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想起那個弱雞世界所有人的狀態,周霜霜覺得,自己的描述已經相當保守了。

但丹師一路走來,天資都遠勝於常人,此刻聽聞與他一樣模樣的那人是個廢物,心裏情緒很是複雜……

周霜霜察覺到他突生的意興闌珊,連忙補充道:“但是非常聰明,是在某個領域被稱爲‘第一人’的智者。”

哦?

“他是研究什麼的?”

丹師有點興趣了。

“他啊……”

周霜霜在心底綜合了一下語言:“他……擅長把一種動物的特點,融合到另一種動物上去。”

這麼描述基因融合工程的總負責人,沒毛病吧!

………………

“把一種動物的特點,融合到另一種動物身上去?”

丹師喃喃自語,隨即便陷入了沉思。

周霜霜:……

她說什麼了?

怎麼就一副沉思者的模樣了?

聰明人都這樣嗎?

還是她的智商,真的出了點問題?自己難道再也不是曾經上知天文地理、下知洋流空氣的文化人了嗎?

………………

周霜霜心中小小的惶恐無人得知,但是她的話,確實給了丹師一些新的靈感。

“動物之間的相互融合……那麼,植物呢?植物行不行?”

他看着周霜霜,目光中滿是期待:“植物間的相互融合,他研究出來了嗎?”

植物間的?

周霜霜一愣,那不就是嫁接嗎?

“這個……很簡單的吧……”

她想起高中在植物園的經驗,還有後期學到的一些知識,比劃着——

“就是選準一種植物,在枝幹上斜斜切出一個口,再把想融合的那根植物末端處理好,卡在那個切口上,然後把兩種植物結合處包裹起來……”

“這個,叫做嫁接。”

時間太久遠了,周霜霜的專業也不在於此,此刻描述整個過程,也是稀裏糊塗,模模糊糊的。

但是對於聰明人來說,這個描述,已經是非常足夠了!

畢竟,他缺的並不是過程,而是隻需要一個點!

“果然有資格被稱爲第一人。”

琢磨一下這種融合可能性的丹師,此刻終於心滿意足。

他就說,有資格跟自己同一張臉的人,絕對不是什麼庸才!

那麼,接下來,該研究研究這個“嫁接”的事情了。

植物可以,靈材肯定也可以!

…………………

周霜霜在此刻,回想起過往的那些世界,總算知道了自己爲什麼一路奮鬥的這麼辛苦了——她修錯專業了啊!

華國農業大學,其實才是她的歸宿啊!

但此刻,她已經又接到了新的任務——給丹師找的那些植物一一篩選屬性。

畢竟,最開始實驗,火靈濃郁的靈材,肯定是不能跟水靈的在一起。

在未知領域一上來就高難度,那不是愛挑戰,那是蠢。

而周霜霜雖然沒開靈源,可是丹師已經發現了,她體內靈路是有的,那麼,感受靈材屬性,她就完全可以勝任了。

………………

其實,不單單週霜霜對丹師莫名信任,他對於這個凡人,居然也相當信賴。

這一點,丹師在剛纔已經確定了。

在驗證到她對自己的頭痛有莫名壓制作用後,按照以往的風格,原本該將她扣下,仔細研究的。

可是,面對周霜霜,他明知道這種對痛楚的干擾是不正常的,卻仍舊沒有半點制住她的心思……

事關自己識海里那不知名的威脅,丹師何其敏感,在自己思維跑偏的那一瞬間,就已經察覺到了不對勁兒。

不過,目前看來,這種不對勁兒只是爲了保護周霜霜的安全,所以他暫時也按兵不動,靜靜觀察就好。

精靈之王者祭典 ……………………

靈材的處理不是一時半會兒就能看到結果的,周霜霜之後的任務,還是當個燒火丫頭。

這一次,她在燒火、打蟲子的同時,還接了個任務——確保碧靈木每一次添加的重量,都在一個穩定的範圍。

如果蟲子太大,碧靈木輕了,那就趕緊從別的樹幹上截一點添進去。

如果蟲子小,或者沒蟲子,那就把碧靈木切下一塊兒來。

這個任務,對於如今感知出衆的周霜霜的來說,並不算艱難。

同時,她的大力,配合丹師贈予的靈刃,臨時切一下堅硬無比的碧靈木,當真是沒有半點問題的。

…………………

只是……

周霜霜無聊的看着眼前熊熊燃燒的火焰,看着那顏色在紅彤彤和綠油油之間來回轉換,再看看安穩坐着的丹師,終於忍不住開口問道:

“丹師,您的名字……是什麼呢?”

這個致命問題一出,丹師的臉色肉眼可見的難看起來。

“你到玄天宗來,沒有人跟你說過我的道號嗎?”

看來,他對於自己道號的流傳程度,心中很有數。

周霜霜忍笑:“丹師,我不是說您的道號曦西,我是想問問,您的塵間名字?”

曦西這兩個字一出,丹師連眉頭都蹙起來了。

但是,他抿抿嘴,還是回答了:“我的塵間名字……我都快忘了。”

“大概是……姓陳,名侖,字伯倫吧。” 啊……

果然又是這樣。

周霜霜連表情也懶得做了。

陳伯倫,陳侖,林侖……總之,就是愛糾纏在一起,不知道的,還以爲是什麼樣的孽緣呢!

就是不知道,什麼時候,她能在現實世界見到另一個陳伯倫呢?

不過……

想想陳伯倫次次都那麼聰明,而且還非得折騰點大動靜,一點也不像林侖那樣安穩……

周霜霜甩甩頭——

還是不要見到的好!

…………………

周霜霜的表情相當平淡。

丹師看了她一眼,正待張口說些什麼,卻聽又是一陣熟悉的“卡擦”聲——

下一刻,他已經帶着周霜霜站在丹室外了。

周霜霜都做好捂耳朵的準備了,然而半天也沒聽到裏頭再有什麼動靜。

身邊的丹師眉頭緊鎖:“不應該啊。”

這次的配比,包括周霜霜不斷往火匣中填的碧靈木,他神識掃過,也知道她沒出錯……

“咦?”

周霜霜有點等不住了,扭過頭去看丹室:“爲什麼不炸?”

丹師看了她一眼。

就在這時,空氣中隱約一股清甜的香味傳來。

——成丹了!

周圍一直候着的外門弟子臉上的表情,卻都非常淡定。

彷彿新品丹藥的成丹,並不是什麼大事。

果然,在赫赫有名的丹師手下,因爲炸爐的機率,是和成丹的機率一樣的,所以,那些弟子們早已練就了“寵辱不驚”的能力了。

此刻叫周霜霜看來,便格外有風範了。

…………………

她歡喜的跟在丹師身後,興沖沖就想往丹室裏去。

然而腿還沒邁開,就見迎面十幾個綠油油的小點迅速竄來。

就在這時,她只覺心神一緊,身後有一股無形的能量張開——

那是有經驗的外門弟子聯手張開靈力網,想要儘快攔下丹藥,確保藥性。

丹藥初成,應該是沒有味道的,因爲所有的藥性都被收斂在丸中……而一旦它開始散發各種清香氣息,代表着藥性開始在空氣中溶解,需要儘快攔下它們,然後用玉瓶隔離塞緊……

這纔是真正的告一段落。

這些,周霜霜都已經明白了。

可是……道理她都懂,可困在靈力網中的滋味,還是太難受了!

靈力網中,十幾粒圓溜溜的小綠丸正無頭蒼蠅似的來回衝撞,可是隨着靈力網一步步的收縮,它們衝撞的範圍,也越來越小。

婚不過三 原本按照過往的經驗,他們只需要將包圍圈縮到最小,然後由丹師出手,將它們引到玉瓶當中就行了。

雖說時間長了點,可是最爲穩妥,對藥性的損傷也最小,算是很好的一種收丹手段了。

可是,這次被困在靈力網中的,不只有丹藥,還有周霜霜。

………………

如果是一般人,整個玄天宗除周霜霜外的任何一個人,在這種環境裏,都不會覺得有任何不適。

畢竟,靈氣充裕的地方,反而對他們更好。

可週霜霜沒開靈源,此刻被困在這樣的環境中,不由自主的,她心中一股難以言喻的感覺升騰而起——

吃!

她悚然而驚!

不行!

不能吃!

在這裏吃,衆目睽睽之下,是想搞事情嗎?

這麼僵持片刻後,她終於壓下那股蠢蠢欲動的心思。

但是……被困在裏面,隱隱的那種窒息感,實在太難受了!

周霜霜看着飛旋在頭頂的那些小綠丸,終於按捺不住,整個人後退一步,然後迅速上前,藉助門廊的阻擋向上竄升!

………………

她眼疾手快,此刻幾個外門弟子還徒勞的伸着爾康手,試圖阻攔她的動作時,她就已經在半空中翻轉着,一把將那些丹藥全部攥在掌心了。

額……

看着大家不太好看的臉色,她後知後覺的鬆了鬆手指——是不是……有點不太衛生?

但是丹藥已經抓住了啊,總不能再鬆手放回去?

她正糾結着,旁邊一直安靜看着的丹師緩步走進靈力圈中。

“好了。”

他擡起手臂。

這一次,周霜霜很明顯能感覺到自他掌心四周呈圓環狀散開一道無形的波紋,瞬間衝散了外門弟子們聯合銜接的靈力網。

周霜霜緊繃的肩膀驟然放鬆了下來。

“她只是一介凡人,你們的靈力網對她來說,是有些難以承受的。”

“下次,就由她來收丹吧。”

丹師這話一說,幾個外門弟子連回話都不敢,只是一躬身,齊刷刷說道:“謹遵丹師吩咐。”

周霜霜歎爲觀止。

陳伯倫他……果然不管在那個世界,都是這麼厲害啊!

不過……丹師也沒說什麼,爲什麼這些弟子們都把他形容的那麼兇?

甚至不是兇,而是可怕。

但下一刻,她就知道了——

…………………

接過丹師遞過來的小巧玉瓶,周霜霜一一將丹藥塞了進去,直到最後塞進軟木塞,這才鬆了口氣。

而此刻,丹師看着幾個外門弟子,已經將他們說的頭都擡不起來了。

“你們加一起也都有幾百歲了吧。”

“跟在我身邊,應該也有二三十年……二三十年了,豬崽子也該學會說話了!”

“看看你們,到現在不過是收丹而已,二三十年前的手段,一直用到現在——你們的命都這麼長?情願浪費在這種事情上?”

“腦子呢?”

“腦子是擺設嗎?!”

“二三十年的時間,半點長進都沒有!看看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