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是眼前的情況還不容御傑在那深加思索,一個黑光球向自己的身上射來,躲已不及,還好,這個黑球還沒有到自己的跟前就被一到極光給斬去了,提爾道:「剛才你救了我一次,這次應該扯平了。」

塞特道:「見識一下我的惡靈右手-靈魂驅散手炮。」說完又是幾聲令人噁心的邪笑。


提爾道:「千萬不要被這種東西擊到,否則靈魂就會驅散,就會死亡。」說完看了御傑一眼,心中怎麼也想不到喚醒召喚的傳人竟然會是這樣一個不到二十歲的少年,但想起自己多年前的仇恨,憤怒就不打一處來,怒視著御傑,道:「等你真的變強了我在找你,我不會這樣力量的你打。」

御傑才不管那麼多,不過現在的目標好象是塞特。

雖然御傑的能力還不至於被塞特放在眼中,可如果和提爾聯合起來,自己必定吃虧,見到這種情況,思索了一會,道:「小子,你可別忘了,是這個傢伙拿走了神之碎片,你們中國的神之碎片就在他的手上,難道你還幫他嗎?」

提爾什麼也沒有說,只是看著塞特。

御傑差點都忘了,這兩個人都是為了神之碎片而來,可御傑根本沒有阻擋的能力,現在的他只能選擇幫助一方,但很明顯站在邪惡的塞特那一邊是不可能了,這種兇狠的人只是現在幫助他,等事情過後把自己殺了也說不定,想來想去,只能是站在提爾這一邊。

塞特這樣說的目的只是想讓御傑不要和提爾一起對付自己,但顯然事情並不如意,這樣的話塞特沒有選擇,只能先殺了御傑。

御傑轉過頭看看龍帥他們已經安全離開,總算是放心了,舒了口氣,道:「這樣的話就好些了。」

在塞特的右手旁站著一隻惡靈,嘴裡不停的噴射著黑色球體,目標則是御傑,御傑雖然沒有象封雲那樣的防禦能力,可自己的眼卻還是十分管用的,御傑都沒有感覺到,惡靈噴出的東西根本打不到御傑,而此時的御傑似乎能微微的體會到一點了,暗道:「好象視力變的廣泛了。」

確實,千眼屬無形之眼,這隻眼遊走於御傑的全身上下,無論敵人從哪面進攻要是想偷襲那都是不可能的。

重生之不嫁英雄 ,但現在還不是時候,看看天空的塞特,暗道:「沒想到虹聚集的人越來越厲害了呢。」

塞特雙手合十象在念經一樣,而他的背上又長出兩個大嘴脖子出來,現在分成自己的背上已經是三個了,而自己的左右臂上都有惡靈,可以說已經齊全了,成為了真正的半惡靈狀態。

「經過剛才的打鬥不僅能力沒有減退居然又增強了!」提爾凝神看著塞特,這個對手越來越不可思議。

塞特如何也打不到御傑只好改變戰鬥的方法,而御傑也總算可以停下來休息一會,御傑剛喘上幾口氣,便見提爾已經身至高空,一把長劍凌空斬向塞特,再次增強的塞特似乎對提爾的攻擊已經無視,看動那劍已經到自己的臉前,不今沒有絲毫的畏懼反而惡狠狠的笑了出來,伸出雙爪在次把長劍抓於手中。

當然提爾也不是傻子,同樣的招數不會連續中招,從提爾的手臂後面有伸出一隻手來,這次正中塞特的心臟,雖然位置正確,可長劍到了塞特的胸口怎麼插不進去,竟然被後邊的兩個大嘴脖給咬住,雖然自己改變了攻擊方式,可對方似乎也早有準備一樣。

塞特笑道:「如果你肯交出神之碎片,我相信這場戰鬥可以到此結束。」

提爾也是冷冷的笑道:「是嗎?」說完又是一條手臂伸了出來,從空中斬下,塞特幾乎不能相信,不過這次的力量同上兩次可不一樣,塞特看見了劍上的光,道:「原來是這樣」

御傑只見空中白光一沙,就象天裂了一樣,憑空出現了一道閃電,那聲音震的雙耳直翁翁作響,可以想象能將地面劈開兩米寬百米長的力量打到一個人的身上會是如何的效果。

不過可惜的是這一劍還是落空,雖沒有正中目標,但對手還是被自己的劍氣傷害到,塞特的已然失去了右手。

聖光斬是上古戰神狀態中的最高能力,進化為上古戰神狀態的提爾也只能使用五次,而現在他已經使用了三次,但要打倒對手只需要有一次可以擊到對手身上就可以,雖然招數是致命的,可最重要的還是準確,塞特也一樣,如果被塞特的惡靈左右手任何一個打中,只怕也是必死的,所以這個時候的防禦到是成了最重要的能力。

掉了一個手臂的塞特站在遠處的樹林中,但這似乎對他的影響力並不很大。

塞特憤怒的臉上似乎寫著仇恨兩個字,暗道:「居然是這種招數,真是好險啊。」

提爾沒施放一次就會消耗大量的能力,而這個階段只能好好的休息,等待著體力和能力的恢復以好在次使用,可這樣也是危險的,如果這個時候塞特來進攻的話提爾根本無法防禦。

失去一條手臂的塞特仍然保持鎮靜,嘴上的笑容在次華露到臉上,暗道:「原來是這個樣子,難怪剛才那麼容易就會被我的分身所抓住,看來現在才是最好的時間啊。」

提爾則站在原處,暗道:「如果這個時候來的話就糟了。」

「看樣子你好象很脆弱的樣子,真是不敢相信啊。」塞特一邊說著一邊走向塞特。

提爾道:「也許你應該看看你自己。」

「是嗎?」塞特剛說完,背上的一條大嘴脖子已經伸了過去,很輕鬆的就將提爾整個人緊緊的纏繞住,手裡的那把長劍也脫手掉在了地上。

塞特道:「如果你現在交出來的話,或許你還有生還的可能。」

「土行-大地之吻!」

御傑飛步沖了過來,塞特腳下的地面突然裂開,就象一張嘴似的,裂開后馬上突出地面再次合攏,恐怕稍不小心就會被它『咬』到。

塞特起身退步避開了攻擊,大脖子一甩將提爾扔到了幾十米遠外。

塞特道:「真是不知死活的小鬼啊。」



您的留言哪怕只是一個(),都會成為作者創作的動力,請努力為作者加油吧! 大嘴脖子收回之即又是一甩打向御傑,而對御傑來說這種普通攻擊已經不起效果,似乎御傑已經看出他的意圖一樣,輕輕后跳就躲開了進攻。

塞特則站在不遠處的巨石上,暗道:「真是難纏的傢伙,還是快點結束戰鬥吧。」雖然掉了一隻手臂似乎戰鬥力並沒有因此而受到很大的影響,只見塞特托著一條爪子就向鬱結的方向沖了過來。

提爾見此,多半也明白點對方的意圖了,道:「要小心了。」

御傑點了點頭,可是卻沒那麼簡單,塞特在快要到自己身邊時那隻利爪已經向自己的頭部抓去,御傑在千眼之術已經有所領悟避開普通攻擊已經很容易,塞特這一爪御傑自然也輕易避過,可是剛轉過身,自己的四周已經圍繞著那三個大嘴脖子。

塞特笑道:「看你還能有什麼招數。」

御傑恐慌的對著懷中的神記道:「這下慘了,被包圍了。」

神記則怒吼道:「慌什麼,這才是鍛煉千眼的最好機會,看來你還不了解千眼之術啊。」

塞條大嘴脖子象繩子一樣開始迅的穿梭在御傑的周圍,只怕一不小心就會咬到,御傑剛開始還可以應付,開後來無論怎麼躲避都受到不同程度的攻擊,不過一會身上已經被咬了十幾口。

此時的御傑能想起些什麼,就是自己在考驗時被那些眼折磨的那種痛苦,只是拿現在這種痛苦和那個比還是相差很遠,心中似乎也能明白一點千眼的含義所在,御傑越想越入神,竟然把自己的雙眼也閉上了,一旁的塞特見御傑閉上了眼,暗道:「這小子放棄了嗎?」想到這裡又道:「也難怪啊,這種程度的攻擊對這個小鬼來說」話說到這裡突然頓住了,整個面孔都隨之僵硬了,是御傑,閉上雙的御傑仍然可以輕易的避開三條大嘴脖子的攻擊。

提爾道:「千眼。」

而神記也感應到了,看到御傑的樣子笑道:「看來領悟的很快嘛,這麼快就可以使用千眼了。」

御傑道:「那這個時候我是不是也已經可以開啟神的遺記了。」

神記思索了片刻,道:「雖然已經開啟了千眼,可還未真正的得到實用,這種情況下開啟,顯然會很危險,千眼力量不是僅此而已。」

御傑伸手就拿出了神記,道:「顧不了那麼多了,只怕等我真正的開啟了千眼已經被這怪物給弄死了。」御傑說到這裡真的打開了神的遺記,御傑只是翻開了第一頁,僅此而已。

還是漢字版的御傑看起來還比較容易點,只看了兩行字御傑御傑已經完全被它的內容所吸引住,竟然視塞特於不在蹲了下來仔細的起來。

塞特完全不能明白,在戰鬥中塞特遇見奇怪的人的確不少,但還從未有一個象御傑這樣,自在的看起書來,那種被無視的感覺任誰都不能忍受的,塞特將自己的單手兩指豎在自己的面前,道:「惡靈-升!」最後一個字到是用了不少力量。


那三隻大嘴長脖子馬上從脖子的一半出再次長出一個脖子來,大嘴另人噁心。而這樣也就由原來的三個變成了六個,塞特陰險的說道:「這次應該徹底結束了吧。」

而御傑已經把書合上,剛才的那段時間御傑也只看了十多行而已,千眼的確有輔助的功能看起書來省事不少,可這本書並非一般的書,其內容除了最平常簡單的之外,則還要領悟其內容中的能力使用,而且每深進書中一步,就會感到書中強大的反噬力量,御傑本想在看下去,可這股力量越來越強,御傑根本無法在看下這才合上了書,並非因為那六隻大嘴脖子。

不過當御傑抬起頭時也現了這六隻大嘴脖子,一副驚訝的樣子,尖叫道:「啊!怎麼又變成六個了。」

提爾則看出了御傑的舉動,暗道:「這小子居然還沒有開啟神記,看來必須在他死之前儘快恢復能力不然就慘了。」

「土行-崩裂!」

和之前使用過的一樣,但這次並不是對方的腳下,而是自己的腳下,瞬間裂開一道縫隙出來,與提爾所打出的兩米寬裂是相連的,而御傑輕輕一跳身影在深淵中消失。

「想跑嗎?」

塞特的六根大嘴脖子也一起伸了進去,等脖子越伸越深的時候,御傑道:「是時候了。」雙手抱拳,喝道:「土行-大地之吻。」

十幾道崩裂從地上出現,就象一張張大嘴一樣,竟然將這些大脖子都拖進了大地之中,御傑這個時候才躍了上來,看著塞特,道:「這下沒招了吧。」

塞特為之可笑,道:「就這種招數嗎?真是可笑啊。」

塞特再次將手放在了自己的眼前,道:「惡靈左手-靈魂汲取!」雖然失去了右手,但這左手的力量也是另人恐懼的,天空中再次出現一個巨大的黑圈來,一隻巨手從黑圈中伸了出來。

提爾道:「糟了。」

御傑又不是傻子,在提爾和塞特的戰鬥中已經看了出來,起身就避開了黑圈的籠罩。

看到沒有得手,塞特的怒氣再次成倍升起,暗道:「連個小鬼都」

御傑則看著塞特,道:「那麼,該我動手了吧。」

「什麼?這小子還要反擊嗎?」提爾簡直有點不敢相信,面比自己強很多的對手,躲避還來不及居然還要反擊。

雖然御傑連神記的第一頁都沒有看完,可僅僅的那幾行已經讓他領悟到了一個召喚的能力,神記中記載萬千,而能次數的人則寥寥無幾,縱然能此書也不曾有人讀完過,一切都是因為書中的內容深入,所需的能力也隨之增加,到之後來,幾乎無人能看下去,隨後都可能被其吞噬而死亡。

御傑按書上所指操縱著自己的能力,俯蹲之姿單手拍地,喝道:「召喚-刑天!」

在御傑眼前的地面上閃現出一道光圈,並從中慢慢升起一個人來,這人沒有腦袋且**著上半身,胸口的兩個**處則是兩隻眼,而肚臍處則是一張嘴,相信這些老外還不認識這個傢伙。

刑天本是炎帝的屬臣,因不滿於炎帝的統治地位被黃帝奪取,又為了給蚩尤報仇,拿著斧頭盾牌就殺到了天庭。黃帝親自出來與他交手,一直打到常羊山,終於一劍砍下了他的頭顱。刑天心裡慌,蹲下地亂摸,黃帝恐怕麻煩,劈開常羊山將那頭踢了進去,跟著大山合攏,於是刑天的級就被永遠埋葬了。不甘心失敗的刑天,**著上身,以**為眼,以肚臍為口,繼續與看不見的敵人做著拚死搏鬥。



您的留言哪怕只是一個(),都會成為作者創作的動力,請努力為作者加油吧! 雖然召喚出了刑天可御傑的能力也消耗了不少。

刑天左臂上是一塊巨大的盾牌,右手上是一把開天巨斧,僅看架勢也另人心生懼意。

神記嘆道:「唉,居然把這傢伙召喚出來了。」

聽到神記的嘆氣御傑道:「你嘆什麼氣?什麼意思?」


神記看著刑天的背影,道:「在沒有被喚醒的狀態下,刑天的右手斧是破魂斬的狀態,而左臂上的盾又可抵擋任何攻擊,這一切都是一般召喚體不能及的。」

御傑聽此到是有幾分驕傲,想起神記剛才的嘆氣,道:「這樣你應該高興才是,為什麼嘆氣呢?」

神記道:「是啊,他的戰鬥力是不容小視的,只是他的智商太低了,除非是在喚醒的狀態下。」


御傑毫不在意,繼續看著刑天。

提爾和塞特都被這傢伙所吸引,刑天高舉手中的斧向塞特的方向沖了過去,塞特都還沒有搞清楚這是個什麼怪物哪裡敢輕敵,認真的接著刑天的每一招。

看到刑天進攻敵人御傑笑道:「真是沒有白費力啊,不過好象並不是象你說的那樣,我看他的智商沒有什麼問題。」

神記冷哼了一聲沒有說話。

提爾能看的出來,刑天的戰鬥力的確很強,可是塞特的力量並沒有因為剛才的戰鬥消耗而減退,反而有增強的趨勢,現在唯一的辦法就是協助刑天一起打倒塞特不然這樣耗下去自己也會死的。

所有人的眼光都看向刑天,那把巨大的斧頭,在塞特的身旁揮來斬去,看過來看過去,似乎就這幾招,塞特連連退步差不多也摸清了刑天的攻擊方式,就象大家看到的一樣,揮揮砍砍,完全沒有什麼新鮮的招數。

看到這種情況塞特的心裡自然是樂了起來,背上的大嘴脖迅延長,很快對刑天形成包圍之勢,刑天似乎毫不將這些東西放之眼中,繼續追砍著塞特,塞特看中時機,道:「看來你還不夠資格做我的對手啊。」

六隻大嘴脖子急的纏了上去。

「不好!」御傑叫道。

六條長長的東西象繩子一樣牢牢的將刑天固定到那裡,塞特慢慢的伸出左手,道:「結束吧。」剛說完還未動手那種不好的感覺已經傳了過來,被纏繞的刑天似乎還有什麼舉動。

的確,只見鮮血四濺,刑天硬是用雙臂撐開了纏繞自己的脖子,並持斧斬象塞特,來的太兇猛了,還好塞特躲過了攻擊,只是左手旁的那個惡靈已經不見了,這樣的話也就無法是用惡靈左手了。

提爾暗道:「好機會。」手中的劍已經開始光,暗道:「成敗就看這一下了。」

塞特的臉上呈現出痛苦的樣子,並不是因為那些大嘴脖子,而是自己的惡靈左手。

刑天才不會因為這樣而停止攻擊,面對刑天的攻擊塞特只能退步躲避。

此時的提爾已經提步沖了上去,看到提爾舉劍上前這讓鬱結想到了那種招數的威力,暗道:「這樣的話刑天也會」

御傑想要阻止可已經晚了,那把劍已經斬落,同上次一樣,唯一不同的是這次擊中了目標。

從高空向下看去,地上兩道巨大的裂痕,百米之長兩米多寬,且深不見底,提爾在那大口的喘著氣,相信這次真的耗盡了自己的能力。

一切變的是那麼的安靜。

神記道:「看樣子這場戰鬥已經結束了啊。」

御傑道:「那刑天」一邊說一邊沖了過去,廢墟中完全看不到半個人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