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走的時候,上半身的動作要儘可能的少,不管手上在做什麼,都要保持雙肩平穩。

一舉一動簡直優雅得要命了!在遇見你以前,我都不敢相信世上真的有人體態這麼好看的。」


季柏從小接受儀態訓練,他付出的不比精靈王子或是真正的王子少,所以他有好看的體態也是必然的。

他的優點甚多,吸引女生的地方當然不少,葉芊芊是唯一一個說他的儀態好看到讓她著迷的姑娘。

不愧是他喜歡的姑娘,眼光獨到,觀察入微。

公交車又搖了半個多小時,這才到了終點站,一處季柏並不熟悉的郊區。

葉芊芊很自然地牽著他的手下了車,她在車子停下之前就看好目標了,所以直接奔著租車的攤位去了。

今天不是周末,遊人不多,看守攤位的阿姨正在玩手機。

葉芊芊過去說:「阿姨,我想租一台雙人騎的自行車!」

阿姨抬頭,熱情地說:「雙人的有橫著坐的和前後坐的,你要哪一種啊?」

葉芊芊想了想說:「前後坐的吧,橫著坐的是四輪吧?自行車還是要騎兩輪的才有意思!」


阿姨收了押金,開了票,大方地說:「今天沒什麼人,本來30塊錢15分鐘的,你們給50塊錢就隨便騎好了,不限時間。」

葉芊芊高興地說:「謝謝阿姨,您可真是個好人,知道我們窮學生沒什麼錢!」

季柏愣住了:「窮學生?誰啊?」

阿姨也沒想到問說學生今天為什麼沒在學校上課,只覺得自己做了很善良的事又賺了錢,今兒個真高興嘿!

不用說,葉芊芊肯定是坐後面了。

季柏先上車,一條大長腿撐在地上,將車身傾斜了一些,葉芊芊輕鬆上去坐好。

確定她坐好以後,季柏叮囑道:「抱著我的腰。」

葉芊芊嘿然一笑,不是她說,雖然她天天告誡自己要矜持一點,可是一個真正矜持的姑娘又怎麼會需要不斷地告誡自己呢?

說明她本性上來說根本就不是一個矜持的姑娘!

之所以一直一來對季柏都有點若即若離,也沒有太過分地觸碰他的身體,那是因為兩人之間橫豎還是有層窗戶紙,現在窗戶紙被捅破了。

不好意思,她的本性已經藏不住了。

她,就是一個熱情奔放,腦內劇場的尺度很大,分分鐘想把他按在牆上親的姑娘啊!

十分樂意地用兩隻手掐住季柏的腰,發現這人的腰上竟然一點贅肉都沒有,這是有腹肌的意思了?

她自以為悄悄地摸了一下,發現季柏的腹肌形狀相當好,可!玩!年!

問題是,季柏的感覺非常敏銳,她再怎麼自以為悄悄的,他也有感覺啊!

他被她摸得發癢,遂建議道:「你還是抱著我的腰吧,這個動作像是要撓我的痒痒。」

葉芊芊從善如流,從背後抱住他的腰,雙手在他的腹部交叉繞過,這下摸得更是清楚,不僅有腹肌還有人魚線!

她都想要高唱今兒個真高興呀,真高興了!

季柏蹬起了車,這是一個很大很大的濕地公園,所以阿姨說不限制他們的時間是真的很大方了,因為認真地騎完一圈也要個把小時,如果是慢慢遊覽的話,可以玩個半天一天的。

基於時間限制已經沒有了,葉芊芊決定慢慢欣賞風景,不急著去還車。

這個濕地公園建好才沒多久,周圍粗壯一點的樹木的支撐架都還沒撤走,想必是才移植過來不久,還沒長好,有些地方也還在修繕之中。

這裡的植被覆蓋率很高,空氣就特別好,人又少,路況還好,每隔一公里就有洗手間,配套設施也還挺便利的,是一個可以玩得很開心,又不用花什麼錢的地方。

真的是葉芊芊這種節約成性的姑娘會選的約會場所!

季柏確實沒時間考駕照,但是自行車他會騎,而且控制得很好。

葉芊芊會騎單車,這是她第一次坐單車的後座,她沒想到自己騎車的時候不管是速度飛快還是不斷顛簸,她一點都不害怕,但是坐在車後座上卻是有點害怕的。

可能是因為龍頭不是她在控制,車身的轉彎和傾斜也不是自己控制的關係,心裡沒底。

所以每次車子不是直行的時候,她都因為緊張而不自覺地收緊雙手,把季柏的腰摟得更緊了。

季柏感覺到來自背上的暖意,十分滿意地笑了。

坐他後座的那個姑娘,和他一起出門總是選坐公交車,說要約會,卻選了個有錢都花不出去的地方,只是坐在自行車後座上就滿意了,車子一顛簸就會嚇得摟住他。

她是他這輩子,第一次騎自行車帶的姑娘,他這輩子就遇到一個她這樣的姑娘。一個花大價錢也不一定能討好到她,不用花什麼錢卻已經對他很滿意的姑娘;一個欣賞得了「吾家洗硯池頭樹,個個花開淡墨痕」,說他畫的墨蘭很好看,也喜歡「我的愛在我的詩里將萬古長青」的姑娘。

季柏自認他過去的日子是很精彩的,充實且成功的康庄大道,只是在認識了葉芊芊以後,他才知道原來感情的世界是那樣的豐富和龐大,因為她,他的人生變得更加開闊,也終於變得完整了。 葉芊芊也是第一次坐男生的自行車後座,在那個男生都是白衣勝雪,女生都是長發飄飄的青春里,她卻沒有那麼幸運,有的不過是一段無疾而終的單戀。

所以她就是很想體驗一下坐在男朋友的單車後座上是什麼感覺。

在她終於有了一個足以做青春偶像劇男主角的男朋友以後,她就是想實現自己的青春少女夢啊。

當少女夢實現的時候,葉芊芊的心緒也飄遠到了青春年少的時代。


那時候她一無所有,掙扎著只想脫離原生家庭和惡劣的生存環境。

縱然有一顆少女心,卻沒有資格浪漫。

果然路都是自己選的,選了以後都是自己走的,若不是她堅定地離開家鄉,又怎麼會在這裡遇到季柏呢?

樹挪死,人挪活。

她愈發深切地體會到了這句話的正確性。

季柏騎了一會兒就停了下來,倒不是他覺得累,而是這車對他來說高度合適,對葉芊芊來說是有點偏高了,她就算只是坐在上面,雙腿應該也挺累的。

路邊有休息用的長椅,他將自行車傾斜,葉芊芊下車以後,他把車停好,和她一起坐在長椅上,欣賞面前一處人工種植的蘆葦盪。

現在正是蘆葦開花的時節,白色的花穗在清風和陽光里搖曳,整個一秋日美景。

葉芊芊「啊哈」了一聲說:「大白你會選,這一處風景還真美。那不就是傳說中的『蒹葭蒼蒼」嗎? 醫謀天下 ,就在你的身旁咯。」

對於某個姑娘的自誇,季柏向來只是:我就笑笑不說話。

葉芊芊睜著眼睛誇完自己,望著眼前風景感慨了起來:「你說古人多會起名字呢,蒹葭就是比蘆葦好聽多了對吧?高級、優雅、浪漫!

還有一個我很喜歡的植物,名字叫茜草,這種草其實長得真不咋地,花也是很普通的小白花,果實還是挺可愛的,會變成紅色的漿果,就茜草這名字啊,起得真是好聽!」

季柏非常自然地接話道:「我也有一個很喜歡的名字,她長得很好看,只是不開花也不結果……」

葉芊芊興奮地扒拉著季柏的手,慌忙地堆蹙道:「什麼,什麼?無花果嗎?銀杏樹嗎?」

季柏展顏一笑,傾國傾城。

他說:「葉芊芊。」

葉芊芊覺得她的皮膚是從脖子就開始紅起來了,一直往上竄去,直紅到了耳根,還繼續竄上了耳朵,那心跳的速度依舊慢不下去。


她坐在這穹廬之下,這麼大的一個散熱場,怎麼還是沒有任何降溫效果呢?

季柏一手覆上她的手背,說:「美哉國乎,鬱郁芊芊。你的名字多好聽啊,充滿了生命力。」

葉芊芊覺得,或許真是這名字的緣故吧,她的生命力才會如此旺盛,哪怕一人行走,也走得鏗鏘有力,筆直向前,走出屬於自己的未來。

季柏近距離看到葉芊芊的腿才發現她居然沒有穿襪子,是光著腿的,關心道:「佳人,你冷不冷?」

這稱呼多好啊!

葉芊芊心情愉快地說:「不冷啊,一直動著呢,今天的天氣也很好,再穿多一點就該熱了。」

季柏擔心她感冒,但她的手是熱乎乎的,這才放下心來。

葉芊芊忽然問他:「大白,你看我的領口樣式,學生氣嗎?」

她的領口的有點海軍風的條紋,非常學生氣,季柏誠心地點了點頭。

葉芊芊一臉嚮往的神情,說:「你知道嗎,幾乎所有的青春劇里都有一個寶座,那就是男主的自行車後座。

女生和男生之間就隔著一點若即若離的曖昧距離,女主想抱著男主的腰又覺得不好意思的小糾結,男主想讓女主抱住他的腰於是就故意讓自行車顛簸起來,嚇得女主撲上去抱住他的小心思。

哈哈哈,老夫的少女心喲,不管什麼時候看到這樣的情節,還是會被撩得不要不要的,實名心動!」

確實,正因為十六七歲的青澀和懵懂,所以男女之間的感情才會那麼單純和美好。

到了他倆這樣的年齡,是真的不會再那樣的羞澀了,屬於想摸就上手,想抱就摟住,因為他們都能承受這樣的尺度了。

說到此處,葉芊芊不免問道:「大白,你高中的時候騎車上學嗎?有載過女同學嗎?」

雖然季柏一時沒想明白這又是一道戀愛送命題,不過他就只是實話實說也是絕對安全的:「沒騎過單車上學,沒有高中女同學。」

「啊?」葉芊芊驚訝了:「你高中讀的是男校嗎?沒女同學的?那你還真是沒有青春啊!」

葉芊芊都同情起季柏來了,他青春年少的時候,身邊就只有糙老爺們兒為伴,未免太可憐了吧?

季柏坦然地承認了說:「你說得對,我沒有青春。」

葉芊芊正在絞盡腦汁地想著要怎麼安慰季柏一下,他一手就掠過了她紮起來的馬尾,柔順的髮絲滑過他白皙的手指間。

他想起自己相親過那麼多的女生,卻沒有一個是扎著馬尾赴約的。

葉芊芊的髮型讓他覺得,如果他的青春時期該喜歡一個女生的話,理應是她這般模樣。

有一句話,在他心裡放了很久,他說:「雖然我錯失了全部的青春……不過沒關係,從我認識你的那天起,鬱鬱蔥蔥,又一春。」

季柏突然之間就坦然了,不管他的年齡幾何,過去的他,現在的他和將來的他,都是喜歡她的,這是彌補他無法追回的青春,最好的辦法。

慣會開玩笑的葉芊芊發現她對季柏的意義原來那麼重大的時候,一邊感動著,一邊很有擔當地說:「那我的責任,很是重大了。」

季柏笑著說:「不用有壓力,做你自己就好。」

葉芊芊倒是有個天大的疑惑:「大白,我到底是哪裡吸引了你這麼喜歡我啊?我一直都沒搞明白這個問題。」

季柏耐心地解釋自己的感受:「互補吧。你就像是本來就屬於我人生拼圖裡的一塊,形狀大小剛剛好,我倆在一起就是最妥帖的,遇到你的時候,感覺我的人生一下子就完整了起來,契合得無以復加。」

小時候老師教導我們,不要平鋪直述,要善用修辭手法,這樣寫出來的句子才生動!

就像描寫刮大風,不要乾巴巴的寫大風呼呼地吹著,要寫大風就像老虎的怒吼一樣兇猛,一下就能引起別人的聯想了,更能讓人感同身受!

葉芊芊覺得季柏小時候的成績肯定不差,因為他不僅修辭手法用得很恰當,還把他的感受描述得恰如其分,讓她只想和他繼續拼在一起,粘膩得像兩顆糖豆一般。

她說:「雖然我相信你沒有談過戀愛,你說的話我總是選擇相信,不過,你還是蠻會討好女生的,你是無師自通還是有跟別人請教啊?」

這個問題,季柏想都不用想,他說:「如果我在乎你的喜怒哀樂,那我做任何事之前都會考慮你的感受。我希望你開心,就去做能讓你開心的事,而不是明知道這件事會讓你不高興,還是先做了再說。 我的目光沒有那麼短淺,我是看得到結果的。你的意思是說,我有討好到你對嗎?」

如果說他奔著讓她高興而去做的那些事,有討好到她的話,他覺得也算是目的達到了。

「有!」葉芊芊超有朝氣地舉起手來,高興地說:「有的,很多很多,最近我的心情真的是超好的!不僅僅是因為工作上漸入正軌,一切都算順利,還有一個最主要的原因就是,一想到你就覺得很開心。

原來被人討好的感覺這麼好啊,那你要保持哦!」

季柏愜意地笑著說:「沒問題,我不擅長討好別人,但是我很願意討好你。」

執掌天涯 ,但是願意為了對方改變,只能說明一件事:她是最特別的存在。

兩人休息了一會兒就起身推著自行車走一走,或是再騎一會兒,隨意地閑逛著濕地公園,哪裡的風景好就往哪裡去,既沒有目標也沒有時間概念,這樣的生活,就是享受虛度時光的愜意吧?

葉芊芊忽然聞到一陣香味,她的鼻子特別靈敏,還真被她順著香味找到一家小吃店。

店門口居然還掛著缽缽雞的宣傳圖片,那是看一眼口水就止不住往外流的小吃啊,太適合休閑的時候慢慢吃了!

她拽著季柏就往店裡跑去,站在收銀處,看著菜單一頓點。

季柏看時間也過11點了,確實也應該吃飯了。

葉芊芊點完了自己想吃的就積極地讓季柏趕緊點餐,店裡都沒有做單獨的菜單,只有一張大大的菜單貼在收銀處的牆壁上。

也就是說,季柏都不能坐下來冷靜地看清楚了菜單再決定他想吃什麼。

基於在收銀台站著真的好傻,菜單上的好多菜品名稱他又是看了也不懂的,比如驢打滾、三不沾、豌豆黃之類的,壓根就不知道是什麼意思。

他之能笑得一臉春光明媚地說:「你幫我點了就好。」

葉芊芊高興地領了命,兩人在一起住了這麼久,季柏的口味她還是清楚的。

一頓操作猛如虎,然後快速掃碼付錢了,拽著季柏找了一處落地窗旁邊的位置坐。

窗外是一汪蜿蜒的人工湖,湖上有黑天鵝正游來游去,深紫色的花朵沿著河岸開放,秋日是個漂亮的季節。

季柏卻顯得不是那麼高興,兩人坐下來以後,眼看四下無人,他很認真地對葉芊芊說:「我們出來約會,你可以讓我付錢嗎?」

葉芊芊本來高高興興地在看窗外的風景,聞言便是一臉懵懂地問道:「為什麼啊?」

這還有什麼為什麼啊?

季柏覺得,就算兩人是普通朋友,他和女生在一起的時候也沒有讓女生付錢的道理啊,更別說這位還是他的女朋友了。

被女朋友搶著買單,他真的很介意啊!

葉芊芊見季柏的臉色真心不太好看,看來是真的很介意。

她依舊有點不明所以,小心地問道:「你是這麼……要面子的嗎?那我答應你,如果有第三人在場的話,我都不跟你搶單好不好?但是今天就我們兩個人,不用這麼介意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