晃了晃手上的銀針,迪妮莎說道「這是一個足以證明你們母女關係的古老方法,只要你們各自第一滴血到碗里,兩個人的血液要是能相互融合在一起的話,那就證明你們是真正的血親了。就讓露玖你先來吧」

接過迪妮莎手上的那根小銀針,露玖在食指上輕輕地扎了一下,一滴鮮血從傷口緩緩地滴落到碗里「這樣就可以了嗎?」

「嗯…那麼接下來是美琴了」

「嗚~媽媽我怕!」把頭埋在露玖肚子的位置,美琴悄悄地轉過頭看了一眼碗里的血還有那根銀針,又把頭縮了回去。

「美琴乖哦~不會痛的,就像被蚊子咬了一口一樣!」露玖輕輕地撫摸著女兒的腦袋,讓她儘可能地放鬆下來。

「那等一下媽媽要陪我去一家麵包店哦!那裡的老闆叔叔對美琴可好了!」抬頭看了一眼自己的媽媽,美琴提出了要求。

「嗯,既然這樣,就算美琴不說我也會去的!」

「那媽媽你來幫我扎吧!我還是怕怕的!」把胖嘟嘟的小手伸了出去,美琴緊緊地閉上了眼睛。

「美琴不要怕哦~不疼哦~!」輕輕地在美琴的小手上扎了一下,鮮紅的液體順著傷口流了出來。

「滴答」血液滴入了碗內。

緊張地看著碗里的兩種血液,眾人都屏住了呼吸。

由於露玖的血液是先滴入碗中的,所以早就擴散了開來,就像一朵漂亮的紅色蘑菇雲一樣。

美琴的血液就像章魚的觸鬚一樣,一下子就附著吸附在了露玖散開的血液上,然後兩個人的血液相互交融,合併。


「哇哦哦!!居然真的能合併在一起!」好奇地看著碗里的血液相容在一起,艾露莎叫了出來。

「嗯,那麼看來美琴確實是露玖的女兒無誤了!」端起碗,迪妮莎和煦地笑了起來。

「少、少團長貴安!!!」

喂!!托莉亞你是要幹嘛啊!!!還有不要拉著神裂一起做這麼羞人的事情啊!

抱起美琴,把她擁入懷裡「美琴以後就和我們一起生活吧!!媽媽不會讓你再吃苦了!!」

「嗯!!」

「不過以後能叫我爸爸嗎!!」

現場詭異地沉默了…

母女對視中…

「啊啊啊,算了還是叫我媽媽吧…」看著美琴那無辜的眼神里充滿著的迷惑,露玖果斷地舉起了白旗。

ps:滴血認清不靠譜!!!這是劇情需要!!懂嗎!!!所以乖蘿莉們不要隨意模仿哦!

ps2:據說投了推薦的人以後的女兒會像美琴這麼可愛的說! 「媽媽!快來快來!麵包店快到了!」

街道上,一名快樂的狐尾蘿莉正拉著一名九尾狐少女的手歡快地前進著。

「比起露玖,美琴果然活潑多了呢!」看著一大一小兩隻活寶,艾露莎淺淺地笑了起來。

彷彿一隻偷笑的黃鼠狼,迪妮莎少有地捂住了嘴巴「不過艾露莎你剛才那個耳光扇的這麼狠,不會被討厭嗎?」

「我也是這麼覺得的哦!」一旁的神裂也贊同地點了點頭。

「啊,果然還是要找個機會好好道歉啊!我也真是的…明明都這麼大的人了」嘆了一口氣,懊惱地抓著自己緋紅色的頭髮,頭上的兔耳朵也無精打采地半掛下來。

看著老友有趣的樣子,迪妮莎的眼睛眯成了一道月牙兒「是呢是呢!畢竟是一百四十歲的【大人】了呢!」

一個紅色的十字爬上腦袋「你有資格說我嗎??一百四十歲的【女神大人】!!」

戳了戳托莉亞的背,神裂指了指互相調侃著的二人「莉亞你看,她們的關係還真好呢」

「哪裡看出來關係好了!」x2

「到了到了!!媽媽媽媽!前面就是了!」指著一家有著不小規模的麵包店,美琴歡呼雀躍了起來。

「大叔!!我回來了!」

「啊,是美琴啊!」聽到小蘿莉動人的聲調,麵包店大叔放下了手裡的麵粉團,在圍裙上隨便擦了擦就走了出來。

「呃…這位是??」看了看美琴身後和她長的十分相似,只是發色和人外的部分有點區別外就像一個模子里刻出來的少女,麵包店大叔遲疑了一下。

親密地挽住露玖的手,把她拉到了自己的身邊「這是我媽媽哦!大叔!」

「什麼嘛…原來是美琴的媽媽啊~等等…你是說媽媽?」原本鬆了一口氣的麵包店老闆總覺得哪裡不對勁,再想了一下后終於發現了問題所在「失禮了,我叫包蘿波,是這家麵包店的主人,實在是沒見過小姐,啊不,夫人您這麼…風韻猶存的母親」本來想說年輕的包蘿波感覺哪裡怪怪的,最後還是改成了風韻猶存。

「啊,包蘿波先生你好!叫我露玖就可以了!美琴這段時間實在是勞煩您的照顧了!」反應過來的露玖對包蘿波深深地鞠了一個躬…

看著露玖因為這個動作而澎湃的波濤,包蘿波咽了咽口水,不過理智並沒有被奇怪的念頭給覆蓋掉。

盡量擺出嚴肅的表情,包蘿波把手上的毛巾甩到了肩上「恕在下直言,露玖女士您並不是一個合格的母親呢!!居然會弄丟像美琴這麼可愛的孩子!」

「抱、抱歉…」不知道怎麼反駁對方的話,露玖低下了腦袋,長長的金髮遮住了她的雙眼。

是呢…我不但弄丟了美琴,甚至連她是什麼時候出生的,爸爸是誰,興趣愛好一樣都不知道…而且一開始居然因為害怕自己被男人xxoo的現實,而萌生過「這絕對不是我的女兒」這種想法…這樣的我真的有資格做美琴的媽媽嗎?

「大叔!不許欺負我媽媽啦!媽媽她發生了一些意外,已經失去記憶了…」看著媽媽變得沮喪的表情,美琴懂事地緊了緊挽著露玖胳膊的力道,對著包蘿波說道。

「是嗎,如果誠如美琴所說,那我願意對我剛才過激的言行道歉」

「不、這的確是我的失職…」蹲下去,把美琴拉到自己的懷裡,露玖紫色的眸子直直地看著美琴「為了彌補我的過失,今後的時間裡我會好好補償美琴的!全力盡到一個母親的責任!」

「嘛,如此甚好…」轉身走進麵包房,不一會包蘿波就拿出了六個可麗餅「這是美琴最喜歡吃的食物了,我很喜歡這個孩子…這些就當做禮物好了…」

「大叔…」

揮了揮白色的毛巾,瀟洒地把『營業中』的牌子換成了『今日休息』的牌子,在說了一句「好好和你的媽媽過日子,不要想念我這個只會做麵包的大叔了」之後,包蘿波帶著悲涼的氣息鑽進了麵包房。

看著母女倆還有身旁的少女們越走越遠的背影,兩道清淚從這個堅強的老男人的眼眶中流出「嗚嗚嗚,美琴,好好和媽媽過日子!!蘿莉控扳載!!!」

「艾露莎媽媽!!吃可麗餅!」把一個還冒著熱氣的香噴噴的可麗餅遞給艾露莎,美琴露出了一個燦爛的笑臉。

「誒??你剛才叫我什麼?」接過可麗餅,艾露莎的嘴巴驚訝的差點合不攏。

「媽媽說了,你們都是她最重要的家人!!所以大家都是美琴的媽媽哦!」自豪地抬起頭,臉上彷彿寫滿了幸福。

「是嗎…那麼美琴以後也是我的女兒了!」揉了揉美琴軟綿綿的腦袋,艾露莎的目光朝著露玖看去。

此時的露玖正小口小口地啃著菠蘿味的可麗餅,悄悄地觀察著艾露莎那邊的情況,在收到艾露莎的眼神后,立馬又低下了腦袋,啃起了可麗餅。

真是不坦率呢~

「神裂媽媽,莉亞媽媽,這兩個給你們!」在莉亞和神裂羨慕的眼光中,美琴抱著兩個可麗餅搖搖晃晃地走了過來。

「我,我也可以做少團長的媽媽嗎?」激動地接過可麗餅,托莉亞的臉上滿是幸福的紅暈。

「當然可以了!因為莉亞媽媽也是媽媽的家人啊!」肯定地點了點頭。

「家人嗎…該說不愧是露玖團長的風格嗎?」笑著接過可麗餅,神裂蹲下去扯了扯美琴粉嘟嘟的臉頰「那麼我就是美琴的神裂媽媽了!多多指教哦~以後可得聽媽媽們的話,做個好孩子!」

「嗯!美琴要做好孩子!」

把最後一個可麗餅拿到迪妮莎面前,美琴毫不猶豫地遞了上去,沒有一點的羞澀「迪妮莎媽媽!這是給你的哦!」

「誒?我也有嗎?」語氣裡帶著驚訝,但是迪妮莎還是笑著接過了可麗餅。

「唔,媽媽說,雖然迪妮莎媽媽是新成員,但是今後也是重要的家人!不過要不要當美琴的媽媽要由迪妮莎媽媽自己決定!」

在美琴期待的眼神中,洋娃娃般精緻的臉上露出一個迷人的笑容,摸了摸美琴的腦袋,迪妮莎故意放大了聲音朝著露玖看去「當然願意了!美琴這麼可愛的女兒世界上可找不到第二個了呢!美琴乖乖哦!」

至於露玖,聽到這番話后已經臉紅到了耳根,進入了超負荷狀態。

「嗯!!」歡快地在大街上奔跑著,美琴就好像一隻可以ziyou飛翔的小鳥一樣。

看了看天上張著翅膀,一臉羨慕嫉妒恨的藍貓(葛炮是誰?),美琴撓了撓腦袋,從口袋裡掏出一隻小魚「差點忘了!!還有哈比哥哥的魚!」

「愛!!!!」

「話說,迪妮莎,你那個可麗餅是什麼口味的?」咬了一口自己的可麗餅,艾露莎向著迪妮莎看去。

輕輕地咬下一口,迪妮莎充分地咀嚼后說道「水蜜桃味呢,艾露莎的呢?」

「蘋果!」

舉起已經被啃了一半的可麗餅,莉亞想了想后說道「我的是芒果呢!」

「我的是香蕉!」不慌不忙地品嘗了一下自己的可麗餅,神裂也說出了自己的口味。

「美琴的是草莓的說!」為了顯示自己的存在感,美琴一邊跳一邊說著。

看著五雙齊齊地盯著自己的目光,露玖趕緊地說道「干、幹嘛啦!我的是菠蘿味的!」

點了點頭,艾露莎打了一個響指「既然是六種不同的口味,那麼大家就換著吃吧!!」

「好主意呢!」

「等等!!」看著提議的艾露莎和附和的迪妮莎,露玖搖了搖頭「交換吃的話太不衛生了吧!」

開什麼玩笑!!這可是間接接吻啊!!我怎麼可以這樣占女孩子的便宜!


「真是的,露玖你墨跡什麼啊!虧你還說自己是男子漢!」無視露玖的掙扎反抗,艾露莎在露玖的可麗餅上咬下一個俏皮的小口子。

「哦哦哦!我也要!!」

「莉亞!!不要一口吃掉半個啊!!」

「美琴要吃香蕉口味的!!」


………

———————————————————————————————

「會長,這次的任務是什麼?」菲奧雷王國與哈魯吉翁港相鄰的城市裡,一座外形酷似幽靈的建築里一位帶著金絲眼鏡的男人正有條不紊地詢問著一身紫裝的波拉。

「就是這個小姑娘了…」把照片隨意地飛到金絲眼鏡男的手裡「梅基客你先去哈魯吉翁好好調查一下,這次我準備親自出手了」

推了推鏡框,梅基客疑惑地問道「只是一個小女孩而已…根本不需要會長您親自…」

揮手打斷了梅基客的話,波拉看著窗外的景色「你還不了解她的價值,在你了解后你也會想要寸步不離地守在她身邊的…嘿嘿嘿嘿…」

同一時間【l】傭兵團的空艇上

「沒想到居然會在空中遇到那些奇怪的生物…好在有驚無險…希望可以趕上她們吧…」

ps:要吃可麗餅嗎?投了推薦票美琴可以讓你們小小吃一口哦!!

ps2:今天好熱t.t 「所以說,這裡就是艾露莎你說的安全的地方嗎?」看著眼前的巨大賭場,露玖的眼皮正一上一下地跳動著「這種地方,美琴進去可是會有不好的影響的!」

扯了扯露玖的臉皮,把她的臉揉成一個搞怪的表情「放心好了,只是進去找一個老朋友,他會幫我們安排地方的。」

「老朋友?」仔細地想了想,貌似記憶中並沒有什麼認識的人在哈魯吉翁開了一家規模不小的賭場,迪妮莎看向艾露莎的眼裡寫滿了疑惑。

「哼哼,迪妮莎你看到之後絕對會大吃一驚的!」露出一個神秘的笑臉,艾露莎對迪妮莎賣了一個棺子。

把美琴抱在懷裡,美琴又把哈比抱在懷裡后,一行人就這樣走進了賭場。

沒有人注意到進來的少女們,在這種娛樂場所,到處充斥的是人們的心跳和刺激。

在穿著黑色西裝的管理人員中,艾露莎很快就找到一個熟悉的身影。

那是一個留著一頭接近光頭的短髮的高大男子,艾露莎一掌拍到了他的腰上「喂,mr.1~!好久不見了!」

「你…你是,艾露莎小姐??」驚訝地看著來人,男子稍稍彎下了身子,仔細打量起這個可能是記憶中某個和自家老闆關係極好的女人來,可是又因為身上多出來的人外部件而不敢確定。

「啊,不僅僅是我,還有她哦!」大拇指隨意地往後指向迪妮莎。

「迪、迪妮莎小姐????報紙上不是說您……唔~~」意識到男子聲音太吵引來了一些客人們的視線,艾露莎趕緊堵上了他的嘴巴。

「如你所見,我們因為一些特殊的原因變成了妖怪,具體的情況不方便透露,這次有要緊的事要找你們老闆…」展示了自己身上不同於人類的部分,艾露莎說出了此行的目的。

為難地抓了抓幾乎光頭的腦袋,被稱為mr.1的男子尷尬地說道「那個,老闆的脾氣艾露莎小姐你也知道,他現在正在睡覺…我可沒有那個膽量去打擾他,要不你們現在這裡玩一會,等老闆醒來我在知會各位一聲??」

「那就多謝了…」

在mr.1離開后,迪妮莎用手肘輕輕地頂了頂艾露莎「艾露莎…剛才那個男人,該不會是達滋吧?」

「看來女神大人你的記憶力並沒有很嚴重地消退嘛~」

「只是沒有想到曾經那個冷酷的達滋居然會在這裡坐起服務生…性格也被磨平了不少…如果他在這裡的話,我大概知道你所謂的老朋友是誰了…」

——————————————————————————————

「唔~這個怎麼玩呢?」兌換了不少這家賭場的代金遊戲幣后,大家各自分散了開來,尋找著自己有興趣的項目準備碰碰運氣,此時的露玖正抱著美琴來到了一張有很多人圍著,披著綠色桌布的方桌面前。

一位穿著制服的工作人員正吆喝著「庄還是賢,買定離手!」

「媽媽!!庄!!」指了指庄的唯一,美琴充滿自信地看著自己的媽媽!

「好!!那就聽美琴的!!」丟了兩個遊戲幣上去,露玖和美琴緊張地看著工作人員。

「開,賢勝!!」

「誒!怎麼會這樣!!媽媽!!我們這次買賢!!」憤怒地看著不給自己面子的工作人員,美琴再一次充當起了『狗頭軍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