞口位置,眼中還帶著濃濃的疑惑。

「喲,怎麼又是你們兩個?這有什麼大驚小怪的嗎?」

看到這兩個人再一次出現,陸方臉上露出了一絲不爽,這兩個人是真的奇怪,自從他在一號練功室出來,就一直用奇怪的目光看著他,眼下更是追了上來,詢問陸方的名字。

「我問你叫什麼名字!」

女子也察覺到了陸方眼中那一絲的不耐煩,語氣不由加重了幾分,陸方更是不爽了:「我說美女,你這樣搭訕的方式是不是有點不對?你想問我的名字,是不是態度要好一點點?」

陸方臉上出現了一絲嬉皮笑臉,可把這女子給氣炸了。

「混蛋!你認為本小姐需要和你搭訕嗎?」

美女的亭亭玉立之處不斷的起伏,顯然是被陸方這一句話給氣到了。 「如果不是搭訕,你無端端問我名字,又是幾個意思?」

陸方再次嬉皮笑臉的開口,這女子好奇怪,無端端問他名字就算了,態度還傲慢的要死,這一點是陸方最看不慣的,說她搭訕竟然還不承認。

要不是搭訕,你無端端過來問一個陌生人的名字,是想要幹嘛?

「你…….哼!無恥!」

女子被氣得無話可說,俏臉也因此變得一片通紅,更是艷麗了,丟下了這麼一句話,隨後轉身離開了這裡。

那一名男子一臉笑意的看了陸方一眼,隨後什麼話也沒說,就這樣跟著女子離開了。

「我擦?什麼人啊?上來搭訕也就算了,偏偏又這麼死愛面子,真有點受不了。」

陸方搖搖頭,沒有再多說其他的話,轉身離去,在裡面走動著,可走了一回,陸方發現了一個很尷尬的事情,因為這裡是老生區,這裡的區域很大,他根本找不到出去的路。

當初黃導師把陸方帶進來的時候,還是左拐右拐的,陸方根本就不知道要怎麼走出去,在這裡繞了大半天,就是找不到回去的路。

「我操,這裡是誰設計的?搞這麼複雜幹什麼?門口弄的這麼多?」

陸方隨意坐在旁邊的一個石凳上,臉上儘是埋怨之色。

只能無奈的嘆出一口氣:「只能在這裡碰碰運氣,看能不能遇到一個老生,或是不小心撞到出去的門了。」

就這樣,陸方開始在老生區逛了起來,不得不說,這裡的規模真是太大了,更重要的是,門口就好像古代的皇宮一樣,也不知有多少門口,陸方左逛右逛,還是沒能找到出口,這樣的情況讓陸方一陣叫苦不堪。

說實在的,他從未有嘗試過會有迷路的說法,如果是在華夏,鐵定會成為大家的笑柄,再怎麼說他以前也是一名赫赫有名的兵王,經歷無數場面,沒想到如今卻被困在了這麼一個小小的別院。

說起來也是一把辛酸一把淚。

三國之召喚稱雄 更重要的是,這個過程中,陸方有遇到過一兩名老生,但這些老生高傲的要命,看都不看陸方一眼,根本沒有給他任何說話的機會,導致陸方失去了問路的想法。

就在此時,陸方眼角的餘光接觸到了一個略微熟悉的身影,這是一個穿著一身白色長衣的女子,從背影上看來,定是那種妖惑眾生之人,但陸方知道,這女子是陸方之前在心魔之地門口遇到的那名女子。

陸方略微思考了兩秒鐘的時間,最終還是快速追了上去,就在陸方快要追上這名女子的時候,突然看到這名女子走進了旁邊的一個別院,陸方只好快步追了上去。

當陸方來到院子的時候,發現這裡是一個四合院,如普通人家的住所一樣,陸方很是疑惑,這老生區這麼高級的嗎?還給學生提供特殊的住所?

嘩啦!!

在陸方想這些的時候,庭院突然響起了一陣水聲。

讓陸方皺皺眉頭,這大白天的怎麼就聽到旁邊有水聲?難不成是在做飯?

懷著疑惑的心情,陸方往旁邊的別院走去,腳步也非常的輕,完全是為了不驚動這個正在煮飯的人。

很快,陸方就來到了一處窗前,窗戶隔著一層薄紗,要命的是,窗並沒有光景,剛好留下了一條小小的縫隙。

通過這小小的縫隙,陸方清楚看到房間里正放著一個巨大的木桶,這些木桶一般是古代人用來洗澡用的。

水桶中裝滿了一大桶水,還散落一片花瓣,纖纖玉手在從水桶中升起,看上去頗有一番風味,當然,這並不是最為美麗的風景。

因為好戲正在後頭。

一個女子站在水桶旁,有著要沐浴之姿。

陸方親眼看著女子把腰間的綁帶給解開,身上的衣服也因此而脫落。

潔白的肚兜在此刻展露在陸方的目光中,潔白的肌膚時刻在吸引著陸方。

女子伸出出手,把白色的肚兜一併解開,這女子處於一種坦誠相對的局面,隨後慢慢的移動玉足,一步一步進入水桶之中,很快,那滿滿的水就遮擋住了一切美景。

咕嚕!!

陸方的喉嚨不由自主的蠕動,這微小的聲音驚動了正坐在水桶里享受泡澡的絕世大美女。

龍凌菲今天也的確是夠倒霉的,原本她的意思是想去心魔之地進行修鍊,當她來到通道門口的時候,發現一個灰頭土臉的男子從一號大廳出現,讓龍凌菲非常的驚訝。

她龍凌菲是赫赫有名的天才才女,實力高深莫測,更是普通那些弟子無法比擬的地步,以她的實力和天賦,也不敢進入一號通道里進行修鍊,二號通道修鍊已經是非常勉強了,那名外表不凡的男子竟然能從一號大廳出現,勾起了她的好奇心。

原本她還想詢問一下男子的稱號,沒想到的是,男子一開口就是輕薄的語言,把龍凌菲給氣炸了,在這之後,心情也非常的不爽,所以就想著泡個澡,平靜一下自己的心情,萬萬沒想到的是,這次竟然忘記了關窗,窗戶外面竟傳來了一個男子的聲音,雖然聲音非常的微小,但以她的實力確確實實聽到了。

心中大驚,龍凌菲趕緊從旁邊拿出一件衣裳,蓋在自己身上,眼神冷冽的往那發出聲音的方向看去:「誰??」

此時躲在窗戶外觀看的陸方被嚇了一大跳,也是反應了過來,剛才看到如此絕世美景,一時之間看呆了,也沒有意識到自己正在做著一些齷齪的事情,聽到女子的聲音,才真正回過神來,只是一切已經為時已晚。

我的媽呀,這女子不是今天那十分高傲的女子嗎?如果讓她知道我在這裡偷看的話,豈不是要把他砍了?

陸方的反應非常快,知道在這個世界中,女子非常保守,要是這女子知道陸方看到了她的嬌軀,陸方就是不死也得脫層皮,他以前看了一些電視劇,有一些女子守身如玉,思想十分的保守,遇到登徒浪子的時候,會出手擊殺。

為了避免這樣的悲劇,陸方迅速往外面逃脫而去,要是被這女子抓住了,下場絕對好不了。

龍凌菲的反應非常快,只是一瞬間就把旁邊的衣服穿在身上,隨後快速往著窗戶撲去,當龍凌菲打開窗的那一瞬間,陸方早已經逃之夭夭,不過她也觀察到了陸方的身影。

龍凌菲眉宇之間露出了濃濃的怒氣,雖然沒有正面看到陸方,可單憑這一個身影,她也能辨別出來這男子正好是今天在心魔之地遇到的陸方,那時她注意到了陸方的背影,還有陸方身上的衣服,風塵朴朴,這形象和陸方一樣。

「登徒浪子!!居然偷看本小姐洗澡,我一定會讓你付出該有的代價!」

……..

長夏江村事 陸方什麼也沒想,一味拔腿就跑,根本沒有任何想停下來的意思,畢竟陸方心中非常的虛,他的確做了一些糊塗事。

不得不說的是,龍凌菲那傲人的身軀絕對是屈指可數,原本她穿起衣服的樣子就十分吸引人,退去衣裳之後,更是勾人心魄。

陸方不知道跑了多久,反正前面已經無路可逃了,才穩住了身形,隨後大口大口的喘息,也不知是因為他跑累了,還是剛才一直在承受心理壓力,現在終於逃脫了,讓他有種心有餘悸的感覺。

「我的媽呀,總算是逃脫了,我必須要快點想辦法離開這裡才行,如果讓那女子知道我偷看了她洗澡,豈不是要把我給砍死?」

當陸方想到這裡的時候,身體不由發出一絲顫抖。

「陸方??」

在陸方感嘆不已的時候,背後突然傳來了一個略帶驚訝而又略帶驚喜的聲音,從這聲音中,陸方能分辨出來,這是把他帶過來的黃導師。

黃導師臉上的表情異常的豐富,有高興有欣喜,更有愧疚和後悔。

黃導師在這一個多月的時間裡,每隔一天就會過來看看陸方到底有沒有出來,最終還是沒能得到陸方任何的消息。

原本黃導師也想進入心魔之地找陸方的存在,看看陸方發生什麼事,不過他知道,裡面是引發心魔的地方,實力沒有達到那個境界,也會被陣法給激起心中的心魔,黃導師的實力並沒有達到傳說中的境界,他也不敢進入這心魔之地。

如果到時心魔被引起,黃導師絕對駕馭不了。

他這些年一直在禿廢中,心魔必會異常的強大,要是進入了這心魔之地,和找死沒有多大的區別。

今天,他終於看到了陸方的身影,黃導師心中也不知道有多麼的激動,原本他還以為陸方出來的機會已經不大了,因為一般人進入這裡面,修鍊最多的時間不過是十天,陸方卻硬生生經過了一個多月的時間。

黃導師甚至已經快要為陸方立牌坊了……

「黃導師,我終於見到你了,你再不過來的話,我就要迷失在這裡了。」

看到黃導師的出現,陸方臉色一喜,就好像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一般。

因為裡面的迷宮實在是太難找了,陸方主在這裡逛了三個小時的時間,還是沒能找到回去的路,看到黃導師,他繃緊的心就放下來了。

「陸方,你趕緊給我說說這些日子你到底是怎麼過來的?這段時間你一直在心魔之地里修鍊嗎?」

黃導師對陸方的遭遇非常的好奇,也想知道陸方到底是什麼情況?因為他能感覺陸方的實力已經從一個碎五行的小子變成了煉櫻強者,足足跨越了一個大等級的存在,黃導師心中既是興奮又是激動。

「那個,這裡並不是說話的地方,我們還是趕緊走吧。」

陸方抬頭看了看四周,發現沒有任何人影之後,趕緊對黃導師說,趁現在沒有被追上,陸方想快一點離開這裡。

黃導師不明白陸方為什麼要如此著急離開這裡,但他也知道這裡不是談話的地方,帶著陸方左拐右拐,終於走出了老生區。 黃導師把陸方帶回宿舍,隨後一臉著急的詢問陸方這段日子發生的情況,他能清楚的感覺到陸方的實力已經得到了巨大的提升,讓黃導師感到非常的驚訝。

陸方沒有任何的辦法,只能把實情給說出來,但對於天老那一段,他自然是忽略了過去,畢竟陸方可不想任何人知道天老的存在。

因為天老和他說過,無論是誰,哪怕是最信任的人,也不能透露出半分。

「什麼?你說你在一號通道里修鍊了一個多月?」

黃導師聽到陸方的話后,整個人變成震驚不已,不是他過於誇張,而是能在通道里修鍊一個多月的人,全都是牛逼哄哄的。

「理論上的確是這樣,我在裡面修鍊了一個月的時間。」

黃導師根本就不知道用如何表情來形容自己的心情,只能用目光來表示他的一切,看陸方的目光中,好像看著一個怪胎一樣,心中卻非常的高興。

陸方可是他的學生,成就越高,對他的好處就越大,如果陸方真的能實現他的心愿,得知空間之力的存在,他的心愿就如願以償了。

「陸方,你要記住,今天這一件事情絕對不能和別人說,還有,一個月已經過去了,學院組織了一次大考核,如果實力到了煉嬰期的人可以進入老生區,你倒是可以考慮一下,需不需要進入這個地方。」

強行平靜住了心中的感情,黃導師給陸方提出了如此一個問題,他知道陸方的野心非常大,想得到那血龍之魄的存在,想得到那東西,必須要在老生區里混一混。

畢竟學院第一不是這麼簡單就可以完成的。

地府巡靈倌 「嗯? 朱顏禍妃 老生區我是自然要進入的,不過我覺得還是先等一段時間再進去吧。」

想了想,陸方決定晚些日子再進去,要是沒有發生之前那件事,或許陸方二話不說就會進入老生區,因為只有在這種地方才能接觸更多人才,能和更多人產生戰鬥。

畢竟想提升實力的捷徑就只有一個,就是無窮無盡的戰鬥,最好是那種生死之戰。

不過陸方為之前的事情而感到心虛,準備過一段時間,等風暴過了再進去。

「這個倒是隨便你,不過那時的考核你必須要出現,畢竟你是我班級里唯一一個學生,還有,最近我研究到有一種特殊的石頭,好像能幫助感知空間之力的存在。」

就在這時,黃導師好像想起了什麼特殊的事情,眼中出現了一絲激動,最近他查閱了各種各樣的古書,作出了各種各樣的研究,最終,竟然得知了一種石頭,能讓人和空間之力產生一定的接觸。

只是這種石頭具體是什麼,黃導師也不知道,他知道的只是這種石頭可以成為一個平台般的存在,讓人和空間之力得到一定的接觸。

陸方聽到這個消息后,神色微驚,最後也沒有說什麼,兩人交談了一會之後,陸方往自己的宿舍走了回去。

過了一個多月的時間,也不知道小胖這傢伙變成了什麼模樣。

說實在的,陸方還真是有點想念小胖,雖說他平時有點煩人,不過還是有些樂趣的!!

懷著疑惑的心情,陸方回到了男生宿舍,隨後回到了門口,正準備推門而入的時候,突然聽到裡面響起了小胖的聲音。

「老大,我已經告誡過你了,讓你千萬別去那種地方,你就是不聽,現在總算出事了吧?唉!說起來真是慚愧,早就知道是這樣,當初我就應該拉住你,不讓你去那種地方,害得我們哥兩生死相隔。」

噗!!

聽到小胖的話,陸方差點一口老血噴出,這小胖是把他當死人了?

說起來,讓人感到尷尬不已。

無奈的搖搖頭,陸方抬起腳,一腳把門給踹開,浩浩蕩蕩的走進宿舍,當陸方看到現場的情況后,變得更是無語,因為小胖這傢伙竟然給他立了一個靈位,還是放在他的床上,還有一些蠟燭元寶之類的。

我擦!!

這他媽這些東西還搞在了我的床上?

陸方真的有一種哭笑不得的感覺。

倒是苦了小胖,面對突然出現的陸方,把小胖嚇了一大跳,身體往旁邊一個角落給躲了過去,臉上儘是害怕之色。

「鬼啊!!!老大,你不要怪我了,我之前也是一時糊塗,我知道當初應該拉著你,不讓你進入那個地方。」

小胖把自己的眼睛給捂住,臉上儘是驚恐之色,另一隻擋在前面,好像在示意陸方不要過來,這一動作弄得陸方徹底沒脾氣,眼中卻閃過了一絲笑意,隨後用一種特別低沉的聲音開口:「是嗎?那你知道錯了?」

「我知道錯了,我真的錯了。」

小胖哭喪著臉說道。

「知道錯了,你還不趕緊過來陪我?我一個人在下面非常的寂寞,你身為小弟,不應該來陪我嗎?」

陸方低沉的聲音再次響起,把小胖嚇壞了,這樣的話差點沒把小胖的五魂六魄給嚇飛了。

「老大,你就饒了我吧,我小胖今年才20出頭,未婚未娶的,更沒有碰過任何女人,就算你想讓我下去陪你,也等我先破了再說吧?」

………..

「破你個頭啊!睜大你的狗眼看清楚,我陸方還沒死。」

陸方真的承受不了小胖這雞婆的性格,只能無奈的開口。

小胖也感覺到有點不對勁,不由強行忍住心中的恐懼,隨後看了陸方一眼,發現陸方一臉無語的站在原地。

因此,小胖不由一臉疑惑的往陸方走了過來,還是帶著一絲警惕的動作:「老大,真的是你嗎?」

說著,小胖還伸手去捏了捏陸方的臉,當小胖發現陸方的臉上還有溫度,非常的有肉感之後,才放下心來,眼中滿是狂喜。

「老大,你沒死??」

小胖看到陸方真正的回來了,心中非常的高興。

心魔之地是一個比較險惡的地方,一般人進入裡面最多修鍊十天之多,再多的話,就極有可能走火入魔,爆體而亡,陸方則是整整在裡面過了一個多月的時間。

小胖一直打探陸方的消息,卻一直沒能得知陸方任何的消息。

一次次的打探,小胖十分的絕望,從一開始充滿希望,到最後的絕望。

現在看到陸方的出現,心中的激動簡直不能形容。

「得了得了,你趕緊把我床上的東西給拿開吧,這多不吉利呀。」

陸方一臉不滿的看著堆放在床上的那些蠟燭元寶,雖說他心中很感動,但看到這些東西,就感覺到有點詭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