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0億公里

太陽系看起來變得有點小了。

1萬億公里

此刻。太陽看起來就是衆多恆星中的一顆。

1光年(10萬億公里)

從1光年的距離看,太陽看起來很小了。

10光年

在這個無窮大的宇宙裏,我們幾乎看不到太陽系。

100光年

“什麼也沒有”,看到的僅剩下恆星和星雲。

1000光年

從這個距離,我們開始在銀河和銀河系旅行了。

1萬光年

我們繼續在銀河系中遨遊。

10萬光年

我們開始接觸銀河系的外圍了。

100萬光年

銀河系看起來就像佛教的“卍”字符,還能看到其他的星系。

1000萬光年

從這個距離看,所有的星系看起來都變得很小,星系之間相距遙遠,同樣的法則統治着宇宙的每一個組成部分。

其大無外,其小無內!

現在我們再回到一開始我們地球上那片樹葉的畫面上,看看微觀世界的景像。

我們朝一個相反的方向,同樣以10的乘方減少我們的旅行距離,直至一個神奇的微視世界。

請仔細觀察宇宙恆定不變的規律,也請想一想作爲人類還有多少是需要我們學習的。

1米

現下我們回到了本次旅行的起點,這個距離我們能用我們的手臂就能夠到

逐漸靠近直到10cm的距離,我們能描繪樹葉的樣子了

從這個距離,我們能觀察到樹葉的結構

細胞組織開始得以展現。

100微米

此時,細胞得以清晰的展現。你可以看到細胞之間是怎樣結合起來的。

10微米

現在,我們的旅行將進入到細胞內部。

1微米

可以看到細胞的核子。

1000埃(一億分之一釐米)

我們再次更改我們的測量單位來觀察更微小的事物,現在你可以看到細胞的染色體了。

在這個微觀世界裏,可以看到細胞dna鏈。

10埃

可以開始研究染色體塊了。

1埃

這看起來像是電子的雲叢,這些是形成我們世界的碳原子。你是否發現微視世界的景觀和巨視世界的景觀是如此相似?

10皮克米

在這個迷你世界裏,我們能觀察到電子圍繞原子運行。

1皮克米

核子和電子運行軌道之間是一個無限的空闊的世界。

100飛米

從這個難以置信的微觀世界裏,我們可以觀察到原子核。

10飛米

現在,我們可以觀察到碳原子核。

1飛米

現在我們進入科學想象的領域,與質子面對面了。

1/10飛米

仔細研究一下夸克粒子,現在我們沒辦法再走近了,我們已經處於目前的科學能到達的邊界了,但它肯定還不是真理的邊界!

夸克再往下就是一股無形的能量了。組成這個世界的不是物質而是能量,而能量又是怎麼來的,如何運作的呢?

佛陀說,一沙一世界,又說,萬法皆空。那麼現在想想,你是宇宙的中心嗎?你是世界萬物中的一個特殊的創造物嗎?在這些邊界外是什麼東西呢?有所謂的“邊界”嗎?

請注意,往“下”我們只能走到10的16次方的距離,然後到達我們目前的知識所能到達的邊界,但是往“上”,我們到了10的23次方的距離然後停下來了。

那麼,誰能說我們的科學已經能破解所有宇宙和生命的奧祕?也許,今天的科學只是認知世界的初級階段,比起幾百年前科學證實地球是圓的,是繞着太陽轉的階段進步了一點點而已。終極真理或許需要從另一個方向:哲學乃至宗教才能獲得。 第088章

「那洛神醫離去多久了?」墨九狸問道。

紫夜跟她說了,目前為止雪狼族並沒有人類存在,說明那人已經離開了!只是不知道離去多久了……

「已經有十年有餘!」雪狼族長臉色難看的說道。

墨九狸拿出一粒丹藥,給雪狼族長服下,然後又問了一些事情,便在這並冰屋內,等候雪狼族收集雪蓮回來,墨九狸再為它們煉製解藥……

墨九狸三人,也從雪狼族長,和雪狼族大長老的口中得知了一些事情。雪狼族長猜測那洛神醫應該是為了那玄脈而來的……

可能是早就預謀已久,剛好趕上了雪狼族長的配偶早產,藉機來到雪狼族領地,因為雪狼族對人類的排斥,他又只有一個人,才會選擇慢性毒藥……

只是現在墨九狸等人,還猜不出來對方想要獸魂做什麼,只有紫夜在聽到獸魂時眼神閃了閃,卻並沒有說什麼……

雪狼族長也讓大長老,去冰室將冰封了十年的孩子拿過來……

「對了,九狸,噬獸靈是什麼毒?」顧琰好奇的問道。

「是一種抽取魔獸靈魂的毒藥,這種毒藥只對魔獸有用。而且對實力太強,或者太弱的魔獸效果並不好!最好就是神獸以上,神獸五級以下的魔獸最好!」墨九狸解釋道:「只是,不知道那人抽取那麼多雪狼的獸魂,想要做什麼了?」

「難道是煉丹?」顧琰想了想道,覺得那人真是太惡毒了。

「不清楚,這要問當事人才知道了!」墨九狸也實在猜不出對方的意圖。

「對了,為什麼你們能夠說話,卻不能化形?」墨九狸看著雪狼族長問道。

「唉……具體的我們也不清楚,我們雪狼一族世世代代就住在這裡,從來沒有離開過這片雪原,不是我們不想離開,而是我們也無法離開這裡……」雪狼族長輕嘆一聲說道。

墨九狸這才知道,原來這個雪狼族的領地,連它們自己都不知道什麼時候存在的!總之它們千年前出生時就生活在這裡……

期間它們也想過去外面走走,看看外面的世界!只是它們根本走不出去,無論它們往那個方向,走多久都走不出這片雪原,最後繞來繞去,都會繞回領地……

而他們見過的人類也並不多,偶爾也會遇到一些人類,只是那些人類的實力並不低,殘殺了它們不少的雪狼……

如果不是雪狼數量很多,可能早就被那些強者滅族了!好在那些人類進來的頻率並不高,似乎百年能遇到一次兩次人類就不錯了……

洛神醫是它們唯一的一個,被它們請到雪狼領地的人類!其餘的人類不是殺了它們的雪狼,就是被它們的雪狼給殺了……

而它們雪狼一族修鍊到聖獸以後,就能夠正常的開口說人話了!只是突破到神獸后,它們卻依舊無法化形,因為在這裡它們在突破時感應不到雷劫,所以不能化形為人,究竟是為什麼,它們也不清楚…… 第089章

「族長,少族長我帶來了!」這時雪狼族的大長老,抱著一個寒冰製成的盒子走了進來,隱約能看到裡面放置著一隻小雪狼。

墨九狸在看到小雪狼時,眉頭就微微皺起,她沒有想到小雪狼的情況,如此不好!原本她以為小雪狼只是被當做毒藥引子,卻沒有想到對方竟然如此狠毒,看起來對方是打算百年後將雪狼一族一隻不留了……

「九狸,怎麼了?」顧琰看到墨九狸的表情,擔心的問道。

「有點複雜,把它給我,你們手裡可有多餘的雪蓮?年份越久的越好,有就拿出來,沒有就馬上就近找一株給我……」墨九狸一邊說著,一邊手中火焰一出,將包裹著小雪狼的冰盒融化,接住小雪狼放在地上。

先拿出一些空間的泉水,捏碎幾顆丹藥融化了給小雪狼服下,然後又拿出一株千年雪靈芝,直接用火焰煉化成汁,再次給小雪狼服下……

大長老立即從戒指中拿出兩株千年的雪蓮,墨九狸看了眼顧琰道:「幫我煉化成藥液,添加一株冰凌花,一起煉化給我!」

顧琰聞言不敢怠慢,立即拿出丹爐,又拿出之前他們路上採集的冰凌花,還有雪蓮一起煉化,不多時兩瓶香氣四溢的藥液,被顧琰煉化好了,遞給了墨九狸……

雪狼族長和雪狼族大長老,震驚的看著墨九狸和顧琰!它們以為只有墨九狸是煉丹師,沒有想到一直被它們無視的顧琰,竟然也是煉丹師……

看著墨九狸手不停的為小雪狼忙碌,除了顧琰外,誰也不敢多說一句話,大氣都不敢喘一聲……

直到兩個時辰過去,墨九狸才終於停了下來,看著雪狼族長嚴肅的說道:「想要將它救回跟正常雪狼一樣,只有一個辦法,就是找人跟它契約,憑藉契約之力,恢復它的獸魂,當然,沒有人會勉強你們,這個需要你們自己做決定!」

「什麼?契約?不可,雪影是我們雪狼一族未來的王,一旦契約豈不是……」雪狼族大長老聞言驚呼。

雪狼族長看著墨九狸,低頭沒有說話,許久它才抬起頭看著墨九狸問道:「我可以讓雪影跟你契約嗎?」

這次輪到墨九狸不說話了,說實話她並沒有契約雪狼的意思,雖然這隻小雪狼的天賦不錯,剛出生就有聖獸巔峰的實力,可是畢竟還是只狼崽,就她現在的實力,自保都是問題,帶著一隻狼崽,感覺就是多一個墨蓮……

真心話,她寧可多契約幾個紫夜,也不想多幾隻墨蓮……

紫夜無語的抽搐了下嘴角,這丫頭以為他是大白菜嗎?還多契約幾個?她可知天地間只有他一人……

「九狸,你契約了它吧,小傢伙的天賦還可以!」紫夜適時的開口說道。

墨九狸抬起頭看了眼紫夜,見他點點頭,最後說道:「好,我跟它契約!」

說完墨九狸直接劃破手指,一滴血液,直接落入小雪狼的眉心……

接著一道契約光芒將一人一獸籠罩在其中,大長老反對的話,硬是給卡在喉嚨沒有說出來…… 夢靈發給天力的郵件:

天力你好, 我的世界現在有點混亂,想要整理乾淨,重歸寧靜。

家庭生活方面,我與婆婆的關係近階段相處得有點不太舒服。兒子發燒、咳嗽,不願意上幼兒園,即使去上了幼兒園,人家做操時,只有他自己留在教室裏不出去做操,老師也拿他沒辦法。女兒春節前經常生病,缺課,想輟學,春節後剛正常一段時間,順利考過小高考四門,最近卻又與數學課代表鬧矛盾,缺了一天的課。老公現在又身陷經濟危機,負債數百萬,我整天隨他一起去辦各大銀行的信用卡和各種私人貸款還債,勉強度日。

我的身體方面也是一團糟糕,體重不斷增加,頭髮都白了許多。 我想問一下,我到底是怎麼了,修煉清理自己怎麼把自己清理成這番模樣了,在不斷的自我成長中,一定得要先經歷這種種人間的煉獄嗎?

我現在只能強迫自己去相信這句話,“所有事情到最後都是好的,如果不好,說明還沒有到最後”。

很快,夢靈收到了一封天力從美國發來的電子郵件回覆,內容如下:已從好友柏林處收到你的修煉反饋,得知你做了很好的自我清點和自我清理,也得知你還有些地方未做完全的清理,看出了你現在還有些迷惘和困惑。

針對你的家庭生活問題,托爾斯泰說過這樣的一句話,“最大的罪過,是人類抽象的愛。愛一個離得很遠的人,愛一個我們所不認識的、永遠遇不到的人,是一件很容易的事請,而愛你的近鄰–愛和你一起生活而阻礙你的人,卻分外艱難”。針對你的身體方面出現的問題,這是在提醒你,如果你再不當斷必斷。你內心的混亂會一直存在,會表現爲因爲心理的愧疚和壓力而引起身體上的不良反應。只要你仍在擔憂別人怎麼看你,你就仍歸屬於別人;只有當你不再要求外在的讚賞時,你才能歸屬於自己。

針對債務危機的問題,以下想法就是一條思路:“如果你選擇的是快樂。去促使別人快樂;如果你選擇的是發財。去促使別人發財;如果你選擇的是在你的生活中擁有更多的愛,去促使別人在它們的生活中擁有更多的愛……”

對於住房的蒙塵和衣櫥的零亂,那也是心靈的污垢太多了的原因。通過清理心靈垃圾,通過整理住房和衣櫥,就是在整理一切外境的人、事、物的混亂,讓身心靈都得到清洗,身心復歸平和寧靜。

針對孩子的問題,孩子的問題也是你內在混亂問題的投射,如果清理好了自己的內在,孩子的問題也是自然會消失的。他們最後一定會健康茁壯地成長,比你所想像的發展得還要好的。這就是清理後的狀態。

我們都是這個世界的客人。也是生命的客人,我們到這世界上走一遭,做了一回客。請這樣與自己對話:親愛的自己,你作爲客人,你對生命的主人做了些什麼?我們又是如何對待和我們有關係的主人的,我們有沒有有向主人道歉過。同時你是你家庭的客人,你又對你的家人做了什麼?是傷害的還是友善的?有沒有做好客人的角色。從出生那一刻起,就意味着我們遠離了純淨,走進了紅塵,當了一回客人也客串着各種角色。同時忘了自己的身份。如果不能好好的對待,請心中有愛,不要傷害!

百貨公司的香水,95都是水,只有5%不同,那是各家祕方。人也是這樣,作爲95%的東西其實是很像的,比較起來差別就是其中很關鍵性的5%,包括人的養成特色,人的快樂痛苦慾望。香精要熬個五年、十年才加到香水裏面去的;人也是一樣,要經過成長鍛鍊,纔有自己的味道,這種味道是獨一無二的。同一件事情,你可以惦記它,但以不同的角度、不同的立場去惦記,它就表現出不同的品味來,你把每天都當作全新的一天,你就會脫離一些束縛。有時候你是用自己和別人的框架來構建你的世界,那些全都是束縛你的東西。人的立場大部分都在遇到誘惑的一瞬間被決定,有些人有些事不過如此,當你在選擇做什麼決定之前,先問自己:對自己有什麼好處?再告訴自己:比起失敗,遺憾是最壞的選擇!

不要服從外在加諸在你身上的規則,因爲規則是由想要主宰你的人所發明出來的!忘掉所有人們告訴你的東西:這是好的,那是不對的。生命並非這般生硬,今天對的明天或許不對,現在錯的或許等一下變對的。生命不是像鴿子籠般窄小,啓能隨便貼標籤這是對的,那是錯的。

懂得放過自己,就是不讓自己再匆忙的去追名逐利,而是慢下來將自己的生命靜靜的梳理。懂得放過自己,就是不讓自己的生活在繁忙中迷離,而是澄澈清晰,用智慧解開人生的祕密。懂得放過自己,就是坦然接受各種幸福和快樂,也面對各種憂傷和別離,盡情的將生命的過程自由的演繹,這樣也就有了更多的樂趣。只有懂得放過自己,才能給自己一片安靜的天空。

懂得放過自己,其實就是接納了自己,與其讓命運牽着我們的鼻子走,跟着無奈的潮水涌動,真不如放過自己,任生命自由自在的遊弋,或許這樣我們會有更廣闊的天地。懂得放過自己,實際是對自己的一種愛,放下利慾薰心的負累,放棄疲於奔命的追隨,這也是對生命的一種愛的迴歸。懂得放過自己,也就真正的找到了自我,讓自己更自由的生活,讓靈魂更加的鮮活。這一份懂得,雖然不能將幸福和美好定格,但是,懂得放過自己,卻是人生智慧的濃縮,也還原了生命的本質。人生風雨,有些記憶可以散去,人生不堪回首,有些事情可以不要再提。人生不易。只要懂得放過自己,一切都會過去。在人間行走,誰能沒有得和失,來來去去,誰能沒有挫折和委屈。在千般過往。萬般事物中。最該懂得的就是放過自己。不要讓自己心智沉迷,不要讓自己顧此失彼,不要讓自己疏遠了心與靈魂的距離。不要讓自己沒有了享受快樂的精力。

我們都是生命的主人,我們所遭遇的每個人,以及在我們生命中出現的親人,愛人 ,孩子,都要抱有一種“經過”的態度,彼此經過生命的旅程,這樣我們就不會有貪着之心,對好的感覺就不會太粘着。一旦執着必然是會產生痛苦,,每個人都是獨立的個體,無論是你的孩子,你的愛人,因此需要給他們自由。這個自由是心靈上的自由,不控制,不佔有,不把他們當成是“我的”,抱着這樣的態度。那麼關係就會緩和和融洽,一切外境的混亂都是你自己清理不夠的原因,繼續你的清理之路吧,享受你接下來的第二階段的深層成長,你會發現一切都會好起來的,正如你在郵件中所說的“所有事情到最後都是好的,如果不好,說明還沒有到最後”。 相信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期待你的好消息。

推薦你看一下畢淑敏的《我很重要》:當我說出“我很重要”這句話的時候,頸項後面掠過一陣戰慄。我知道這是把自己的額頭裸露在弓箭之下了,心靈極容易被別人的批判洞傷。許多年來,沒有人敢在光天化日之下表示自己“很重要”。我們從小受到的教育都是——“我不重要”。

作爲一名普通士兵,與輝煌的勝利相比,我不重要。

作爲一個單薄的個體,與渾厚的集體相比,我不重要。

作爲一位奉獻型的女性,與整個家庭相比,我不重要。

作爲隨處可見的人的一分子,與寶貴的物質相比,我們不重要。

我們——簡明扼要地說,就是每一個單獨的“我”——到底重要還是不重要?

我是由無數星辰日月草木山川的精華匯聚而成的。只要計算一下我們一生吃進去多少穀物,飲下了多少清水,才凝聚成一具美輪美奐的軀體,我們一定會爲那數字的龐大而驚訝。平日裏,我們尚要珍惜一粒米、一葉菜,難道可以對億萬粒菽粟億萬滴甘露濡養出的萬物之靈,掉以絲毫的輕心嗎?

當我在博物館裏看到北京猿人窄小的額和前凸的吻時,我爲人類原始時期的粗糙而黯然。他們精心打製出的石器,用今天的目光看來不過是極簡單的玩具。如今很幼小的孩童,就能熟練地操縱語言,我們才意識到已經在進化之路上前進了多遠。我們的頭顱就是一部歷史,無數祖先進步的痕跡儲存於腦海深處。我們是一株億萬年蒼老樹幹上最新萌發的綠葉,不單屬於自身,更屬於土地。人類的精神之火,是連綿不斷的鏈條,作爲精緻的一環,我們否認了自身的重要,就是推卸了一種神聖的承諾。

回溯我們誕生的過程,兩組生命基因的嵌合,更是充滿了人所不能把握的偶然性。我們每一個個體,都是機遇的產物。

常常遙想,如果是另一個男人和另一個女人,就絕不會有今天的我……

即使是這一個男人和這一個女人,如果換了一個時辰相愛,也不會有此刻的我……

即使是這一個男人和這一個女人在這一個時辰,由於一片小小落葉或是清脆鳥啼的打攪,依然可能不會有如此的我……

一種令人悵然以至走入恐懼的想象,像霧靄一般不可避免地緩緩升起,模糊了我們的來路和去處,令人不得不斷然打住思緒。

我們的生命,端坐於概率壘就的金字塔的頂端。面對大自然的鬼斧神工,我們還有權利和資格說我不重要嗎?

對於我們的父母,我們永遠是不可重複的孤本。無論他們有多少兒女,我們都是獨特的一個。

假如我不存在了,他們就空留一份慈愛,在風中蛛絲般飄蕩。

假如我生了病,他們的心就會皺縮成石塊,無數次向上蒼祈禱我的康復,甚至願災痛以十倍的烈度降臨於他們自身,以換取我的平安。

我的每一滴成功,都如同經過放大鏡,進入他們的瞳孔,攝入他們心底。

假如我們先他們而去,他們的白髮會從日出垂到日暮,他們的淚水會使太平洋爲之漲潮。面對這無法承載的親情,我們還敢說我不重要嗎?

我們的記憶,同自己的伴侶緊密地纏繞在一處,像兩種混淆於一碟的顏色,已無法分開。你原先是黃,我原先是藍,我們共同的顏色是綠,綠得生機勃勃,綠得蒼翠欲滴。失去了妻子的男人,胸口就缺少了生死攸關的肋骨,心房裸露着,隨着每一陣輕風滴血。失去了丈夫的女人,就是齊斬斬折斷的琴絃,每一根都在雨夜長久地自鳴……面對相濡以沫的同道,我們忍心說我不重要嗎?

俯對我們的孩童,我們是至高至尊的惟一。我們是他們最初的宇宙,我們是深不可測的海洋。假如我們隱去,孩子就永失淳厚無雙的血緣之愛,天傾東南,地陷西北,萬劫不復。盤子破裂可以粘起,童年碎了,永不復原。傷口流血了,沒有母親的手爲他包紮。面臨抉擇,沒有父親的智慧爲他謀略……面對後代,我們有膽量說我不重要嗎?

與朋友相處,多年的相知,使我們僅憑一個微蹙的眉尖、一次睫毛的抖動,就可以明瞭對方的心情。假如我不在了,就像計算機丟失了一份不曾複製的文件,他的記憶庫裏留下不可填補的黑洞。夜深人靜時,手指在撳了幾個電話鍵碼後,驟然停住,那一串數字再也用不着默誦了。逢年過節時,她寫下一沓沓的賀卡。輪到我的地址時,她閉上眼睛……許久之後,她將一張沒有地址只有姓名的賀卡填好,在無人的風口將它焚化。

相交多年的密友,就如同沙漠中的古陶,摔碎一件就少一件,再也找不到一模一樣的成品。面對這般友情,我們還好意思說我不重要嗎?

我很重要。

我對於我的工作我的事業,是不可或缺的主宰。我的獨出心裁的創意,像鴿羣一般在天空翱翔,只有我才捉得住它們的羽毛。我的設想像珍珠一般散落在海灘上,等待着我把它用金線串起。我的意志向前延伸,直到地平線消失的遠方……沒有人能替代我,就像我不能替代別人。我很重要。

我對自己小聲說。我還不習慣嘹亮地宣佈這一主張,我們在不重要中生活得太久了。我很重要。

我重複了一遍。聲音放大了一點。我聽到自己的心臟在這種呼喚中猛烈地跳動。我很重要。

我終於大聲地對世界這樣宣佈。片刻之後,我聽到山嶽和江海傳來回聲。

是的,我很重要。我們每一個人都應該有勇氣這樣說。我們的地位可能很卑微,我們的身分可能很渺小,但這絲毫不意味着我們不重要。

重要並不是偉大的同義詞,它是心靈對生命的允諾。

人們常常從成就事業的角度,斷定我們是否重要。但我要說,只要我們在時刻努力着,爲光明在奮鬥着,我們就是無比重要地生活着。

讓我們昂起頭,對着我們這顆美麗的星球上無數的生靈,響亮地宣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