貝克一步竄進門內,這一刻他似乎忘記了自己的前世身份,這一刻他只是貝克,他心底湧起一腔熱流,甚至是一腔熱血……

內屋……

「大人,你不能再去了,你的身體,大人……」德尼一手拉著豪斯無奈而急切的勸阻道。

豪斯蒼白的臉上泛起一股堅定,他從奮力從床上坐起來鄭重的對身邊大管家德尼道:「我必須去,這不僅是為了我自己,還有為了一份責任,我無法眼睜睜的看著城內那些平民受罪,身為城主無法保得一方安定,便是我的過失,我不得不去。」

「老德尼,帶我鋼盔來。」豪斯居然在這一刻站了起來,他目視前方語氣頗有威嚴。

德尼有些不忍,他扶著豪斯急聲道:「大人吶……」

「拿鋼盔來……」豪斯這一次大聲道,同時一手抓住大管家德尼胸口的衣服。

德尼看不下去,只好撇過頭去,而就在他撇過頭去的瞬間,眼神忽然一震,正好對上早已經佇立在門口不遠的貝克身上。

「父親……」貝克喃喃道。

貝克的聲音並不大,但卻感覺很有穿透力,豪斯身子骨豁然一盪,他似乎想到了什麼可能性,他眼神瞬間融化而開,徐徐的轉過頭去。

貝克一襲白衣,正怔怔的盯著他的老父親豪斯,已經近五十歲的豪斯,此刻看起來比五十歲更加蒼老,頭頂數根銀色的亂髮,臉上一把鬍子,顯得有些頹廢,就這樣的情形,他還卻還在為城內的平民而擔憂,就這樣一個人,儘管他只是一個小小的城主,但在貝克心裡,豪斯比之那些整天無所事事高高在上的皇族之人更加重要。

豪斯蒼老的臉上,從茫然化為愕然,從愕然化為激動,他的聲音有些發顫,甚至有些吐字不清。

「貝克,是你么……」

貝克只覺得自己喉嚨似乎有什麼東西塞住了一樣,一時間說不出話來,只是點點頭。


兩父子就這樣對視了許久,忽然豪斯臉上湧起一抹病態的殷紅,口中瞬間吐出一大口鮮血,他那對眼睛一縮,身子倒了下去。

貝克目光一瞪,刷,身子一閃便已經來到豪斯的身前將他扶住,豪斯身體本來就很虛弱,這會兒見著貝克外加激動,居然暈了過去。

貝克連忙將豪斯扶上了床,同時間,他單手放置在豪斯的胸口處,神識之力瞬間涌動,這不看不要緊,一看貝克心底忽然湧起滔天怒火,他發現豪斯的身體之中居然有十幾道暗傷,而這些暗傷種下的地方百分之八十都是身體的一些死角處,比如五臟六腑。

這些人體最脆弱的地方,這些勁力極為詭異,呈現出一種幽暗的力量,詭異而且幽秘,這種幽暗的力量帶有很特殊的腐蝕之力,每一刻都在蠶食豪斯的身體啊,貝克如何不怒,不管那位給豪斯種下這暗傷的人是誰,在這一刻那人已經被貝克判了死刑。

其次就是這種暗傷,就算是貝克也不敢輕易去驅除,不過幸好他還有星葯,所以這事情還不算糟糕透頂。

他先是運用自己的星力將豪斯身體其他位置的暗傷,同時暫時性的用星力封住了豪斯那暗傷蔓延之勢,做好了這些貝克才起身看向床上的豪斯,此刻豪斯臉上眉頭舒展了兩分,臉上也多了一抹安詳,看到這裡貝克才微微鬆了一口氣。

「德尼爺爺,到底是怎麼回事,我父親為什麼會變成這樣?」貝克轉身看向德尼問道。

德尼這時候還沒有從驚愕中回過神來,聽著貝克的話,才總算反應過來,此刻的貝克與兩年前相比性格內斂了不少,給他的感覺是一柄裝了劍鞘的利劍,掩蓋了自身的鋒芒。

他暗自點頭一番,然後看了看另一邊的龍泰和薩琳娜,特別是看向薩琳娜有些疑惑,欲言又止。

「德尼爺爺,這是我朋友,跟我一起過來的,不必多慮。」貝克似乎知道德尼心中所想立即解釋道。

德尼恍然的點點頭,然後對貝克道:「少爺,你能夠回來老朽很欣慰,我一直擔心你不回來連城主大人最後一面都見不著啊。」

貝克道:「我在收到您給我的信之後,幾乎片刻不停就趕回蠻荒城了,至於我父親的身體問題,你也不用太過擔心,我們還能想辦法。」

「唉,自從城主大人被人偷襲之後身體就一天不如一天了,期間我們也找過無數的名醫,卻都是束手無策,除非能夠找一位實力超絕的高手或者那些虛無縹緲的強大星藥師,否則……」

說到這裡德尼沒有再說下去。

貝克搖頭,上前一步道:「德尼爺爺,你曾經教過我做人不能悲觀的,現在你怎麼悲觀起來了,父親的病我會有辦法的,我理解你的心情,我現在最想要了解的是到底發生什麼事情了。」

德尼對貝克的話也是半信半疑,甚至以為貝克是在安慰他,也是在安慰他自己,爾後他開始向貝克說起發生在豪斯身上的事情。

隨著德尼徐徐而來,貝克總算明白了具體發生了什麼事情,暗算豪斯的人他也大致猜測到了。

……

大概在半個月前的一個深夜,豪斯正從城門回到城主府,明面上那時候兩國還未有特殊的異動作,但暗地裡他們的野心卻已經在那時候開始了。

豪斯剛回到城主府,一個人走在大院里,還沒有步入大廳,忽然一位穿著黑色衣服的人出現,瞬間在豪斯的背部擊了一掌,豪斯感覺背部傳來劇痛,好在他自己不僅是一位將領級人物,也是一位巔峰大星師,剎那間反應過來,與那位黑衣人相鬥。

一番苦戰下來,豪斯身體多次被那黑衣人重傷,不過兩人的動靜也引起了整個城主府護衛隊的注意,龍泰帶著其下近兩百親衛迅速趕來,黑衣人似乎並不想戀戰將豪斯重傷之後放出狂笑便隱入黑夜中。

龍泰帶人追了一路,卻始終沒有追上那人,而他又怕中敵人的調虎離山之計,於是半途折回城主府。

自從那夜開始之後,豪斯身體一日不如一日,而也是從那天開始之後,兩國忽然大兵壓境,以至於出現目前複雜的局勢。

本部小說來自看書王 謝染在朱七七的面前,明顯討不到便宜,最後不得不負氣而去。我一直注視着高飛凱,唯恐他突然從我的視線中消失了。

果然不久,高飛凱起身跟朱煥天告辭。我也站了起來,緊跟着高飛凱而去。

“周然……”朱七七有些悽迷的看着我,眼裏盡是委屈。

“七七,對不起!我找高飛凱真的有重要的事情,這次若是錯過了機會,不知道哪一天再能遇到一起了。”

我很是內疚,但此刻必須跟着高飛凱。不爲別的,只爲了高爺爺的囑託。

“你等一下,我去跟我爸爸說說。”朱七七說着,幾步走到了朱煥天的面前,拉着朱煥天的手,像是跟他求着什麼。而高飛凱卻一臉漠然的看着他們,隨時準備離開的樣子。

末了,我看到了朱七七跟我招手。我走了過去,高飛凱再一次上下打量着我。

“是你要找我嗎?”高飛凱看着我,一臉的不屑。

“你可知道高沛老人?”我輕聲說了一句。高飛凱的臉色突然大變,他抓住我的雙手。

“你說高沛,你知道他在哪裏嗎?我一直在找他們,幾乎走遍的大江南北,也沒有絲毫的音訊。”

我看不出高飛凱是高興,或是難過。但卻顯得很激動。

“你可知道,老人家也在尋找你?”我的聲音有些哽咽。

“周然,你我先到屋內一敘吧!跟我好好說說他老人家的事情。”高飛凱此刻臉看朱煥天一眼也沒有,直接拉着我的手往屋裏走去。

衆人對我受到的如此殊榮都感到驚訝不已,他們誰也沒有想到一向心高氣傲的朱煥天怎麼多我如此的器重。朱煥天此刻更是對我另眼相看,因爲能夠讓高飛凱所重視的人,還真不多見。

高飛凱和我來到了單獨的一間房間,之後他跟我說起了他的師傅高沛。高沛之前並不是蓉城人,祖籍不祥。高家世世代代以押鏢爲主,到了高沛這一代,已是聚集了很多家財。只是隨着時代的變遷,鏢局也逐漸的退出了歷史的舞臺。

高飛凱自小無父無母,在一次乞討中被高沛夫婦收養。無奈高飛凱在乞討中養成了很多惡習,儘管高沛父母對他含辛茹苦,諄諄教導,而且交給了他過硬的本領。但高飛凱惡習難改,經常和一些狐朋狗友在一起做一起令人不齒的勾當。便在二十多年前,高飛凱和人一起,敲詐他人。


高飛凱當日龜息之功並沒有練到爐火純青,結果被人識破,險些被人打了一個半死。後來對方找到了高飛凱的師傅高沛,高沛因此賠了他人一大筆錢。高沛本來想高飛凱收爲養子,道高飛凱的行徑卻讓高沛大爲失望。後來將高飛凱逐出了師門,在後來高沛離開了祖籍來到了蓉城。


當然更多的還是因爲古墓而來,隨着時間漸漸地流逝。高飛凱的武功也大大的長進了,他終於也明白了師傅當日的良苦用心。只是一別三十多年,想必師傅九十多歲,應該早已去世。高飛凱這才放棄了尋找師傅高沛,哪知道今日聽我提起了他的師傅和師孃,又怎麼不是又驚又喜。

高飛凱武功高深,常常被一些有錢的豪紳請去捧場,撐撐門面。更多的還是高飛凱想炫耀一下自己的武功,當今江湖上,能於他過招的人幾乎是屈指可數。

我看着高飛凱,心裏隱隱爲高爺爺心疼。高爺爺念念不忘的徒弟,此刻幾乎跟從前一個德行,高爺爺若是知道了,怎麼不會難過。

“高叔,高爺爺若知道你仍然是這個樣子,一定會很傷心的。”我有傷感的說道。

“周然,你哪裏知道我的用意?你以爲我是故意在賣弄功夫,招搖過市嗎?你錯了。轉眼幾十年過去了,我時常會想起師父和師孃,但願他們還活在這個世上。所以我故意露出了我師父傳授給我的獨門絕技,如果我師父他老人家還活着的話,自然會來找我的。”

高飛凱好像胸有成竹一般,他故意在四處拋頭露面,原來是想引起他師傅的注意。高飛凱問起我,怎麼會和朱煥天的女兒朱七七在一起,而且今日還找來了親朋好友,和朱七七訂婚。


提起朱七七這檔子事,我的心裏更是苦惱至極。我將我和朱七七怎麼認識,朱煥天之後如何逼婚的事情原原本本跟高飛凱說了一遍。高飛凱聽完之後,反而哈哈大笑起來。

“你小子還還真是豔福不淺啊!朱七七聰明美貌,朱煥天更是家纏萬貫,這麼好的便宜到手,你更要見好就收哦!”

“高叔,你哪裏知道我的煩惱。我對朱七七雖然有好感,但絕沒有到談婚論嫁的那種程度。而且我跟她人早有婚約,又怎麼能夠見異思遷,朝三暮四。只是今日朱七七爲我出庭,免去了我大舅的一場牢獄之災。因此朱七七得罪了衆人,朱煥天便想讓我成爲他的女婿,早有偏袒於我,也好跟衆人有一個說法。可是,這婚訂得讓我左右爲難。”

因爲我跟高飛凱還不是很熟,所以對他我更是暢所欲言,將心中的煩惱一股腦兒的給吐了出來。

“周然,既然如此,我一會跟朱煥天明說,將訂婚的事宜取消就是了,你又何必如此煩惱呢?”

高飛凱卻將我認爲很複雜的事情,看得是那麼的簡單。

“高叔,這樣一來對朱七七的打擊太大了,我是想看有沒有一種折中的辦法。既不得罪孫少等人,也不至於讓朱七七太過尷尬。”

我憂心忡忡的說道。

“周然,一會交給我來處理了。我想他孫少絕不會不給我這個面子,今天我就要和你去看看我的師傅和師孃。三十年了,我也該儘儘孝道了。”

高飛凱說着,便已經站了起來,他拉了我的手出去,和我已然很親熱的樣子。衆人並不知道我和高飛凱在屋子裏談了什麼,此刻對我,居然也是敬畏莫名。

高飛凱走到孫少和趙東閣的面前,抱拳笑道。

“趙兄,孫少。我爲侄女七七今天的所作所爲像你二位道歉了,所以希望你們不要再爲難於她。”

轉臉,他將嘴巴伏於朱煥天的耳邊,也不知道他跟朱煥天說了些什麼。朱煥天頻頻點頭,居然露出了微笑的臉色。

“諸位,今日高兄弟跟周然有重要的事情要辦,小女的訂婚先推遲數日,等周然將手上事情辦完之後,在重新請大家來,一起共飲幾杯!”

朱煥天態度的轉變讓我吃驚,但我知道,朱煥天不會再逼迫我了。只是看到一旁傷心落淚的朱七七,我的心卻更是疼得厲害……

шωш● тtκan● c o 第196章陰謀,這是一盤大棋

直到五天前,豪斯撐著自己重傷的身體去了一趟城牆,才緩解了士氣低落的危機,可是豪斯也因為此事身體再次加重,使得他現在都還在床上躺著。

今天又是五天過去了,城內的謠言又起,說豪斯重病就要歸天了,作為蠻荒城最高指揮官,一旦如別人所說的那樣,那麼軍心必定渙散。

所以豪斯剛才之所以堅持要去城牆露面一趟,可是豪斯的身體比之前幾天還差了許多,強行而去只怕非但不會威懾到敵人,反而會露出端倪讓敵人所乘,因此德尼才不惜一切的阻止他。

聽完德尼的話,貝克陷入短暫的思索,喃喃道:「這樣說來,我有些明白了。」

「不過我倒是有一計必定可以重挫敵人。」貝克喃喃道。

德尼微微一怔道:「難道大少爺還有什麼高見。」


「高見倒是不見的,低見倒是還有的,但是一切就只能等明天,今天我需要一些東西,這些東西相信憑城主府的人力不難解決,這件事還得麻煩德尼爺爺還有龍泰手中的親衛隊。」

「少爺,你有什麼事情儘管吩咐。」龍泰走過來一臉鄭重的道。

貝克點點頭,爾後看了一眼身側不遠處的薩琳娜,繼續道:「對了,德尼爺爺,麻煩你帶我這位朋友去找間屋子安頓下來。」

「這位姑娘么,少爺放心,我立即給這位姑娘找間上好的房間。」在薩琳娜走進來的那時候德尼就看見了,他見貝克對薩琳娜這樣重視,心底隱約猜到了薩琳娜跟貝克的關係,所以他對薩琳娜非常的客氣。

薩琳娜回頭看著貝克,貝克對她道:「薩琳娜,你就跟著德尼爺爺去休息吧,趕了幾天的路我想你應該累了。」

薩琳娜咬了咬小嘴,還是乖乖的點了點頭,之後才轉身碰上對上德尼那慈祥般的眼神。

「薩琳娜小姐,請跟我來。」

「嗯!」

薩琳娜應了一聲便跟著德尼走出了門,兩人出門拐了個彎兒,走入走廊,最終來到一間較為雅緻的房間。

這間房裡面掛著一些書畫,還有一些瓷瓶之類的,看起來較為別緻與新意,薩琳娜一進來就喜歡上了這種地方,在九天拍賣會除了拍賣物就只有他哥哥的劍冢。

古摩珂愛劍,所以薩琳娜看到的最多的除了拍賣品之外便是劍,很少能夠有機會呆在這樣別緻的房間中。

「麻煩您了。」薩琳娜走進屋子眼睛轉了四轉然後客氣道。

老德尼一臉樂呵呵的道:「不麻煩,不麻煩,反正以後都是一家人。」

「呃……」薩琳娜聽老德尼這樣說也不知道應該怎麼解釋,只是臉上兩朵緋紅的彩雲讓老德尼樂得更開了,沒有停留,德尼隨便交代了一下之後就退出了薩琳娜的屋子,沒有打擾她。

薩琳娜摸了摸自己的臉蛋兒,似乎有些發燙,其實她對貝克只是有好感,對只是有些好感而已,她這樣告誡自己。

……

豪斯卧室中,貝克來到卧室裡邊角的一張書桌上,豪斯作為一城之首,在他的卧室中放置有紙筆和書籍這都是很常見的,貝克找了一張白紙,用筆在上面勾畫了幾十個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