依次握手完畢,武王將葉問天請到了高台中央,露出一絲神秘笑容,洪聲道:「眾所周知,每年青年才俊榜榜首的獎品都不一樣,那麼今年究竟是什麼呢?問天侯,你能猜到嗎?」

這一問,不但將葉問天吊起了胃口,就連敵視葉問天的宗門,也都被吊起了胃口,不過他們當然不會期待獎品更珍貴,只希望獎品越差越好。

李長天、龍玉明幾人都好奇地朝這邊望了過來,雖然明知看不到獎品,但還是忍不住。

「您就別賣關子了,我先說明啊,太差了我可不要,哈哈。」葉問天笑著開了個玩笑,關係好的幾人也跟著笑了出來。

「不要也得要!」武王也故意虎著臉開了句玩笑。

項少武扭頭朝龍玉嬌擠了擠眼睛,嘿嘿笑道:「說不定禮物是召為駙馬,玉嬌你願不願意獻身啊?」


「閉嘴,小心本宮一劍戳死你!」龍玉嬌還真用劍鞘在項少武雙腿之間狠狠懟了一下,登時疼的項少武呲牙咧嘴,抱著褲襠就跳了起來。

「當然不是。」武王朝龍嘯天的方向施了一禮,收起笑容洪聲道,「這次的獎品是歷屆最好的,最珍貴的,堪稱無價之寶!」

無價之寶?比往屆都要珍貴?所有人都豎起了耳朵,葉問天也感覺心跳有些加速。

武王頓了頓,環視全場,聲調驟然拔高:「這次的獎品,不是武具,不是寶物,更不是功名利祿,而是一個位面!一個皇家擁有的位面!」

「嗞……」全場動容,就連各宗宗主都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冷氣。一個位面,那就是一個世界啊!獎勵一個世界,這也太誇張了吧!各宗強者早已想到無數種可能,卻絕對沒有想到是這個結果。

而且,這個位面是皇室擁有的位面,不是普通位面。皇室擁有的位面,就沒有一個垃圾的,大多數都在中魔以上,蘊含著無數資源和生物。

這就意味著,得到這個位面之後,葉問天將成為擁有世界的男人,整個位面都是他的後花園,位面中的一切都屬於他,他可以在位面中建立自己的王國,成為至高之王!

震驚,難以形容的震驚,比神武靈、帝具、血靈環、天機眼帶來的震驚還要大。

龍玉明張大了嘴,李長天哎呦一聲咬到了舌頭,顏如玉眨了眨眼睛,半天沒反應過來,項少武嘴角忽上忽下,根本不掩飾自己的嫉妒,突然一聲乾嚎:「我也要位面啊!」

就連鄒玄,都腳下一軟晃了晃,眼縫中溢出銀光,幾乎就要睜開。

「一個位面?是什麼?」彌勒訥訥問道。

「就是一個世界……」老和尚哭笑不得。

「一個世界的所有女……」彌勒還沒喊完,就因太過激動而翻著白眼昏了過去。

「我的神,一個位面?這是一個能砸死人的餡餅啊!」於太行捂著臉,一臉驚悚狂吸冷氣。

特蕾莎淡淡笑了笑:「位面最珍貴的地方,可不在於資源,而在於規則,當然,說這些你們現在也不會懂,不過這個獎品,姐姐我還是相當滿意的。」

沒人明白,皇室為何要拿出如此豐厚的獎勵,這簡直是下了血本啊!這個獎品,已經不能用珍貴來形容,因為它是無價的,和這份獎品比起來,往屆榜首的獎品簡直就是渣渣。

武王拍了拍葉問天,將他從震驚中喚醒,道:「問天侯,現在你可以在皇室所擁有的位面中挑一個,不過本王勸你一句,別太貪心,不然陛下會非常心疼的。」

「我以後也是擁有位面的男人了?」葉問天還有些恍惚。

武王點了點頭:「沒錯,以後你就是這個位面的唯一主人。雖然十宗都開拓了許多位面,但任何一個位面都無比珍貴,尤其適合生存的位面,更是無價之寶,真是個走運的小子!」

葉問天這才完全回過神來,懷著激動的心情,試探道:「任何一個位面都可以?」

「咳咳,你下手不要太狠,這是為了你好。」武王將聲音壓低。

這時,龍嘯天忽然站了起來,龍氣威壓震懾全場,洪聲道:「問天侯,你是自己人,隨便挑吧,朕既然已經許諾,就絕對不會反悔!」

所有人都用羨慕嫉妒恨的眼神望著葉問天,這麼多眼神匯聚在一起,如果能產生溫度,就算葉問天能掌控火焰,也會被活活燒焦。

葉問天朝龍嘯天施了一禮,笑道:「既然陛下這麼大方,那我就不客氣了。不過陛下放心,我不是一個貪心之人,我要的這個位面你肯定捨得。」

「跟我去篩選位面吧,小子,連我都羨慕你了。」武王笑著說。

然而,葉問天卻沒有動,搖了搖頭道:「不用篩選,我已經想好了要哪個位面!」

「哪個?」武王問,所有人都豎起了耳朵。


葉問天心中浮現出那顆半破碎的大星,回想起對紅蓮的承諾,回想起艱苦生活的雪靈族,鄭重吐出四個字:「混亂之治!」

全場再次震驚,混亂之治位面,是一個即將毀滅的位面,半個位面破碎,還被惡魔侵佔過,連皇室都已經放棄了那裡,可以說,這個位面已經毫無價值。

可葉問天究竟為什麼要選擇一個毫無價值的位面呢?它真的毫無價值嗎?

答案無疑是否定的,對於葉問天來說,混亂之治位面的價值遠大於其它位面,一是因為有紅蓮這位神級強者,二是因為紅蓮身上的鎖鏈,這是一個千載難逢接觸解析規則的好機會,價值無可估量,一旦完全解析,那麼他將成為主宰位面的神!

(這個獎品怎麼樣? 白月光精忠報國[快穿] ,情節都是環環相扣的。)

… 慶功宴在皇室浮島的一處庭院舉行,這裡位於浮島邊緣,景緻非常好,可以望見雲海虹橋,還能欣賞古神殿。

餐桌上的菜肴全都是按照宮廷最高規格燒制,煎炒烹炸紅燜清燉應有盡有,可葉問天一眼望去,看到的卻只有肉,全是肉,一根菜絲都沒有。

果然是保持了皇室飲食的優良傳統啊,葉問天不禁感嘆。

不過這些肉可不是普通人能夠吃到的,價值都非常高,具有極大的滋補作用,對鍛煉肉身非常有好處。

瞧那擺在巨型圓桌中央的主菜,在直徑超過三米的盤子中,擺著一隻烤地龍,這種地龍其實不是龍,只是和龍族長得像,體型不大,實力卻不弱,尤其肉質非常適合燒烤,口感極好,深受歷代大帝鍾愛。

單這一道主菜,價值就據對超過百萬金幣,別說小宗門,恐怕超一流宗門都不敢這麼奢侈。

圍坐在餐桌旁的一共六人,分別是:葉問天、龍玉明、龍玉嬌、項少武、顏如玉、李長天,都是老熟人了,也可以算是朋友之間的聚餐,目的當然是給葉問天慶功。

「來來來,今天打得太過癮了,葉兄我再敬你一杯,這可是皇室珍藏的瓊漿,不喝白不喝,嘿嘿。」項少武端著酒罈就要和葉問天碰杯,英俊的臉上微微發紅,顯然已經喝了很多,在他身後,擺著足足十七個空罈子。

龍玉明嚼著肉含糊道:「葉兄,雖然我是皇子,但我還是希望你挑一個富饒的位面,可你為什麼要挑混亂之治呢?這分明是一個快毀滅的位面啊!」

「是啊是啊,我也好奇,快說給我們聽聽!」李長天也好奇起來。

葉問天露出神秘的笑容,喝了一口瓊漿,道:「這個秘密太大了,而且不只關係到我一個人,所以還不能告訴你們,不過我敢保證,這個位面的價值絕對無比巨大,比任何豐饒的位面都要巨大!」

「這麼神秘?真的不能說?」顏如玉眨了眨眼睛。

葉問天無奈聳了聳肩:「真的不能說,至少暫時不能說。」沒辦法,這個秘密關係到神級強者紅蓮,如果透露出去,恐怕會掀起滔天風波。

龍玉明只得作罷,眼珠一轉,又嘿嘿笑著開始打探八卦:「那你說說,你是怎麼把女元帥泡到手的?這個總可以說了吧?」

一聽這個問題,眾人集體豎起耳朵,就連龍玉嬌和顏如玉都不例外。

葉問天繼續聳肩:「這個也不能說,不過我可以告訴你們,我和特蕾莎二十年前就認識了。」

「二十年?」眾人驚呼,面面相覷相顧無語。

「這豈不是說,女元帥剛出生你們就認識了?拜託,你有二十歲才怪,考!」項少武瞪大了眼睛。

葉問天忍住笑道:「她出生前我們就已經認識了。」

「快講講快講講!」李長天也開始八卦。

「不可說,就是不可說。」這件事關係到特蕾莎的蛻變問題,當然是不能透露的。

「葉兄!」李長天吐出一口酒氣,虎著臉瞪著葉問天,眼波流轉蕩氣迴腸,看起來嫵媚極了,如果不是脖子上隱約可見的喉結,必然被當成絕世美女。

全場瞪眼,葉問天雙手下壓:「好了好了,我們換個話題,你們肯定感興趣的話題,你們不是想要套裝嗎?很快就會有了,而且是全二階的哦。」

一聽套裝,眾人登時熱血沸騰,立刻將女元帥的八卦拋到了九霄雲外。

「你的意思是,你已經製作出了全二階套裝?」龍玉嬌有些不敢置信。

「全二階套?我讀書少,葉兄你不要騙我!」龍玉明大呼小叫。

葉問天擼起袖子,微微輸注靈力,手臂上立刻有黑紅色的紋路亮了起來,玄光流轉如岩漿一眼。

「二階套裝我早就做出來了,現在我身上這套,就是全二階赤焰之舞,如果沒有這套套裝增幅,想擊敗冠軍侯可沒那麼容易。」葉問天道。

項少武一把抓住葉問天的手臂,激動道:「我考,原來你早就做出了二階套,虧我們還等了這麼久!」

「男男授受不親!」葉問天將項少武的手甩開,道,「這套赤焰之舞還有提升的餘地,到時候再給你們製作,你們現在應該儘可能提升肉身承載力,否則到時候裝備不上可別怪我。」

「我聽說公孫瓚那廝已經閉關好幾個月了,肯定也做了充足的準備,你真的這麼有把握在發布會上超過他?」李長天道。

葉問天站起身,端著酒杯走到浮島邊緣,輕輕晃動著杯子中的酒液,於萬米高空望向神殿,露出自信的笑容:「不是超過他,而是碾壓他,我說過,煉器這條路,有我,沒他!」

一個月後,兩人的發布會都將在輝煌大神殿舉行,這將是兩人之間的第一次正面對抗,誰更有價值,誰更有天分,都將在全世界的見證下見個分曉。

「霸氣,就當為了套裝,我也全力支持你!」項少武伸出大拇指贊道。

「到時候給我留雅座啊,別光顧著美女。」李長天朝顏如玉望了一眼,一臉曖昧笑容。

顏如玉俏臉微微一紅,道:「我就是開個玩笑而已,你們想哪去了?真是的……」

「沒問題,到時候給你們準備最好的位置。這次發布會,各大帝國的強者都會聞訊趕來,我一定要借這個機會狠狠挫敗公孫瓚!」葉問天一把將酒杯捏碎,轉身道,「哦對了,次級位面的時間流速較慢,我準備去一個次級位面開拓一下,你們想不想參加?」

「次級位面?混亂之治?那破地方的強者幾乎都被皇室和惡魔滅光了,有什麼好開拓的?」龍玉明納悶。

龍玉嬌卻敏銳許多,試探問道:「你還有一個位面?」

「不。」葉問天搖了搖頭又點了點頭,「但我有這個位面的坐標,在這個位面,有很多很多非常強的敵人。」

「是哪?」眾人異口同聲。

「幽冥地府!」葉問天重重吐出這四個字。

「考,你坑我們啊,那鬼地方也叫次級位面?你知道那是什麼地方嗎?那裡的位面等級幾乎和我們武靈世界對等!」龍玉明登時叫了起來。

葉問天比了根中指癟嘴道:「你個慫貨,一句話,敢不敢去!」

幾人再次面面相覷,最終龍玉明一咬牙一拍桌子吼道:「考,老子拼了,吃喝拉撒裝備你全包!」

「沒問題。」葉問天笑的得意極了,怎麼看都有種上了賊船的感覺。

… 問天侯府,正廳。

葉問天居於首位, 我懷念的 ,堂堂當朝侯爵,堂堂靈帝強者,堂堂風虎宗長老,此刻卻尊嚴喪盡淪為奴僕。

葉問天自詡不是心狠手辣之徒,但還算是殺伐果斷,對於敵人,他從來不會手軟,再說,簽訂奴隸契約是華陽候自己的選擇,這證明華陽候終歸還是貪生怕死之徒。

「站起來吧,我有任務給你,既然留你一條命,你總要證明自己的價值不是?」葉問天抬了抬腳尖。

華陽候默默站了起來,春狩傳送回來之後,他悄悄潛回了風虎宗,並探了一下混沌宗的口風,為奴這件事暫時還沒有泄露出去。

「這是一瓶九陰離魂散,無色無味毒性緩慢,可一旦發作卻極其厲害,至於該怎麼做,不用我多說吧?」葉問天道。

華陽候將玉瓶接過,躬身道:「如果我這麼做了,主人您……」

「你放心,只要你乖乖聽話,今後至少表面上你還是侯爵,我需要你徹底掌控風虎宗,將風虎宗納入我的麾下,明白嗎?」葉問天道。

「謝主人-大恩!」華陽候鬆了口氣,道,「本來春狩結束后,華守成要當著十宗的面找您決鬥,但主人您表現出的實力太強,嚇得他沒敢輕舉妄動,此時他應該正在和華穆公商議對策。」

葉問天露出一抹盡在掌握的笑容,打了個響指道:「很好,那你也去和他們一起商議對策吧,哦對了,順便透漏給他們一個消息,我將於三日之後開啟傳送門,去異位面開拓空間。很不巧,傳送門就建立在大院之中,更不巧的是,我忘記關大門了。」

「我明白了。」華陽候轉身剛準備走,忽然回頭道,「或許,我還可以將定遠侯拉上,只要主人您能應付的過來。」

葉問天點了點頭:「不錯,這個想法不錯,就這麼辦吧!」

……

第六進庭院,靈液池之中,特蕾莎正在修鍊靈力,滿滿一池靈液,此時已經消失了三分之一,人元珠靜靜地漂浮在她面前,散發著淡淡的光芒,將她絕美的俏臉映照得神秘絕倫。

「回來了?」感受到葉問天獨有的氣息,特蕾莎徐徐睜開眼睛。今天她特意換上了襯衫,傲人的峰巒將襯衫撐到了極致,扣子綳得緊緊的,令人懷疑稍微伸個懶腰就會扯斷,當然,這個結果是非常令人期待的。

襯衫本來是不透明的,但經過靈液浸泡,就變成了半透明狀,濕/噠噠貼在身上,將傲人曲線勾勒的淋漓盡致,依稀能看到峰巒間的溝壑以及內衣的顏色和款式。

這種朦朦朧朧的美感,對於任何異性來說都是必殺死級別,何況是特蕾莎這種超極品美女。


果然,葉問天的視線登時就停在特蕾莎胸口不動了。

「怎麼了,小色鬼,又想不老實了?」特蕾莎攏了攏秀髮,這一動作,更令葉問天幾乎熱血沸騰。

想說的事全都拋到九霄雲外去了,葉問天雙眼充血,不管三七二十一,撕開衣服就跳了下去。


靈液四濺,葉問天伸手去抓,特蕾莎卻如游魚般一扭身子溜了出去。

「你故意逗我,不能不負責任!」葉問天虎著臉,心跳如雷呼吸加速,他忽然無比懷念特蕾莎剛剛蛻變的時候,那時她根本毫無反抗之力,可現在隨著靈力慢慢恢復,血氣逐漸增強,反抗力也越來越大,想要征服鎮壓,變得越來越難。

特蕾莎纖細完美的食指點在唇上,另一隻手輕輕揪起黏在身上的襯衫,露出得意的笑容,道:「沒錯,姐姐我就是故意逗你,有本事你報復啊!」

她對葉問天的興奮點了如指掌,知道這身打扮能夠令他瞬間淪陷。

「好啊,你要是輸了,就等著被狠狠鎮壓吧!」葉問天當然不會畏懼,相反,他喜歡這種具有挑戰性的任務,只有經過千難萬險,在邁上巔峰的剎那,才會更加享受。

一記猛踏,葉問天已如炮彈般朝特蕾莎撞了過去,渾身血氣沸騰,血焰烈烈卷舞,發出騰蛇嘶鳴之聲,竟然直接用出了全力。

特蕾莎也毫不示弱,朝葉問天拋了記媚眼,血氣鼓動發出烈獅嘶吼之聲,靈焰騰起十二寸,格鬥技全開,一拳就朝葉問天轟了過去。

悍然對撞,兩人頃刻間就纏在了一起,招招直指要害,如果陌生人看到這一幕,一定會以為這兩人有血海深仇,但其實,這正是兩人間的情趣所在。

雖然特蕾莎的格鬥技依然強於葉問天,但畢竟血氣力量差了好幾個境界,半個時辰之後,終於被葉問天擒住,並按倒在了池畔上。

「呼呼,想鎮壓一次你還真是體力活啊!」葉問天感嘆著,一手攥住特蕾莎的手腕,另一隻手已經順勢從襯衣下面伸了進去。

「唔,你輕點,姐姐我又不是鐵人!」特蕾莎感覺胸前一緊,忽然蹙著眉頭哼了一聲。

「我才不會被你騙,你的肉身可比鐵人強多了,嘿嘿,現在是不是該我……」葉問天上身前傾,湊到特蕾莎耳畔笑著說,然而,話還沒說完,警兆陡升,下意識抬腿一橫,剛好擋住了驟然暴起的陰狠一腳。

這一腳如天外飛來,實在是太突然了,如果不是反應及時,重要部位絕對會遭到重擊,雖然構不成實質性傷害,但痛苦是免不了的,葉問天這才反應過來,原來特蕾莎喊疼,不是為了騙人,而是為了轉移他的注意力。

「該死,失敗了呢。」特蕾莎趴在池畔,全身放鬆下來,語氣充滿了懊惱。

末路新娘 ,忽然愣了愣,收回手朝靈液池中摸了摸,入手光滑柔嫩充滿彈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