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呸」馬貝爾·朧俏臉緋紅,這個少年太不要臉了,這種事情竟還拿出來說。

「你這色胚子,現在我就廢了你」

馬貝爾·朧一指點出,一道虛無的指風襲來,無聲無息,卻是鋒銳無比,竟是僅次於當初劍萬生的驚艷一劍。

「【流光劍技】喂,你想謀殺老公么?」孫言大聲嚷嚷,卻是不閃不避,一拳轟出。

這一拳蘊含龍形氣勁,與這一道【流光劍氣】碰撞,竟是無聲無息的消融,未發出任何聲響。

「你的【四靈封龍印】掌握的不錯嘛。」馬貝爾·朧淺笑不已,那模樣高貴中帶著一抹靈動,令人心神俱醉。

孫言的拳頭則是一絲疼痛,他暗中咋舌不已,兩個境界的差距,確實太過明顯。若是換成其他的武學大師,孫言倒是絲毫不懼,但是面對馬貝爾·朧,即使這位驕陽天才是剛晉陞十級武境,也遠非一般的武學大師可比。

這和孫言的情況一樣,若是他能成功躋身武學大師的行列,必定在同階武者中所向披靡。

正在這時,門外傳來輕微的腳步聲,馬貝爾·朧和孫言同時停住腳步,兩人聽出這是布雷斯的腳步聲。

咚咚……

大門敲響了兩聲,布雷斯推門而入,看到恢復真身的馬貝爾·朧時,他心中不禁泛著嘀咕,這位馬貝爾家的公主看來是真喜歡上這位言先生。不過,事情看起來相當麻煩,馬貝爾家的門檻太高了,超乎了常人的想象。

「朧小姐,夏家的夏文先生來了,他執意要見您。」布雷斯恭敬說道。

聞言,馬貝爾·朧面色泛冷,柳眉微挑,漠然道:「你不會告訴他,我正在修鍊,任何人都不見么?」

「朧小姐,以夏文先生的身份,這樣的理由您來說是可以,我是不敢說的呀。」布雷斯一臉無奈。

夏家的夏文,那可是奧丁調配委員會的副主席,地位超然,即使是奧丁軍部最有權勢的統帥們,見到夏文也不會怠慢。

見狀,孫言低聲道:「朧,怎麼了,你要是有事,就先去忙,不用管我的

一邊說著,孫言則是走到馬貝爾·朧身邊,不由分說牽起她的小手,輕輕揉捏著,感受著那柔若無骨的觸感,很是流氓的笑起來,總算是讓他逮到機會,抓住這美妞的小手了。

旁邊,布雷斯一雙眼珠子差點掉到地上,他看到了什麼,朧小姐竟任由別的男人牽她的手,並且沒有反抗。 瞧著這一幕,布雷斯腦部傳來一陣暈厥,這情景太令人難以置信了,若是傳揚出去,恐怕這位言先生會被賽加達斯市的所有男人追殺至死。

「哼,你讓我去忙?」馬貝爾·朧美眸一瞪,嗔怪道:「你知道夏文那糟老頭子來於什麼的么?他是來勸我答應儲家的提親,你是要我去答應嘍?」

「呃……」孫言眨巴著眼睛,聲音立時高亢起來:「提親,憑什麼答應呀

「憑什麼呀,那個儲家的孫子有哥哥我英俊高大威猛么?沒有哥哥我出色,就讓他去吃屎奶奶個熊,別讓哥哥我看到,否則我將他打成一條死狗。」孫言捏著金髮少女的小手,一臉的咬牙切齒。

「粗鄙」馬貝爾·朧瞪了他一眼,卻是莞爾一笑,若百花綻放,明艷動

布雷斯則是暗中嘆息,看來朧小姐確實中意這位言先生,這位少年也確實出色,若是拋開朧小姐馬貝爾家繼承人的身份,兩人著實相配。

「言先生,儲家是奧丁的調配世家,乃是僅次於四大調配世家的大家族,與小姐的祖母蔡夫人關係良好。 美女記者 ,以家世和才能兩方面來說,倒是勉強能配得上朧小姐。」布雷斯微微鞠躬,說出了儲家的來歷。

「行了,布雷斯,這些不用說了。我選擇男人,不需要別人來於涉。」馬貝爾·朧面色轉冷,打斷了布雷斯接下去的話語。

「是」布雷斯連忙答道,心中則是嘆息,馬貝爾家的這對祖孫,皆是這般出色和強勢,讓旁人頭疼不已。

想到馬貝爾·朧的祖母蔡夫人,布雷斯心中有著畏懼,這位蔡夫人正是昔日馬貝爾·倫索元帥的妻子。能與這位名帥結合,並掌控馬貝爾家近百年的女人,其眼光、手腕無比強勢。


直到馬貝爾·朧的出世,蔡夫人對馬貝爾家的影響力才有所減弱,這位朧小姐武道天資號稱驕陽,其處事、機心則如其祖父倫索元帥,被視為馬貝爾家未來的希望。

可是,這一對祖孫的關係並不融洽,這也並不奇怪,如此強勢的一對女性,即使是至親,也很容易產生矛盾。

「不過,朧小姐,夏文先生可是您的長輩,你突破九級武境的基因原液,也是夏文先生贈送的。他親自來見您,若是避而不見的話……」布雷斯低聲說著,道出了他的憂慮。

夏家的夏文對馬貝爾·朧一向寵愛,視若己出,若是這樣避而不見,難免引起夏文的不快。這位可是准調配大師,地位尊崇,若是因此交惡,那是大大的不妙的。

馬貝爾·朧眉頭微皺,她在馬貝爾家一貫強勢,尤其是半年前,從白獄星尋迴流光劍的元能核心后,已是馬貝爾家公認的主人。

即使是一向強勢的祖母蔡夫人,也難以影響她的決定,不過,夏文和她的關係一直很特殊,從小就對她很寵溺,若是避而不見,確實有些為難。

「這個糟老頭子……」馬貝爾·朧低聲自語,有些無奈。

這時,孫言則在一旁摸著下巴,喃喃自語道:「調配世家的天才,很了不起么?哥哥我也是天才調配師哦。」

「你?天才調配師?」馬貝爾·朧睜著美眸,撇嘴道:「還真看不出來,敢問你的調配等級是多少?」

孫言昂著頭,傲然道:「哥哥我雖然沒參加過見習調配師的考核,但是,我在虛擬之城阿卑斯的大名,應該是無人不知,無人不曉的。嘿嘿,儲家的那個什麼天才,給哥哥我提鞋都是不配的。」

噗哧……,馬貝爾·朧終於忍俊不住,笑出聲來,瞪著這個少年,嗔怪道:「行了,你就別貧了,那個儲浩淼再出色,也是不配給你提鞋的。」

言語間,卻是有著淡淡的情意,聽得孫言骨頭都酥了半邊。

旁邊,布雷斯嘴角不斷抽搐,他何曾見過馬貝爾·朧這般模樣,眼鏡都差點跌碎一地。

「朧,我和你說的是事實,哥哥我真是一個天才調配師哦,如假包換。」孫言皺眉,很是嚴肅的說道。

他這表情落在馬貝爾·朧眼中,那就是極為裝巧賣乖了,不過,這個少年哪怕知曉她的身份,依舊是這般性情,這讓她心中很歡喜。

「你是不是天才調配師,那都不要緊,有沒有興趣暫時充當我的男友,一起去見見長輩呀?」馬貝爾·朧微笑說道。

「哦,充當男友么?這是一個艱巨的任務呀,不過,迎難而上一向是我的本色。」孫言昂首挺胸,一副慷慨就義的模樣。

見狀,布雷斯搖頭嘆息,他是看出來了,這個言先生和朧小姐一樣,都是無法無天的主兒,這一對少年男女走在一起,一會兒真不知要鬧出什麼風波來

「布雷斯,你去通知夏文爺爺,讓他稍等一下。我猜想,還有很多人也跟著一起過來了吧。讓他們都等著」馬貝爾·朧揮手示意,不容置疑。

布雷斯連忙答應,恭身退了出去,他是決定一會兒有多遠躲多遠,絕不惹火燒身。

「來,我教你術】,你把樣子變一下,免得被人認出來。」馬貝爾·朧牽著孫言的手,朝著裡面的房間走去。

聽到這話,孫言頓時不願意了,嚷嚷道:「憑什麼呀,哥哥我長得這麼帥,有必要改頭換面么?怎麼,就因為你比我大兩歲,怕別人說閑話,吃了我這根嫩草么?」

「你這流氓……」

饒是以馬貝爾·朧的冷漠性子,聽到這話也是受不了,狠狠掐著孫言腰間的肉,咬著貝齒道:「你現在上了聯盟的暗殺黑名單,又與帝風許家有嫌隙,若是再得罪夏家、儲家,又遭到我們馬貝爾家很多人的敵視,你不想要命了么?你不想要,我還想要你這條命呢……」

「哦,你想要哥哥我么?嘿嘿,這麼說,前段時間我失蹤,朧你一定很傷心嘍。」孫言笑嘻嘻說道,那模樣要多欠扁就有多欠扁。

這個流氓、色狼

碰到孫言的無賴樣,馬貝爾·朧也是無奈,她知曉不能和這傢伙糾纏,否則,那就是沒完沒了了。

板著俏臉,馬貝爾·朧面無表情,道:「我們馬貝爾家的術】向不外傳,你到底要不要學?」

「學,當然學。」孫言立時正經起來,連聲說道,他對武學一向痴迷,有此機會,當然不願錯過。

於是,馬貝爾·朧開始傳授術】的內容,兩人皆是武學天才,一個三言兩語,便將要訣凸顯,一個聞一知十,很快就掌握了這門奇穴的關鍵。

僅是片刻時間,孫言已初步掌握術】,能夠變幻面容和身形。可是,想要像馬貝爾·朧那樣,自如的變幻性別,需要輔以馬貝爾家的流光絕學,也必須擁有馬貝爾家的血統,孫言是無法做到的。

不過,孫言對此已相當滿意,有了這門術】傍身,他以後隱匿行跡的實力又有加強,無疑就更加安全。

正如馬貝爾·朧所說的那樣,孫言現在上了聯盟的暗殺黑名單,又是排在第15名,那是極度危險的事情。換成是其他人,肯定是隱匿行跡,暗中努力修鍊,可孫言是無法做到的。

對著落地鏡,孫言摸著臉龐,喃喃道:「該變個什麼樣子呢?這張臉確實太粉嫩了點,如果咱倆走出去,別人會說朧你吃嫩草的,這樣就不好了。」

「哼」馬貝爾·朧忍不住啐了一口,這個小子太可惡了,得了便宜還賣乖。

思索一會兒,孫言眼睛一亮,道:「有了,就是這個樣子。」隨即,他運轉術】,面部的肌肉蠕動起來,逐漸發生變化。

片刻后,一個面容瘦削的模樣出現,那樣貌相當平凡,卻是孫言在阿卑斯城的樣子。

「你也沒必要弄成這樣呀。」馬貝爾·朧秀眉微皺,孫言這副偽裝有些不起眼。

「這你就不懂了,這是哥哥我在阿卑斯城的樣子,別看樣子很一般,內涵很豐滿的哦」孫言挑著眉頭,嬉皮笑臉的說道。

「就會貧。」馬貝爾·朧則是莞爾一笑,走上前,牽著孫言的手,輕聲道:「那我該怎麼稱呼你呢?」

「哥哥我在阿卑斯城的名字叫午夜小學徒,你該叫我學徒哥哥。」孫言擠眉弄眼說道。

聞言,馬貝爾·朧不禁失笑,和這個少年在一起,似乎罕有煩惱的時候。

兩人整理一番,聯袂走了出去,大廳外,布雷斯早已在那裡等候,瞧見孫言變幻的模樣時,這位老者不禁苦笑,這兩位看來是打定主意,準備好好的鬧騰一番了。

傍晚,鬱金香酒店的會客大廳,周圍靜悄悄的,整整一層都禁止外人進入。這種情況很少見,唯有酒店中來了大人物,方才會清場空出一層來。

會客大廳門口,劉昕垂手站在那裡,已經有一個下午的時間,不過,她卻是沒有絲毫的不耐煩。

抬起頭,劉昕不時望著電梯口,卻是絲毫沒有看到動靜。她暗中不禁嘆了一口氣,這事情還真是麻煩,看起來馬貝爾家要掀起一番風波了。 微微側身,劉昕看了看身後緊閉的大門,裡面的三個人身份顯赫,其中兩位來自夏家,另一位來自儲家。

在奧丁星域,凡是對各方勢力有所了解的人,都知道夏家和儲家代表的是什麼。這兩家是有著數千年歷史的調配世家,在調配學界的地位之高,應該說僅次於四大調配世家。

而夏家和儲家近百年來,可謂是調配天才層出不窮,比之四大調配世家即使有所差距,也不會遜色太多。即便是萬年武道世家與之相比,也是有所不如的,馬貝爾家傳承悠久,家中成員有著帝族羅賽族的血統,方才得到了夏家的尊重,儲家也因此才會過來提親。

現在,會客大廳里的三個人,其中一個是夏家的夏文,准調配大師,奧丁調試委員會的副主席,另一個是儲家的儲永嘉,乃是儲家家主的哥哥,同樣是准調配大師,在奧丁調配學界極有威望。

這兩位的份量,比之萬年武道世家的家主還要尊崇,卻是聯袂前來,就是為了馬貝爾家的這樁婚事。

溫柔是把刀 ,看來這次蔡夫人是下定決心要逼朧小姐妥協了。」劉昕暗中苦笑。

在鬱金香酒店任職多年,劉昕深得布雷斯的信任,對馬貝爾家的事情也多有耳聞。百年前,一代名帥馬貝爾·倫索逝去后,馬貝爾家並未因此衰落,因為其妻蔡夫人是極為才能的一個女人,掌控馬貝爾家近百年,則是將這個世家推上了一個高峰。

雖說若是馬貝爾·倫索未死,馬貝爾家很可能成為奧丁的第一世家,但是,現在馬貝爾家比之百年前,亦是要興盛許多。


近年前,馬貝爾家的驕陽馬貝爾·朧出世,這位內元天成的絕世天才,剛一出世,便被認定是馬貝爾家走向巔峰的領軍人物。

如今,事實也像很多人預料的那樣,馬貝爾·朧已在月前晉陞成武學大師,躋身稱號武者指日可待。待到再過10年,馬貝爾家則能因此如日中天,真正成為奧丁第一世家。

可是,外界的看法和事實,則是有些出入。

劉昕很早就知曉,馬貝爾家的這對祖孫素來不和,這一次儲家的提親,很可能成為兩人矛盾激化的導火索。

「唉,這一對祖孫如此強勢而出色,恐怕真要掀起一番風波了。」劉昕心中思索。

咯吱……,身後的大門打開,一個中年人走了出來,他穿著灰色禮服,渾身散發著學者的氣質,臉上難掩傲然之色。

「夏先生,您有什麼需要麼?」劉昕趕忙鞠躬。

這個中年人是夏家的夏悅航,乃是夏文的侄子,同時也是一名高級調配師。這樣出色的家世和才能,夏悅航這般的自傲,也是理所當然。

「朧小姐還沒來么?」夏悅航皺眉,語氣中有著不悅。

「抱歉,夏先生,布雷斯先生已去請朧小姐了。您知道,朧小姐剛晉陞十級武境,可能境界還不穩固,入定的時間比較長。」

劉昕說這些話時,她自己都覺得不相信,即便馬貝爾·朧想要修鍊,也不會選擇鬱金香酒店,肯定是在馬貝爾家的秘地中。

不過,現在這種情況,劉昕只能找到這種借口。這位夏先生的身份非同小可,若是得罪了他,那後果很嚴重。

想及此,劉昕暗中苦笑,她身為鬱金香酒店的經理,算是賽加達斯市上流社會的精英。可是,在這些調配世家的成員眼中,她卻是連一點存在感也沒有

「唉,朧小姐也是。明明是兩全其美的事情,又何必拒絕。」

聞言,夏悅航無奈搖頭,低語道:「若是她有中意的對象,倒還好說。既是沒有,這個儲浩淼從各方面來說,也是與她般配,對馬貝爾家亦是百利而無一害,何必與蔡夫人鬧意見呢,這一對祖孫啊,真是……」

聽著夏悅航的喃喃自語,劉昕垂手而立,不發表任何意見。這種層面的事情,不是她能夠參與的。

這時,電梯傳來一道輕響,電梯門劃開,馬貝爾·朧一身男士禮服,充斥著一種中性英氣和妖異的性感,率先走了出來。

在她身旁,站著孫言和布雷斯,不過,在馬貝爾·朧的傾城麗色面前,誰也不會關注到其他人。

出了電梯,看到會客大廳門口的夏悅航,馬貝爾·朧微怔,徑直走了過來,淡笑道:「悅航叔叔,好久不見。」

端詳著馬貝爾·朧,夏悅航臉上浮現驚艷,讚歎道:「朧小姐,你越來越美麗了,這麼一看,儲家的那個小子確實有些配不上你。」

凝視著這位絕色少女,夏悅航能感受到她身上沉凝的氣度,他暗中感嘆,這個少女越來越有馬貝爾家的家主風範,難怪祖孫倆鬧得不可開交。

「儲浩淼?」馬貝爾·朧秀眉皺起,相當的厭惡,「等見了夏爺爺再說吧,還有誰一起來了?」

跨步一攔,夏悅航擋在門口,低聲道:「一起來的還有儲家的儲永i嘉,他是儲浩淼的大伯。朧呀,悅航叔是看著你長大的,說實話,同輩的年輕人中,能夠配得上你的少年,我還沒見到過。不過,既然你沒有意中人,那就考慮一下儲家的這個小子,從各方面來說,他和你還是般配的。」

聞言,馬貝爾·朧抬起頭,伸手握住孫言的手,白皙如玉的下頜微抬,露出一段天鵝般的雪頸。



「悅航叔叔,你聽誰說我沒有意中人的?來,我給你介紹一下,這位是我喜歡的男人。學徒哥哥,我給你介紹一下,這是夏家的夏悅航,夏叔叔,可是一位高級調配師哦,你想學習原液調配的話,可是要向人家好好討教的。」

「夏先生,你好,初次見面。」孫言微笑著,低沉的聲音便是從口中溢出

學徒哥哥?這也太難聽了吧。

孫言心中犯著嘀咕,他現在的樣貌,看起來比馬貝爾·朧年長几歲,剛才也就開玩笑的要她喊自己哥哥,想不到這美妞卻這樣來調侃自己。


「你喜歡的男人?學徒哥哥?」夏悅航眉頭皺起,轉頭望向孫言,目光極為銳利,不怒自威。

待到看清孫言平凡的樣貌,夏悅航先是不屑,他以為馬貝爾·朧是隨便找一個人來糊弄,可繼而又覺得孫言有些眼熟,仔細端詳了兩眼,他渾身一顫,腦海中浮現一幕情景。

那是數月前的一個夜晚,在七重門前,一個青年從千萬人中邁步而出,舉手投足間,便是闖過四重門,刷新了阿卑斯城千年來的紀錄。

「你,學徒,嗝……」夏悅航瞪大雙眼,剛想說話,卻是打起嗝來,趕忙捂住嘴巴。

「嗝……,嗝……,嗝嗝嗝……,等等,等等……」

夏悅航想要說話,卻是一個勁的打嗝,急得滿臉通紅,一邊讓馬貝爾·朧等待,一邊在萬能背包里翻找著治療的基因原液。

旁邊,布雷斯和劉昕則是忍俊不住,兩人連忙低頭,不敢笑出聲來。

片刻后,夏悅航翻找出一支基因原液,連忙灌了下去,才止住了打嗝的窘境。

深吸一口氣,夏悅航平復尷尬的情緒,露出如沐春風的笑容,注視著孫言,和聲道:「您好,您是午夜小學徒先生么?」

「我是,您好。」孫言平靜點頭。

「真是午夜先生」夏悅航露出驚喜之色,熱情說道:「我是夏家的夏悅航,初次見面,不勝榮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