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容花羽哈哈大笑,手搭在逍遙肩上,也可以說是勾肩搭背,因為簡直就摟著逍遙了。

「沒錢啊?」,慕容花羽用有些調侃的語氣說到,一邊說,一邊撅著嘴,看著逍遙。

逍遙苦笑兩聲,說到:「我之前還請你吃饅頭,比你有錢,你怎麼還笑我?哈哈!哈!五十步笑百步!」,

逍遙這會哈哈大笑,那慕容花羽拿出一錠十兩的紋銀,在逍遙面前晃了晃,說到:「比我有錢?先拿一兩銀子出來看看。」,

逍遙不笑了,語氣恭維,說到:「慕容大小姐,你先借我一些銀子,我買了竹蜻蜓,以後再將銀子還給你。」,

慕容花羽拿起竹蜻蜓,看了看手藝人,說到:「這竹蜻蜓多少銀子一個?」,

手藝人滿臉堆笑,說到:「不過才十文銀子。」,

慕容花羽把那錠十兩的銀子遞給手藝人,說到:「十兩銀子,把你這小車買下了,夠不夠?」,

那手藝人聽了這話,登時就兩眼放光,跳起來說到:「哎呦!夠了!夠了!姑奶奶!你可真闊氣呦!」,說著,手藝人就高高興興的走了。

逍遙心裡還納悶呢,這慕容花羽也喜歡這些竹草編的小玩意?就算喜歡,也不必連小車都買下來啊。

「再說了···」,逍遙一臉的不悅神情。

慕容花羽臉色一沉,說到:「什麼情況?你想說什麼啊?」,

逍遙說到:「你既然有錢,為什麼在鵬龍城森林酒館的時候不說,讓我們只可以吃饅頭?吃饅頭也就罷了,五個饅頭,我吃了半個,其他饅頭都讓你給吃了。」,

慕容花羽聽了這話,倒也無力反駁,只是臉色緋紅,有如桃花,心裡小鹿亂撞,說到:「其實···其實我只是想讓你請我吃一頓飯,就算是饅頭也好。」,

逍遙倒是大為驚訝,說到:「你···這話什麼意思啊?」,



慕容花羽撅著嘴,看著逍遙,扭扭捏捏的說到:「討厭,人家就是喜歡你,和你在一起,吃饅頭也是好吃的,我這輩子還沒有吃過這麼好吃的饅頭。」,

慕容花羽含情脈脈的看著逍遙,逍遙卻愣在那裡,伸出手,拍了拍慕容花羽的肩膀,說到:「這個以後再說,你先告訴我,你買這個小板車,是怎麼個意思啊?」,

慕容花羽哈哈一笑,往那小板車上一坐,手往山上指了指,說到:「去往山頂城區的山路還很遠,我不想走路,你推我啊。」,

逍遙往山路上看了一眼,呵呵一笑,說到:「我說呢,你怎麼這麼大方起來,還買竹蜻蜓送給我,原來是想讓我推你上山。」。

看書惘小說首發本書

… 《刀境·騰龍·劍威》

我以手中方寸劍,獨挑雄武十萬兵!笑人!笑鬼!笑天下!何懼!何敗!何退否!

逍遙一路無話,只是奮力推著小車,車上坐著慕容花羽,在那一邊吹著口哨一邊看著逍遙,面色如和煦的春光,如嬌艷的花朵。

逍遙也是空有一肚子怒氣,一看到慕容花羽這嬌滴滴的模樣,就發不出火來了,只得乾笑兩聲,說到:「好姐姐,你這好得讓我歇會,累的很哩。」,

「好,靠邊停一下。」,

逍遙拿起車上的大葫蘆,一口狂飲不少酒,此刻實在是口渴的厲害,全拿就酒當水喝了。

「讓開!」,

「快滾開!看不見官老爺來了嗎!」,

···

只聽得山道之上,一陣喧鬧,行人皆是奔走避讓,躲之唯恐不及,何人如此囂張,這般氣勢。

走的近了,原來是一隊起義軍,抬著一頂大花轎,這花轎並不是那種有蓋的大花轎,而是近乎於椅子的一種花轎,但修飾的又比椅子富貴奢華了不少,椅子下面有橫豎四根大竹扁擔,這就前後八個人抬著這花轎。

逍遙猛然一看,這花轎之上的人,還頗有些眼熟,不會錯的,肯定在那見過,只是一時卻又想不起來了。

逍遙撓了撓頭,有些難以置信的說到:「這···這不是熊府的丫鬟翠何嗎?怎麼會在這裡?」,

怎麼會在這裡?有說教。

要說這明遠說服了秦秋華招兵買馬,這動靜不小,不一會,明義軍要統領義軍,平定亂世的消息,就傳遍了葉龍城。

這葉龍城裡,尚有些起義軍的眼線,也是聽得這個消息,趕緊快馬加鞭,往正在翔龍城整頓的起義軍總部去了。

高鋼一聽得此事,嚇得面色蒼白,簡直要滲出水來,癱坐在椅子上,說到:「如今起義軍剛剛有些氣候,接連攻下澤龍,武龍,鵬龍,卻被翔龍城這險峻的地形阻擋,一時難以攻下翔龍城。」,

高鋼正是躊躇憂慮,這會又聽的葉龍城起來一個『明義軍』?

「嘖!」,「嘖!」,「嘖!」,

高鋼又是一陣豬叫一般的,簡直要冒出火來!

「傳令下去!大軍即刻去往葉龍城,務必將這個明義軍全數斬殺!」,

高鋼一聲喝令,那些將領也是鼓噪起來,起義軍浩浩蕩蕩的往葉龍城去了,不在話下,至於沈瓊宛,也是走在隊伍前面,這才被逍遙給遇見了。

逍遙也怕自己看錯了,即便長得像,也未必就是翠何,這天下長得像的人,可也是不少,沈瓊宛坐在花轎上,眯著眼,半倚在座椅上,到也沒有看到逍遙。

兩個人,就這麼擦肩而過了。

就說話這會,只聽得山路上一陣地動山搖一般的轟鳴,這是一種整齊劃一的腳步聲,急行軍,果不其然,尋著聲音看去,山路上一陣塵煙滾滾,這陣勢還不小,一眼望去,估摸著怎麼也得一萬人不止。

這隊伍里,走在前面的是一個高頭大馬,馬背上坐著的,卻也是個眼熟的人,何止眼熟,這人就是化成灰,逍遙也認得!

「啦快嘛的!是高剛老賊!」,

逍遙不由得喊了出來,眼睛瞪的像銅鈴,那眼光有如一把把鋒利的利劍,恨不得就用這眼光就把高鋼老賊給瞪死了!

慕容花羽看逍遙如此憤怒,也是推了推逍遙,說到:「怎麼?你想送死啊?現在對方人多勢眾,你跑去找他決鬥,這不是自投羅網嗎?」,

慕容花羽趕緊勸住逍遙。

逍遙氣的牙齒都『咯咯』作響,喊到:「我以手中方寸劍,獨挑雄武十萬兵!笑人!笑鬼!笑天下!何懼!何敗!何退否!」,這幾聲喊得響亮,把那高鋼老賊也給嚇了一跳,尋著聲音過來看。

慕容花羽只怕逍遙雙拳難敵四手,只得猛地一按逍遙的肩膀,將逍遙按到在地上,然後用裙擺擋住逍遙,慕容花羽今天穿的是一個很寬大的百花裙,直接就把逍遙擋在裙擺里,春光也一覽無餘。

高剛也是沒有發現逍遙,領著起義軍浩浩蕩蕩的往葉龍城去了,估計一個晝夜急行軍,起義軍應該就會到達葉龍城,到時候,明遠一行人,也是要有一場大戰了。

慕容花羽看起義軍已經走的遠了,也是把逍遙從裙擺里放出來,逍遙此刻面色緋紅,渾身冒著熱氣,就像是剛剛泡了一個溫泉。

慕容花羽也是『唰』一下,臉色就火紅火紅的,摸著還發燙,說到:「這···剛剛也是情勢緊急,不得已而為之,你不要誤會啊,我可不是那种放盪的女人。」,

逍遙還未緩過神來,渾身打了一個冷顫,說到:「真是英雄難過美人關啊,我腿都軟了···」,

慕容花羽聽了這話,心裡高興,卻也只是半信半疑,俯身說到:「不過就是在我裙下待了一陣,這會腳就軟了?那我們怎樣上山?」,

逍遙笑了笑,指了指小板車,說到:「這個好辦,我坐在小板車上,你推我上山。」,

「你!」,

慕容花羽氣的直跺腳,卻也無可奈何,只得推著小板車,這會就換成逍遙坐在小板車上了,哼著小曲,翹著二郎腿,腦海里回想著剛剛看到的那個女人,她到底是不是熊府以前的丫鬟翠何?如果不是,何以長得如此相像。

「你好意思啊!你!」,

「你一個大男人!竟然讓我一個小女子推你上山!」,

···

慕容花羽一路推著小板車,一路埋怨著,太陽已經快要落山了,慕容花羽還得加快腳步,得趕緊到翔龍城裡找個客棧歇腳,這一天也是折騰的挺累的。

另一方面,到了傍晚時分,明義軍在葉龍城裡的招兵工作依舊是進行的火熱,這才一個下午的時間,就招收了五千多士兵,明義軍已經初具規模。

但高剛的起義軍,這會可以說是鼎盛時期,單就步兵,就有十萬之眾,更有攻城隊,飛騎隊等等軍隊,實力強大。

明遠回到法華寺,坐在大雄寶殿之上,端著一碗酒,灑在地上,眼含熱淚,說到:「這碗酒是敬我師父的,他法號道遠,一輩子跟我說以德服人,結果金閣寺都被燒了。」,

說著,「哐啷!」一聲,明遠將手中的酒碗扔到地上,說到:「如果可以以德服人當然好,但如果賊人不講理,那就得使用武力!打一個世道大公!」,

「打一個世道大公!」,

「打一個世道大公!」,

···

群情一時振奮!其實『打一個世道大公』這句話,還是趙小賤告訴明遠要如此這般講的,趙小賤現在在明義軍的軍師。

明遠只想斬殺高剛,為道遠和尚報仇,為金閣寺報仇。但趙小賤想的卻是天下,如果世道不公,那這天下又有多少『道遠和尚』。

月上梢頭,此刻的正統大陸是很不平靜的,明義軍也好,起義軍也好,這都讓朝廷如坐針氈,十萬御林軍鎮守帝都,又有帝都護衛隊萬花樓,雖說此時的萬花樓已經是人去樓空,實力大不如前,但俗話說『瘦死的駱駝比馬大』,算上那些各個分舵的萬花使者,也有千餘人眾,在帝都,也算是一方勢力。

至於九道山莊,更是不必多說,九道山莊莊主秦九霄,武功枯葉說是到了登峰造極的地步,更是掌握了將軍府的天龍十將,他在計劃著九星連珠這個百年一遇的奇景,一樁巨大的陰謀,正在帝都上空,山風以滿樓,一場正統大陸的大風暴,就要來臨了。

「哎呦喂!可算是到了···」,

慕容花羽推著小板車,總算是到了翔龍城最有名的客棧,『飛翔的野豬』,這客棧名字起的夠響亮,可以說是過耳難忘,何為『飛翔的野豬』?

逍遙這會已經在小板車上睡著了,慕容花羽把小板車停下,伸出一隻手,使勁的掐了掐逍遙的大腿,說到:「大老爺呦!你可該醒了!已經到客棧了!」,

慕容花羽這話裡帶著怒氣,差點沒把逍遙的耳朵給震聾了。

「到了?」,

逍遙揉了揉眼睛,伸了個懶腰,抬眼往這客棧招牌上一看,也是哭笑不得,指著這招牌,說到:「什麼意思啊?豬圈?」,

慕容花羽聽了這話,也是『撲哧』一聲笑了出來,說到:「你才住豬圈呢,這是翔龍城最好的客棧,下車吧,我們先進去吃些東西,肚子好餓啊。」,

逍遙一個輕跳,下了小板車,拉著慕容花羽的手,笑哈哈的說到:「好姐姐,你請我吃飯嘍。」,

「看你乖不乖嘍。」,

「哈哈,哈。」,

···

兩個人說笑著走進了這『飛翔的野豬』客棧,一看這掌柜的模樣,逍遙不由得倒吸一口涼氣,原先只是以為這客棧的名字有些稀奇,沒想到這掌柜的模樣,也如此稀奇,怎麼說?雖然人的身體,卻長著兩隻豬耳朵,這讓逍遙站在那裡,愣了得有半刻時辰。

這掌柜的也看到了逍遙,一拍桌子,說到:「少俠,你看什麼呢?我臉上有字啊?」,

逍遙也是嚇得一哆嗦,有踮起腳,往這掌柜的身後瞟了兩眼,全身的汗毛都豎立起來了,喃喃說到:「不得了,不得了,連尾巴也是有的,這不是妖怪嗎?」,

逍遙這麼說著,慕容花羽趕緊上來捂住逍遙的嘴,說到:「哈哈!哈!逍遙哥,你是不是酒喝多了!怎麼胡亂講話呢。」,一邊說,一邊拽著逍遙,往客棧裡屋去了。


看書罔小說首發本書

… 《刀境·騰龍·滄海》

風不鼓帆船難行,虎落平陽難敵犬。待到長風再起時,乘風破浪濟滄海!

逍遙自是心裡打鼓,這掌柜的何以長得這幅模樣?猛然醒悟,拍手輕聲說到:「對···大漠地宮···樹精長老。」,

慕容花羽聽了這話,也是雲里霧裡,撓了撓頭,說到:「大傻瓜,你想吃什麼啊?這裡的紅燒鯉魚不錯。」,

逍遙看著慕容花羽,愣了一會,說到:「吃飯這種東西,還是隨著你的口味,好,就來一份帝王大閘蟹好了,我看看啊···才一百兩銀子,不貴。」,

慕容花羽怒了,站起來,說到:「你這叫隨我口味!?你這明明就是敲竹杠!」,

「對啊···我就是敲竹杠啊,反正這頓飯你請。」,

慕容花羽氣的直跺腳,瞪著眼睛,說到:「我!?」,

逍遙一拍桌子,說到:「你想怎樣!」,

「我看看啊···錢夠不夠。」,

慕容花羽立刻就像一隻溫順的小貓,低著頭,數著兜里的錢。

就這會,從客棧前門走過一個人,這人不是別人,正是『飛翔的野豬』客棧掌柜,名字叫什麼,尚且未知,只是走路出來這威風凜凜的樣子,加上這兩隻其貌不揚的豬耳朵,也是讓人有些膽寒,他是人?還是豬妖?

逍遙瞪大眼睛看著掌柜的,這掌柜也大概明白逍遙的意思,每一個剛剛來到『飛翔的野豬』客棧的人,差不多都是這個表情,驚訝,疑惑。

「我不是豬妖。」,

這掌柜的說話倒也爽快,開門見山,出口就是直奔主題,到把逍遙說的有些措手不及了。

逍遙也是乾笑兩聲,空氣里瀰漫著尷尬的氣氛,說到:「不知掌柜的?這耳朵···」,逍遙一邊說著,一邊用手比劃著,摸著自己的兩個耳朵。

掌柜的輕嘆一口氣,說到:「說起這耳朵,還真是說來話長。」,

逍遙不等掌柜的說完,湊過身去,輕聲說到:「如果我猜的沒錯,你一定認識樹精長老,就是在麒龍城外的大漠地宮。」,

掌柜聽了這話,兩個眼睛瞪的像燈籠,說到:「大漠!···地宮!你怎麼會知道?」,一邊說著,一邊臉上的表情都有些僵硬了,實在是大為驚訝。

這麒龍城外的大漠地宮,那可是極為隱秘的地界,當時朝廷在地宮搞生物斗器實驗,對外卻是隻字不提,只說派一些工匠去關外修築城牆,其實那些工匠都是官兵假冒的。

逍遙到了一杯水酒,遞給掌柜的,說到:「掌柜的,現在可以告訴我你這耳朵,為何如此了吧?」,

掌柜的站起身,招了招手,說到:「好,你跟我到裡屋說話,這外面人太多,只怕隔牆有耳。」,


「好。」,

逍遙背著魔劍,他還是有些提防這個長著豬耳朵的掌柜的,畢竟是敵是友,還未可知。慕容花羽也拿著新買的寶劍,要跟著逍遙一起,卻被逍遙攔下了,說到:「花羽,你在這裡等我。」,

慕容花羽眉毛一皺,說到:「快些,要是動起手來,你就喊一聲,我就去救你。」,

逍遙聽了這話,哈哈大笑,說到:「要真是動起手來,你不要拖我後退才好!好了,我知道輕重,在這等我。」,

慕容花羽說到:「嗯。」,

掌柜的已經走進了裡屋,逍遙也跟了進去,這屋裡的景色與外面並沒有多少不一樣,只是除了店裡的夥計之外,並沒有來訪的客人。