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焰散了,他還是毫髮無損。

蘇瑩道,“沒用的,他那副身軀憑我們的力量可能根本就傷不了,除非你去。”她看了看蒼無惑。

“不對呀,現在的關鍵不是找那個石頭嗎?不要和他搞呀!”他覺得還有很多這樣的東西,否則蘇瑩怎麼會這樣。

“沒用的,那些東西你以爲真的這麼容易找到嗎?那些石板都是用來給你們轉移注意力的陷阱,結果還是一個不剩下的給你們弄開了,它們的破壞就是啓動這陣法的關鍵!”

象棋俗人 蘇三冷笑着,“臨死前你們還有什麼好說的?一羣傻子。”

蒼無惑又坐回到了幻約上,很是悠閒,而與此同時,前面那個小孩模樣的人也跟着蒼無惑數起了數。

“三,二,一……來了!”

他們笑了出來,異口同聲。 砰!

巨大的影子在碰撞着上方的屏障,傳成一陣陣顫音,迴盪在所有人的耳朵旁,振聾發聵。

這身影巨大,猶如遮天蔽日一般,光線都暗了下來,時不時的從上方還有熾熱的氣息流動,沒過多久,蒼無惑等人就聽到了破裂之聲。緊接着一個巨大的爪子就伸了進來,它用力的掰開這屏障,露出了一個巨大的龍頭,兩排尖銳的獠牙讓人看得心驚肉跳。它的鼻子吐着息,雙眼陰冷而高傲。

“找到你了,螻蟻!”

與它外貌不符的是它的聲音是個女孩聲音,清脆悅耳。

“噗哈哈哈!”

聽了這麼多次蒼無惑還是忍不住笑了出來,這和自己到底什麼仇什麼怨的,追殺了自己這麼久,現在都到別人的陷阱裏面了,她還是追了過來。

(做一隻龍有這樣的毅力感覺太不好了,可怕。)

他這麼一笑,周圍的人都倒吸了一口涼氣,這還是第一見有人這麼對一隻龍的,二話不說上來就是嘲諷。

“不要命了吧?這可是出現在混亂區裏面的那隻龍呢,沒有城主那樣強大的實力誰能震住它!”

“哇哦,這個小哥哥果然是我的菜,太有魄力了,我好崇拜他~”

蘇瑩眉頭都冒冷汗了,這什麼人呀,怎麼這麼作死?

沒有等這裏複雜的心理,蘇三忍不住了,他飛到了空中。

“閣下不知爲何闖入此處,還請快速離開,不要妨礙了我等大事!”

那母恐龍翅膀一震就飛了進來,巨大的身軀猶如泰山一般,再看蘇三時他已經小得微不足道了。

“哦?螻蟻也敢提大事?吾輩要做什麼輪得到你管?”

她也是傲嬌,無論到那裏都是一副趾高氣昂的樣子,誰的話都不聽,只按照自己心意辦事。此刻只是覺得眼前的這個似人非人的傢伙特別礙眼,居然擅自跑到這麼高的高度,他們只配用來俯視。

蘇三感覺到了她的恐怖,猶豫着是否要動手,不過還是語氣比較溫和的說道,“希望閣下可以考慮一二,待這事完成之後我等必然邀請閣下到府上做客,奉爲上賓,如何?”他還是比較謙遜有禮的。

蘇瑩破口大罵,“吃軟怕硬的東西,有本事直接上啊,別以爲我不知道你心裏早就像把她給千刀萬剮了,藏什麼藏,直接一點不好嗎?”

她這兩句話就像是火上澆油,他們之間稍微緩和一點的微妙關係立刻又冷了下來。

這時候蒼無惑怎麼可能坐以待斃,有坑不挖枉爲君子!

“蘇三哥哥,說好了你要保護我的,下面這些人都要搶我的寶貝神劍。”他厭惡的看了蘇瑩等人一眼,飛到了蘇三後面。他本來看起來就比較小,此刻還真像一個求助的人一樣。“還有她,還有她,她也要搶我的劍,你要是幫我趕走他們我會按照約定把它借給你一年的。”

(傻眼了吧,我這一年的期限誰能不信?)

蒼無惑突然的“反叛”讓下面的人哭笑不得,莫涵煙抓緊了手,這人這無恥的表現太像一個人了。

這還沒有完,蒼無惑十分肉痛的把那劍慢慢的遞了過去,“蘇三哥哥,你就用它把他們打敗吧!”

蘇三被他這猝不及防的舉動嚇到了,他該不會真的是要遞過來吧,這坑人的東西誰要啊,這母龍看起來就是不能惹的那種,而且感覺還打不過。

錯愛成婚 “果然,螻蟻就是螻蟻居然還想妄圖打敗我!去死吧!”她突然就暴怒,巨大的爪子就要在蒼無惑把劍給蘇三的時候拍了出來。

蒼無惑暗中得意,爆發了極限躲開,而蘇三被鎖定,猶如陷入泥潭,只能硬抗!

“加油啊!”蒼無惑在後面大喊,又給他們使了個眼色叫他們快點離開這裏。

(愣着幹嘛呀,人家把結界都打開了,還留下來幹嘛?)

“我要殺了你!”蘇三勉強接了下來,滿是憤怒,對蒼無惑恨到了極點。

“哦? 錯愛:欠你的幸福 就憑你?”那母恐龍露出不屑,抓着蘇三就把他按在了地上,地面凹陷了下去,他掙扎着居然沒死。

“我要殺了他,不是你……”他委屈到了想哭的地步,又被誤會了一次。

可她會給蘇三機會嗎?顯然不會巨大的腳掌按住的蘇三隻露出了一個頭,她的口中醞釀着熾熱的龍息就要了結他。

蒼無惑大驚,慢慢的飛到了那屏障的破口,他不敢再繼續待在這兒了,這暴力恐龍殺了蘇三下一個目標肯定是他。

“媽的太可怕了,肉球我們走……”

他不管這裏的事了,再不走就真的沒機會了,但唯一有一點疑惑的是和蘇瑩的那羣人怎麼一點反應都沒有,他們似乎一點也不怕這龍,一點擔憂也沒有。

(啊,不管了,要是被這母恐龍抓住了腸子都給我拉出來,想想都害怕。)

就在他要走出這屏障的時候那碎裂的地方居然在開始閉合,而且這速度非常的快,眼看着是來不及了,蒼無惑心裏不甘,爆發了全力,身子瞬間消失,啪的一聲直接撞到了上面,摔落下來,弄得頭暈目眩。

“放開我兒!”

蘇聶老頭的聲音飄忽忽的傳了過來,迴盪在所有人的腦海中。

可她的火炎已經噴射出來,停止不了。奇異的事情發生了,所有人都看到那半空中的火焰就在要接觸到蘇三的時候慢慢的消失了,憑空消失了。

“嗯?”

那血霧被蘇三還有這龍一搞,早就消散了大半,現在隨着一個腳步聲它們又慢慢的彙集了過來。終於可以看得清楚了,走在前面的就是蘇聶老頭,他的後面還跟着一大羣的人,看樣子是有備而來。

“飛龍一族的人,你跑到我家的地盤來所謂何事?”他手裏拿着一根柺杖,往地上一駐,威勢散開,母恐龍居然被震得後退了兩步。

“父親,救救我!”蘇三狂喜,等了這麼久蘇聶終於還是來了。

蘇聶老來得子,對他寵溺萬分,容不得任何人欺負他的孩子,現在對這飛龍一族的人也是冷眼相待。 這一刻,在這巨大的盆地當中能來的人全都來了,在蒼無惑眼中這就是一鍋大雜燴,要準備開燉了,爲了安全起見還是跑到鍋邊去的好,中間的水煮沸得最厲害。

在蒼無惑這邊退後的同時,蘇聶老頭不知道動用了什麼手段,七彩的光芒閃爍,把那巨大的龍給抓了起來,一點反抗的餘力都沒有。那七彩的光芒出現在他面前,化作七根彩色的繩子,而她也再次變換成了人類的模樣,被捆了個結實。

“人類,你知道我是誰嗎?竟然這樣對我!有你好受的。”都到這個時候了她還是這樣倔強,一點也不屈服,看得蒼無惑很是無語。

(拜託有點腦子好嗎?這一路上難怪被我耍成這樣!)

蘇聶老頭抓住她,隨手一丟,一點也沒把她當一回事。

蘇三卻死來了興趣,抓起她就跑到了後面,拳打腳踢少不了伺候的,這還沒算完,他洶涌着瘋狂,要繼續折磨她到死。

“這女恐龍這次我看你怎麼死,哈哈哈!”蒼無惑和小肉球跟了過去,遠遠的看着,就像看戲一樣,那模樣就差拿點瓜子出來了。

場面回到蘇聶這邊,這老頭帶着一大羣的人走到了蘇瑩等人面前。

“瑩兒,這次多虧了你,否則我從哪去找到這麼多的高手?哈哈哈,快回來,這一次我給你最大的獎賞。”

蘇瑩冷笑着,對他的話不以爲意,就在剛纔羅傑就把一切都已經說明了,這一場較量現在纔開始!

“好了,我也不躲躲藏藏的了。”羅傑把面具取了下來,不過後面的人卻是沒有這樣做。“沒想到吧,他們的頭領就是我,你這老不死的一切計謀我都看穿了。”

蘇聶依舊是慈祥的面容,不知道的人真的會覺得他就是一個和藹的老爺子,可這面目下到底隱藏了什麼或許只有少數的幾個人知道了。

“你倒是很大膽嘛,真的就把異能組織暴露出來了。老夫一直以爲你是個聰明的人,可沒想到卻是這樣愚鈍,你都身陷此陣當中了,即便你看穿了又如何?還不是要死路一條?”

“蘇聶啊蘇聶,你說你怎麼就這麼傻呢?真是人到年齡就不中用了嗎?你覺得我們這樣有恃無恐的還在這裏就真的沒有一點準備嗎?你真是傻得好可愛!”

“哈哈哈,真是笑得老夫牙齒都要掉了,我還真想看看你有什麼準備,千萬要給我一個大驚喜,不要讓我失望了。”

“哈哈哈,那是當然,這個大驚喜絕對讓你傻眼。”

這一大一小的看起來都隔了兩代了,一見面就開始互懟,看得兩邊後面的人都傻眼了,一向都是慎重穩定的首領此刻就像換了人一樣,要是沒有他們在估計都會扭打在地上一團。

“來呀,老夫就要看你怎麼辦!”

“哈!誰怕誰呀!兄弟姐妹們都給我上,這老頭七彩鎖天繩都用了,現在沒有法寶了!一隊二隊三隊,一套方案使用,其餘的人格殺勿論!”羅傑一身衣服看起來就是孩童的,這是王嵐芷的癖好,一定要他穿童裝,說來他也是火大,又不得去違揹她。

這一隊人紀律嚴明,分工明確,他們在羅傑的指揮下動作迅速,很快就把這老頭包圍了起來,而自己就退後到了遠處,羅兵一直守在他的身邊,寸步不離。

那十多個人手裏拿出了奇怪的棍子,插在了地面,由莫涵煙主導,天空中突然電閃雷鳴,金色的閃電變化着,不一會兒就成了紫色的閃電,這樣的閃電一條一條的在空中凝聚,一股不亞於ss級別的氣息突然形成,這樣的威勢強大非常,全部都鎖定了蘇聶,只要他一有異動,它們就去對他做出最瘋狂的攻擊。

蘇聶還是面不改色,“老夫還真是小看你們了,這雷龍八陣圖你們都能拿出來,真是好大的手筆。”

羅傑在遠處笑着,“彼此彼此,相比於你的陣法,我這還全是小兒科了呢。你唯一的缺點就是太過於目中無人,要是能改一改這壞毛病,當初我剛來的時候就直接把我們殺了,哪還有這麼多事呢?”

原來他們早有仇怨,都是隱忍到了這步田地才爆發。

“不殺你你以爲是爲了什麼?當然是留着你們有用處了,老夫還是那句話,你太高估自己了,一直都是。”

羅傑臉色一變,覺得有些不對勁了起來,是什麼不對勁呢?

周圍的血霧還在,不過它沒有靠近過來,一切都顯得小心翼翼的,這不是重點。有什麼不對呢?飛龍一族的那個女人?也不對,他正在被欺負着。他突然看見了那邊的戰鬥,是異能組織和月鴿成員之間的戰鬥,這戰鬥幾乎是一邊倒的局面,對他們而言是好事……

(等等!這贏得太簡單了點,局面幾乎是一面倒,許多的月鴿中的高手很快就被消滅了,而自己這邊的人一點傷亡都沒有!)

他在原地轉着圈,手捂住了自己下巴,看到了蘇聶興奮的表情,是什麼時候他的表情……變了?

(不不,他從一開始就是一副勝券在握的樣子,一點也沒有……反抗?)

“哼,果然是老滑頭,是什麼時候……哈哈,我知道了。”

“臭小子,老夫讓你們知道什麼纔是真的薑還是老的辣!”

他手一揮,手下的人突然都停了下來,異能阻止的成員抓住這個機會,三兩下就把所有人殺死在地。

“你還真是殘忍,對自己的人都不放過。”

蘇聶張開雙手,終於大笑了出來,他用力拽緊自己的拳頭,全身都在顫抖着。

這時候,那些血霧分了很大的一部分出來,朝着蘇聶的地方涌了過去。

“不好!不要管那東西了,趕快離開!”羅傑招呼他們,羅兵拿出了一個龜殼一樣的黑色東西,把它丟在了遠處,拎着羅傑就走了進去,後面的人緊跟在他們的身後,都進去了。

“玄鬼戰甲,王嵐芷這女人把這東西都給你了,她還真是愛你呀!可惜了,她的一片好意你是享受不到了!”

劇烈的血腥氣味升騰,眨眼間就覆蓋住了這個盆地,變得一片血紅,所有的生機都涌入了那些血液裏面,它們要把這裏的生氣吞噬殆盡。 蘇聶在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恢復着自己的青春,無數的血霧被他吞掉,白頭變成黑頭,臉上的皺紋快速減少,充滿了光澤,不多時就變成了一副中年人的模樣。

龜殼裏面羅傑指揮着衆人,他們向着來的地方前進,那裏早就被他們打通了,有那個陣法在,可以出去,只是沒想到這蘇聶老頭如此老奸巨猾。

“沒事,只要我們還在這玄武戰甲裏面他就奈何不了我們!”

這玄武戰甲確實厲害,能勉強斷絕和外面的聯繫,此刻那厚重的龜甲上面傳來了碰撞之聲,蘇聶在全力擊打着它,不過幾次嘗試了之後他就停了下來,似乎沒有起到多大的作用。

“這樣的神級寶貝都被你們拿出來了,老夫認輸。不過這樣強大的東西想必你們需要很多的能量去支撐吧,哈哈,我就看你們能堅持到什麼時候。”蘇聶老頭的聲音傳了進來,他在外面守着羅傑等人,以便於隨時動手。

沒有過多久羅傑等人就傻眼了,他們回到那巖壁旁邊的時候發現這裏已經被完全破壞了。

“修復這個需要多少時間?”羅傑沉聲道。

“大概要三個小時……”

“我們現在還能撐多久?”

“兩個小時,如果啓動備用能源的話還能撐半個小時……”

羅傑沒有灰心,指揮着他們把這玄龜殼靠近巖壁,只要在這內部同樣打通一個陣法就可以出去,只不過還需要一個人到外面去連接。

“內五隊交替進行能源傳輸,其餘的人抓緊時間休息,能撐多少時間是多少時間,大家放心,還有一條線連接着我們。”

他們又振奮了起來,知道羅傑的能力,這下安心了不少。可好事多磨,在這龜殼內部,在他們進來了時候有一個影子也跟着進來,它悄悄的潛伏在角落裏面,等待着最佳的出手時機。

與此同時,蘇三用一條不知道什麼做的鞭子狠狠的抽打着地面上的飛龍。

“叫呀,你再叫呀,叫破喉嚨也沒有人來救你!哈哈哈,讓你得瑟,飛龍一族的人很了不起嗎?狗眼看人低的東西,老子都這樣對待你了,你還是不相信我,狗東西!看我不打死你!”

他一鞭一鞭的抽打在她身上,每一鞭過後都有血痕留下,鮮血滲出,那血是龍血,和人血不一樣,白色的血液,蒼無惑也是第一次看到。

豪門小俏妻 這血液充滿着生機,和四周血腥的味道截然不同,帶着一股芳醇,看得蒼無惑口水都要流出來了。小肉球也是,眼睛睜得大大的,目不轉睛的盯着她流出的血液。

“爲什麼沒有奪走她血液中的生機?咦,這麼一說好像我對這陣法也免疫了?怎麼回事?”

血霧鋪天蓋地的涌出,他怎麼會沒看到,只不過那一瞬間也逃不掉了,他乾脆待在這裏,結果好像一點事都沒有。

“惑修斯,這個陣法歸根結底還是那個嬰兒爲主導,是它決定了這生機的吸取程度,知道這飛龍爲什麼沒有被吸取嗎?”小肉球揹着雙手,雖然那雙手已經快要看不見了,不過它還是一副我知識很淵博的樣子,看來又是要教育蒼無惑了。

“行,加一天的量!”

它男子的點了點頭,心中暗自高興,“飛龍一族的生命等級很高,那個嬰兒雖然吞噬了無數的血肉,可再怎麼進化也和飛龍一族的生命等級有很大的一段差距,低等級是不可能吸收得了高等級的。你如果能解開第二層人體極限,基因的極限,到時候一定要向高層次進化,進化的等級越高,那麼未來的成就就越是不可限量。”

“那我什麼時候能解開第二層人體極限?”蒼無惑有些鬱悶,卡在這第一人體極限的時間已經太久了,現在全力爆發能把肉體提升20多倍,可感覺身體還是陣空虛。

小肉球哈哈哈的笑了出來,對於蒼無惑這副模樣它很感興趣,“你這叫什麼解開第一人體極限啊?只是加強了幾十倍身體的強度而已,遠遠沒有解開第一人體極限。”

“那怎麼……”蒼無惑還想詢問,可肉球打斷了他,它看着變成飛龍一族的少女,這時候蘇三眼中似乎有一團火,他放棄了鞭打她的慾望,向着她走了過去。

“惑修斯,怎麼樣,有什麼想法嗎?”

蒼無惑疑惑的看着它,“幹嘛,別想讓我救她,這是母恐龍應得的報應!”

“你就是見識太短淺了,你知道飛龍一族什麼樣的龍會這這樣乳白色的血液嗎?”

蒼無惑搖了搖頭,表示不知道,知道纔怪吧。

“哎,先救她!否則蘇三吞噬了她的血液就會進一步的魔化,這一次可能就是完全體的魔化,到時候我們都打不過他了。”肉球有些急了,這萬萬沒想到她居然是飛龍一族中那樣的存在此刻要是被蘇聶知道了他定然會放棄追殺羅傑等人,全力來爭奪她了。

蘇三雖然是魔化,但他的身體還是很大程度上保留了自己原有的模樣。她流出的血液似乎對蘇三具有別樣的誘惑力,看得他十分的興奮了,此刻腦海中就是吃吃吃!還有和她完全的交融,融合!

“人……人類,你……你要做什麼?”

她的臉上終於表現出了驚恐,就算是被如此虐打也從不服輸的她此刻也是害怕了,這個人類,渺小得如同螻蟻的人類居然對她產生了非分之想!

這七彩的繩子十分結實,她動彈不得,手腳都被綁了起來,一點力量也用不出,此刻想要恢復本身也不行。

她這傷痕累累的模樣,加上楚楚可憐的樣子,本就美麗的面孔此刻惹得人是想要去抱着她,憐愛三分。

蘇三已經失去了自己原有的意識,化魔本就是一件容易失去心智的高危事,現在他被這麼一誘惑心裏的慾望竟然全部都被勾了出來!

他衣服一丟,向着地面的她就撲了過去,口中的唾液止不住的流出,本能加上慾望,讓他失去了自己。 這是一個千載難逢的好機會,蘇聶在那邊守着羅傑等人,母恐龍又被抓了起來,現在最大的威脅蘇三又被迷惑了心智,他的意識全無,這樣的機會蒼無惑怎麼能錯過,不由小肉球勸說他也會上。

“這纔是當一條鍋邊魚的好處!”

母恐龍動彈不得,只好閉上了眼,就在蘇三要接觸到他的時候,蒼無惑拿着幻約就刺了過來!一劍就命中他的心臟,捅了個對穿,收劍回來蒼無惑瀟灑不回頭,一腳踢開了蘇三的屍體。

“這種撿人頭感覺就是舒服。”他自顧自的說着,蹲下來看着閉上了雙眼的她。

醫武兵王 “喂,你叫什麼名字!”蒼無惑很好奇。

她察覺到了不對勁,睜開眼時看到了這個被追殺了大半個月的人類,露出不可思議,再看了看地面,那個想要對她施暴的人類胸口淌着血,一動不動了。

“螻蟻,不需要你的同情,快滾!”

“哈呀?都這副模樣了你還這樣,不知道人外有人天外有天嗎?”蒼無惑也是無語,這女人也太強勢了吧,一句好話都不會說。

這時候小肉球不知道從哪裏拿出來了一個杯子裏很是乾脆利落的跑跑到了她的身邊的沒有理會她皺着的眉頭,對着她的傷口居然就開始接血!

“我靠,這纔是真男人,肉球我第一次看好你!”蒼無惑也不理會這母恐龍了,拿出了自己最好的水壺,還找用幻約在她傷口下刮,看樣子是一點也不準備浪費了。

“你……你們!”她氣得想要爆發,奈何絲毫動彈不得心裏把眼前這兩個殺千刀的螻蟻捏死了千萬遍。最後那傷口到了她的臉上,蒼無惑擡起她的下巴,略帶調戲一樣的看着她,然後用刀子把她臉上的血一絲不留的颳了下來。

“哇!這麼大的一壺,都可以用來泡澡了!”蒼無惑看得興奮了,而小肉球卻是絲毫不客氣的開始喝了起來,這龍血似乎讓它嘴了,搖搖晃晃的滾了出去。

嗝~

它的眼神有些迷離,向着她就走了過來,目標正是她胸前的那一對。蒼無惑愕然的看着這一切,有些傻眼了,這龍血的誘惑就這麼大嗎?他拿出了一小杯,在眼前晃了晃,有一點粘稠,看起來有點漂亮,上面一層亮晶晶的,香味四溢,罪人的氣息充滿了鼻腔。

“啊……”

他有點忍不住了,用舌頭舔了舔,冰冰涼涼的,不舔不澀不辛,口感還不錯,他一口就喝了下去。這一口就讓他終身難忘,頓時就感覺那血液如同是火一樣,從口腔蔓延到了喉嚨,最後在腹中燃燒。他的身體開始發燙,不多時就開始冒煙,身上的衣服突然就着了火,成了一個火人。

“啊呼呼,啊呼……哎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