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蒼南與陸雲遠相識多年,看到此情景,心中大喊不妙,正要開口卻聽到遠處陸雲遠說道,“小畜生,想殺我兒子,今日我要你死。”

這樣說着,這位長鬚道者的右手猛然捏起一團風球,順勢就要朝着龍小虎打下。


“小虎……”

“小虎哥哥……”

“不要……”


沒人會料到此刻陸雲遠會下殺手。

遠處音鈴也是**湖,一看這情勢,心中大驚,急忙朝擂臺飛去。

只是陸雲遠與龍小虎近在咫尺,而那音鈴離二人起碼有好幾丈,此刻卻是遠水救不得近火。看着那陸雲遠手掌落下,底下衆人都是心中一涼,暗暗爲那少年傷悲起來。

“嘭……”的一聲,那手掌朝着龍小虎腦門擊落。理應是開瓢的一下,**崩裂,有些膽小的甚至不敢睜開眼看。

誰知數息過去,竟然不動聲色,龍小虎依然穩穩坐在地上,只剩下那陸雲遠睜開驚愕的眼神看着癱坐在地上的紅髮少年。

衆人不解,揉了眼睛再看,只見到龍小虎身前一層若有若無的龜殼狀的氣牆,擋住了那一下致命的攻擊。

正是那歸藏盾,關鍵時刻救了龍小虎一命。


陸雲遠心中憤恨,還想再打,那音鈴卻穩穩落在龍小虎身前,大聲喊道,“陸師傅想在門派行兇嗎?”

話音剛落,尋龍槍尖忽然猛的一震,一團東西隨着那震動蹦出,光亮一閃便朝着陸雲遠疾飛而去。

陸雲遠本在看着那音鈴,沒想到身前忽然一團東西猛的撞來,他沒有防備只好用肉掌去擋。

“嘭……”的一下,那東西撞在掌上,陸雲遠整個人朝着後頭滑去。

滑至擂臺邊緣,陸雲遠才勉強穩住身形。這一下撞擊來的又猛又快,若不是自己多年修煉,此刻怕是要出醜。

陸雲遠定睛去看,只見撞來的那團東西,竟然是一隻長着兩隻翅膀的小貓,此刻趴在地上,弓起了背,怒目盯着自己。

那小貓蒼雲山的弟子好多都見過,平時屁顛屁顛跟在龍小虎身後,衆人都以爲是這少年哪裏撿來的小寵物,今日這一下,卻讓它聲名大作。

“這龍小虎擋了陸師伯全力一下,他的寵物又撞得陸師伯後退了那麼多,真是太恐怖了。”

“平日一直以爲他只是一個築基七層的新人,今日這一比試才知道原來這麼厲害。”

人羣中有些發出驚歎,有些卻投來嫉恨目光。

“夠了……”一聲響亮的話語夾雜着真氣傳來,讓在場弟子都聽得耳膜生疼。秦蒼南站起了身,一臉嚴肅的看着比試場地。

衆弟子一看掌門發怒,大都悻悻散去,只有少數關係好的還苦苦在那裏等候。

龍小虎掙扎着起身,想要解釋什麼,可是忽然雙眼一黑,猛的倒在了音鈴懷裏。

朦朧中,龍小虎感覺四周很香,又軟綿綿的,他很累,非常累,不知不覺就沉沉睡去。

“秦掌門,今日比試,明眼人都看到是龍小虎勝了吧。”音鈴對着臺上秦蒼南大聲說道,卻一眼都不看身旁的陸雲遠。

秦蒼南咬了咬嘴脣,說道,“陸師兄違規,自然算是龍小虎勝。”

陸雲遠本就理虧,此刻也不說話,拂了一下衣袖,便疾步離去。

幾名雲門弟子急忙上前攙扶那陸晉鵬,誰知這陸晉鵬拳打腳踢一陣掙扎,非要自己起身去走。沒走兩步,丹田一痛卻又摔倒在地,最後幾名弟子攙扶着他朝着山下走去。

音鈴見龍小虎昏在那裏,便叫來貪狼一起送他回屋。

白勝雪站在那裏,心中一股酸酸味道。

“爲何我看到這妖嬈的女子抱着他,便心底不舒服?”她自言自語說了一句,便也轉身回屋。

……

龍小虎的窗前,一個方臉男子坐在那裏。

“幸好沒受傷,不然我又有的忙了。”那方臉漢子一邊幫龍小虎整理着,一邊開口說道。

一個小個子少年,長着可愛的虎牙,此刻笑着說道,“既然沒事,我就先出去了。”說着對着那方臉漢子點了點頭就朝着門外走去。

門口一個身材浮凸的妖嬈女子,正等在那裏。看見那虎牙少年出來,急忙問道,“小狼,怎樣? 冷公主的霸道帥惡少 。”

那虎牙少年正是貪狼,此刻笑嘻嘻的說道,“二姐爲何那麼關心他呢?”

音鈴翻了個白眼,說道,“這次來蒼雲山,老大囑咐我在龍小虎進入幻境前要好好照顧他,適才那老不死的忽然出手,嚇的我半死。”

貪狼笑道,“即使老大不囑咐,我想二姐你也會嚇得半死的。 網游之最強歐皇系統 ,只是真氣用盡,休息段時間就好了。”

wωω ¸тt kΛn ¸C〇

一聽無恙,音鈴也放下心來。

“他那金黃色的火焰,看似玄術,卻又不像,只是威力巨大。那招數很廢真氣,我看他用一次就差不多了,今日用了兩次,加上還要與人對戰,自然力竭。”貪狼說道。

音鈴點了點頭,喃喃說道,“我看他用來用去就這麼幾招,那神槍訣還是很早時我在行會爲他挑選的功法。”

貪狼道,“我也看到了,這神槍訣我接過,威力不小,只是來來回回就這一招,早被人看透,不如我回頭去找一些稍微好點的功法給他用,你看這樣。”

貪狼這樣說着,臉上卻掛着笑意,好似在試探音鈴一般。

音鈴一轉頭,不去理他,自顧自朝着外頭走去。自己這把年紀,卻還沒有意中人,對着男人甚至連正眼都不看一眼,難怪自己對龍小虎好一些,身旁的人都甚多蜚語。

想到這裏,這妖嬈女子不禁笑了一下。平日裏,這被喚作美人蛇蠍,她一笑,可能就要有人遭殃。可是今日這笑,卻是發自內心的,有一絲說不上來的喜悅。

那貪狼此刻跟在音鈴後頭,自然沒看見那美麗的笑容,二人一前一後,朝着遠處走去。

…… 蒼雲山腰,大廳之中,陸雲遠坐在一張松木寬椅上,他圓睜着怒目看着下首一個俊美少年,嘴角在微微顫抖,但卻沒說出一句話來。

俊美少年此刻站在那裏,卻沒了往日那恭敬和畏懼的眼神,取而代之的是一股傲氣和自信。

“齊軒,你倒是說說,晉鵬到底是怎麼回事?”陸雲遠說出這話,話語中蘊含着真氣,一股股力量迸發,震得人膽戰心驚。

只是齊軒似乎並沒有太多的感覺,緩緩地看了陸雲遠一眼,開口說道,“師父,我老實交代了,確實是我教晉鵬那蒼雲訣的。”那語氣裏沒有過多的敬畏,只是一種有恃無恐的自信。

一聽這話,那陸雲遠更是火冒三丈,伸手一拍,那椅上的龍形扶手瞬間化爲齏粉。“告訴我,爲何?”他那獅吼般的聲音,惹得整個大廳都爲之震盪。

只是那齊軒卻依舊是那坦然模樣,“你以爲我不知道你讓我學那東西的目的嗎?如今那些藥我都讓晉鵬吃了,而且還加了一些東西,如今他可離不開我那藥丸了。”

一聽那藥,陸雲遠身體猛的一顫,隨即問道,“你,你知道那藥的功效?”

齊軒嘿嘿一笑,也不答話,只是那眼神已經將答案全數告知給了陸雲遠。

混沌龍訣 ,忽然雙腿一軟,竟然直接坐回到了椅子之上。

“你,你真讓他吃了那些東西?”陸雲遠的聲音明顯輕了很多,適才那威武的氣勢蕩然無存。

“爲……爲何你要那樣做?”他眼神飄忽,不敢看底下的齊軒,只是嘴上輕輕說道。

齊軒大笑一聲,眉宇間露出邪惡神情,說道,“你想控制我,讓我幫你兒子奪那蒼雲劍,只是我還沒傻到這種程度,讓你隨意擺佈。”

陸雲遠呆傻在那裏,說不出一句話,心中卻是滋味萬分,“自己確是如他所說,希望能夠控制這個天賦出衆的弟子,幫自己的兒子掃清一切障礙,誰知道竟然被他識破,反而害了自己的兒子。”

只是這齊軒不過是個小孩,哪來如此之深的城府,又是從何得知這蒼雲訣和藥物的事情。

想到這裏,陸雲遠低聲問道,“你背後究竟還有什麼勢力在幫你,憑你自己絕對不可能想到這些東西。”

齊軒哈哈一笑,說道,“陸雲遠,我背後是誰?你不用知道,若你想讓你兒子好好的活着,以後便乖乖聽我的話,知道了嗎?”

這話一出,陸雲遠有些動怒,聲音也加大了幾分,喝道,“你打算威脅我?你以爲我會爲了兒子的性命乖乖做你的傀儡?”

正說着,那齊軒的身後一股強大的氣勢傳來,強大到連陸雲遠都覺得有些恐懼。

一個黑衣人緩緩走來,邊走邊說,“小齊,不得對陸掌門無禮,還不趕緊道歉。”

黑衣人步履頻率不快,但是行走速度卻絲毫不慢,沒幾息便走到二人身前。

“你……你是何人,如何上得了這蒼雲山。”陸雲遠感受到對面那人前所未有的強大,此刻說話也有些哆嗦。

黑衣人笑道,“這蒼雲山我自然是來去自如,若不是懼怕那東西,幾年前我便要將這裏蕩平了。”

陸雲遠心中一驚,也是說不出話來。

齊軒心中本在疑惑,這人的聲音有幾分熟悉,但是又說不上來是誰。只待他走近身邊,才猛然看清,忽然他臉色大變,急忙跪倒在地,大聲喊道,“屬下參見盟主。”

那黑衣人根本不在乎這齊軒的參拜,面無表情的說道,“還不快向陸掌門道歉。”

齊軒一聽,心裏一怔,急忙跪着轉身,說道,“陸……陸掌門,弟子知錯。”

陸雲遠心中疑惑,便開口問道,“爲何喚我陸掌門?”


“嘿嘿……”黑衣人的的兜帽下面傳出一絲笑聲,只是遮住了臉,看不清那笑容。

“今日上來,第一是爲了令郎之事。”說着,那黑衣人扔出一包丹藥。第二,就是來與你商量,想不想做這蒼雲山掌門。”

此話一出,陸雲遠瞬間驚呆,那本就有些顫抖的嘴脣此刻逗得更加厲害,“你……你究竟是誰?”他伸出手指,微微顫顫點着那黑衣人,嘴上說道。

“你不用管我是誰,總之我是能幫助你的人。”黑衣人邊說邊褪下了頭上的兜帽,陸雲遠只看到一個精幹的中年男子,兩眼的光芒比那獵鷹還要犀利,而更讓他驚奇的是,那中年男子的雙眼,竟然是淡藍淡藍……

……

冬日晌午,暖陽和煦。

龍小虎飽睡一覺,只覺得全身舒爽,昨日那種被掏空的感覺讓他頭暈目眩,好在一夜休眠回覆了大半。他自己也暗暗佩服這龍族的回覆能力,慶幸之餘,這剛起牀的男孩臉上也掛滿了笑容。

擡頭看看高掛的暖日,龍小虎舒舒服服伸了個懶腰。

只是懶腰才伸了一半,忽然看到那日頭,他心中猛的一驚,整個後背都嚇了個溼透。

自己今日還有最後一場比試,若是贏了才能算進入四強,有資格進入幻境。

隨着淘汰的人越來越多,比賽場次也越來越少,八個人對打,總共才四場,一個上午肯定搞定。此刻日頭已經掛在正中,那比試怕早已是結束了,龍小虎想到這裏不禁懊悔。

“明明知道今日還有比試,爲何自己如此貪睡,真是該死。”他心中這樣想着卻又覺得奇怪,平日裏有什麼事情大師兄肯定第一時間過來提醒,就算自己睡的死死,大師兄也會將他拉起,爲何今日卻不見大師兄身影。

這樣想着,龍小虎亂七八糟的披上衣物趕忙跑出房子。

比試的場地有些遠,龍小虎加大的速度跑去,對面偶有些弟子經過,紛紛投來微笑。只是龍小虎哪裏還有時間與他們招呼,只好當做沒有看見繼續前行。

終於跑到比試場地,那處卻早已是人去樓空,只剩下擎蒼一個人還在那裏拾掇。

“大……大師兄。”龍小虎走上前去招呼,只是語氣有些低沉。

擎蒼一看是龍小虎,便投去一個溫暖的笑容,說道,“龍師弟,你來了,來來來,幫我將這個提一下。”說着將手中一些雜物遞了過來,然後繼續打掃。

“我……我睡過頭了。”龍小虎嘆了口氣,繼續說道,“都比完了吧。”

“是啊,恭喜你啊。”擎蒼邊做事邊隨口說道。


“恭喜我?大師兄,你就別嘲笑我了,下一次我一定注意時間。”龍小虎有些低落,難過的說道。

“嘲笑你?我爲何要嘲笑你。”擎蒼停下了手中工作,轉過頭來一臉疑惑的說道。

龍小虎心裏難過,又道,“我睡過頭,沒參加比試,所以……不知師父回來會如何責罰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