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何況.普通武者凝聚的天龍印.只有很微弱的龍氣加持.

但顏宇有盤龍屍身在.還有祖龍之氣.這兩股力量.在天龍印上煉入的龍氣.超乎想象.

在晉陞到一印天龍階后.開發的龍鱗.總共達到了百萬枚之多.浩瀚如海.懸浮在他的肉身里.形成一個龍鱗國度.

顏宇手指蠕動.天龍印浮在身前. 太白掌門 砰」地擴散開來.化作一頭龐大的天龍.纏繞周身.浩瀚的天龍之氣.鋪天蓋地.

「看樣子.以我目前的實力.起碼可以抗衡普通的三印天龍階武者了.」顏宇眼中閃爍著精芒.

畢竟.他渾身的天龍之氣.太過雄厚、凝練.又有著數以百萬枚的龍鱗精元加持.氣海達到了恐怖的程度.

加上他修鍊的「大都天雷體」這等強橫的王級煉體戰技.幾乎能輕易秒殺同級.

「現在.可以去看看那劍意種子了.以我目前的修為.還不至於被劍意種子斬殺.」

顏宇說著.緩緩地朝地宮大殿盡頭而去.

只見在大殿深處.是一根根倒塌的古老石柱.斑駁的石柱彰顯出古老之意.

而在石柱旁.一朵紫色蓮花綻開著.


蓮花的中心.是一枚耀眼的銀白色光珠.

光珠核心.懸浮著一道劍光.

這光珠顯得微小而普通.可是當顏宇站在紫色蓮花旁邊時.催動氣海.試圖去觸摸上古劍意種子.後者卻暴動起來.

平靜的上古劍意種子.銀光暴射.千萬道劍氣.凝結成一條龐大的劍龍.生生把顏宇的氣海給震碎了.

「這上古劍意種子.好像具有一些神通.不容侵犯.果真是難以煉化啊.」顏宇苦笑著.

「那是自然.上古劍意種子.都是上古劍道強者.將自身領悟的劍意.凝聚而成的種子.具有劍道強者本身的意志.也就有了靈性.」盤龍元靈道.

「要降服上古劍意種子.不能來硬的.恐怕需要慢慢地領悟.而且不能對它具有敵意.否則跟它鬧掰了.會兩敗俱傷.」

顏宇掌握了煉化上古劍意種子的方法.

隨即.他走到巨柱中間.盤身坐下.

催動紫府靈胎.一道道朱雀靈火.攜帶著精純靈力.罩在了上古劍意種子上.

之所以用靈力將其籠罩.是因為顏宇想探查這劍意種子的威力.究竟如何.

「果然很強橫.如果我能把它煉化了.出去就能秒殺魏宸他們.只不過.在風荒羽面前就差的太多了.還是要夾著尾巴做人.」

「你知道煉化上古劍意種子的方法么.」

顏宇搖了搖頭.

「你掌握了方式.不能強行煉化.可是最根本的.還是要以劍淬體.以身融劍.」

「以身融劍.」

顏宇似乎有了幾分明悟.

以劍淬體.就是將上古劍意種子.煉入體內.

以身融劍.說的是把上古劍意種子.跟肉身血脈完美融合.

現在.顏宇神通強大.領悟起來任何東西.都十分迅速.

「那就開始吧.」

顏宇盤膝坐下.雙臂伸開.天龍之氣自兩臂沖了出來.將上古劍意種子覆蓋.

旋即.那劍意光珠.從紫色蓮花里飛旋而起. 「太初宮.原來你們也要趟這趟渾水.看來元門的確招人恨.」

青年神色陰邪.手中巨劍不由握緊.澎湃的劍氣.沖入地面.炸起百丈沙浪.

「你的這兩頭靈寵.都有著太古血統.將來最少會達到仙獸級別.我一定要奪去.」

說罷.青年撥轉巨劍.身形猶如雷霆般掠向顏宇.

太古龍魔有著太古神龍血統.一眼就能看出來.

而靈曦並非靈寵.乃是仙器.身上迸射的仙氣.會令人以為她有著太古血統.

「來吧.」


面對著破空刺來的巨劍.顏宇手中黑光一閃.斬魔劍緩緩凝現.火紋流轉.

之前.顏宇催動斬魔劍.單純是以氣海駕馭殺敵.並不施展任何劍法.

而如今他煉化了上古劍意種子.對於劍道的領悟.大為攀升.

一劍斬去.融合了太白劍意.劍威比之前強大了幾倍.

錚.

巨劍跟斬魔劍憑空碰撞.萬道劍光.四方攢射.空間都是轟隆一震.

不過.一劍下去.兩人卻是戰成了平手.

「劍意.你居然領悟了劍意.」青年大駭.

他用劍.是以氣海轉化成劍氣.跟之前顏宇相同.純粹是以力取勝.

而顏宇卻施展「劍意」.比對方高深了許多.

若不是顏宇領悟的劍意太低.而且修為又弱.不然絕對可以一劍斬殺對方.

「太白劍意.一劍破虛空.」

顏宇掌印變幻.體內太白劍意.源源不斷地融入斬魔劍.

頓時.斬魔劍如同具有靈性一般.震動起來.萬丈劍光.席捲天地.

「這麼微弱的劍意.就想要斬殺我.無生劍法.」

青年緊握巨劍.施展出一種極為精深的劍法.整個人都化作一把天選之劍.主宰殺戮.

轟.

劍意撕破虛空.跟巨劍碰撞.迸射出通天蓋地的劍氣波動.


在這般暴動的劍氣落定之後.兩道身影.一同倒射而出.誰都沒有佔到半分便宜.

「看來太白劍意在這傢伙面前.倒是沒有任何的優勢.不過.只要我能繼續領悟太白劍意.不出多久.就有秒殺他的實力.」

劍意種子.只是一種劍意的本源.代表著一種劍道.

煉化了太白劍意之後.顏宇就掌握了太白劍道.

之後.他便能憑藉自身對劍道的領悟.壯大太白劍意.一直達到最巔峰的威力.

若是他的劍道天賦.比開創太白劍意的劍道至尊更逆天.那到最後.就能突破太白劍道的禁錮.開創新的劍道.

「怎麼.想單打獨鬥殺我.真是狂妄.霸天戰拳.」

青年一聲厲喝.身形暴沖而起.騰入半空.隨即渾身天龍之氣迅速凝聚.

黑色天龍之氣.如同雷暴般轟隆隆震動.結成一個龐大的霸王拳.

「拳破天地.」

咚.

鋪天蓋地的巨拳.狂砸下來.暴烈的拳氣.將地面都沖得塌落下去.

「力如雷神.」

面對著霸天戰拳的狂暴威力.顏宇渾身雷氣奔騰.浩瀚雷波.衝天而起.

一道直徑百丈的巨大雷柱.直通天霄.蒼穹瞬間變色.閃爍起了漫天雷霆.

顏宇周身雷氣爆炸.配合著大都天神雷陣.狠狠地撞向了霸霸天戰拳.

轟.

雷波澎湃百里.天龍之氣肆意衝撞.磅礴的能量波動.令整片天地都陷入暴動之中.

待得暴動平息.兩道身影.都顯得極為狼狽.不過雙方都並未受到太大傷勢.

「這傢伙跟我的實力.在伯仲之間.很難單獨對決殺了他.靈曦.龍魔.你們跟我一塊殺他.」

靈曦點了點頭.玉掌伸出.旋即仙光迸射.一隻龐大的七彩玲瓏印.浮現出來.

而太古龍魔也奔騰起來.龍魔之氣.響徹天地.

隨即.三道身影.一龍、一魔、一器.一同沖向青年.

顏宇天龍之氣、祖龍之氣呼嘯.化作巨龍.將氣海提升到極致.狂沖而去.

三道身影.聯合起來.跟青年站在了一處.

儘管顏宇實力強勁.能以一印天龍階的修為.越級挑戰.又有太古龍魔和靈曦幫助.但那青年卻有著不少的底牌.

畢竟.太初宮有著近十萬年的底蘊.這等古老宗門培養出來的弟子.絕非那麼容易被擊殺.

一番苦戰.雙方誰都沒有將對方鎮壓下去.

「真是難纏啊.看來此番要將他殺死.的確有些不容易.」顏宇狠狠地咬牙道.

「三印天龍階的武者.修為比我們高出太多.而且還有很多不弱的靈寶和戰技.要勝他.當然難比登天.」靈曦道.

此時.青年緩緩地走向顏宇等人.猩紅的眼瞳里.放射出道道寒光.

經過一番大戰.兩方的氣海消耗都十分嚴重.而且.顏宇等人已經不遺餘力.但這青年卻還有著最後的底牌.

「小子.再這麼糾纏下去.可不是好事.既然這樣.那我就送你下地獄.」

青年浮起一抹陰翳.隨即手掌一拋.一隻銀白色方磚.飛旋而出.

這方磚起初只有巴掌大.迎空漲大.化作十丈方圓.像是一座小山丘.盤旋在半空.

「這是什麼靈寶.好奇異.」

目視著巨大銀磚.顏宇心神震撼.

而此時.銀白色方磚.伴隨著青年打入氣海.瀰漫起了雷火波動.

「神火雷罡.」盤龍元靈驚道.

「什麼神火雷罡.」

「這磚是件下品王級靈寶.蘊含著一種異火和一種雷罡之氣.是攻擊力極強的靈寶.具有神火之力.能輕易砸死普通的三印天龍階武者.」

顏宇大驚失色.

「這麼說.那我們豈不是無法應付這塊磚頭.」顏宇苦笑道.

若是被磚頭砸死.這種死法還真是有些特別.

「有辦法.對別人來說.神火雷罡就是滅頂之災.而放到你身上.就不同了.」

「什麼意思.」

「雷罡之氣.你完全可以煉化.用於修鍊『大都天雷體』第三訣.而這神火屬於異火.對焚天鼎來說.有很大用處.焚天鼎器靈會吞噬異火.融入菩提仙火.」

就在此時.青年手掌罩下.銀白色方磚.轟隆隆罩下.


萬丈雷霆.連同衝天的火光.瀑布般暴落而下.驚天動地的力量.令沙暴都崩解開來. WWw.銀白色方磚憑空轉動,表面雷光奔騰,火焰涌動,

神火雷罡,充斥著整片空間,從虛空垂落,轟向顏宇幾人,

此時,靈曦手中托著本源七彩玲瓏印,仙光迸射,好像一個脫凡出塵的仙子,

而太古龍魔渾身滾動著龍魔之氣,宛如太古凶獸發怒,要吞沒八荒,

「你確定焚天鼎會出手么,」顏宇有些疑惑,


「那是自然,焚天鼎如今大損,需要吞噬異火恢復實力,這方磚里存在著一種級別不算太低的火焰,你覺得他會放過么,」

目視著從半空砸落,攜帶著異火雷波的巨磚,顏宇雙瞳不禁緊縮,

「你們退後,」

顏宇令靈曦和太古龍魔退到遠處,隨即右掌光芒一閃,浮動出一道火紋,金色小鼎盤旋而出,

火紋流轉,捲起一股火焰漩渦,「嘶嘶」地噴射,

「小雜種,你今天死定了,你體內的天龍之氣還算不弱,我要把你活活煉化,晉陞四印天龍階,」

青年滿臉陰鷙,像是一隻邪惡的禿鷲,

而當顏宇拋出手裡的焚天鼎時,對方神色頃刻僵滯下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