腳下發力,林冕朝着之前老魔要自己避開的主室奔去,自己和天虎老人不知談了多久,那主室中到底什麼樣的狀況也全然未知。

一路上強行超過一些前來洞府尋寶的人,林冕見到,之前那些眼中盡是貪婪之色的冒險者,此刻就像是遇到什麼恐怖的事物一般驚慌逃竄,林冕伸手抓過一個冒險者,問道:“那主室中發生了什麼事?”

那冒險者本想試圖掙脫而去,但沒想到眼前這個黑斗篷人實力驚人,自己在他的控制下竟絲毫動彈不得,只能大聲叫道:“三大家族要遭殃啦,所有人都被那頭巨大的黑色老虎給控制住了,現在那邊燃燒着粘上就死的黑色鬼火,誰都不敢過去,都跑了。”

極品朋友圈 ,轉身朝主室奔去,情況比他預料的發展還要更快,再晚上一步,後果不堪設想! “吼!”

震耳欲聾的獸吼聲再次傳來,林冕身形一頓,終於是來到了面前一間闊大的石室之外,石室大門早已被粗暴地強行破開,還殘留着絲絲靛青色風旋,應該是那王家的王青陽所爲。

石室中早已是一片火海,那冒險者說的沒錯,的的確確是詭異的黑色火焰,火焰熊熊燃燒間,林冕能夠看到一些人的影子正在痛苦掙扎。

“轟!”

石室中,一道劇烈的旋風斬擊而出,將石室內的黑色火海吹襲出一片真空地帶,那王家的王青陽施展武技,試圖將火焰給震開,而林冕也藉此機會,闖進了黑色火焰瀰漫的石室中。

“哦?還有不怕死的人敢衝進我這心魔火之中?”石室深處,一道熟悉的聲音傳來,正是那天虎老人的聲音,只不過這聲音中多了一些陰邪的味道。

身旁火焰席捲,熾熱的高溫沒有灼燒掉林冕的衣物,而是讓其神識爲之一晃,這火焰,竟是有着影響靈魂的能力。


“嗯?”

火焰深處,那道邪惡聲音驚咦了一聲,然後林冕便是見到黑色火焰迅速散開,一頭黑斑巨虎出現在石室之中,這巨虎和天虎老人沒什麼兩樣,只是眼中沒有天虎老人的真誠與良善,存有的,只有無盡的嗜血與殺戮之意。

“你這小子,竟然不懼怕我的心魔火?!”心魔虎有些驚訝道。

林冕環視了一圈石室,發現沈宏等人正在火海中飽受靈魂被侵蝕之苦,眼珠再一轉,只見在心魔巨虎的腳下,一道陣紋蔓延開去,中央,正是有着一個放置某種物品凹陷。

“那就應該是整個囚龍大陣的陣眼了,該怎麼接近陣眼呢?”林冕心中暗自道。

“吼!小子,你敢不回答本尊的話!”那心魔巨虎怒喝出聲道,虎蹄一踏,竟是直接朝林冕撲了過來。

心魔虎速度極快,只是眨眼便已出現在林冕面前,虎爪劃破虛空猛拍下,林冕避無可避,身體本能地往旁邊一閃。

“轟!”

虎爪即將拍中林冕的霎那間,一道火焰匹練從心魔巨虎的身旁狠狠鞭笞而來,生生地將心魔巨虎的虎爪震偏了丈許。

“你是不是有辦法?快點動手,我們拖住着妖獸,要是等他徹底恢復過來我們都得喪生於此!”

那七殺堂的況庸見到林冕進來,心中一動,大聲喝道,而使出一道攻擊後,他也是支撐不住了,單膝跪倒在地。

林冕見狀,也自知不能再拖,靈力貫注於腳尖之上就往那道陣紋處的凹陷處疾掠而去,絲毫不管身後心魔巨虎再度拍下的掌風。

正當心魔巨虎想要再次追殺林冕時,四道人影豁然出現在跟前,祭起全身靈力,施展出了各自最強的武技朝自己攻來。

“你們這些螻蟻,敢以下犯上?!”心魔巨虎惱怒地大吼道,要不是自己實力尚未完全恢復,這些人只能是任自己揉捏。

沈宏四人一邊承受着黑色火焰的炙烤,一邊調動靈力施展出武技,本就有些傷的身體再度遭到重創,當即都是吐出了一口精血,面色慘白阻止着心魔巨虎。

這邊四人艱難地阻止這心魔虎,林冕已然拿出了那塊符文獸核,心神一沉,開始往獸核上關注靈魂力量。

“砰砰!”

他說,做我女神可好 ,身形當即被震退兩步,心中怒意大盛,低吼一聲,無奈實力還沒完全恢復至巔峯,在四個人類的拼死阻擋下,竟是前進不得半步。

就在心魔巨虎正在被四個通靈境人類糾纏之時,碩大虎目的餘光卻是猛然一瞥,注意到了後方陣紋處,林冕手中的符文,當即瞳孔陡然緊縮,發出一道仰天長嘯,虎目猩紅,虎爪左右橫掃,直接將面前的四人給甩飛而去,身形一動,就出現在了林冕的前方,虎爪再次當頭對着林冕拍下!

“小子,用你對付我的那道詭異手段!”老魔失聲叫道。

“嗡!”

心魔巨虎虎掌即將拍上林冕身體的瞬息之間,一道白色光線如同一激光般爆射進前者的眉心,整間石室都是在此刻安靜了下來。

“吼啊!”

心魔巨虎痛苦的一聲嘶吼,巨大的身體搖搖欲墜,似乎下一刻就要癱倒在地,不過劇情卻沒按照其他人心中所想的那樣發展,巨虎的身體只是動搖了片刻,眼中殺意大盛,就在即將有所行動時,面前的黑袍人,已經是將符文輕輕按在了那陣紋凹陷處。

“轟!”

“不!”

耀眼的白色光芒以林冕手中的符文爲中心向周圍爆射而出,透明的波動席捲而出,將這座洞府都是給包裹進去,所有在這洞府中尋寶的冒險者都是在這道透明波動下被卷飛了出去。



心魔巨虎在那道透明波動下仍然是在負隅頑抗,但林冕手握符文,將靈魂力量盡數貫注了進去,光芒愈發燦烈,那心魔巨虎就愈發痛苦,身形在純白光芒的照射下開始一點點變得透明,而後在一聲不甘的虎吼聲後,徹底消失不見。

“父親,那黑袍人!”王雷一指陣紋中心的林冕,喝道。

“走!”王青陽怒喝到,他能感覺到,這洞府中,似乎又有另外一種抗拒力量在慢慢出現,有了這心魔巨虎的教訓,四大勢力的人都是如同驚弓之鳥,一見不對立刻便是跑路。

“閣下又助了我沈家一次,若有緣,大恩日後再報!” 總裁大叔:騙愛小鮮妻 ,帶着沈毅沈宏等人,飛身離開了石室。

等所有人都撤離石室後,林冕只感覺陣陣倦意涌來,身體一輕,被一道靈力軟軟托起,飛向那位於角落中的石室。

被那道靈力馱負到石室中,小狼歡快地奔跑過來,舔了舔林冕的臉頰,繞着林冕低聲嗚鳴着。

“幸不辱命。”林冕氣息虛弱道。

天虎老人此刻脫離了鐵籠的控制,擡爪將林冕扶起,同樣是臉色有些慘白地說道:“少年,你靈魂力量如此強橫,若是加以訓練,日後成就不可限量啊。”


“我沒你說的那麼牛……”林冕淡然一笑,道。

“我即將身死,那頭心魔虎也會因爲沒了我的靈力給養過不了多久就會消失而去,到時候這裏才能夠算是太平了,在這之前,我幫你這寵物激活了屬於它那一族的血脈,日後同樣潛力巨大。”

“這是一株能夠增強靈魂力量的靈藥神滅花,我將它贈與你,希望它在你手中,能夠發揮出它應有的效用。”

天虎老人的身形變得閃爍不定,虎爪一動,一株氤氳着奇特波動的花朵出現在其掌心。

林冕接過神滅花放入納戒中,然後拱手道:“多謝。”

“呵呵,你幫了老夫的忙,感謝你自然是應該的,再說我即將身死,這些東西再無用處。”

天虎老人低頭看了看林冕腳邊的小狼,虎目似是閃過異樣光芒,說道:“你這寵物吞噬了我的妖獸獸核,血脈之力正在漸漸開啓,日後若是有機會,帶它去那妖獸天墓中看看,說不定能夠遇到更大的機緣。”

“妖獸天墓?!”

林冕錯愕道,正想追問,那天虎老人的身體卻是逐漸消失,只剩下一聲若有若無的虎嘯悠然迴盪在這片天地間。

對於這名天虎老人,林冕心中也是涌起一陣感激之情,正是因爲他的緣故,林冕才能阻止那心魔虎跑出洞府,避免了一場劫難。

“老魔,那頭心魔巨虎的實力與你相比如何?”林冕沉聲問道。

“我是半步心劫,他是三重心劫,你說是誰比較強。”老魔哼道。

林冕嘲笑了兩聲,轉身離開了正緩緩消失不見的囚龍幻境,避開山洞外的諸多尚未逃走的人馬,往風陸鎮趕去。 回到風陸鎮後,三大家族在玄陰山脈差點全部覆滅的消息很快便是不脛而走,如同一顆石子投入平靜的湖面,激起千層浪。

各種流傳的版本滿天飛舞,一說三大家族相約在玄陰山脈中爭鬥,最後三敗俱傷,另一說是碰上了強大妖獸,差點將三大通靈境強者都給撕成了碎片。

對於這些流言,三大家族各自都是三緘其口,很快這一事件就平息過去,而日子慢慢過去,林冕掛心的另外一件大事也將臨近,那就是鷹城的符文師考覈大會。

林冕雖然已經成功製作出一枚二級符文,但是他很清楚的感覺到,那二級符文的效用還沒用達到那種完美的地步,那符文師考覈大賽應該不止可以考察一級符文師,可以的話,自己還是想直接拿到那二級符文師勳章。

目前自己製作二級符文的唯一難題就是靈魂力量還不夠強,強行製作二級符文的話,靈魂力消耗太大,爲了能在那符文師考覈大會中順利通過考覈,林冕必須要做好準備。

而解決這一難題的最快捷的途徑,就只能從在那天虎老人手中所得到的神滅花入手了。

“這神滅花聽說能夠增強靈魂力量,也不知道是真是假。”林冕掏出神滅花,觀看了半晌,說道。

“小子,我勸你最好還是等突破到煉體境八重再來吞服這花纔是。”老魔用懶洋洋的聲音說道。

林冕一怔,問道:“爲什麼?”

老魔笑了一聲,道:“因爲你的靈魂力量強過常人,如果這神滅花讓你的靈魂力大大增強的話,怕我你這具肉體會承受不住暴裂而亡!”

“假的吧,怎麼可能?”林冕不以爲意的道。

“別人的靈魂力量有強有弱,但都是跟隨肉體及靈力修爲成長而逐漸增長,只有你這個蠢貨例外,靈魂天賦極其強悍,而你這具肉體又瘦弱不堪,不七竅流血而死纔怪!”老魔罵道。

林冕不禁咂了咂舌,第一次聽到肉體承受不住靈魂力量這種事情,老魔待在他身體中這麼久,說的話也很少有假的,自己還是信他一次好了。

“好,那就先把金玉體修煉至大成再說,實力也要突破到煉體境八重!”收好神滅花,林冕一揮拳道。

……

“咕嚕!”

浴桶中的水蒸汽瀰漫了整間小屋,而浴桶中藥液的溫度也在逐漸升高,最後竟然是翻滾出一朵水花來,由此可見溫度到底有多麼恐怖。

林冕盤坐在藥液中,結起了手印,雙目緊閉,吸收着浴桶中的藥力,手中的符文效用即將要失去,如果可以,最好就此踏入煉體境八重!

全身的皮膚不斷髮出嗤嗤般的響聲,黑色的物質從毛孔中往外排出,而伴隨着黑色物質排出的越多,林冕臉上的潮紅也就越來越明顯,最後在某一刻,竟然通身緋紅,如同是一隻煮熟的螃蟹顏色一般。

而在林冕的身體發生變化時,浴桶中的藥力也慢慢淡化消失而去,手中的符文變得灰暗,已然是失去了作用,現在的林冕只能在心中念動踏天決,汲取微弱的幾縷靈力。

“小子,把那些白色石珠拿出來!”老魔突然道。

林冕心神一動,納戒上光芒微閃,立刻從中飛出數以千計的白色石珠,這些石珠都是在那天虎老人的洞府中所得,當時老魔說有大作用,林冕還有點摸不着頭腦。

“這是心劫境強者渡劫時靈力外泄形成的靈元珠,只需要吸收總數量的三分之一,多了你身體承受不住!”老魔再度出聲。

微一點頭,林冕意念一動,納戒控制的靈元珠呼嘯而下,盡數落入浴桶之中,其後又散發出陣陣柔和白光將林冕籠罩而進。

白光一接觸到皮膚,刺痛之感便是傳來,緊接着是熟悉柔和的靈力如清泉一般涌入身體之中,將疲勞一掃而光,也讓林冕皮膚表面的高溫片刻功夫便是有了消退的跡象。

如此這般吸收,一直持續了近半天的光景。

而當那紅色光暈徹底從林冕的皮膚表層消失不見時,那一直坐在浴桶中的林冕也是在此刻深深吐出一口氣,道:“八重了……”


不僅如此,修煉金玉體所帶來的金色斑塊面積也是明顯有所擴大,距離所謂的大成,也不差多少時日了。

休整一番後,林冕穿上衣服推開門,門口的小狼正躺在地上爲自己“護法”,自從小狼獲得了天虎老人的傳承之後,實力突飛猛進,已經堪比煉體境九重的強者,而且氣息還在無止境地攀升着,讓作爲主人的林冕羨慕的眼紅不已。

溫暖和煦的陽光撒落在身上,感受到那股暖意,林冕的臉上也是突然笑了一下,邁步走出了小院,往沈歆的房間走去。

“喝呀!”

還未走近,林冕便已經聽到沈歆在院中努力修煉的嬌喝聲,在門外頓了頓,林冕閃身出現在院子門口,笑道:“歆兒。”

“咦,冕哥哥,今天怎麼有空來找歆兒了,不是說這幾天很忙麼?”沈歆停下步伐,整理了一下衣服,小跑着來到林冕的身邊問道。

林冕嘿嘿笑道:“今天正好突破了,所以暫時沒有太要緊的事了。”

“啊?冕哥哥到煉體境八重了?!”沈歆張大嘴巴驚訝道,不過旋即她也是收起驚訝神祕一笑,道:“其實歆兒今天也突破了哦,嘻嘻……”

林冕一怔,旋即臉上有着難以置信的神采涌現出來,愕然道:“你突破到幾重了?”

“七重!”沈歆用食指比劃了一個數字七的模樣,得意洋洋道。

林冕聞言不禁翻了翻白眼,想要狠狠的捏一下沈歆的俏臉兒,但是嘆息一聲後也是忍住了,手掌一揮,將一個精緻的布袋遞到了沈歆面前。

“這是什麼?”見到精美的小袋,沈歆興奮的接過去問道。

“寶貝,你以後修煉時用上這個,修煉速度便會快上許多。”林冕撇了撇嘴,心中在想到底要不要把這個東西送給沈歆,以沈歆的修煉速度,沒了這靈元丹也不見得會慢上多少。

“謝謝冕哥哥!”沈歆重重地點了點頭,笑道。

林冕揉了揉沈歆的頭髮,轉身離開了小院,沈歆提着精緻布袋,笑吟吟地回了房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