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慈安為大清官員們的寧頑不化而嘆息的同時,外面與德國的談判拉開了。

慈安再次將目光轉向大廳里這時看到,德國公使威廉先生,再回到自己的席位上之後,打開一個文件袋,從裡面拿出一份材料來說道:「各位大人,對於大清朝水師籌建我想給各位提出一個方案,請各位大人考慮一下看看可否能行?」

威廉接著說道:「大清朝的水師所有的艦船將由我德國全部製造,我們德國將負責這些軍艦的日常維護、今後的升級改造以及其他必備的人員訓練等等。當然我們德國將按照大清朝的要求,在明年五月初交付兩艘巡洋艦,讓貴國在我學習培訓的水兵可以駕著自己的艦船返回貴國。」

「我們德國給予貴國每艘巡洋艦的最優惠的價格一艘是三百三十五萬兩白銀,據我所知,這是當今世界上最便宜的價格了,可以說是技術最先進,信價比最高的巡洋艦了。」

威廉非常自信地說道:「我們德國生產製造的巡洋艦在護理配置方面,在火炮的射速方面是當今世界最快的巡洋艦了,而且我們最具優勢的就是他的巡航速度是倒進獨一無二的。」

「只要大清朝與我們簽訂購買協議之後,我們還可以根據貴國的財力狀況,由我們的政府向銀行提供擔保,為貴國提供銀行貸款。」

榮祿聽到威廉說道銀行貸款時,一臉不解的問道:「公使先生,你在這裡的給我好好的解釋一下,什麼是銀行貸款?」

德國公使威廉先生看著這位大請官員都快無語了,沒有想到在西方各國早已通行相互之間通過銀行拆藉資金的一種方法,用以緩解資金緊張的一種手段。

威廉轉念一想也是,大清朝到目前為止,我還沒有看到一家銀行,難怪這位高官他不懂呢,就在他要再解釋什麼的時候,這時候李鴻章開口說話了,他說道:「榮大人,這西方人所說額銀行就向我們的錢莊一樣。」

榮祿廳里李鴻章的提示一下子就明白了,他自言自語第說道:「這外國人的此就是不一樣,你直接說事錢莊我不就明白了嗎?真是的,是我不懂你,還是外國人自認為自己的水平高呢。」


榮祿坐在那裡低聲嘀咕了一陣,這讓李鴻章與地龍等人汗顏,沒有想到我們的這位大人看來是對威廉先生有偏見了。

慈安對於榮祿的字眼自語也聽得清清楚楚的,這時小皇上聽完都為榮祿感到有些過了,在這樣的場合說話過於輕率了。

慈安對於派出榮祿這樣的人參與談判認為有些失策了。但是目前又無法進行更換了,於是慈安在那裡默默的說道但願這老傢伙再別出什麼洋相就好了。

威廉已經對榮祿直接無視了,他看著李鴻章與地龍一眼,看看他二人有何問題沒有,李鴻章與地龍相對對視了一眼后,李鴻章開始問道:「威廉先生,你為什麼提出我大清的所有艦船有你們進行設計生產?」

威廉接過李鴻章的話回到達到:「如果這樣,那是方便貴國的使用和維護,李大人你想想,如果貴國的軍艦買的是好幾個國家的,那樣艦船要是在使用的過程中出現一些問題,那麼你們不得要去找各國的工程師進行維護,那樣不是很不方便嗎?」

李鴻章聽完之後點點繼續問道:「如果我大清朝購買聊貴國生產的軍艦,德國給我們提供的技術保障是否要收費?」

威廉先生想了一下說道:「那是當然有收費的,因為我們不僅僅是提供的服務,我們還要為大清朝提供艦船的升級改造,特別是艦船上的火炮那是要不斷的更新的,否則你們就落後了。」

李鴻章聽完之後,又看看其他幾位大人,問他們還有什麼意見請提出來,榮祿與袁世凱搖搖頭,因為他們對於艦船方面幾乎是一竅不通,他們提不出什麼意見來。

地龍這時將德國人提供的資料有細細的看了一遍之後,看著威廉笑著說道:「威廉先生,你在這裡說道,貴國政府出面向銀行提高擔保,由銀行向我們提供貸款,不知道你們的銀行利率是多少。」

威廉笑著說道:「利率當然是世界各國同行的,我們銀行的利率以一年期的貸款利率是6%左右,當然我們兩個國家還可以進一步協商。」

地龍這時提到:「對於給貴國的貸款我們可不可以用我的茶葉、絲綢、瓷器來還款。」 威廉沒有想到地龍冷不丁的提出要大清朝生產的物品來清償德國人的貸款,這讓李鴻章以及坐在內室里的慈安大聲的叫好,一個個在內心說道,我怎麼沒有想到這個方法呢。

威廉想了一下說道:「這不是不可以的,這隻能在達成買賣協議之後有雙方共同進行談判達成協議就行。」

威廉的腦袋瓜子就是強,立馬就答應了,但是具體的方案現在不能說,那是八字還沒有一撇呢。

隨後地龍又與威廉交談了幾個問題,這些都是今後購買艦船以及艦船在使用中出現問題如何解決等實質性的問題,在這裡地龍當然要問的明明白白的,當然在接下來敲定購買誰家的軍艦時那將是要問的清清楚楚的,寫在協議上才成的。

威廉通過與地龍的對話,這時說道:「地龍大學士,我看你不僅僅是大清朝廷官員,更像是一名地地道道的商人,在你的談話中透露出來的全是商人之間術語。

慈安坐在密室內,聽到地龍與威廉的交流交談的問題都是非常超前的問題,這讓慈安沒有想到,地龍在商業方面的聰明才智是一般人所不能比擬的,在這裡只有她是一個當今一家跨國公司的ceo知道,慈安她在想,不會地龍也同樣是一個穿越者吧。要不他的經商理念是那樣的先進呢。

更上慈安沒有想到的是,各國公使在忙著往大清推銷他們各國海軍艦船的買賣時,地龍卻開始推銷我大清朝的茶葉、絲綢、和瓷器了。慈安坐在那裡暗自說道,我們為什麼只想著我們的庫銀,為什麼沒有想到我們自己生產的絲綢、茶葉和瓷器呢,尤其是我們的瓷器,尤其是外國人將中國叫之為瓷器之國。

地龍在想威廉提問了幾個問題之後,這才說道:「威廉先生,對於我起初的問題,我希望先生你再好好地考慮一下,我將在最後選定的兩個國家之間,做最後決定的同時,我還會提出我的意見,看看哪一國能夠滿足我們的條件再行決定。」

德國公使威廉先生這時知道他的首輪談判即將結束了,於是他站起來向大清官員鞠躬表示謝意,告辭之後,離開了大廳。

接下來進行談判的是法國公使斯特勞斯,他在工作人員的引領下,緩步走進大廳,法國人的豪情與浪漫立即顯現出來,他滿臉笑意的來到地龍面前,張開雙臂將地龍緊緊的擁抱住說道:「你好,我的朋友,我們有見面了。」

地龍笑著說道:「你好朋友,歡迎您來參與我大清朝的水師艦船購買協議的競爭。」

斯特勞斯笑著說道:「還請地龍大學士多多關照。」

地龍則回答道:「在同等條件下,我們會優先考慮貴國的??國的,因為夠國的生產技術是令人滿意的。」

斯特勞斯在與地龍寒暄之後,有分別於袁世凱、向永泰、李鴻章等人擁抱或是握手,最後走到榮祿面前看了一下榮祿,只是微笑著說道:「您好,榮大人,非常榮幸在這裡結識榮大人。」

榮祿對於法國公使斯特勞斯的熱情同樣也沒有表現出一定的熱情來,而只是向他點點頭就算完了。

法國人聰明,對於榮祿的態度也不在意,便直接返回到擺放著自己的坐席的談判桌前,坐了下來。

斯特勞斯同樣打開自己的文件包,拿出一份昨日草擬好的協議範本說道:「各位大人,我法蘭西共和國對於大清朝建設水師這一壯舉,表示由衷的高興,再次我代表我的總統先生,向貴國表示祝賀,希望通過我們的幫助,能夠將貴國的水師早日建成,並形成一定的戰鬥力,從而不糊我自己的海疆。」

李鴻章笑著對斯特勞斯說道:「請公使先生轉達我們大清朝皇上與皇太后對法蘭西總統的問候,感謝法國人積极參与我大清水師的建設。」

斯特勞斯等李鴻章說完之後,便拿出相關材料說道:「各位大人,我國對於貴國提出的艦船報價是三百四十八萬兩白銀一艘巡洋艦,艦船上的配置當然是當今世界上的現行最先進火炮裝置,我們保證在明年的五月初首次提供給你們兩艘巡洋艦,保證你們的學員從德國返回時就可以駕駛著貴國的軍艦返回來。」

斯特勞斯唐詩還說道:「希望大清朝繼續訂購我們法蘭西的軍艦,那樣的話我們將負責軍艦的日常保養和其他設備在運轉方面的維護任務。」

當然我們後續繼續為大清朝購買的驅逐艦的建造提供方便,我們可以再交付定金的30%之後,就作手進行建造,配置當今最先進的魚雷發射器和最快的自行火炮技術。「

對於法國公使斯特勞斯提出的優惠條件比西班牙要多一些,艦船造價相對低一點,但是他們的造價要比德國人要高許多,這一點大家都看得明明白白的。

對此李鴻章與地龍他們也沒過多的提出疑問,只是在最後,地龍又提出幾個問題:「是否可否通過義務換物的方式,將我們大清朝自己生產的物品用來交換,從而緩解我大清的經濟壓力。

對視地龍提出的問題,斯特勞斯說實話是沒有想到的,沒有想到大清朝居然提出以物換物的設想來,於是法國公使斯特勞斯有些為難了,同說道:「我們的買賣協議,沒有涉及到這方面的問題,請給我一點時間考慮一下最後決定。「

李鴻章看了一下榮祿、向永泰他們看看他們對於法國公使還有什麼意見要起得沒有,大家搖搖頭,對法國公使暫時沒有意見可提。

於是李鴻章看著法國公使斯特勞斯說道:「公使先生,現在你可以到休息去去休息了。「

李鴻章讓工作人員把法國公使斯特勞斯送走,這時候已經到了中午了,於是李鴻章說道:「榮祿大人你看,中午不是要休息一會吃吃午飯,然後我們再行談判好不好?「

大家在李鴻章的倡議下,便讓工作人員去通知各國公使先生,現在到了吃飯的時候了,請大家到餐廳就餐。 午餐由李府提供的,當然是一些快捷的中餐,有紅燒豬肉,涼拌牛肉,魚蝦以及一些蔬菜,主食當然是米飯,在這個時候,公使們在飯廳里吃著飯,相互之間才緩和了一些,國與國之間關係較好的公使們便坐在一起用餐,談了一下一些話題,對於大清水師艦船沒有一個人提及,唯恐泄露出各國的機密。

地龍與李鴻章同樣招呼著榮祿、向永泰與袁世凱等人在李處廂房用餐,在這期間地龍找了一個借口出去了。

當地龍來到皇上與慈安所在的內室,看到慈安與小皇帝也在那裡吃飯,於是地龍上前參拜道:「皇上、皇太后。「

慈安抬頭看到地龍,便關心的問道:「地龍你不趕緊抓緊時間去吃飯,到這裡來看哀家與皇上嗎?」

地龍躬身說道:「臣想過來看看皇上與皇太后在這裡呆著是否習慣,有沒有什麼需要,請皇上與皇太后只管吩咐就是了,臣也好為皇上皇太后準備去。」

皇上看著地龍說道:「地龍愛卿,看來你當官有些可惜了,你要是當個商人一定是個會賺錢的商人,而且幹不了幾年就是富甲一方的大商人,地龍愛卿,你沒有想過當一個商人嘛?」

地龍笑著對皇上說道:「回皇上的話,我要是相當商人,當初就不會回來了,我從安南國直接就出國當商人去了。」


慈安這時候說道:「地龍,你敢想去當商人,扔下皇上和我,我就打斷你的小腿,讓你一輩子瘸著腿走路。」

對於慈安的話,小皇上並沒有聽出他的意思,只當是皇額娘不希望他地龍離開他們。


慈安看著地龍說道:「你趕緊過去吧,抓緊時間吃點東西,一會兒又要進行談判了。」

地龍於是向慈安與皇上告別之後,回到飯廳,在那裡抓緊時間吃了一碗米飯喝幾口菜,將嘴一抹,喝了幾口茶水,便站了起來,這時李鴻章關切地說道:「地龍大學士,不要著急,你可以在吃多飯,還沒有到時間呢?」

地龍笑著回答道:「李大人,下官吃好了,謝謝您。」

李鴻章在又問榮祿等人,看到各位都已經吃好了,看看時間也到了,便說道:「榮大人,我們現在可以繼續談判了嗎?」

榮祿飯飽之後,有點犯困,但是在今天這場合他也不好說出來,只好張著嘴,打了一個哈欠,然後點點頭說道:「李大人,開始吧,早整早結束吧。這一天下來,我這老腰可是受不了了。」

李鴻章當然知道這些人平常都是養尊處優的,那裡有過坐在那裡一天不動彈的,當然是受不了得了。

榮祿與向永泰袁世凱等人一同返回到自己的座位上之後,李鴻章怕有些官員飯後犯?后犯困,讓下人給沖了一杯濃茶,這樣喝口茶可以解解乏提提神,免得個別人在大堂上犯瞌睡。

李鴻章看到大家都已經做到座位上了,便讓工作人員去請第四個進行談判的國家的公使前來談判,俄國公使在工作人員的引領下,來到談判大廳,俄國公使先生看了一下在在座的各位大清官員,說了一聲,各位達人,下午好,便坐在他的談判席上了。

俄國公使非常直接第說道:「各位大人,我此次前來參與競爭大清朝水師艦船的買賣協議,我國沙皇給出的條件是,同意在明年五月初為大清朝提供兩艘巡洋艦,技術指數按照大清朝的要求進行生產,我們的報價是三百五十萬倆白銀。對於大清朝需要的其他艦船,我們俄國也能為你們製造,只要大清朝首次給付50%的白銀之後,我們的造船廠立即可以給大清朝生產。」

對於這位公使先生,李鴻章是知道的,俄國人由於近年來在中國的東北、西北發動了對大清的好幾場戰爭,最終都是以大清朝的割地求和而結束,因此俄國公使在這裡談判是也是盛氣凌人,沒有把李鴻章與地龍等一干人等放在眼裡。

於是地龍在俄國公使說完之後,一個問題也沒有提問,只是淡淡地看著俄國人說道:「公使先生,你還有什麼要說的嗎?」

俄國人搖搖頭表示他沒什麼問題了,這時他說道:「地龍先生,我知道現在是你們提問我們的時候了,你有什麼問題請儘管提問我就好了,我希望我們之間的提問早點結束。」

地龍看了一眼李鴻章,李鴻章搖搖頭,不打算問他什麼問題。

地龍看看榮祿,發現榮祿正在和自己的眼睛在打架呢,盡量將自己的眼睛睜開,但是架不住瞌睡,不時地在那裡點著那碩大的腦袋,勉強支撐著。地龍便轉向向永泰,向永泰搖搖頭表示沒有什麼要提問的。

地龍再看看袁世凱,袁世凱見地龍好不容易讓他講話,便遍迫不及待地說道:「公使先生,你還記得我嗎?」

共軛公使開料一眼袁世凱說道:「袁大人,你,我是認識的,你答應我的事情,為什麼到現在還沒有兌現,你是一個說話不算數的人,在這裡你想問我什麼?」

袁世凱沒有想到俄國是這樣的直接,開口就問他上次答應他的軍火買賣,這讓袁世凱當著幾位大人的面前,情何以堪,袁世凱本想藉此機會與俄國人套套近乎,把關係修復一下。

卻被俄國公使說得滿臉通紅,坐在那裡一聲不肯了。

地龍見狀便說道:「那好請公使先生回到自己的房間去,等候我們最後的消息去吧。」

俄國公使一聽地龍非常直接的就把他給打發了,而不是像和德國人、西班牙人以及法國人那樣談論了好久,這才讓他們離開談判廳。

於是俄國公使對地龍的決定非常的不滿意,他說道:「地龍先生,你對我們俄國人是非常不公平的,為什麼不想我向提問問題,而是直截了當的把我們給打發走了?」

地龍看著這位不可一世的俄國公使說道:「你的問題你剛才不是都講完了嗎,而且沒有什麼可以讓步的條件在裡面,所以我個人認為我們已經明白俄國的意思了,所以我看就沒有必要再提什麼問題,請你到休息間等候我們最後與各國談判的情況進行匯總之後,再決定與哪個國家進行最後的協議簽訂,這是我們在資料里寫的非常清楚的,難道是公使先生沒有看明白嗎?」

地龍看著俄國公使毫不客氣地問道。

俄國公使對於地龍的反問倒是真的沒有什麼好答覆的,因為是他自己親口說出的話,他怎麼又能收回呢?


於是俄國公使氣哼哼的轉身離開了談判大廳。

接下來進來的是美國公使馬森特,他見來之後看了一下大堂里的所有大清朝的官員,當他看到個別官員這時候已經精神不佳了,他便笑著說道:「上帝呀,請趕快結束這長談判吧,大家都是非常的疲憊了。」

榮祿被他誇張的聲音給驚醒了,他睜開眼睛看看對面站著的這位美國公使,注視到目前說話他最愛聽的一個,就是趕緊結束這無聊的談判吧。

美國人馬森特隨後與地龍、袁世凱、向永泰、李鴻章以及榮祿一一握手,此次榮祿倒是破天窗的伸出他那高貴的手與馬森特握了握手,馬森特向大家一一說道下午好。

在雙方寒暄之後,各自坐下來,這時工作人員給美國公使先生換上一杯新茶,馬森特這時站起身來向工作人員致謝到:「謝謝你,今天你是最辛苦的人了。」

馬森特將他的文件打開,拿出一沓資料說道:「地龍先生,這是我們美利堅合眾國給出的最佳方案,為大清朝購置軍艦,我們願意答應你們的條件,在軍艦的價格方面我們可以比照出嫁最低的國家在進行協商,我國總統讓我給出的初步報價是每艘巡洋艦三百四十八萬倆白銀,同樣在明年的五月初將我們打造出來的第一批巡洋艦送到德國貴國水師學員的手中去。」

馬森特接著還說道:「對於貴國今後在擴充水師方面,我們美國可以提供最大的幫助,為貴國提供世界上最為在先進的軍艦,火炮等等。並負責日後的維修與保養。」

馬森特接著又說道:「我們美國省對在水師艦船方面為大清朝提供服務,將來我們希望我們在其他方面為大清朝提供力所能及的幫助,幫助大清朝建立學校,工廠和醫院。」

那樣大清朝與我們美國兩個國家的相互交往就會更多了。

地龍看了李鴻章一下,李鴻章示意他地龍先說,地龍便說道:「馬森特先生,我非常贊同你的觀點,可以進行民間的商業往來,我們可不可以用我的盛產的棉花、食用油、瓷器來交換你們美國的艦船。」

馬森特聽完地龍的話,不顧外交官的風度,一手拍著桌子說道,好呀,我們每年要花費好多白銀來購買大清朝絲綢、茶葉、瓷器,為什麼不能直接進行交換呢?」

馬森特激動地說道:「我舉雙手贊同,回頭我們可以想總統稟告,雙方可以審議出一個大家都能接受的條件來,你看怎麼樣,地龍先生?」 地龍笑著說道:「那好,沒有想到馬森特公使先生與我的主張不謀而合,今後我們在這方面一定要加強交談探討,將我們急需要的設備用物換物的方式先行交換那不更好嗎?」

這是李鴻章插言道:「馬森特公使先生,你們美國由於路途遙遠,假若我們大清與你訂購了艦船,你們能夠如期交貨嗎?」

馬森特笑著說道:「李大人,這你就不要擔心了,我們到時候用合同說話,我們如果晚交一天,貴國可以扣除我們剩餘資金的5%作為補償費,你看怎麼樣?」

李鴻章接著又說道:「假如你們不給我們提供艦船,那我們扣除剩餘貨款也是白搭,因為我們已經支付了50%的貨款,總的說來吃虧的還是我大清朝。」

馬森特笑著說道:「如果一個國家就值那點銀兩,那麼他就有可以從地球上消失了,這一點,我可以向李大人做一保證,我們美利堅合眾國絕不對不會那樣做的,要真是那樣的,這個星球上就不再有我們生存的餘地了。」

對於馬森特的回答,李鴻章笑著說道:「是呀,一個一點信譽都不講的國家又怎能在這個星球上生存下去呢?」

地龍看著馬森特有說道:「貴國如果得到我大清的水師艦船的買賣合同,你們將怎樣旅行協議呢?」

馬森特笑著說道:「地龍大學士,這方面請你放心,我們將會在近期內就會讓我們的造船廠開足馬力進行生產的,因為我們美國現在的造船技術已經是非常成熟的了,不用我們過多的去關注他的生產能力,而是我們在考慮如何讓他開足馬力進行生產。」

馬森特接著又說道:「地龍大學士,如果大清朝還需要建造更多的軍艦,船舶我們都可以承攬,而且100%的保證質量。」

「當然如果是地龍先生你個人要想建造一艘游輪,我們原會盡心儘力的按照您的要求生產出來。」馬森特接著說道。

地龍哈哈一笑說道:「好的,馬森特公先生,將來我有條件一定請你給製造一艘游輪,我將週遊世界去。」

地龍在與馬森特進行了簡短的交流之後,美國公使馬森特便起身告辭了。

接下來的當然就是英國公使馬爾森特從外面的等候間里走了過來,由於他是最後一個參與談判的國家,由於看到只剩下一個國家了,大家的心理壓力也就沒有了,大家便振作起精神開始最後一輪談判了。

馬爾森特這是非常紳士的走了進來,上前與各位大人互致問候,然後說道:「你們辛苦了,談判是一項十分苦惱的差事,看來我們還是儘早結束這份苦差事吧?」

馬爾特森一番幽默風趣的談話吧大家都惹得笑了起來。

馬p>

馬爾森特在大家一陣歡笑之後,便回到屬於自己的座位上,這時他拿出自己的文件袋來,打開之後,將一份意向書交給了李鴻章。

馬爾森特這時說道:「各位大人,由於我大英帝國是最後一個向大清國表示與參與貴國水師艦船的買賣協議競爭的國家,所以在事情的準備方面我們不如美、法、地、俄國、西班牙,但是我們也是真心想與大清滾做成這筆買賣,所以我在這裡也拿出100%的誠信。」


「對於我們造船商的報價,我在這裡就不再提了,但是有一點我想在座的各位都是非常清楚的,那就是我們大英帝國的海軍艦船是當今最先進的艦船之一,所以說我們的造船技術也是當今世界最先進的技術,可以說幾乎引領者下一步海軍艦船的設計方向。」

對於馬爾森特的一通長篇大作,包括榮祿在內的各位大臣心中都是有數的,因為英國人的軍艦曾經打到了塘沽口岸,從那裡進京,曾經火燒圓明園,這段歷史是不可改變的。

但是對於英國公使那硬生生的話語又同時刺疼了在座的各位要員的神經,那畢竟不是什麼光彩照人的喜事好事,那將是歷史留給他們以及後人的永遠的傷疼。

李鴻章接過英國公司遞過來的報價單,看了一眼發現英國人的報價幾乎是和西班牙人一樣,看來一艘巡洋艦的真是造價應當是在三百四十五萬兩到三百五十萬兩白銀之間上下浮動,對此李鴻章心中有底了。

地龍對於英國公使沒有過多的提出什麼問題,只是對他們口口聲聲的大英帝國給刺疼了,袁世凱看著英國公使,說道:「公使先生,你們國家的艦船技術先進這時不可否認的,但是據我所知在與美國人進行的獨立戰爭中你們英國人最終是以退出美洲為代價的。」

英國公使對於袁世凱的講話並沒有認真去聽,只是淡淡的說道:「那是多年前的事情了,再說我們是兄弟之間的打仗,不會過分認真的,非要打出一個你死我活的局面來,所以我們很早就承認了美國的獨立。」

這時地龍笑著說道:「我國有句老話,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將來說不準,我大清軍隊還有可能會把你們打贏英國的海軍給打敗的。」

地龍笑著說道:「公使先生,你切不可將我的笑話當真,我這只是說笑而已。」

但是歷史真的被地龍給言中了,慈安知道,在百年之後,大陸新軍真的把英國人給震住了,成功的從外國人手中收回了香港,這要是在當時那種情況下根本不存在可能性的。

慈安知道今後那段歷史的大致走向,因此他對地龍更加斷定他與她一樣童衛衣穿越者來共同挽救大清朝的,是來改變大清朝的命運的人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