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問問邪祖和尚,看看天下宗是不是還有另外的小偷。

可黑雙才踏上破廟的第一階臺階,就見到邪祖和尚正抱着一個上面滿是泥土的茶壺,而壺嘴則對着他的嘴裏倒着一股晶瑩透亮的液體!

黑雙瞳孔一縮,小偷找到了,原來是邪祖和尚這傢伙把自己珍藏多年的藥酒給偷了!


這藥酒可是黑雙採集天下名貴草藥,而且還有着獨特的配方泡製而成,炮製時間不能太久也不能太短,需一百年。而今年就剛好一百年的時間,而且剛纔挖出來正是藥酒藥效最好的時候。

看來邪祖和尚對自己的藥酒是蓄謀已久的,這貨肯定還以爲自己在昏迷之中,把自己的藥酒喝了也神不知鬼不覺吧!

想到這裏,黑雙直接大步的走了進去。

邪祖和尚看見黑雙來了,連忙道:“師叔,你醒了!”

說着也沒在意黑雙那已經全黑的面色,搖了搖手中的酒壺笑道:“師叔,這可是好東西呀!”

沒等邪祖和尚說完,黑雙就爆了句粗口:“我他嗎當然知道是好東西!這東西就是老子的!”

邪祖和尚一愣,這東西是王石來問自己高明豪消息的時候交給自己的,怎麼又是師叔的呢,可是見黑雙一臉陰沉,好像很生氣呀,難道這酒還真的就是黑雙的!

見邪祖和尚不說話,黑雙說道:“看來你對我這藥酒是蓄謀許久的呀,剛好在今天藥效最好的時刻把酒拿出來呀!”

邪祖和尚可就是怕自己這個師叔呀,自己師叔是說打自己就打,也把邪祖和尚給打怕了。所以邪祖和尚連忙解釋了酒的來歷,想要消除黑雙的火氣。

聽了邪祖和尚的話,黑雙的眼睛一眯,顯然在思量着邪祖和尚話的可信度。自己當初埋藏的時候可是把酒的氣息完全遮蓋,即使比自己強大的人也無法感受到,可是比自己強大的是誰呢?

而邪祖和尚說是王石,王石也不可能呀,但是王石手中的嚟到是有可能!想到這裏,黑雙也想通了,邪祖和尚應該不知情。

“哼。”冷哼一聲,黑雙一把從邪祖和尚手中搶過酒壺,可是一感受,酒壺裏面的酒就只剩下三分之一了,自己倖幸苦苦收集材料,然後再倖幸苦苦等了一百年,就只有這點!

“邪祖和尚,你呢雖然無辜,但是你把我的酒喝了這麼多,理當受罰,屁股自己翹起來吧……”

“啊……”邪祖和尚苦笑道,連忙求情,道:“師叔,不要這樣嘛。”

“這酒呀,不好消化,師叔幫你消化消化,搞不好你還能突破了呢。”

“啊……”

見邪祖和尚居然不自己準備好,黑雙也不多說什麼,五隻一展,邪祖和尚就不能動彈,接着黑雙的手往上一提,邪祖和尚就升高了,而邪祖和尚的屁股高度剛好和黑雙的胸口相平。

接着黑雙從口袋裏面拿出自己的武器,那曾經打得高明豪屁股開花的純白手帕,一下又一下的落在了邪祖和尚的屁股上。

“嗷……”

邪祖和尚是實境後期強者沒錯,可是黑雙卻是什麼修爲,所以每一下下來邪祖和尚就覺得自己屁股開花了。

隨着一下又一下的落來,邪祖和尚居然漸漸的感覺不到疼痛了,而且整個人身體一股股的熱流不斷的從身體裏面流過。

在一旁的黑雙也是一愣,自己開玩笑的,這貨還真的要突破了!

邪祖和尚也感受到自己一種突破的感覺,忽然黑雙的動作停了下來,而那種突破的感覺也就減弱了,邪祖和尚連忙呼道:“師叔,快,加把力!”

這還是邪祖和尚第一次主動的要黑雙抽他,以前抽他他都是不情願的。

酒七見高明豪和王石居然都不搭理自己,這兩傢伙難道不知道自己就要死到臨頭了嗎?

自己爺爺爲了這次可準備了許久,上面可是有着二十八個虛境後期強者,還有十三個實境初期,九個實境中期和六個實境後期的人呀。而自己爺爺,又是快要突破清境的存在,用爺爺的話來說,那就是平常十來個實境後期的強者都不會放在眼中。

高明豪和王石看不清楚狀況嗎?

酒七想的沒錯,高明豪是個大腦經的人,王石由於和高明豪在一起久了,也就成了這樣的人。所以眼前的情況不在意,在意的就只有彼此。

火大,很火大。

“爺爺,殺了他們。”

酒狂仙當然不用說,肯定要把這裏天下宗的人留住。要不然的話,他們知曉了自己的打算,逃跑出去的話,以後想要對付難度就要大上許多了。

正當酒狂仙想要動手之時,一股驚天的壓迫感從遠方傳來!

這是實境後期強者突破清境的預兆,壓迫感只有修爲越高的人越能感受到,而高明豪的修爲只有八重天,只是覺得有點胸悶而已,別的感覺都沒有。

酒狂仙望着壓迫傳來的方向,幽幽山的方向,天下宗有人在突破,究竟是誰!

突破的人當然就是邪祖和尚,這也全賴王石送給他的藥酒。本來黑雙是泡着給自己喝的,在一百年前他也只是虛驚強者,故此想要快速提升修爲也得依靠外力,所以就鼓搗出了這藥酒。

一百年後的今天,他赫然成爲了清境中期的強者,這藥酒的作用沒有多大了,所以呢黑雙剛纔就只是想用這藥酒來療傷而已。

卻沒想到這藥酒被邪祖和尚喝去了一大半,而在自己強力的壓迫下,加上藥酒的藥效爆發,使得邪祖和尚到了突破的邊緣!

此刻黑雙也沒想着藥酒的事,最重要的還是邪祖和尚能夠成功突破。

“師叔,再加把力呀。”邪祖和尚覺得力度不夠,那種感覺也不是很濃厚。

“丫的,我已經最大力了,我他嗎現在還是傷患呢!”黑雙破口大罵道。現在的他是最近距離接觸邪祖和尚的,所以感受到的壓迫感很強大。

以前黑雙不會把這點壓迫感放在心裏,可是現在的他重傷未愈,這壓迫還導致他的傷勢正在逐步的惡化。其實他能離開這裏是最好的,可是爲了邪祖和尚能夠成功突破,他拼着再次受傷,也要呆在這裏!

“邪祖和尚,記住,思想空靈,氣力化清,精神控制,無氣無力。!”黑雙一邊繼續抽打着邪祖和尚一邊咬着牙一字字的說道。

這就是突破清境的口訣,清境之所以強大,是因爲清境強者體內根本感受不到一絲絲的體魄強度和氣息。就是因爲清境強者把自己的一切,都化爲了須有。這才能夠成功突破,清境!

見邪祖和尚還是沒有摸清楚門道,如果在這樣下去恐怕突破就沒戲了,黑雙一拋手中的酒壺:“接着,繼續喝。”

邪祖和尚拿着酒壺,就大口大口的喝了起來。

“啪啪……”

清境的突破有點像是散功,但是和散功不同的是,清境強者雖然身體裏感受不到一絲絲的力量,可是其氣場裏卻是充滿了力量的。

身體的力量轉移到氣場裏,這就是清境。

而且這裏也可以解釋,爲何高明豪的拳頭曾經落在了黑雙的身體之上,卻可以直接穿透。

原因就是黑雙已經清境中期,不單單體魄氣息給變得沒了,身體也可以變得沒了在某一瞬間。

藥酒的藥效本來發揮起來很慢,但是由於黑雙的抽打,在進入邪祖和尚體內的藥酒的藥效很快也爆發了出來。

拼着藥效這一股子勁,邪祖和尚默默體悟着剛纔黑雙所說的那突破口訣。

思想恐龍,氣力化清,精神控制,無氣無力。

終於,在某一刻,邪祖和尚感悟了,緊接着那股強大的壓迫感消失不見,繼而變爲了一股飄忽的感覺。

黑雙也停下了自己的動作,面色蒼白的笑道:“你小子……總算成功了。”

說完,腦袋一歪,倒在了地上。 壓迫感消失了。

這什麼原因,是成功突破還是沒有成功,只有做爲當事人才能知曉。

高明豪不知道

他修爲太低,無法感受。

酒狂仙不知道,難道天下宗出了一個清境強者嗎?

慧玲和尚等一羣天下宗的修行者也想要知道結果,想要知道結果唯一的方法就是回去。

現在就看酒狂仙的了。

酒狂仙也很想知道那人究竟突破成功了沒有,但是無從得知,繼而只能繼續着眼前事。

“不知是你們天下宗哪位長老在突破呢。”

“哈哈。”慧玲和尚大笑一聲:“我天下宗長老甚多,也許現在突破一個,也許下一秒又突破一個也說不定喔。”

這話才落音,遠遠的一股強大的壓迫感再次傳來。

慧玲和尚等天下宗門人愣了。

酒狂仙帶來的一干人馬愣了。

丫的,這又是突破的氣息!

原來邪祖和尚突破的時候,餘蘭華還正在給胡瑤琳三女講解着修煉途中會遇到的一些問題,這時邪祖和尚突破的壓迫感傳來。

留在幽幽山的天下宗門人都能夠清楚感受到,甚至連幽幽山的樹林之中那些飛禽走獸皆能感受到這巨大的壓迫。

修爲越高感受的壓迫就越強大。

餘蘭華當然不能例外,可隨着邪祖和尚突破的成功,她們距離得近的人感受到了一絲絲的空靈。

正是這一絲的空靈,讓餘蘭華產生了突破的契機。她已經卡在實境後期三十多年了。

邪祖和尚才把黑雙送回他自己的房間,正打算請人來照顧黑雙,這丫的又重傷了,可是這次卻是因爲自己,如果他老早的離開就沒事的。


這時一股壓迫感傳來,貌似自己的門人又有人突破了,邪祖和尚很是歡喜,想要出去看可是身旁的黑雙卻需要人給護着,這壓迫感會再次傷害到黑雙的。

而且邪祖和尚也擔心着那人是否能夠突破成功,如果突破不成功的話,這突破也就等於的是散功。

慧玲和尚感受着這股壓迫感,隨即得意的笑道:“看吧,我天下宗又有人突破了,我說得沒錯吧。或許這人突破之後,我天下宗還有人突破吧!”

酒狂仙已經在震驚之中做出了自己的決定,這次必須得動手。不動手也許看樣子沒什麼,雙方都沒損失。可是剛纔人家是接二連三的有人突破清境,到時清境強者前來九宗找麻煩,自己可擋不住。

而他動手,也是有着他的打算了。自己不動手那些人恐怕還會坐視不管,動手了他們也不會在閒着了吧,天下宗一下子有着兩個實境後期的突破,這肯定會把他們給嚇到的。

所以,酒狂仙右手一臺,豎起一根食指,接着食指一彎。

上方的人一直觀察着酒狂仙的動作,見酒狂仙做出這番動作立馬把整個一線天給圍的水泄不通,而且一大部分人降落在藍魔門的山門前。

慧玲和尚見狀,也不慌亂,輕笑到:“要動手了麼?”

“你說呢?”酒狂仙淡淡一笑。

接着身影一晃,消失在了衆人的視野之中。

緊接着就來到天下宗一名長老的面前,獰笑了一聲,一個比砂鍋小不了多少的拳頭就對着這名長老的腦袋轟去。

酒狂仙的動作可謂說是快到了極點,衆人氣息還未感知到危險的降臨那拳頭就快落在那長老的頭上了。

在這一刻,慧玲和尚等人想要回援也是做不到的。

那長老也被酒狂仙這一拳嚇得面色蒼白,想要閃躲或者抵擋,卻無奈的發現自己的動作跟不上自己思想的節奏。

眼看着那拳頭就要落在長老的頭上,這時一隻手突兀的攔在了酒狂仙的拳頭前,接着那隻手五指併攏把酒狂仙的拳頭握在了手中!

“砰!”

震耳欲聾的氣爆聲炸起,引得周圍石壁上的沙塵紛紛掉落,一些地方的石頭也落了下來。

酒狂仙的修爲是毋庸置疑了,而且他所修煉的是叫做八荒決的功法,在這功法的輔助下,酒狂仙發揮出的力量能夠增大八層,也就相當於兩個酒狂仙全力一擊了!

這也是酒狂仙爲何敢和自己孫子吹噓,即使十來個實境後期的修行者他也不放在眼中,就是依仗八荒決。


可現在,這突然出現的拳頭好像一點也沒用力的就抓住了酒狂仙全力一擊。


衆人凝神望去,發現不知何時王石站在那了長老的身旁,好像這人不應該在這裏,又好像這人一直都在這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